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阿萝 > 第12章 想你

第12章 想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薛嘉萝的葵水来了,周君泽三个月的禁闭到时间了。

    那天一早他的狐朋狗友聚在王府门口,王府门一打开,就闹哄哄地进来将他抬着出了府。

    京中恶霸又重现江湖了。

    他一连六七天不着家门,纵情声色,辗转于各个酒场。

    这一天快入夜,桌上几人都已昏昏沉沉,口齿不清地互相吹捧,周君泽站在窗边,看着楼下。

    他记性很好,楼下那个蹲着的穿着寻常布衣的男人已经在他面前出现过四次了。

    他找来随行侍卫,低声吩咐了几句。

    熙王府的马车拐进内城北巷,这条路的尽头就是熙王府的后门。

    夜深,小巷,马车慢慢悠悠的,熙王府的红门已经打开,门里出来小厮将马车牵了进去。

    红门关上后很久,有人从巷子口那里匆匆离开。

    周君泽衣襟散开,露出胸膛,身上一股脂粉味。

    “看清了吗?”

    他的侍卫跪在屏风后,“看清了,人最后进了薛家仆人的院子。为了引他出手,卑职特意选了偏僻没人的路,但对方没有动手的意思。”

    周君泽拢好衣服,挥手示意他退下。

    侍卫出去后,一个红衣女人进来,纱衣金钗,长裙下露出光洁的小腿,一看便知不是良家。

    周君泽背对着她穿衣,她犹豫了一下,拿下他的披风递给他,“您这就要走了吗?”

    周君泽连个正眼都不给,面无表情从她手里抽走披风,他今晚心里压着事,连逢场作戏都装不出来,只觉得腻味厌烦。

    女人好不容易见到他,连忙拉住他披风,轻轻摇了摇,“您再不管奴,妈妈就要让奴去卖身了……”

    周君泽拒绝主动送上门的女人,更何况是这种用话试探他的,他眉尖一蹙,冷冷道:“滚。”

    周君泽半夜回府,稍稍休整天亮后就入了宫,在早朝上,他不出意外地又被言官拎出来了。

    他如今在兵马司领事,手下基本都是京中官宦子弟,一群关系户,世家间交往多盘根错节,水深是非多,世家子弟在他手下却能同心同力,一门心思地惹是生非。

    一个惹祸精领着一群惹祸精,简直是兵马司中头号毒瘤。

    周君泽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皇帝似乎也听得烦了,言官尚未说完就挥手让他退下。

    言官似有不满,但一看皇帝不到半百却已花白的头发,忍住了。

    御书房内,周君泽意思意思行了礼,不等周君玟叫他起来就自觉坐在一旁椅子上,他对面是白发白须年已七十的孙除孙阁老,身旁站着个身穿文官鹤袍,留须的中年男人。

    周君泽想起薛嘉萝那句“没胡子,不是老爷”,即便在这种场合下也没忍住笑了。

    周君玟说道:“薛侍郎也坐。”

    薛清行了一礼,“谢陛下。”坐在了孙除下手。

    周君玟已经卸下了礼冠与皇袍,换上常服的他显得更加瘦弱苍老,眼神依旧锐利,“朕今日唤你们来,是为了熙王三月前做的糊涂事,他做出这等事,令朕也脸上无光,朝中更是议论纷纷,最近才平复。”他说的很慢,一边说,一边看着下方三人表情,“薛侍郎。”

    薛清站起来,拱手道:“臣在。”

    “此番皇家亏欠薛家许多,事已至此,说说你的要求吧。”

    “臣不敢说要求二字,臣只希望,家中小女能平安归家,贱内思子欲狂,整夜不得安眠,臣……”

    “嫁出去的女儿回的是哪个家?”周君泽抬起眼睫,似笑非笑,“还是说薛侍郎想要本王休了你女儿?只是本王侧妃并没有犯七出之过,没有任何理由休她……再说,本王还舍不得……”

    薛清脸上是一种隐忍的沉默。

    “你闭嘴。”周君玟打断了他,转头对薛清说:“姻缘既成,没有毁了姻缘的道理,朕知你忧心,有朕看管,不会亏待了你家姑娘的,”

    这话还是在和稀泥维护周君泽。

    薛清再拜,“臣……”话却说不出来了。

    坐在一旁耷拉着眼皮的孙除说话了:“正如陛下所言,姻缘不能毁。”

    孙除附和了周君玟,但周君玟反倒不说话了。

    他接着慢吞吞说道:“比起熙王侧妃如何,更重要的是熙王殿下已有十九,正是为国效力、崭露头角之时,一直窝在京城毫无建树也不是办法,老臣以为,是时候给殿下分封地,离开京城了。”

    周君泽嘴角微微翘着,“孙阁老的意思是,要将本王赶出京城?”

    孙除看了他一眼,“殿下何必这般曲解老臣的本意。”

    “如果孙阁老是真心盼望本王为国效力,何不上书建议陛下封我一个大司马,让我领兵去关外?”

    孙除依旧是面瘫脸,不理会周君泽的胡搅蛮缠,“陛下,臣绝对是一片忠心。”

    周君玟扶着额,一副很累的样子,“朕不放心他远离京城,此事莫要再提。”

    那天在御书房,皇帝的话到底没有说死,接下来好几天,孙除一党都在致力于让周君泽离京去封地,而周君泽这边不仅无人相助,连他自己都多日不上朝,一直躲在兵马司里。

    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周君泽强抢薛家姑娘在先,又在御书房里当着陛下面侮辱薛清,有孙除推波助澜,京中恶霸这次可能真的要走了。

    夜深,凉风院院门一阵响动,守夜侍女悄无声息纷纷离开了主屋。

    天气转凉,薛嘉萝换上了更厚重的棉被,乌发散落在枕上,下巴埋在锦被里,睡得香甜,有人掀开她被子都不知道。

    直到腰上环上一双手臂,温热的身体被凉飕飕的胸膛怀抱。

    她向来没什么戒心,被人夜袭抱了满怀也不知道回头看看是谁,只一味躲避,“冷……”她抓住已经伸进肚兜里的另一人的手,“别摸……”

    那人在她耳后低沉笑了几声,身体更紧密地贴过来,将她直接压在身下,然后去拽她的亵裤。

    “唔……”她终于睁眼,床帏外的夜明珠发出微弱的光,照亮他低头亲下来的侧脸。

    “怎么这样看我?不认识了?”周君泽亲了她几下,直起身将自己衣物脱去,再用微凉的手慢慢从腰线往下抚摸,“想我吗?”

    薛嘉萝伏在枕头上,她的脸藏在黑发中,只露一双眼睛,看着朱红色床帏,不说话。

    周君泽半夜回府,明日又有要紧事,本该不会如此躁动难耐的,只是一回府,他的身体先一步想起了薛嘉萝。

    但是今晚的薛嘉萝,分外的不配合。

    毫无章法的挣扎,不知收敛的用力推拒,从头到尾一句话也不说。

    周君泽忍耐到头,十分粗暴地按着她的肩头,一只手将她双手反剪固定在她后背上,“不要让我生气。”

    薛嘉萝还在挣扎,脸被按在枕头上,半晌,突然哭了起来。

    又是那种小孩子式的哭法,搅得周君泽兴趣全无,他保持着跨坐在她身上的姿势,松开她直起身来。

    薛嘉萝的哭声持续了一会,渐渐低下去,一边抽泣一边嘟囔着什么。

    周君泽把她翻过来,已经准备要走了,“说什么?”

    薛嘉萝眼泪沾湿头发,凌乱贴在脸上,她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红着鼻子一抽一抽的,“我要看着你。”

    饶是周君泽也愣了一下,“看我干什么?”

    “想你……想你……”她又开始哭,“你不来……”

    周君泽缓缓在她头发上摸了几下,轻声问:“告诉我,谁教你说的?”

    薛嘉萝一边伸手揽住他脖子,一边抽抽搭搭的,“教什么?”

    周君泽低头看她,她的眼泪一颗一颗从眼角落进发间,眼睛清澈专注,神色是纯粹的伤心。

    周君泽不知道为什么变得沉默,过了好久才说:“睡吧。”

    薛嘉萝窝在他怀里,湿漉漉的眼睫贴在他胸口,小声说:“我想……”

    周君泽打断她,“行了行了,知道了。”

    薛嘉萝不敢再说,因为难得跟他睡在一个被窝里,紧紧搂住他不愿意撒手,闭上了眼睛。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