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阿萝 > 第27章 不堪

第27章 不堪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薛嘉萝被一阵浓烈的香包围,让即使她在睡梦里也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她揉了揉鼻子,还想再挠挠脸时,被一只手抓住不能动。

    等她睁开眼,一个男人的笑脸出现在眼前:“醒了?”

    薛嘉萝本来就傻,从沉睡中被弄醒更傻,她想转身继续睡,发现自己的手还被他握着。

    不认识的男人,抓着她的手。

    薛嘉萝一个激灵,想摆脱他,用力甩了两次没成功,她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周景黎刚才已经看了许久薛嘉萝的睡脸,现在美人醒了,她眨眼,她皱眉撅嘴都是赏心悦目的风景,从没想过,这世上能有人长得如此合他心意。

    周景黎不想吓坏她,语气轻柔哄着她:“还记得我吗?上次,在我的别院,我亲了你,你拿走了我的珠帘。”

    薛嘉萝收到的好东西太多,不可能记住,更不可能记住来自一个陌生人没头没脑的亲吻。她只是一心想挣脱他的手,和陌生男人牵手意味着疼,周君泽人不在,他的余威却在,薛嘉萝心里畏惧的厉害。

    周景黎放了她,继而双臂撑在塌上,将她围在中间,“跟我说句话好不好?你想要什么都给你。”

    周君泽教她不能和男人牵手,却没教过现在这种距离也是不对的,薛嘉萝只觉得他烦,浑身上下没有她喜欢的东西,还要一直跟她说话。

    如同对待哄她喝药的月河,薛嘉萝将他的话当成耳旁风,眼睛也不看他。

    周景黎内心一半想遵从本能和欲|望,在这塌上,将她按在身下占有享用,但另一半却在享受一步一步将他小叔侧妃哄骗动心的过程,女人的身体他要多少有多少,能带来这种感觉的却只有她一个。

    他一条腿跪在塌上,身体压得更低,隐约嗅到薛嘉萝身上如同甜食一般的香气,他的眼睛盯着她红润的嘴唇,慢慢说:“你要是再不说话,我就要让你哭了……你应当还没尝过,被弄到哭是什么感觉,周君泽服用□□怕是都比不上我……想试试吗?”

    四下无人,对方又是一个傻子,他可以尽情释放性情中最不堪的那部分,薛嘉萝符合了他最隐蔽的癖好,让他一想到她的身份就忍不住兴奋,身体躁动难耐。

    他压低声音:“你跟周君泽,大概一个月难有一次……有了也是匆匆结束……你会情动吗……如普通女人那样……”他的声音几乎听不见,“被褥湿透……你是什么声音……”

    说到后面,周景黎已经喘起了粗气,他额头抵着薛嘉萝额头,一只手握着她圆润纤弱的肩膀,狠狠抓紧又慢慢放松。

    他还在克制,克制的唯一理由是他派出监视周君泽的人马挨个暴露,他不知周君泽何时回京,他不敢保证自己留在薛嘉萝身上的印记会在他回京前消失。

    那种时刻,他一般难以控制自己,乔馨身上常年都有青紫印痕。

    而薛嘉萝被刚才那阵古怪的香气呛过后,一点也不困了,左手手指摸着右手指甲,似乎到今天才发现自己指甲盖上有白色月牙,盯着看了好半天,一直沉浸在自己神思中,不知道自己堪堪站在地狱边沿上,幸或不幸全在周景黎的一念之间。

    周景黎低头将薛嘉萝手指舔了舔,看着她的眼睛,把她手指一点点含进嘴里,用牙齿慢慢磨着咬。

    薛嘉萝因为困惑眼睛都睁大了,“咦?”

    周景黎牙齿渐渐用力,感觉到疼的薛嘉萝想把手指拿出来,他却更加用力。

    “疼……”薛嘉萝有点吓住,任何能给她疼痛的人都让她害怕。

    周景黎笑了,轻轻吻了吻她的手指,“这样就疼了吗?比这还疼的事情多了,那个时候你怎么办呢?”

    薛嘉萝立即抽出自己的手,眼含惧意看他,她察觉到不安,想要起身。

    周景黎按住她,“还有很多事情没做……别急……”

    他低头下去,在薛嘉萝耳后落下一吻。

    红罗晕头转向地跟着前面侍女,本来她守在殿外等侧妃醒来伺候她,可太子妃身边侍女过来告诉她,吴王妃那边有事情要问,让她随她一同去。

    在东宫走了小半个时辰了还没有到地方,她刚开始还记着路,现在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从哪个方向来的了。

    薛嘉萝身边离不得人,离开这么久她心里着急,怕她醒来找不到她在东宫闹起来。

    红罗停下,鼓起勇气:“姐、姐姐……我还是回去,先看看我们侧妃醒了没。”

    侍女笑盈盈的,“马上就到了,别急,等吴王妃那边问了事情再回去也不迟,薛侧妃身边也有东宫侍女,她们定能照顾好薛侧妃的。”

    红罗哑口无言,跟着又走了几步,停下来:“我还是先回去看看侧妃吧,我们侧妃认生。”

    侍女说什么也不放她走。

    红罗各种办法用尽,甚至说了她跑得快,耽误不了吴王妃的问话也不行,她心里又惊又疑,越发坚持要回去。

    侍女无奈一笑:“好吧,你先在这等着,我去回禀一声,我们一块回。”

    侍女先走了,红罗一个人在花园里等了半天,在她转身想偷偷回去时,身后多了两个腰粗膀圆的婆子:“小姑娘还是等一等吧。”

    侍女走到湖边亭下,太子妃与吴王妃在亭中喝茶,太子妃身边侍女过来询问,给红罗领路的侍女低声将刚才的事情讲了。

    听到侍女回报,乔馨仍旧面带笑意,语气仿佛在打趣谁:“行了行了,让她回去吧,那边也差不多了,别真的欺负人家。”

    她话语坦荡,又是这样语气,吴玫只当她在说别人的事,没有在意。

    打发走侍女,乔馨又转头笑道:“刚才去叫薛侧妃身边侍女,想问问她薛侧妃爱吃什么,待会给她带上,没想到她侍女倒是忠心,一步也不肯离开。”

    吴玫说:“她身边的侍女对她都是忠心耿耿,这点我都比不上。”

    乔馨感触颇多的模样说道:“可见,御下并不只靠心机,你们侧妃也是傻人有傻福。”

    吴玫心想,她哪里算傻福,她的福还不都是熙王给的。

    侍女手脚利落轻柔给乔馨脱了外衣,散发,擦掉她脸上胭脂。妆容褪去后的乔馨没有那么盛气凌人了,显出柔软纤细的美感,她用脚尖试了水温,松手让侍女脱去里衣下了浴池。

    一位侍女在门外道:“侍卫来报,说熙王妃已经安全回府了。”

    乔馨懒洋洋的:“嗯。”

    一边的高个子嬷嬷说道:“今日,太子妃实在不该答应太子,做出那种荒唐事。”

    乔馨闭着眼睛,享受侍女力道适中的按摩,“殿下求我许久,我怎能忍心看他闷闷不乐?”

    “可那是熙王侧妃……万一殿下做出什么来……”

    “他答应过我不会闹过分的。”乔馨躺在浴池边上,水中花瓣隐约遮挡着她的身体,“再说了,等殿下登基,这天下女人哪一个不是他的?”

    嬷嬷脸上露出不赞同,“若是皇后娘娘知道……”

    乔馨坐起来,从水中伸手拉住嬷嬷的衣裙,“好嬷嬷,你照顾我这么久了,这种事情就不要告诉皇后了好不好?我这么多年怀不上,太子却毫无怨言,我心中愧疚,只是想让太子开心而已。”

    嬷嬷是刚成婚是皇后赐给乔馨的,太子本就心性不稳,怕乔馨年龄小压不住,就让嬷嬷来指导她。

    乔馨又撒娇又保证,终于让嬷嬷松口不会告诉皇后。

    等嬷嬷出去,乔馨脸上瞬间面无表情。

    她叫来自己贴身侍女,“你可看清了?”

    “奴婢看清了,虽然敲门后太子很久之后才出来,但殿下衣服整齐,熙王侧妃走动自如,只是头发略有凌乱,也很害怕,用点心稍微哄了一下就忘了。”

    乔馨鸦羽般的睫毛垂着,眼下一道阴影,“侧妃侍女和吴王妃那里呢?”

    “跟在她们身边的人回报,说一切正常,没有起疑心。”

    乔馨沉入水中,过了很久才说:“药呢?拿来。”

    不一会,侍女端来一碗药,乔馨脸上露出厌恶,深呼吸了两下才一口气喝完。

    周景黎突然出现,“我的心肝在喝什么?”

    乔馨把药碗递给侍女,从水中伸出胳膊,“还不是怪殿下。”

    周景黎弯腰,将乔馨“哗啦”一声从水里抱出来,“我又怎么了?”

    乔馨附在他耳边,“殿下贪婪,缠的心肝日日从床上起不来,可不得喝点提神药。”

    周景黎的手扶在在她腰臀上,“提神药还有在晚上喝的?”

    乔馨咬着嘴唇,眼波如水,“就是晚上,才需要提神……”

    周景黎在她嘴唇上咬了几口,抱她入内室,“我看你又是好了伤疤忘了疼,这次可别哭闹了。”

    “我哪里有过……”乔馨枕在他肩膀,无意中看见镜子里的她,被热水激得更加明艳的脸。

    就是因为这张脸,让她一头栽进火坑再也无法脱身。

    别人都只说她小门小户嫁给太子是八辈子的福气,却没人想过她出嫁还不满十五岁,体态娇弱瘦小,而周景黎是已经有一个女儿的健壮男子,她在他手上吃过什么样苦头折磨。刚开始整整一年,看见床就怕,到了晚上就想哭。

    周景黎面上温和甚至怯弱,但他真实如何,没有人比她清楚。虚伪、卑劣、自私,跟这些相比,在床上吃的苦都不算什么了。

    她想要尽快生下一个男孩,她怕万一有了更貌美的,周景黎冷落她,又因为她知晓不少他的秘密而命悬一线。

    作者有话要说:  大概下一章王爷就该回家了,再不回家我都受不了了。

    好多宝宝投了地雷,可我总是打不开后台那个页面,好气。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