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阿萝 > 第26章 想要你

第26章 想要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吴玫看过薛嘉萝后三天,月河做主让薛嘉萝回到了凉风院,继续待在那里已经没有意义了。

    吴王妃不再蜗居于正院之内,开始熟悉王府了,月河听闻,王妃因为厨房呈给她的汤是温凉的,处罚了府里多年的厨娘,对于从吴家带来的侍女也非常严厉。

    不仅如此,薛嘉萝回凉风院后,她多次传人请,让薛嘉萝去陪她,月河心中警惕,都以“侧妃尚未痊愈”为借口赔罪回绝,可是没想到,吴玫竟然找到凉风院来了。

    薛嘉萝已经能下地了,她坐在窗边美人榻上,一动不动望着窗外,因为不许她出门,她比起之前更加不高兴,王管事送来一大盒晶莹剔透的宝石珠子也只让她开心了一个下午。

    听到吴玫要过来的消息,三人或多或少都有些惊慌,而薛嘉萝只是看了她们一眼,又事不关己地回头朝着窗外看去。

    月河快步走过来,不由分说将薛嘉萝按在塌上,用被子盖好,同时压制住薛嘉萝的扭动挣扎,对红罗说:“你来帮我,翠微去门外迎接。”

    吴玫进来时看见薛嘉萝在美人榻上涨红了脸,“这是怎么了?”

    月河隔着被子按着薛嘉萝的手:“回王妃,夫人怕热,奴婢们只好这样。”

    “薛侧妃病情如何了?这么久了,应该好一些了吧。”

    月河面不改色地撒谎:“昨日太医来了,说夫人还得躺上一阵子,身子骨还虚着呢。”

    “是吗?”吴玫走过来几步,还不等她说什么,红罗没能按住薛嘉萝的腿,让她挣脱了,薛嘉萝一脚踢在吴玫身上。

    惊吓多过疼,吴玫没克制住,当场惊叫了一声。

    红罗不比月河脸皮厚,有些讪讪的,连忙去搬了凳子过来。

    吴玫在身边侍女搀扶下坐在凳子上,有心想揉一揉被踢疼的地方又害怕不够体面,忍着疼说:“我看薛侧妃身子骨并不虚。”

    月河和红罗都跪下了,“王妃恕罪。”

    挨了莫名其妙一脚谁心情都不会好,吴玫也看出凉风院的侍女都是什么德性了,面上没了一开始故作的和善亲近,“我今天来,就想看看薛侧妃身体如何,既然已经好了,明日就随我出府吧。”

    月河想问要带侧妃去哪儿,一抬头看见吴玫的脸色,把话咽了。

    吴玫看薛嘉萝从塌上坐起来,乱发蓬松,歪着脑袋看自己,她的眼睛有点过于黑白分明,一眨眼乌溜溜的,从她发髻间步摇一直看到手腕上的镯子。

    感觉她又在打量自己身上的首饰,不等薛嘉萝有什么表示,她撑着侍女胳膊站起来,“就这样吧,你们好好准备,明天……”指了指红罗,“你陪薛侧妃一同出府。”

    说完,极力掩饰着跛脚的吴玫冷脸走了出去。

    是太子妃派人来请的吴玫,她们同为皇家儿媳,新婚之后太子妃请她也说得过去,只是没想到还带上了薛嘉萝。

    吴玫听前来的嬷嬷这么说的时候,脸上带出了克制的诧异,那嬷嬷笑着说,是他们太子妃太淘气了,听闻薛侧妃貌美,有心想见一见。

    太子妃乔馨的美貌是京城有名的,传闻说,太子只见了太子妃一面,就求了皇帝下旨娶了当时还未及笄的乔馨。在成婚三年太子妃无所出的情况下,太子依旧宠爱有加。

    自从心里有了周君泽这个魔星后,吴玫时常烦恼自己为何不是天下美人中的一个,现在,要她领着一个美人去见另一个,她的心情是说不口的烦闷。

    薛嘉萝一早就被弄起来穿衣,她打着呵欠靠在红罗肩上,由着她们擦脸梳头,出门前月河上下左右看了看,又给她补了一点胭脂。

    薛嘉萝被厚重的斗篷围着,帽子戴上后视线都变窄了,她脚下虽然还有点发飘,但精神很好,一出门眼睛都亮了,指着园中新开桃花:“花!”

    又指着树上麻雀:“飞飞!”

    月河很不放心,边走边叮嘱红罗该注意什么,红罗分心告诉薛嘉萝:“我们要出府去了,开心吗?”

    薛嘉萝点头:“开心!”

    半途遇上吴玫派过来接薛嘉萝的侍女,月河只能停下,把薛嘉萝帽子给她整理了一下,“奴婢准备了很多好吃的等着夫人,夫人可要早些回来。”

    薛嘉萝的心神早就飞走了,不断摇着红罗手,“走呀走呀。”

    红罗对月河一笑:“我们走了。”

    马车缓缓入了东宫,停下后红罗先下了马车,薛嘉萝在边上伸手要她抱下去。红罗才知道是要去见太子妃,神色早没有刚出门时轻松了,她内心紧张不安,把薛嘉萝抱下马车时差点没抱住。

    吴玫在前面等着,看她们七扭八歪如同上不得台面的孩童,她板着脸,“将侧妃扶好。”说完先走了。

    红罗的脸红得厉害,她紧紧牵着薛嘉萝的手,低声说:“夫人别四处看了,我们好好走路好吗?”

    也是薛嘉萝大病初愈才能让她牵住,四周不一样的环境让她惊奇,从没见过那么高的假山,湖中缓缓游动的锦鲤,游廊旁边整片如同白雪般的玉兰花。

    还有那么香的屋子,衣服那么漂亮的女人。

    太子妃乔馨裙摆上不知绣了什么,光华璀璨,腰封将她腰肢束得愈发柔弱纤细,削肩细腰,乌发如云,笑起来明艳动人。

    “按太子殿下吩咐,我该叫你一声婶娘,可一看你这嫩脸,我真张不开这嘴。”乔馨上来拉住吴玫的手,“不然就以闺名相称?”

    吴玫浑身不自在,但笑脸还是有的:“也好。”

    乔馨看向她身后,“这就是薛侧妃?”

    吴玫没应声,红罗手足无措,薛嘉萝对她眨着眼睛。

    乔馨微微笑着,招手:“来。”

    薛嘉萝眼睛里看不见其他人,她依偎到乔馨身边去,忽然说:“好看。”

    乔馨为她摘掉狐狸毛大帽,“什么好看?”

    “你好看。”

    乔馨将薛嘉萝耳边碎发理了理,仔细盯着她,“你也好看。”

    乔馨和薛嘉萝的美是不一样的。

    前者是养尊处优带来的精致雍容,她在哪儿,哪儿就是瑰丽辉煌的宫殿,无法想象她流落成凡人的模样。而薛嘉萝美的直白,美貌与生俱来,不用谁衬托,不必精心打扮,衣着华丽摄人心魄,在地上滚成泥猴也有人心生怜爱。

    乔馨似乎很喜欢薛嘉萝,被她突然拉住了手也没有不快,反而笑了:“难怪能让人一见倾心……”

    她的声音压低了,除了薛嘉萝没人能听清楚,薛嘉萝的眼神简直舍不得从乔馨身上离开,有些着急呜呜了两声,乔馨问:“怎么了?”

    薛嘉萝小声说:“想要……想要你……”

    吴玫控制不住地翻了个白眼,她被眼前美人惺惺相惜的一幕呕的够呛,她们怎么能那么自恋。

    红罗却是急了,薛嘉萝向来喜欢闪闪发光的东西,这个屋子里最闪亮的,可不就是太子妃么。

    乔馨笑得厉害,不得不用袖子遮住唇,眼睛弯弯的,“这可不行,不能给你。”

    随后乔馨又与吴玫交谈几句,待到午膳时,东宫在内殿摆膳请乔馨与吴玫过去。

    按理来说,就算乔馨不邀请薛嘉萝同桌也说得过去,红罗也做好被搁置在一边的打算了,可薛嘉萝缠在乔馨身边恋恋不舍,很有几分缠熙王的劲头。

    乔馨待她如同幼儿,亲自牵着她入了内殿,看薛嘉萝吃饭要人喂,给什么吃什么,乖顺听话如同玩偶,也忍不住喂了一勺羹汤给她。

    午膳后不久,薛嘉萝有些困了,脑袋一点一点的,眼睛闭上一会又睁开。

    乔馨看她脑袋快磕到椅子上了,伸手扶了一下,没想到她就顺着她的手靠过来,闭上了眼睛。

    吴玫很尴尬,“薛侧妃大病初愈,想来是累了,不如我们就此告辞……”

    “不必。”乔馨说:“我还有话想与你说,让她在这睡吧,我们去花园。”

    乔馨起身之前看了一眼睡在塌上的薛嘉萝,她在陌生的地方也能睡得安然,什么都不用顾忌,也不会知道醒来会有什么在等着她。

    乔馨爱笑的眼睛里藏着不易察觉的冷然,再回头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作者有话要说:  看有的宝宝问阿萝会不会恢复智力,然而我不是很喜欢傻子恢复成正常人这种剧情,她会在外界刺激下变的不太傻,但根本上还是傻子,提前说一声。

    对了,目前暂定隔日更。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