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阿萝 > 第7章 红枣乌鸡汤

第7章 红枣乌鸡汤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迷蒙中周君泽忽然感觉到胸口一闷,似乎是被重物压到了,他皱着眉睁开眼,正对上薛嘉萝趴在他胸口看他。

    见他醒过来,薛嘉萝很高兴,“去玩。”

    她倒是知道睡觉的时候不要吵他,周君泽还在半睡半醒的微醺中,喉咙低低应了一声:“嗯……”

    薛嘉萝依旧裸着,她支着上身,锁骨脆生生的,雪团上的红莓一下一下蹭着他的胸口。

    周君泽半睁眼睛看着她,慢慢将自己的手覆盖上去。

    薛嘉萝第一次被人这样碰,有些疑惑地低头看他的手,肩膀缩了缩却没有躲避。

    随着他手掌慢慢用力,软肉从指缝中溢出,她像小动物般呜咽了一声,然后试探着将手伸进他的衣领,毫无章法地抚摸,“不一样……”

    如此无所顾忌、直白大胆,根本不明白什么是羞涩羞耻,红帐香帷之内的耳鬓厮磨于她不过是新鲜的游戏。

    周君泽微微笑了一下,把刚刚揉捏过薛嘉萝的手放在鼻端嗅了嗅,“来,亲我一下,我教你怎么穿衣服。”

    他们几乎到了午膳时候才从寝室内出来,月河第一个上去整理床铺,她仔细翻看了床上被褥,没发现有异常。

    一旁的红罗疑惑地问她:“月河姐姐,你在找什么?”

    月河扔下手里被子,“夫人丢了一只耳坠,我来找找。”她说:“你收拾吧,我去梳妆台看看。”

    薛嘉萝坐在梳妆镜前,晃着腿,身后两个侍女,一个为她梳头一个为她画眉涂胭脂。

    因为她总是蹦蹦跳跳不安分,头上脸上不能用太多,没了浓妆和繁重的首饰,她总是看起来稚嫩无比,不看身材的话一定认为她还没有长开。

    是这个原因吗?

    晚上,薛嘉萝和周君泽在书房里,其余人都守在院内,红罗压低声音问:“姐姐,今晚该怎么办?”

    月河看着窗上两人的身影,一个高一个矮,矮个的双手撑在桌上探身瞧,举止随意放松,没有一点身为侧妃、身为女人的自觉。

    她说:“你们稍后看我眼神行事。”

    睡前周君泽在沐浴时,月河和红罗翠微三人也给薛嘉萝洗了澡换了衣服,再赶在周君泽之前把她送进寝室。

    红罗和翠微皆有些惴惴不安,“可以吗?王爷没有发话,我们这样……”

    月河只说:“等着瞧吧。”

    周君泽进去后,屋内传来薛嘉萝娇嫩清脆的笑声,过了一会,里屋灯灭了。

    红罗和翠微放下心,“还是月河姐姐有主意。”

    月河面上笃定如常,后背却出了一层冷汗。

    还好她赌对了。

    薛嘉萝虽然这几日不再依赖于她,但她已经坐稳了侧妃贴身侍女第一人的位置,薛嘉萝穿什么、用什么、去哪里都由她控制,往后,只要侧妃不倒,她的权力将不可想象。

    然而她再一次想得太好了。

    周君泽睁眼的时候,薛嘉萝正伏在枕头上看他,没有像往日那样露出傻兮兮的笑容,也没有立即扑进他怀里。

    她乌发如云,露出一双沉静的眼睛,似乎含着千言万语,静美动人。

    她想凑过来撒娇,稍微动了一下就放弃了,“熙熙……”

    周君泽扯开她身上的被子,搂着她的腰一用劲将她整个人抱过来。

    薛嘉萝的头枕在他胸口,情绪异常的低落,“痛。”

    “是吗?”周君泽随意应了一句,低头在她耳后闻了闻,一只手伸下去将她衣领拉开,指尖抚摸过肚兜上的荷花刺绣,一路向下,在脱下她亵裤的时候意外摸到湿润的液体。

    他眉头一挑,“我还什么都没做……”他边说边看了看自己的手指,指尖上一点鲜红的血迹。

    再往下一看,薛嘉萝屁股上,从薄如蝉翼的亵裤里透出一片红。

    薛嘉萝一脸无辜,“我的肚子好痛,我是不是又要死了。”

    月河立在院内久久没有动。

    红罗撩了门帘出来,“姐姐怎么不进去?太医送走了?”

    月河眼珠转向她,麻木地点头。

    “夫人平日跟个孩子一样,我们把这事忘得一干二净的,还好王爷没有怪罪,还给请了太医。”她说着说着笑了起来,“夫人真是有意思,我方才才明白,她以为流血就会死,所以才一直说‘又要死了’。”

    月河半点也笑不出来,因为刚刚前院的侍女过来把熙王贴身用的东西都收走了,这说明他还是生气了,不在凉风院住了。

    因为熙王不在,红罗说话声音都高了,“我去厨房看看夫人的红枣乌鸡汤怎么样了,月河姐姐快进去吧,夫人一会找不到王爷可能要闹一闹。”

    薛嘉萝小肚子痛周君泽又不在身边,连哭闹的力气都没有,卧在床上抽抽搭搭流眼泪,隔一会儿就问:“熙熙来了吗?”

    月河深深呼吸了一下,“夫人别急,这几天过去王爷就会来看您。”

    最难熬的前三天过去,薛嘉萝能正常下床走动了,也没有像前几天那么执着的要周君泽来陪她,只有在睡前才会问一问。

    “还不来陪我睡觉吗?”

    月河给她盖好被子,直白地说:“等夫人不流血了,王爷就回来了。”

    再过了两天,薛嘉萝的葵水彻底干净了,却也不再问起周君泽了。

    红罗翠微都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还好夫人小孩子心性,忘的快。”

    月河眉头皱着,语气低沉:“这算什么还好。”

    再过了几天,连红罗翠微都看出来不对了。

    因为周君泽一直没有来,也没有派人来问一问。

    “王爷可能真的十分忌讳女人的天葵之事,侧妃这次是不是……”翠微咬着牙,“跟南院的那些女人一样,没有出头的机会了?”

    红罗并不同意:“那天王爷看起来并没有生气,没有处罚任何人,还给请了太医,怎么看都不会是失宠了啊。”

    月河喃喃自语:“要是能去前院打探一下就好了……”

    红罗吓了一跳,“姐姐可别这样做!”

    “就算进了前院,那些侍女侍卫,有哪一个能知道王爷在想什么?”翠微补充说:“姐姐不要冲动,再等等看吧。”

    凉风院的三个一等侍女没能商量出来什么结果,但是有管事坚持不住了。

    周君泽在没有被软禁在府里之前,一直是在外面的时候更多,他们三个管事只要顾好王府以及熙王名下产业就行了,现在王爷被关在府里,他们的任务以让王爷开心为重。

    可是这事太难了,不是人干的。

    熙王向来难以取悦,接进府里的女人个顶个的美貌,都是曾在京里红过好一阵的,可弄进来后最长的不到半个月就失宠,安置在南院无人问津,连个名分也没有,还因为三次不能说出口的意外死了三个人。

    王爷有一阵曾热衷于养大狗,站起来比人高的那种,闹哄哄的养了十几条,一条接一条暴毙而亡。

    而他看得上眼的朋友数来数去就那么几个,这没两个月已经来府里四五次了,人家还没怎么样,王爷自己先烦了。

    对于熙王而言,关在王府内真是一点乐子也没有。

    高管事偷偷抬头,看了一眼握着书本、支着额头的熙王,那眼神冷厉,没有一点人气。

    不知道凉风院是怎么伺候的,能让那么个傻子跟王爷待在一起十几天不出错。

    “砰”的一声,吓得高管事一个哆嗦,膝盖一软差点跪下,他余光瞥见身边的王管事也同样吓了一跳。

    周君泽把书扔在桌上,“第几天了?”

    王管事上前一步回道:“回王爷的话,今儿第四十七天了。”

    “还有一个多月,”他脸上露出一点厌烦,“真是……”

    王管事不慌不忙道:“六平山的宅子已经收拾好了,等您出府就可以住进去,一个月后恰好是御林苑狩猎之时,王爷的弓箭骏马也早已准备好了。”

    意思是让他多多忍耐,熬过去了府外好玩的多的是。

    但周君泽并没有一点心情好转的模样,听到“陛下”二字,嘴角勾了一下,说不上来是冷笑还是不耐烦。

    王管事不敢再说,低头退下。

    高管事鼓起勇气,“王爷可要去凉风院看看侧妃?”

    他再一次搬出了他的武器。

    谁知周君泽皱眉问:“有必要?”

    去看自己的女人,需要什么必要吗?

    高管事不明白熙王怎么会这样说,他有点慌了。

    “侧妃……应该也是盼着王爷的……夫人好动贪玩……”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周君泽放在桌面上的手轻轻一捻,“来人,我要洗手。”

    他站起来,在三个管事不解的目光中继续说:“去太医院请徐太医,去凉风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