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阿萝 > 第29章 四喜丸子

第29章 四喜丸子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薛嘉萝仰躺在层层叠叠地衣物中,无暇的皮肤上各种指印吻痕交错,一只脚踩在周君泽肩膀上,用全身的力气抵抗他的攻击,她太疼了,连装作陌生人的把戏也忘了,一抽一抽地哭得厉害。

    周君泽行动艰难,忍着强迫她的冲动俯身亲了亲薛嘉萝,握着她的手往下摸去。

    “你哭什么,最疼的人应该是我……”他鼻息急促,语调却慢悠悠的,“你摸,你是不是咬着我?你不放松一点……我很疼……”

    薛嘉萝惊呆,眼泪挂在睫毛上要掉不掉,哭声也止住了。

    周君泽揉捏着她紧绷着的大腿,唇舌间含糊说:“别用这么大力气……”

    薛嘉萝两三下被他折腾的瘫软在桌上,一阵忽然而至的痉挛过后,两条腿也没了力气,从他腰上滑落。在桌子震动间,她被一旁响动的茶壶吸引了,侧头看着茶壶壶盖一跳一跳的。

    周君泽发觉她走神,将她抱了起来抵在墙上。

    直到天色黑透、凉风院点灯周君泽才从里面出来,他一反常态的没有第一时间要求沐浴,而是在大半夜的让厨房做了夜宵端到屋里。

    月河与红罗早早就等在屋外,她们心里惴惴想要进屋看一看侧妃如何,可周君泽没有让任何人进去。

    他一人坐在桌边吃饭,过了一会,返回床榻掀起床帏,用自己外袍裹着薛嘉萝,将她从床上抱了出来。

    薛嘉萝困得眼睛睁不开,靠在周君泽胸口,袍子似遮非遮的披在身上,眼尾红晕,嘴唇红肿,浑身上下透着娇软。

    周君泽一顿夜宵吃完,又恶作剧喝了一口酒,捏着薛嘉萝脸颊喂给了她。

    薛嘉萝没有防备咽了,顿时咳了个惊天动地,眼泪溢了出来。

    周君泽笑着亲她,“想跟我去沐浴吗?”

    薛嘉萝生气了,侧着脸不让亲,脸都涨红了,“不!”

    真正睡到床上已是子时,周君泽昨日连夜回京,一早进宫上朝,未曾有片刻歇息,直到现在他还是不困。

    精神亢奋,身体里充满力气,躺在床上犹如躺在砧板上,他现在必须要做点什么不可。

    往常外出回京的第一夜,他肯定被各种应酬宴请包围,歌舞升平纵情享乐,不过现在有了薛嘉萝,他也不想在外面竭力掩饰自己那个不行了。而且他算是明白了,他不行不能怪他,只怪外面那些女人,不能像薛嘉萝一样什么都不懂。

    薛嘉萝背靠着周君泽胸膛蜷缩着睡,睡眼朦胧中,她一条腿被周君泽托着,软绵绵的身体一点抵抗也没有,又被他得逞了。往常薛嘉萝最不喜欢这样,每当周君泽意图从后背做点什么,她都抗拒得厉害。

    周君泽一下一下亲着她后颈和背,慢慢地磨她,薛嘉萝的腿是软的,可腰背一直紧绷着,嘤嘤哭着咬着周君泽的手指,眼泪出来了,鼻尖上冒出了汗珠,周君泽抽出自己手指带出她的唾液。

    他心满意足,凑过去低喘着深吻她,哑着声音夸她:“怎么这么乖。”

    薛嘉萝头晕眼花,身体一阵阵的酥麻,等到气喘顺了,她费劲转身,仰着头回给周君泽一个吻。

    周君泽摸到她的肚兜,从她双腿间擦下去,“不想沐浴就别乱动,别弄出来了……”

    “唔……”薛嘉萝脊背颤了一下,学他的口气,“你也别乱动。”

    两人面对面侧躺着,中间不过相隔几寸,从对方眼睛里看得到自己。

    薛嘉萝身上,他最爱的是她的眼睛,坦荡直白,从不躲闪,她没有什么可隐瞒,也更不会骗他。

    他摸着薛嘉萝头发,在她眼睛上亲了亲,又握着她的手指放在嘴边,“你可别让我失望。”

    她食指上有浅浅一道印痕,他猜或许是自己刚才弄上去的,用她食指按在自己唇上,温柔地亲吻。

    周君泽刚进凉风院吴玫就知道他回京了,她心中慌乱,好好打扮了自己,又下令准备了接风酒席,可一直没有等到周君泽。

    直到锁院门了,周君泽也没有从凉风院出来。

    酒菜冷透赐给了下人,她坐在镜前,一点点擦掉胭脂,卸下首饰。

    屋里侍女大气都不敢出,一副战战兢兢的模样,吴玫却笑了:“都站着干什么?下去吧,对了,告诉厨房,明日早膳用心点,王爷要来。”

    嫁给周君泽之前,她预想过比今天更坏、更难堪的场面,她没有什么接受不了的,只是真正到了眼前,她心里有些空。

    入睡前,她忍不住猜周君泽在凉风院里做什么,她想起那天大雪,薛嘉萝疯疯癫癫跑来正院的模样,想她这时肯定高兴坏了,缠着熙王不让他走,胡言乱语,痴缠不休。

    熙王宠她包容她,陪她玩,陪她吃饭,等到晚上……

    他们会做什么?薛嘉萝那一副心智未开的小孩模样,他真的下得了手吗?

    吴玫在床上翻了一个身,轻声道:“我在胡想些什么。”

    可这一晚,她终究失眠了。

    第二天薛嘉萝又困又软,像个面团,放在哪儿瘫在哪儿,扶都扶不起来。周君泽等她给自己穿衣,直等到快晌午了,她还半死不活的。

    周君泽把衣衫袖子套进她胳膊,“欠我一次。”

    薛嘉萝闭着眼伸胳膊,感觉到自己衣服穿好了,迷迷糊糊凑上去亲他,“奖励你。”

    周君泽失笑,在她屁股上一捏,“狗东西,拿我的手段糊弄我?”

    薛嘉萝眼睛睁开一条缝,抿嘴软绵绵地笑了笑,环住他脖子,“狗东西!”

    连体婴似的两个人洗漱完毕正要吃饭,张管事犹犹豫豫地进来,说道:“正院来人,说王妃等着您,给您接风,殿下您看……”

    周君泽眉头一皱,似乎才想起来府里还有这么一个人,可有可无地说:“好啊。”

    月河走过去想要从周君泽手上接过薛嘉萝,谁知他又说:“给你们夫人梳妆,她跟我一同去。”

    吴玫从昨日晚饭等到今日午饭,终于等到周君泽,即使他身上挂着昏昏沉沉的薛嘉萝也不能影响她的心情。

    他进屋时迎面而来的冷厉之气让她脚下一顿,“殿、殿下。”

    周君泽一只手轻巧地揽着薛嘉萝,坐在主位上后将她放在身边椅子上,“你在府里如何?”

    他的语气平淡,想来也只是无心一句问候,但吴玫鼻子一酸眼泪盈眶。

    她如何?她兴奋,她高兴,但她也委屈。

    “妾身很好。”她强忍着,“不知殿下在外如何?听管事说殿下去了西北,公务顺利吗?您昨日可是从宫里回府?”

    周君泽一个问题也没有回答,他抬眼看她:“不是说吃饭吗?站着干什么。”

    薛嘉萝一看要吃饭,自觉从椅子上站起来,依偎在周君泽身边,“我要那个。”说完怕他不同意一般补充问:“好不好?”

    吴玫正要喊侍女来服侍,周君泽已经先一步把薛嘉萝想吃的分到她面前盘子里,“还有什么?一次说完,别一会又闹我。”

    薛嘉萝盘子里食物堆了起来,她开心了,吃过四喜丸子的嘴就要亲周君泽,周君泽躲了一下没能躲得了,让她亲在了嘴角上。

    周君泽还以为他出门这么久,出门之前也很久没有跟她一起吃饭了,这傻子说不定忘了,没想到他的手段对她这么管用。

    吴玫扶着桌子慢慢坐下,没人注意到她,就连侍女也被桌子另一边的人吸引住了。

    她喝了一口汤,说:“汤是我特意嘱咐厨房做出来的,我在娘家经常喝,殿下要不要尝一尝?”

    周君泽头也不抬应了一声,她又站起来盛好汤端给他,周君泽随手就喂给了薛嘉萝,“来,张口。”

    作者有话要说:  一天健身房,三天残疾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