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阿萝 > 第6章 肚兜

第6章 肚兜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从那天开始周君泽就住在了凉风院,薛嘉萝的主屋成了他的,薛嘉萝被赶到偏房去睡。他一如既往地不爱让下人贴身伺候,时刻要求绝对安静,院子里侍女都如同木偶一般悄无声息目不斜视,仿佛只有熙王和侧妃两个活人。

    他一来,薛嘉萝就把月河忘到了脚后跟,整天围着周君泽团团转,周君泽只要一招手她就巴巴地跟过去,什么都不做,只是坐在他身旁都眉开眼笑。

    “简直莫名其妙。”月河蹲着,一边为薛嘉萝穿鞋一边嘀咕,“你还记得是谁抢了你进府吗?”

    薛嘉萝眼睛看着窗外,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

    “真是不知道好歹。”月河的音量越发的小了,语气中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愤懑不平,“有你哭的时候。”

    她刚一松手,薛嘉萝就跳下床沿,跑出了寝室,看都不看她一眼。

    屋外传来高管事故意压低的声音:“王爷刚刚起床,夫人去花园摘几朵花送进去可好?”

    现如今,除了熙王以外,人人对她都如同讨好一个孩子一样,事事顺着她,说话小心翼翼,就怕她突然哭起来让熙王厌烦。

    月河快几步走出去,脸上已经带上了笑,“翠微,红罗,跟我一起陪夫人去花园。”

    周君泽闲了几天闲不住了,今天又找了三四个朋友来府里,跟以往不同的是,他这次准备带上薛嘉萝。

    薛嘉萝拽着他的衣角左顾右盼,走到前院长廊处,侍女们停下脚步,由着侍卫和管事陪同。

    薛嘉萝见到穿着统一软甲、表情肃穆的侍卫呆住了,松开了拉着周君泽衣角的手。

    周君泽回头看她,“怎么了?”

    薛嘉萝看着她身边的年轻侍卫,眼神直勾勾的,伸手就要去抓人家。

    侍卫不敢看她,更不敢让她碰到自己,紧绷着脸往后退了一大步,搭在腰间剑柄上的手背上凸起青筋,耳朵都红了。

    薛嘉萝还要去追他,被周君泽拎住衣领,“你们先下去。”

    直到侍卫的身影消失在院门后薛嘉萝的眼神才收回来,咬着手指头靠在周君泽身上。

    “现在又想起我了?”周君泽捏着她下巴,抬起她的脸,“没良心的东西。”

    他就觉得薛嘉萝不同寻常的热情来的莫名其妙,现在才明白,她的热情不是对着他一个人,而是所有的年轻男人。

    今天他请的,可都是跟他年纪差不多的。

    周君泽忽然间兴致勃勃,牵着薛嘉萝的手,眼睛熠熠生辉,“走吧。”

    圆桌周围的五个人整整有一盏茶的时间没说话。

    有的是因为无语,有的是因为紧张,还有心思重一点的在等着周君泽发话。

    平时喝起酒来荤话不忌口、互相挥拳的几个人眼神都定在面前的酒杯上,半天不动。虽然周君泽没有介绍他带来了谁,但看这姑娘的行事,再加上刚才惊鸿一瞥下她艳若桃花的笑脸,谁都猜得出周君泽把他的傻子侧妃带出来了。

    薛嘉萝像一只飞进花丛的蝴蝶,在每个人身边停留一阵,仔细观察他们的脸,还上手去抓头发抓荷包什么的。

    周君泽脸色如常,没有要阻止的意思,对面李、凤二人身体僵硬眉头紧皱,他左边的吴七一脸无奈,而右边的罗三却是眼神飘忽,耳尖红了一点点。

    薛嘉萝将这四个人挨个观察完毕,咬着手指回到了周君泽身边,周君泽伸手一搂,她便理所应当地坐到他腿上。

    周君泽心神一动,想如果是个陌生的男人,她还会这样吗?

    不过这种念头只是想一想,他还没有病到自找绿帽子戴。

    他夹了白云酥喂到薛嘉萝嘴边,同时说道:“我找你们来可不是为了看你们这几张脸的,跟我说说,最近外边都有什么好玩的?”

    吴七尽量看着周君泽说:“能有什么好玩的,没了你,京城四下太平,街上的女人都多了。”

    吴七将古怪的气氛扭转了回来,周君泽带着笑说道:“你个狗东西,等我出府,第一件事就是派你去守营地大门。”

    其余几人也哈哈笑起来,喝酒的喝酒,说话的说话,丝毫不触及周君泽腿上坐着的人。

    周君泽似乎心情很好,开朗健谈,他说话最多,薛嘉萝也就一直看着他。

    他眼睫一垂,看着薛嘉萝湿润明亮的眼睛,像只鹿一般,一时心痒又想给她喂东西吃。

    只是白云酥才递到她嘴边,就被薛嘉萝躲开了,脸埋在他胸口,“不要吃。”

    周君泽并没有觉得在朋友面前落了面子,仍旧带着笑意,“小混蛋。”说完自己吃了。

    圆桌之上又是古怪的沉默。

    周君泽好似没有发现,自顾自喝茶,又低头问薛嘉萝想吃什么,薛嘉萝攀着他肩膀,说话间撒娇般嘟起了花瓣一样的嘴。

    “吃兔子……还有花……”

    傻头傻脑的,谁知道她在说些什么。

    罗三忽然咳了一声,“我家中姐妹似乎经常去京中七味坊,倒是提起过……”

    他的话说到一半没了。

    因为薛嘉萝转过头看着他。

    似乎有花徐徐绽开在眼前,迎面而来是一团艳丽的色彩和甜美的芬芳,别的人别的物都失了颜色。他在她专注的眼神中恍惚,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他的失神太明显了,别人自然没有瞎。

    吴七手腕一转,把酒杯砸到罗三额头,与此同时,罗三身旁的凤家老九在桌下狠狠踩了他一脚。

    周君泽捏着薛嘉萝下巴,将她的脸转向自己,脸上已经没了笑意。

    罗三回过神,恍若一碰冷水浇到头上,下意识地想要下跪,被凤九按住了。

    一旦跪下,按照周君泽的脾气就不会再拿他当朋友了。

    打破僵局的竟然是薛嘉萝,她学吴七也拿了周君泽的杯子扔到罗三身上,笑得开心。

    罗三此刻即便心下惴惴,也忍不住又多看了她一眼。

    周君泽语气淡淡:“你们先玩。”

    他领着恋恋不舍的薛嘉萝从亭子下来,拐过长廊,一直板着的脸忽然露出笑意,像个恶作剧得逞的少年一般,神情混合着毫不遮掩的恶意和得意,他捏着薛嘉萝脸颊用力在她嘴唇上亲了一口。

    “有意思。”

    凉风院的人不知道前院发生了什么,只是觉得那次之后,王爷开始宠侧妃了。

    以前熙王虽然住在凉风院里,但对薛侧妃称不上宠爱,更像一个对待路边流浪的小奶狗,看她可爱,却怕脏了自己的手不愿抚摸她,只用脚逗一逗。

    现在不一样了,薛嘉萝不跟他分房睡了。

    那一晚周君泽睡得晚,薛嘉萝蜷缩在他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侍女来叫醒她时,她怎么都醒不来,被吵得厉害了就嘴巴一抿要哭。

    周君泽摆手道:“你们下去。”

    他把薛嘉萝抱到床上,用被子裹住,洗漱完上床时薛嘉萝迷迷糊糊的,“熙熙……”

    周君泽无视她对自己的称呼,“睡你的觉。”

    薛嘉萝张开手臂,被子从肩头滑落,“抱……”

    在周君泽洗漱的时候,侍女给薛嘉萝脱了衣服,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薛嘉萝此刻连亵衣都没有穿,直接露出了光裸的肩膀和肚兜。

    她肌肤白得耀眼,黑发散落在胸口,肚兜紧绷绷地勒着,让人不由得想动手给她解开,让她放松一点。

    周君泽没有料到在床上她会有这种风情,心头微动,他俯身,薛嘉萝搂住他脖子,腿也从锦被下伸出来勾住他。他的手在她绸缎般的乌发中找到肚兜的绳结,一一解开,将她的肚兜从两人之间抽走。

    薛嘉萝差不多要滚进周君泽的被子里去了,因为实在太困她又闭上了眼睛,对自己裸着上身并不在意。

    周君泽的呼吸吹在她脸上,一只手沿着后腰往下,听见她哼哼唧唧道:“不要沐浴……阿娘……”

    这是小孩子对母亲的叫法。

    周君泽突然之间兴趣全无,“回你的被子里。”

    薛嘉萝鼻子哼了几声,没有动。

    周君泽把她的手从脖子上拿下,把被子拉过来,将人裹成虫茧,然后再一推。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