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阿萝 > 第14章 哈巴狗

第14章 哈巴狗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孙除一党在朝堂之上依旧步步紧逼,周君泽没有再与他接触,甚至告病藏了起来,不过十日,皇帝最终明确下旨,称他受先皇所托照顾幼弟,不会违背父皇期望,将弟弟遣至封地上云云。

    而其他人看来,这是皇帝陛下又一次纵容了熙王,容忍他种种恶行。

    周君泽是在府里书房听侍卫从宫里得到的消息,还原了当时朝堂上每个人说的每一个字,待侍卫退下,他轻轻重复了那几句话。

    “先皇嘱咐,照顾幼弟,不忍其孤身离京……”他慢慢笑了起来,“好人让你一个人做了,你还要我怎么样?”

    自言自语后又是沉默,长久地盯着墙上一副苍松水墨画,手指动了几下,忽然站起来。

    在他就要揭下字画时,远远传来薛嘉萝的声音:“熙熙——”生机勃勃,喜气洋洋。

    他停下,转身开了房门,薛嘉萝一下扑过来,脚腕上不知戴了什么,叮当作响。

    周君泽也发现了,“真像只哈巴狗。”

    薛嘉萝歪着脑袋,“哈巴……狗?”

    周君泽亲了亲她,“给你起个名字,叫哈巴狗。”

    薛嘉萝被他亲了,还以为哈巴狗是什么好东西,也仰起头回亲他,声音清脆:“你也是哈巴狗……”

    院子里的下人听到这里都深深埋头,假装没有听到,而周君泽并没有发脾气,他对薛嘉萝有着特别的耐心。

    “只有你是,我不是。”他揽着她走下台阶,回头再看了一眼书房墙上的水墨画,“走吧,带我的哈巴狗出去遛弯。”

    周君泽本打算带薛嘉萝出城的,走到一半,听侍卫说吴七家中有宴席,无法陪同,就改道去了吴七家。

    吴畅家中宾客盈门,他正陪着父亲待客,他的小厮在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他是老小坐在尾座,悄悄起身也没有人发觉,就顺着墙根出去了。

    他边走边问:“已经进门了?”

    “是,还好当时门上有小厮跟您出去过,认识那位爷,连忙请进来带进您院子里。”小厮跟在吴畅身后,边说边跑,“还带了一位小姐,不知该不该让府里姑娘作陪?”

    吴畅脑子里首先想起那天在熙王府见到的侧妃,顿时觉得头疼不已,加快脚步,“不用,你先去找找罗家三少爷在哪,将他看好了,千万不要让他找来。”

    不知道罗三哪里来的胆子,居然惦记熙王侧妃,简直惊世骇俗,说出去够他死一百次的。

    吴畅回到自己院子里时,薛嘉萝正在摘他养在窗下的兰花。

    本来她只是看看,最多用手摸一摸,她想要什么从来不会直接伸手拿,是周君泽觉得她可怜巴巴,蹲在窗下也不好看,于是让她摘下来。

    那兰花是别人从深山挖出来送给吴畅的,最近才开花,他心里滴血,强迫自己不去看。

    “我的祖宗,你怎么突然来了?”

    “侍卫说你不能出门,只好我来找你。”周君泽说的理所应当,“罗三跟凤小九是不是在你家?都叫来。”

    吴畅冷汗都要出来了,“我也不知道……不然我让下人先去找找?”

    “不必了,让侍卫去。”他一点也不觉得自己侍卫在别人家里横行有什么不对。

    吴畅心想,完蛋了。

    就罗老三那天从熙王府回家后魂不守舍到现在的样子,等他来了,肯定要出事。

    正在想着,突然身旁多了一个人,接着他垂在身侧的右手被娇嫩的手轻轻握住。

    他后颈汗毛倒竖,不敢转头看。

    薛嘉萝轻轻摇了摇他的手,“花,给你……”

    “啪”地一声,周君泽用了十成的力气打在他们两人相握的手上,薛嘉萝的手被打中,怀里的兰花掉在地上,她立刻红了眼睛。

    周君泽的表情严肃阴沉,“不许哭!”

    吴畅的手也隐隐作痛,他说什么做什么都不合适,尴尬的只想赶紧离开,只身刚一转身就被叫住了。

    “你不要走。”周君泽慢慢挽起袖子,用眼神指了指,“把手给她。”

    与生俱来的上位者的气势,平日里的嬉笑打闹、玩世不恭仿佛都是错觉,这一刻,是熙王在命令他,根本无法违抗。

    吴畅的表情很难看,他把拳头伸出来,摊开在薛嘉萝面前。

    周君泽再看向薛嘉萝,慢慢说:“去拉他的手。”

    薛嘉萝完全被吓住了,眼泪一颗颗滚出眼眶,她茫然地看着周君泽,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自己又做错了什么。

    周君泽再说了一遍:“拉住他。”

    薛嘉萝抽抽搭搭,刚把手放在吴畅的手上,又挨了重重的一下。

    她太傻了,傻到不知道换一只手,刚才只是发红的手背现在肿了起来,实在忍不住了,扯开嗓子哭起来。

    周君泽举起食指,“不许哭。”又指着吴畅,“去拉他的手。”

    薛嘉萝打着哭嗝,犹犹豫豫地抬手,看见周君泽举起手,她立马把手背在身后。

    “伸手。”

    薛嘉萝哭着摇头,把手牢牢地藏在身后,不敢靠近。

    这个时候,凤品青凤九来了。

    他刚一到门口就察觉到不同寻常的气氛,立在门边不知道该不该进来,本来吴畅是最机警灵醒的一个,可他背对着他,一只手伸着不知道在干什么。

    周君泽抬眼看他,语气平淡:“你过来。”看着凤九走过来,又说:“把手伸出来。”

    这口气不太妙,让凤九想到了小时教他写字的祖父,打手心之前也是这么说的。

    他咬牙把手摊开,与吴畅同一个姿势。

    周君泽这时语气变得轻柔,对薛嘉萝勾了勾手指,“来我这里。”

    薛嘉萝立刻依偎过来,她的手背连着手腕肿着指印,除了初夜那晚,她还没吃过这样的苦头。

    “疼吗?”

    “疼的……”她用哭腔说,圆而亮的眼睛溢满泪水,神色只有委屈伤心,让人忍不住心生怜爱。

    “把手给他。”周君泽指着凤九,带着笑意哄她,“看他腰上的扇子,拉他的手,他就会给你。”

    凤九有一瞬间是想要逃的,不过脚钉在地上怎么都动不了,低头看着一只娇小白嫩的手放在他手上,他闭上眼。

    “啪——”

    薛嘉萝又被打了。

    她连哭都不会了,胸口起伏着,呆呆看着周君泽。

    “怎么还记不住呢?”周君泽捏着她脸颊,收敛了笑,眼神平静,“除了我,谁都不行……你还要挨多少次打才能记住?”

    薛嘉萝的眼泪好像没有尽头,因为哭的太久有些难以呼吸,胸腔深处发出急促的喘息声,看起来很痛苦。

    周君泽搂住她,在她后背慢慢抚摸安抚着,“你们出去,让下人拿药膏和冷水进来。”

    吴畅和凤九没有停留,转身就走,里面薛嘉萝似乎是气喘顺了,哭声慢慢放开。

    周君泽的声音恢复成他们所熟悉的那个强调:“怎么哭得这么厉害,让我瞧瞧……”

    门外,罗三匆匆而来,“你们去哪儿?不是阿泽来了吗?”

    吴畅暂时不想说话,推着他往外走,罗三边走边回头,“里面是谁在哭?发生了什么?”

    凤九摸了摸自己火辣辣疼着的手,没好气道:“你管那么多干什么,快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