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阿萝 > 第20章 草笼

第20章 草笼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常青到达周君泽别院时,他与薛侧妃刚从山上下来。两人衣衫上沾着露水,脚上带着泥,侧妃手里还提着用草编成笼子,里面关着一只色彩斑斓的硬壳虫。

    常青看见那种东西就后背发麻,忍不住移开几步,“殿下还会编这种小玩意?”

    周君泽难得的眉目舒展,是一个开朗的少年模样,“小时身边小太监教的。”

    “府里乱七八糟的,殿下却在外面游山玩水。”

    “我在或不在,没有什么区别。”周君泽不在意道,把躲在自己身后的薛嘉萝推出来,对侍女说:“带夫人去更衣。”

    薛嘉萝拎着自己的虫子,一步三回头跟着侍女走了。

    远离了虫子,常青的表情终于自然了,“看殿下心情不错,想来那晚灾祸一定是意外了。”

    周君泽道:“我还不知火是因何而起,不过烧的不严重,没什么可操心的。”

    常青忍不住说:“殿下心宽。”

    周君泽笑了笑:“六平山的宅子我也是第一次来,今日就当你为贺我新宅而来,留下来陪我喝几杯。”

    “可我没有备礼……”

    “无妨,下次补上。”

    午膳时,薛侧妃出人意料的没有出现在饭桌上,不知是不受宠了还是太受宠了。

    这个念头在他心里一闪而过,接着方才的话头说道:“薛清被殿下害惨了,他调出兵部做了太常卿,官升三级,朝中大多都在议论他卖女求官,靠了殿下才能得了那个官职。”

    周君泽喝了一杯酒,随意道:“他也不算白受骂名,的确是我想让他升官他才有今天。”

    常青愣神,“真的?”

    “我说谎有什么好处?”周君泽看了他一眼。

    “不是我怀疑殿下……只是前段时间,您还与孙除闹得厉害,这才几天……”

    “跟孙除没有关系,薛清算是我的姻亲,走个后门而已。”

    这么直爽坦荡的理由让常青一时说不出来话。

    “常校尉。”周君泽忽然叫他,“你是代谁来问我的?”

    “什么代谁……”常青说到一半板着脸,“你这……你是怀疑我做了什么吗?”

    “没有就好。”周君泽转眼间言笑晏晏,方才的怀疑仿佛是在逗弄他一般。

    他脸色变得太快,让常青一时摸不准他究竟是认真的还是玩笑话,不等他再说什么,面前酒杯又满上了。

    三壶酒喝完,周君泽目光游移已经有了醉意,常青的脸红的更厉害,他道:“殿下是时候……娶亲了……”

    周君泽眼神移过来看他,没有说话。

    “有了正妃后院才……才能安宁……”常青尽力把话说清楚,“你也是年龄了……”

    周君泽靠在椅子上,眼睛黑沉,思索许久后笑着说:“娶亲……是个好主意……”

    常青又连着喝了两杯,忽然想起了什么,“这次……殿下莫要胡来……”

    “该娶谁,自然是陛下说了算。”相比醉得坐不住的常青,周君泽显得越发清醒,他越过桌面给常青杯中满上酒,“谢你为我忧心。”

    周君泽何时说过这种话,常青心里刚有了半点警觉就被涌上头的醉意掩盖了,他醉醺醺的,“应该的……应该的……”

    常青头疼难忍,到现在还觉得自己身上有浓重的酒味,昨天昏了头,让周君泽骗着喝了不少酒。

    他叫来门口小厮,又问了一遍:“殿下那边快了吗?”

    小厮面无表情道:“奴才替您去瞧一瞧。”

    这一去,却没有再来,想来是被他问的烦了。

    常青又枯坐许久,终于听到周景黎的声音。

    常青行礼道:“拜见太子殿下。”

    周景黎随意一挥手,匆匆问:“如何?”

    “熙王说薛清升官就是他本人的意思,因为薛清是他是姻亲,所以……”

    周君泽最开始说这话就在周景黎的别院里,他怎会不知道,他只是想这背后肯定还有更深的用意,结果派了周君泽相处十多年的师父去打探还是一样的回答。

    他显得很失望,“我就知道他向来谨慎。”

    常青道:“卑职无能。”

    “不怪你,这件事本就让常校尉为难了。”周景黎若有所思,自言自语:“看来你也不行啊……”

    常青沉默许久,忽然又说:“熙王似乎有娶亲的意向了。”

    周景黎挑眉,“哦?”

    “前几日他后院失火,我稍微提了一句该有个王妃来替他掌管后院,他看起来听进去了。”

    周景黎笑道:“这件事我会告诉父皇,熙王是时候成家了。”

    常青再想不出什么可以说的了,他陪伴周君泽十四年,却很少知道他的秘密,出宫后更是如此。虽然周君泽身边管事说他是熙王半个长辈,可这个“长辈”里有多少真假,只有他们两人知道。

    周景黎等了一会,见他不再开口,起身道:“今日有劳了。”

    常青脱口而出:“太子殿下,卑职犬子……”

    周景黎安抚他:“令郎自然是好好的在做他的左中郎将,不必忧心。”

    太子走后很久常青还坐在原处,他想起那年十三岁的熙王殿下,面上冷静,眼神慌张告诉他:“我杀人了。”

    “背后议论我,我就要让他再也说不出话!”

    从那以后,他变得越来越冷酷,他不懂一个娇生惯养的孩子怎么会那么多疑,他隐约听闻,一旦他失控,从来都是痛下杀手没有半点顾忌。

    他曾是真心替他着急、为他痛心的,可是……

    他想起自己远在边关的儿子,双手在脸上一抹,站起来走出了房间。

    临近年末,各地四品以上官员回京述职,静贵妃在招了不少女孩子来后宫,有风声说,是陛下在为熙王殿下相看王妃,这话一传出去,静贵妃再召唤时就有姑娘不来后宫了。

    吴玫就是其中一个,她母亲一听可能是在为熙王相看,连忙把吴玫关在了家里。

    吴玫心急如焚却不敢表明,只说:“母亲何必这么慌张?我那日进宫,宁侯府与相国公的姑娘都在,又不一定会看上我,母亲现在这样难免让静贵妃心里多想。”

    “我管别人如何,反正你是不许去。”吴夫人说道:“熙王那么个浪荡名声,府里侧妃都是被他抢进王府的,薛侧妃的父亲又升了官……”

    “那就是一个火坑。”吴夫人最后总结。

    吴玫坐在梳妆镜前,一遍一遍对着镜子观察自己,最后泄气把头钗扔在桌上。

    如果自己有倾城美貌,可能早就在王府里了,哪里用得上如此绞尽脑汁。

    她喊自己的丫环,“去看一看父亲回来没有。”

    这日早朝之后,皇帝把周景黎和周君泽一同留在了御书房。

    皇帝对太子细细叮嘱吩咐过清州知州贪污案该如何入手,对那里盘根错节的关系网如何清理,如何应对清州官员的欺瞒,又让太子复述了一遍他的理解,觉得差不多了才让他退下。

    周景黎垂首道:“父皇,皇叔,儿臣告退。”

    皇帝摆了摆手,周君泽坐在一旁闲闲的应了一声。

    周景黎退下后,皇帝的注意力转到了周君泽身上:“要不是朕说该定熙王妃,我看你根本不会进宫。”

    周君泽心不在焉地说:“哪能呢。”

    “你现在的年龄娶亲已经算晚了,只盼望你成亲后能稳重起来,不要让朕操心了。”皇帝说完,重重地叹气,“走吧,贵妃这几天见了不少女孩儿家,问问她有什么看法。”

    作者有话要说:  上章的青梅就是黄莺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