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阿萝 > 第21章 冬眠的蛇

第21章 冬眠的蛇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静贵妃能有什么看法,皇帝的看法就是她的看法。

    “相国公家的姑娘端庄大方,相貌也好,臣妾观她行事言谈皆是大家之风。御史大夫乔家小女儿也不错,娇憨直率,还有光禄勋张新侄女,写的一手好字,是京中有名的才女……”

    周君泽没有不耐烦,“这件事就托付给皇兄了,反正……”他笑了笑,“我想要的会自己抢回去。”

    皇帝气得不想与他说话,静贵妃见怪不怪,低声嘱咐了身边嬷嬷几句,对周君泽说:“不然熙王殿下一会去西侧花园瞧一瞧?说不定有合眼缘的。”

    静贵妃今日也召了几个姑娘入宫,因为皇帝与熙王要来,让她们去了花园玩。

    周君泽兴趣缺缺,隔着竹林潦草看几眼就想出宫,一转身,被一个姑娘拦住了。

    “给殿下请安。”女孩伏在地上,双手都在抖。

    周君泽四周看了一圈,问道:“你认识我?”

    女孩抬头,她的脸颊通红,眼中是难以掩饰的兴奋激动,“我……我是吴畅堂妹,吴家十妹,您见过的。”

    周君泽没有想起来,不打算附和她,“哦,起身,你去玩吧。”

    吴玫不能这样放他走,她为了得到这个机会,煽动自己的父亲送她入宫,现在父亲母亲在家里闹得不可开交。

    见他要走,吴玫连忙起身道:“殿下……”她心一横,“殿下应该知道,这几日出入后宫的姑娘家都是为了什么来的吧……”

    周君泽停下,眉尖一动,“你说说。”

    “都是为您而来。”吴玫的脸红的更厉害,看了一眼他的脸,飞快移开视线,声若蚊蝇,“我也是……”

    竹林那边隐约传来女子的笑闹声,周君泽没带随从,吴玫竟然也是孤身一人,但是身在后宫花园,说不好忽然会从哪里蹦出一个人来。

    面对少女一脸羞意的告白,周君泽在这时却说起了别的话:“许久没有见吴七了,不知近日他如何。”

    吴玫愣了一下才回答:“堂兄……堂兄很好,马上要成亲,也不怎么出门了。”

    周君泽点头,“原来如此,在他成亲前定要聚一聚。”

    “我会转告堂兄……”

    吴玫的话还没完,周君泽转身走了,颇有些目中无人的意思。

    吴玫下意识追着走了两步,停下来独自立了许久,她脸上的热度才慢慢降下,手不抖了,脑子也开始转了。

    她孤注一掷、不计后果,却只换来熙王询问自己堂兄如何,她起初如何都想不通,忽然间她想,是不是熙王怀疑是堂兄指使她接近他的?

    她又急又悔,要是刚才能想到,把话说清楚就好了。一旦熙王有了这个怀疑,她可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一颗心仿佛瞬间滚落到看不见底的黑洞,她看不见听不见,眼前只剩初遇时梨花树下他的身影和那一树白雪般的梨花。

    一旁的宫女叫了她半天也不见她回神,只好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臂,“吴小姐……”再拍一次,“吴……”

    她空洞的眼神移过来,宫女行了礼,笑眯眯的,“奴婢主子有请,请小姐随奴婢来吧。”

    薛嘉萝生于后院长于深宅,没进熙王府之前几乎没有出过大门,现在六平山别院后门通着上山的路,她天天跑出去,几乎玩野了。

    周君泽解了拴在树上的马,叫了两遍薛嘉萝,她才在出现在拐弯处。

    她蹦蹦跳跳的,脚步比初次上山时稳当多了,她把手里抓着的东西往周君泽眼前一塞,“看!”

    她手里抓着一条细细的通体漆黑的蛇,蛇尾搭在她手腕上,一动不动。

    这大概是一条正在冬眠的蛇,不知道薛嘉萝从哪里挖出来的,周君泽想从薛嘉萝手上拿走扔掉,但又嫌脏不肯动手,于是说:“不行。”

    周君泽对薛嘉萝向来有求必应,薛嘉萝根本没想到会从他那里得到拒绝。

    她急了,把蛇几乎贴到他脸上去,“你看你看。”

    “我说不行。”周君泽后仰着脸退了两步,“要么你和我回家,要么你跟它留在这。”

    薛嘉萝惊呆,瞪圆眼睛半张着嘴看他。

    周君泽转身去牵马,头也不回走了,走出好远也不见她跟来,他心里倏然烧起了火,烧得他脑袋都嗡的一下,浑身肌肉紧缩,不得不停了下来。

    这个时候,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薛嘉萝脸蛋上挂着泪珠,手上空空的,拉住他的衣衫。

    周君泽盯着她看了很久,捏着她手腕将她手从自己衣服上拿下来,在她手心上用力抽了一下,眉头紧皱,“一放开绳子就变野了。”

    薛嘉萝含泪被他抱上马,手心麻麻的疼,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恐慌又不安。

    周君泽上马后,把她拥在身前,将她斗篷上帽子给她戴上,忽然又低头在她嘴唇上一亲。

    当夜他们回到了熙王府,受过火灾的南院被封,剩下的侍妾被安置到空闲的院子里,一如既往地不许随意出入。

    月河这次又没能跟薛嘉萝一同出门,熙王出行有管事安排,前院侍女小厮随行,侍卫保护,而侧妃想不起来叫她,于是她根本不知道侧妃在外面发生了什么。

    红罗也看出来了,低声问:“侧妃怎么……木愣愣的……”

    月河道:“你去把门关上。”

    她把薛嘉萝身上衣服脱掉,却发现她身上并没有什么痕迹。

    “王爷也没有怎么样……”红罗撩起薛嘉萝裤子,腿上也光洁无暇,“张管事送侧妃进来时,有说什么吗?”

    月河摇头,“没有,看他表情,一切都好好的,只是……”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薛嘉萝从进门到现在,不说话也不笑,一直急促地呼吸,神思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月河对她说话,可她根本听不见,直到入睡时间,熙王来了。

    周君泽沐浴过,亵衣松散,领口开着,一见到他进来,本来躺着的薛嘉萝立即坐起来,咬着手指看他,有点想过去又不敢的样子。

    她是混乱的,不知道为什么挨打,也不知道为什么挨了打后又亲她。她依赖的标尺乱了套,于是只好什么都不做,等着他给自己方向。

    周君泽双臂张开,将薛嘉萝连人带被子搂住,从床帏里钻进去,时间还早,他没有睡意,便对薛嘉萝说:“给我脱衣服。”

    薛嘉萝黑发蓬松,半张脸被遮着,长长的睫毛抬起来又轻轻放下,她的手从被子缝隙中伸出去,摸索着他身上衣带。

    脱衣穿衣已经被教过很多遍,她不懂解开衣带的原理,只是凭本能记着该如何做。

    亵衣脱下,露出周君泽线条结实的肩膀和胸膛,她的手继续往下,他肚脐下方的那一道体毛便露了出来。

    周君泽按住她的手,“行了。”

    薛嘉萝小心翼翼地看他,眼眸清亮带着询问之意,手上还抓着他亵裤上带子。

    他侧头在她嘴唇亲了一下,搂着她往后一倒。

    薛嘉萝僵硬的身体一下放松了,她看到了方向,她的标尺又回来了。

    被子蒙头,周君泽在里面将她亵衣脱下,连肚兜一起扔出被子,薛嘉萝赤条条的温热柔软的身体窝在他怀里,一只手捧着他的脸,仰着头回亲他。

    他的手在薛嘉萝腰背上下摩挲,底下两条腿夹住她,脸在她手心里蹭了蹭,“睡觉。”

    薛嘉萝捏着周君泽耳垂,全神贯注地揉搓,过了一会又回报给他一个吻,闭上了眼睛。

    她入睡向来迅速,周君泽脑子里想的事情刚起了头,她就已经熟睡了,发顶蹭着他侧脸,呼吸轻轻吹在他肩膀上。

    今夜初雪,院子里薄薄地铺了一层,正是天寒地冻的时候。廊下灯笼摇摇晃晃,屋内烛火即将燃尽,被子里暖烘烘,另一人的身体纠缠着他,也陪伴着他。

    周君泽心里想的事情没能理清楚,意识逐渐模糊。

    他独睡十九年,到了此刻才找到那个让他心安的枕边人。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写到阿萝生病,结果今天一起床我就不行了,头疼畏寒浑身无力,更早一些,赶紧去睡觉。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