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阿萝 > 第31章 荷花肚兜

第31章 荷花肚兜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他躲在拐角处,看着几个太监快步离开后,猫着腰走出来。他手里捧着托伴读从宫外带入宫的桂花酥,在太傅授课时偷跑出来就是为了给他生病的母后送桂花酥。

    他悄悄来到窗下想要从窗子进去,听到他母后的声音:“太子今日为何没有来?”

    一个太监尖细的嗓音回答:“太子妃昨日又与太子闹了起来,太子伤心伤体,招了太医。”

    “这个太子妃,真是不知所谓!”母后明显有了怒意:“太子身体这样了还要与他生闲气,一个姬妾让她整整闹了五六年还不够!”

    嬷嬷安慰道:“娘娘息怒,回头将太子妃叫来好好教导就是了,您也别伤了身。”

    一阵沉默过后,在他想要推开窗子时忽然听到他母后这样说:“生下阿泽后我伤了身,早知如此不该冒这个险的……太子已经有了嫡子,陛下正值壮年,阿泽……一点用也帮不上……”

    “陛下国事繁忙,对待阿泽也不如太子小时那样疼爱重视,我当时是病急乱投医了……”

    他怔怔后退了两步,怀里的桂花酥也落在了地上。

    他蹲下想捡起来,眼前一晃,面前桂花酥忽然变成了白纸,一只大手执笔在纸上写下一段话,放下笔后,盖上玉玺。

    那双手收走了,一个声音在头顶:“看得明白吗?”

    他看清了上面所写内容,心脏扑通乱跳,“父皇……”

    他仰起头,一个高大的男人背光立在他面前,胸前五爪金龙正对着他。

    “看明白就收好,不要到处嚷嚷,让你皇兄知道了伤心。”他背着手转身,“你皇兄还在,这便只是一张废纸,日后要是你敢拿出来作乱,自会有人替朕收拾你。”

    刚才还火热的心仿佛掉入了冰窟,那背影消失的无影踪后,他才轻声道:“儿臣明白了。”

    周君泽睁开眼睛,面前正对着薛嘉萝后脑勺,昨晚没有洗漱没有更衣就睡了,周身一股酒味,太阳穴一跳一跳地疼。

    薛嘉萝被他挤得贴在床边,她已经醒了,因为周君泽搂得太紧无法动弹就自己玩。

    周君泽在她头发上亲了亲,“醒了?”

    薛嘉萝慢悠悠地嗯了一声。

    周君泽把她翻过来,从那样的梦中醒来不是孤身一人实在太好了,他把脑袋埋在薛嘉萝胸口中,身心放松眯了一会,“去拿我衣服过来。”

    薛嘉萝搂着他的脑袋,手指从他头发中穿过,用手指绕着玩,没有应声。

    周君泽隔着衣服在她胸前咬了一口,“去。”

    如今薛嘉萝为他穿衣的动作称得上熟练了,乱发蓬松间巴掌大的脸严肃认真,跟一个又一个衣带纠缠。

    周君泽从她额头亲到眉毛、鼻子、下巴上,一下一下,力道轻的像羽毛。

    “好了。”薛嘉萝很是得意。

    她还是衣衫凌乱的模样,亵衣敞开着,粉色荷花肚兜松松垮垮的露出一侧圆润的弧线,他从侧面的弧线亲上去,吻出一个淡红色吻痕,好像雪地上落了一片红梅花瓣。

    薛嘉萝有些痒,一手横在胸前护着自己,一手推着他肩膀躲,“不对,不是那里。”

    周君泽笑了笑,捏着她脸颊亲了上去,禁锢她的舌头,控制她的呼吸,亲得她快要哭出来才罢休。

    薛嘉萝呼呼地喘气,额头抵在他肩膀上,她隐约觉得自己被欺负了,好半天才说:“你坏!”

    周君泽的手绕到她脖子后,将肚兜绳结系好,遮住了刚才的痕迹,“还记得昨晚我跟你说过什么吗?”

    薛嘉萝还在生气,满脸不高兴。

    周君泽在她屁股上一拍,“要我亲你还是揍你?”

    薛嘉萝捂着自己屁股,被他一吓唬立即说了:“你说……你说苦……”

    “还有呢?”

    薛嘉萝绞尽脑汁:“你说小孩子太苦了……”

    周君泽放了心,知道她压根没记住,不会被别人哄着说出来。他亲了亲薛嘉萝,帮她把肚兜剩下的绳结绑上,“对,小孩子太辛苦了,你要是生个小傻子更辛苦……所以你永远也不会有……”

    “你才是小傻子。”薛嘉萝拉着肚兜领口,“太紧了,难受。”

    吴玫早上醒来后才知道昨夜凉风院出事了。

    “三四个凉风院侍女,都是抬着出去的……张管事昨夜下令凉风院不许外传,奴婢是偷听来的……”吴玫最信任的侍女来自吴家,机灵敏锐,一点风吹草动都能让她上心,“她们没仔细说为什么,仿佛是王爷一去就发起脾气,打了人……是不是凉风院那边惹王爷生气了?”

    吴玫细细思索,问她:“王爷昨夜在何处?”

    侍女迟疑道:“这……没人说……”

    “你去打听一下再来回我。”

    打发走侍女后,吴玫对着镜子梳妆,一只手用了力气将茶杯放在桌面上。

    吴玫抬头看向那个侍女,“我让人叫你来了吗?”

    “没有。”圆脸侍女笑盈盈的,“不过不是奴婢想打扰您,实在是主子催得紧。不然王妃写封信解释?要么奴婢进宫一趟,对陛下讲一讲您在王府里都在做什么?”

    当日皇帝召见她,这个宫女就在当场,她看见了自己为了当熙王妃不顾一切的模样,她也知道自己对皇帝许诺一定会找到他想要的东西。

    吴玫面无表情继续看镜子,“我记得期限是半年,这才过去一个多月,我根本没有接近王爷身边的机会。”

    圆脸侍女一皱眉,“哎呀,奴婢忘记跟您说了吗?前几日宫里来信,说期限改为三个月了。”随即她又笑:“王妃何苦忧愁没有机会,您需要什么告诉奴婢就行了,比如说需要王爷何时不在府里,需要凉风院出点什么乱子……别这样看奴婢,奴婢只是见您惦记凉风院多日了。其实只要您能帮陛下做完这件事,或许陛下心情好了,能帮您完成您的愿望呢。”

    吴玫冷冷说:“我不至于没脸到对一个傻子下手。”

    “形势比人强,您觉得她只是一个不值一提的傻子,可在殿下那里,却是他的心肝宝贝。您不是想知道昨夜殿下在哪儿吗?奴婢告诉您,熙王昨夜醉酒在凉风院出手伤人,可是一进薛侧妃屋内就安静了,到现在也没有出来……薛侧妃这手段,说她痴傻真是让人怀疑……”

    吴玫脑袋嗡嗡的,她一拍桌子:“闭嘴!”

    圆脸侍女终于不说话了。

    吴玫深呼吸了两口,“你要说的我明白了,我会尽快赶在期限之内,有什么需要也会告诉你……现在你告诉我,那件东西长什么样?”

    侍女略微思索后说:“是什么奴婢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最有可能放在书房的一件东西。”

    “我拿了那件东西,对王爷真的没有影响吗?”

    侍女脸上浮起笑:“陛下说没有影响,那必然是没有影响的。”

    作者有话要说:  基本上是隔日更,如果后面有变化会通知,大家看我微博提醒就好。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