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阿萝 > 第15章 脾气

第15章 脾气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吴家廊桥上,一群世家姑娘围坐在一起比赛投壶。

    吴玫是吴家未出嫁里年龄最大的小姐了,今日待客她首次是主角,从早上到眼下宴席将散,没出一点差错,也没有央求母亲帮忙,一切顺顺利利的,她心中很是自满。

    再一次化解了姑娘间的口角之争,她后靠在椅子上,想走神休息一下。

    有丫环站在一旁,俯身轻声道:“听垂花门上的小厮说,熙王刚才进府了。”

    吴玫“霍”地一下站了起来,一桌的姑娘呆呆看着她,鸦雀无声。

    她掩饰一般又坐下,“抱歉……”

    所有的理智离她远去,她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甚至顾不上看别人的脸色,重新站起来,“对不住,失陪一下。”

    吴玫脚下生风,出了廊桥,“什么时候来的?跟谁来的?现在在哪儿?”

    她的丫环气喘吁吁还要拼命压低声音:“来、来了一会了……奴婢得到消息的时候正在七少爷的院子里……似乎还有一个女人……”她自动把美貌二字隐去了。

    吴玫咬着下唇,“先……先回房去……”

    她的丫环直到跟着吴玫回到院子里,才知道吴玫是要重新打扮一下,她忍不住说:“这都什么时候了……”

    “你懂什么。”吴玫说。

    小道消息里,熙王只对美人青睐有加,蓬头垢面去见他还不如不见。

    她知道自己比不上他府里的美人,跟着七哥见过一次,他竟然没有正眼看过她一回。

    她紧紧捏着珠钗,“你别在这愣着,快去七哥那里打探,如果有动静立刻差人告诉我!”

    吴玫提着裙子匆匆疾走于回廊上,她身后只跟着一个小丫头,在拐弯处,她猛然停下,身后丫头躲闪不及一头撞在她后背上。

    红墙青瓦,一树黄叶,熙王就在那里,周君泽就在那里。

    三年前,因为被母亲训斥,她摆脱了下人一个人躲清静,远远看见梨花树下立着一个陌生人,那就是熙王。

    那时他的恶名已经满京流传,她未曾想到,他有那么坏的名声,却居然长得那样好看。

    梨花吹满落头,连肩膀上都是,他静静地站着,眼睫低垂,如此的俊美忧郁。

    从那刻起,她就生了心魔。

    景象重叠,热血和酸楚一起涌动在胸腔里,吴玫向前走了一步,却又停下来。

    因为她看见,熙王身侧露出了一角粉霞罗裙。

    他的确是带着女人来的。

    人还是那个人,他却不再露出让人心碎的忧郁神情了,他嘴角含笑伸手揽住身侧的人,低头说了一句什么。

    一旁的少女终于露出半张脸,吴玫心里只有两个字。

    难怪。

    难怪周君泽会将她带在身边,难怪会对她笑。

    那样一张脸,没有人会不喜欢。

    她在柱子后,看着周君泽温柔笑脸,握着少女的手低头亲吻,又毫不避讳地在光天化日之下吻着她嘴唇,终于哄着泫然若泣的姑娘靠在他胸口。

    他视线往这边移过来,她连忙拉着丫环躲好,再探出头的时候那里已经没有人了。

    她身边至亲的两个丫环都知道她心思,有些忧愁地看着她:“姑娘……”

    她摆摆手,“你去找一找七哥,说我待会去找他。”

    丫头极不放心,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

    她的丫环怕她伤心过头,一个人躲起来哭。可她伤心是伤心,更多的还是难以形容的满足。

    她见到了他的另一面,不是外人口中行事乖张、放荡不羁的熙王,也不是她眼里孤独的周君泽。

    他会对女人笑,温柔的亲吻,毫不隐藏的宠爱,她若能尝过,立刻死去也没有怨言。

    她慢慢走到那颗银杏树下,站在周君泽刚才站的地方,伸手摘下一枚叶子。

    她将叶子撕成一条条的,放在嘴里嚼了,脸上浮现出笑意。

    她想要嫁给周君泽,做他的王妃。

    回到王府后,周君泽又拿他的侍卫试过,直到薛嘉萝听到“伸手”就开始哭才停下。

    月河没有被允许陪同出门,早上她送走了活蹦乱跳的侧妃,晚上迎接到了一个肿着手,哭得没有力气的薛嘉萝。

    她和红罗匆忙将薛嘉萝的手用冷水冲洗,换了药,用各种甜点和玩具安抚她。晚上周君泽没有来,她们轮流值夜,以防薛嘉萝熟睡后将手蹭到哪儿。

    薛嘉萝没什么精神,躺下后很快就睡着了,红罗将薛嘉萝手里握着降温的玉石从她手里拿出来,低声说:“王爷怎么能下这么重的手,都肿成这样了……”

    “我倒是觉得这是一件高兴事儿。”月河说,“听前院人说,并不是夫人犯错才挨了打,而是王爷教她不要随便去碰生人。”

    “夫人天性如此,慢慢教也就是了,哪能一上手就打她。”

    “你我次次好言相劝,夫人哪次听话了?只有王爷才能教她。”月河弯腰给薛嘉萝掖好被角,退出来拉好床帏,“而且你想想,如果夫人一直待在凉风院里,有教她行事的必要吗?”

    红罗跟着月河一起坐在床前脚踏上,“姐姐什么意思?”

    月河知道红罗没什么心眼,嘴还严,很放心地告诉她:“我觉得,王爷以后可能会经常带夫人出门。”

    差不多十天后周君泽才踏进了凉风院,薛嘉萝的手上没有了痕迹,也不像挨打那天那么抗拒他了。

    虽然似乎因为害怕有些紧张,但至少愿意让他抱在怀里。

    薛嘉萝低着头,伸手抠着周君泽腰带上青玉,不说话也不笑。

    周君泽抱着她坐在榻上,用鼻尖顶了顶她额头,“抬头。”

    薛嘉萝抬起头时,他刚好亲下来,她立即侧过脸。

    微不足道的反抗让周君泽觉得新鲜,“我的哈巴狗还有脾气呢。”他在她脖颈一侧慢慢亲下去,“来,让我看看你脾气有多大。”

    周君泽本来没有那个心思的,薛嘉萝一反抗,让他突然间来了兴趣。她不让亲嘴,他就顺着锁骨往下亲,她捂胸口,他就撩起她的裙子。

    一进一退,一个抗拒一个压制,秋日午后的美人榻上,薛嘉萝的云锦长裙层层叠叠覆盖着,她紧紧抓着周君泽领口,随着周君泽的动作起伏,垂在两侧的小腿一晃一晃的,脚尖蜷缩着,嘴里嘤嘤呜呜的。

    直到周君泽传热水清洗,月河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一时间心情颇为复杂。

    熙王虽然常住凉风院,但侧妃实际侍寝屈指可数,被关在府里时两人整天腻在一处也没有过大白天就这样的,这次,他进屋才见上侧妃……

    熙王自己有没有发现,他越来越喜欢侧妃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