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阿萝 > 第25章 翡翠滴珠耳坠

第25章 翡翠滴珠耳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薛嘉萝半夜又烧了一次,几乎半个王府的人都听到了正院里的动静。第二天,管事早早就到了薛嘉萝门前,连终日在府外替周君泽打点产业的王管事也来了,各位管事带来了名医、药材、吃食和新衣服,都是一副与侧妃亲近得不得了的模样。

    张管事甚至说:“侧妃何时想回凉风院都可以,王妃那里由我去说。”

    明显已经欺到吴玫头上了,月河自然乐意有管事去给王妃一个下马威,面色平静道:“占了正院本就是我们不对,该由我去向王妃赔罪的,可侧妃离不得我,只能麻烦您了。”

    张管事笑得两边胡子翘起来:“好说好说。”

    吴玫昨夜被外面吵得无法入睡,她连着两天没有睡了,脸色是脂粉也无法遮盖的疲惫,听完张管事表面恭敬实则轻视的一番话,她彻底装不笑脸了。

    “自然是薛侧妃的身体要紧,眼下殿下不在,她住我这也好照料。”吴玫说:“薛侧妃身体不适就改日再来,其他侍妾不知何时来见我?”

    新入门的当家主母要见小妾是必然的,张管事巴不得将南院那些人交出去,“王妃可能已经知道了,府里有三个管事,奴才负责前院人情往来与王爷的贴身事,王爷的别院铺子由王管事打理,而后院由高管事看管,奴才让他们来给您磕个头,然后再去传唤侍妾来见您,您看如何?”

    绕开薛嘉萝,吴玫心里舒服一些了,她点头:“劳烦张管事了。”

    南院侍妾里,青芸本是她们的主心骨。她们来自醉生梦死之地,各个都享受过人间繁华,也尝过人的恶与毒,没有一个是善茬,只因为青芸比她们经历更多,比她们厉害,才能将她们聚在一起。

    现在青芸死的莫名其妙,剩下七人也分成了两个院子,早没有原先那么亲密无间了。

    吴玫听高管事说七个人住两个院子,并且侍妾不许随便出入,连侍女都不如,忍不住问:“府里从来都这样吗?”

    高管事答道:“曾经有侍妾在殿下没有召见的时候出现在了书房外,惹怒了殿下,从那之后便不许她们随意走动了。”

    “原来是这样。”吴玫将衣袖理了理,“让她们进来吧。”

    那七个女人一出现在她面前,她就知道她做了多余的事情,不该见的。

    她们之间区别太大了,一碰面就升起了反感之心,她们的衣裳妆容,走路时扭动的腰肢,嘴边的笑都让她反感。

    吴玫用袖子遮唇,轻轻抿了一下,“起来吧,都说说叫什么名字。”

    这些侍妾似乎没受过教导,视线自然地直视她,言中不见恭敬,随便的好像在闲谈。

    她有心揪一个出来立威,但又觉得多跟她们说一句话都难以忍耐,赐了见面礼三言两语就让她们回去了。

    她自言自语道:“一群乌合之众,难怪被关起来。”

    从屋外进来一个侍女,吴玫抬头一看,脸色就有点变了。

    “我没叫你,你进来干什么?”

    圆脸侍女笑盈盈的,“自然是来问问王妃有什么打算。”

    “你指什么?”

    侍女有点吃惊似的看她:“难道王妃忘了高管事刚才说了什么吗?他说曾有侍妾因为私自去了书房被罚……您没在意吗?”

    吴玫没有回答。

    “所以书房对熙王而言是个极为重要的地方。”她道:“王妃打算什么时候去看看?”

    “我怎么做,什么时候做,不需要你提醒。”

    圆脸侍女连忙说:“奴婢当然不敢,只是怕王妃有时候忘了正事。”

    正事这二字说到吴玫痛处,她攥着拳,“该做什么我心里清楚,以后没什么事不要来我跟前。”

    吴玫的不快已经写在脸上了,圆脸侍女还在说:“奴婢自然明白,只是望王妃不要让奴婢主子等得太久。”

    侍女出去后,吴玫双手捂着脸,半天没有动。

    所有人都知道,她是最不可能嫁给熙王的,父亲只是京城内毫不起眼的五品小官,她自己相貌寻常,遇见熙王也不会多看她一眼。

    但她现在嫁给他了。

    因为那日在宫中,有人与她做了交易。

    许她熙王妃之位,让她在熙王府里找一件东西。

    原话是:“朕不能告诉你那物件是什么,只能说它对朕非常重要,而熙王有没有都无所谓,你看见就会明白的。你有半年时间,半年之后……”他停下,咳嗽了几声:“没有找到的话,你这个王妃可就要收回了。愿意吗?”

    她当时没有多想,一口就答应了。

    到现在她才看清楚了,皇帝想要偷走熙王的一件东西,一般暗探拿不到,没有联合亲信大臣让他们的女儿进府,极有可能是无法对大臣说出口的东西。

    现在她知道了,还接受了,又不能对任何人说,一旦失败,她会死的悄无声息。

    她不怕死,也知道这种隐秘之事不会牵连到家人,她只怕在死前没有得到周君泽,怕死后他会忘了她。

    薛嘉萝这一场病痊愈的艰难,周君泽走后七八天才从床上坐起来。脸上莹润的嘟嘟肉在病中消耗没了,只剩尖尖的下巴,靠在月河身上喝药时一点重量也没有。

    薛嘉萝属狗,旁人也都知道周君泽爱称她为哈巴狗,她手中玩的布偶都是小狗形状,她一边由月河喂药一边抠着用黑珍珠做成的布偶眼睛。

    月河放下勺子和药碗,给薛嘉萝擦拭了嘴角,在她手腕上捏了捏,叹气道:“这么瘦,要养多久才能养回来。”

    薛嘉萝全身心扣着布偶眼睛,随便嗯了一声。

    屋子里没有其他人,月河很放松,她塞了一颗蜜果给薛嘉萝,问她:“你说,你是不是害人精?”

    薛嘉萝含着蜜果腮帮子鼓鼓,又嗯了一声。

    “我们等王爷回来,将他缠在凉风院,不放他出去,不让他进正院一步好不好?王妃欺负你一分,我就能夸张到一百倍,到时候,你也要挣点气,别给我拖后腿……”

    薛嘉萝回头,用鼻子哼了一声。

    月河手掌摊开,她将果核吐在她手上,又转头去玩她的布偶。

    红罗撩起门帘进来,见薛嘉萝快把布偶眼睛抠掉了,连忙换了一只布偶给她。

    薛嘉萝却像失去了兴趣一样把布偶扔在一边,把脚从被子里伸出来,“痒。”

    红罗也坐在床沿上,在她脚背上轻轻挠了几下,“好了吗?”

    薛嘉萝摇头,她就换地方再挠,“现在呢?”

    薛嘉萝靠在月河身上,哼哼了两声,也不知道什么意思。

    因为她生病,旁人对她越发小心仔细,而她也更加娇气。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都是轻的,每天一定要人陪在身边说话,也要人抱着去窗前看一看,把一屋子的人指挥的跟陀螺一样,却半点笑脸也不给。

    “我觉得夫人在生气呢。”红罗边说边将薛嘉萝的脚放回被子里。

    月河心里也有这种想法,“殿下都走了好几天了,她气性还挺长。”

    红罗笑着说:“不过我们夫人就算生气也让人喜欢。”

    月河看了她一眼,还不等她说什么,翠微忽然掀开一点门帘说道:“王妃来了。”

    在薛嘉萝之前,吴玫也见过天生的傻子。那是她母亲庄子上下人的儿子,成年人的身高,十个手指伸出来都是黑的,眼神涣散,笑的时候会流口水,控制不了自己的举止,也不在乎旁人是什么反应。

    而薛嘉萝不同。

    她的眼神是有意义的,比如现在,她很清楚地感觉到薛嘉萝看她的眼神在表达着好奇,然后又非常诧异为什么身边侍女都跪下了。

    因为薛嘉萝靠着月河,所以月河没有动,“王妃恕罪,奴婢……”

    吴玫摆了摆手,“无妨。”侍女搬来圈椅,她坐在床前问:“薛侧妃近日如何了?”

    “回王妃,夫人前几日略有反复,不过到昨日好了一些,能起身吃点白粥之外的东西了。”

    吴玫的眉毛轻轻一挑,“那就好……”包括张管事,称呼薛嘉萝都是夫人,他们还不觉得有问题,可见薛嘉萝在府里什么地位。

    在她们说话时,薛嘉萝一直看着吴玫,过了一会儿,她在月河身上蹭了蹭,边抬头看着月河边摸着自己耳朵。

    月河头疼,知道她又想要人家的翡翠滴珠耳坠了。

    吴玫看薛嘉萝这模样觉得她不像傻子,更像一个小孩,问:“怎么了?”

    从屋子里出来的吴玫耳朵上空空的,薛嘉萝没有她想象中痴傻,让她略有担忧。

    她对身边侍女说:“去叫高管事,让他陪我在王府后院中走一走。”

    她想要在周君泽没回来之前更熟悉熙王府,至于书房那里……能拖一时是一时吧……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还是更新不了……

    女配戏份不会很多,到全文一半左右吧,我也不是很喜欢写她。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