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阿萝 > 第11章 烟花(二)

第11章 烟花(二)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南院的侍妾纷纷从屋子里出来,站在屋檐下看着红墙外升起的烟火,周君泽很久没有来过,晚上无所事事的她们都是入睡的打扮,妆容卸下,发髻散落,穿着里衣互相挤在一起叽叽喳喳。

    一个问:“怎么会突然放起烟花来?府里有什么喜事吗?”

    “没听说啊。”另一个答,“不如我们取点酒来,边喝边赏,如何?”

    “太麻烦了,我不要。”

    “站着喝就行,快去拿你的酒,我知道你藏了好酒。”

    青芸屋里的灯已经灭了,她的侍女衣衫单薄,站在窗前说:“我第一次见到烟花,好漂亮。”

    青芸随手拿了一件外袍披上,从背后抱住她的侍女,下巴抵着她肩膀,“看见烟花倒让我想起个人来。我当上花魁那年,乘着花船从京城到落马城的水路上,每晚停靠岸边都会有人放起烟花迎接我,整整七日,才能上了我的船。”

    侍女侧脸问:“那个人现在呢?”

    青芸素着脸,笑起来眼尾有着遮盖不住的细纹,褪去浓妆与红尘后的她显出历尽风霜的疲惫,“他是为数不多真心待我的,一直想让我跟他回家,而我那时风头正盛,挥金如土,如何能看得上一个落马城的富商?断断续续纠缠了几年,突然没了他的消息,打听之下才知道,他被继子害死,家产旁落,子女也四下流落了。”

    侍女心里沉甸甸的,她转了话题,“你做花魁那年,我刚好被父母卖了。”

    青芸跟她轻轻蹭了蹭脸,“于你来说是不幸,于我,却是幸事,幸好你父母卖了你,幸好我能遇见你。”

    小侍女一颗心都要融化在她的话语里,不自觉红了眼睛,转身搂住她,“我会一直陪着你,就算你要赶我走,我也不会走的。”

    “傻孩子。”青芸的手慢慢抚摸她的头发。

    小侍女咬着嘴唇笑,说道:“那人让我明天去找他,要带我出府,让我亲眼看着他把东西换成钱。”

    “他真的答应了?”

    “嗯,那小厮一心想让我嫁给他,我去找他,应该没问题。”侍女说,“更何况还有你的那支头钗,那是你最值钱的一个了……最近断断续续散出去不少东西,我怕到时候出了府,你连个体面的首饰都没有。”

    “金银首饰对我来说很重要,却不像过去那样必不可少了,不用担心我。”青芸看着窗外,金色烟花照亮大地,照亮关了她四年的南院,不过须臾间又重回黑暗。

    “我会带着你一起出去,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御书房里寂静无声,朱笔笔尖上落下一点红,慢慢在纸上渲染开来。

    太监郑庸站在门口,恨不得把自己呼吸也停了,皇帝失眠多日,今天太医不知给换了什么药,居然让皇帝批奏折的时候打盹,他一点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发出声音来。

    可事不如人愿,他没出声,却从外面传来一声惊雷。

    皇帝惊得手一抖,朱笔在奏折上画出一条扭曲的横线,他被突然吓醒,心脏怦怦乱跳,捂着胸口缓了好半天。

    郑庸立即为他端茶,替他揉胸口,“要叫太医吗?”

    皇帝摆了摆手,喝了口茶,“外面怎么了?”

    “这动静,似乎有人在京内放烟花。”

    听声音,似乎离皇宫不是很远,皇帝放下笔,“随朕出去看一看。”

    皇宫地势高,从御书房到建章前殿不过百步,东南方向,一朵接一朵的金银花在天空中绽开。

    已是宵禁时,东城西城漆黑一片,唯有内城还有零星灯光,那片烟火几乎照亮了半个京城。

    皇帝披着厚重大氅,看向那个方向,“是阿泽?”

    “回陛下,正是熙王府。”

    皇帝半天没说话,双手握在一起,“还有几天就到时间了?”

    “还有四天。”

    皇帝的脸消瘦苍白,嘴唇没有一点血色,眼睛深凹,他今年不过四十出头,却看上去有五十多岁了。

    “要是他能这样老实在王府里呆上一辈子,朕该有多省心。”

    郑庸不敢说话了,深深低下头。

    此刻万籁寂静,更深露重,只有熙王府在闹腾,烟花放的张牙舞爪,能猜到正看烟花的人有多张扬放肆。

    “罢了罢了……咳咳……”皇帝说着咳嗽起来,“他就那样的性子……”

    郑庸连忙在一旁劝道:“夜深了,静贵妃还在等着您呢。”

    皇帝转了身,不再看那片闪烁夜空,“不是说了让她不要等吗?”

    郑庸笑道:“贵妃只是嘴上应了,可每晚都是等您入睡后,她得了消息,再问了您吃了什么饭,喝了什么药,这才肯睡。”

    “哎,这几年确实辛苦她了。”皇帝手握成拳,抵在嘴边咳了几声,“走吧。”

    郑庸试探道:“那奴婢先去禀告贵妃娘娘?”

    皇帝道:“是该告诉她,朕今夜政务繁忙,不过去了,让她早点休息。”

    完全领会错了皇帝的意思,郑庸不敢再多说,“是,奴婢知晓。”

    昨晚三箱烟花放了很久才完,结束的时候薛嘉萝都睡着在周君泽怀里了,两人回到凉风院,半夜又传了一次热水沐浴。

    薛嘉萝昨夜被周君泽弄醒,半睡半醒间又哭又闹也不能让他放开自己,闹得厉害了,被狠狠抽了屁股,这才不敢出声了。

    薛嘉萝直接睡到第二天中午,月河估摸着她饭量,给她留了肚子喝药,薛嘉萝躺在床上耍赖,哼哼唧唧说自己屁股疼,不肯喝。

    月河一张脸涨得通红,她不知道薛嘉萝被揍了,还以为她说的是别的意思,今早听守夜的侍女说过,昨晚主屋有动静。

    “这个……”她绞尽脑汁想着能哄骗住薛嘉萝的话,“药喝了,就不疼了……真的……”

    薛嘉萝是真疼,但她也知道欺软怕硬,不敢对周君泽发脾气。跟在家时不同,如今熙王府除了周君泽,人人都顺着她,没人再管教她、教她生活琐事,没人说这个不行那个不行,任性妄为还称不上,但脾气的确被养起来了。

    她任由月河说话,一个眼神也不给她。

    月河捧着药碗在床边转来转去,各种好话说尽,药重新熬到第二碗,周君泽终于回来了。

    薛嘉萝一见是他端着药,还不等他说什么,就自觉接过药喝了,然后把空碗给他看,“喝完了。”

    周君泽让她站在床上,比自己高了一些,微微仰头亲了一下她。

    薛嘉萝得到奖励就开心了,依偎着他,“月亮不见了。”

    昨晚回到凉风院,薛嘉萝坚持到看见院子里放着木盆,木盆里也有月亮才肯睡,第二天再看自然没了。

    “它回家睡觉了。”周君泽撩起她裙子,隔着里衣在她屁股上捏了一下,“跟你一样。”

    薛嘉萝一下软了腿,昨夜记忆太深刻,她屁股疼得厉害却不敢哭,紧绷的身体被他打开,在她渐渐软下来就要沉醉的时候又捏一把被打的地方,如此循环。

    疼痛与说不来的舒服,她不知道该开心还是该继续哭。

    “熙熙……”她小声叫他,“疼的……”

    这一刻她展现出来的,完全是一个女人出于本能的爱娇讨饶,跟痴傻沾不上边,周君泽也一时忘了她脑子不好。

    “只是疼?”

    薛嘉萝认真想了想,“也开心。”

    周君泽眉眼清俊,笑着问:“我让你开心了,你该对我做什么?”

    薛嘉萝侧头,在他嘴唇上响亮地亲了一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