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阿萝 > 第32章 阿嚏

第32章 阿嚏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吴玫再一次接到了乔馨的邀请,请她带上薛嘉萝一起去东宫散心。

    虽然她并不是很想去,可她没有拒绝的理由,再加上,她想试探一下周君泽的态度。

    结果接连等了两天都没能把话传给他,再去凉风院一看,连薛嘉萝都不在了。

    凉风院的侍女一个没少,主事的一等侍女垂首听她说完话,一副非常不可思议的表情反问:“王妃带我们夫人……还是要去东宫?”

    “是王爷交代过不许去?”

    “没有……”

    “那你这副表情是做什么?”

    月河顿了顿,“只是上次夫人回来后,看着跟平常不一样,我们怕夫人在东宫受了欺负,也怕得罪了东宫太子身边的哪位大人。”

    吴玫用鼻子哼了一声,“谁敢欺负她?上次好好的,什么事也没有。”

    月河心中疑惑,觉得依照吴王妃这种表现来看,她应该对有人碰了薛嘉萝这件事情是不知情的。那岂不是……只剩东宫里能指使动太子妃身边侍女的人了?

    想到可以做到这件事只剩东宫里那两人,月河背后竖起一片汗毛。

    空气中浮动着脉脉暗香,乔馨为茶壶添上水,她白嫩手指映衬着青玉瓷器,蒸腾的水汽模糊了她娇媚的脸,她把面前茶杯满上,侍女轻手轻脚走过来端走一杯茶,放在吴玫面前。

    “我觉得你今日似乎心中藏有郁气。”乔馨说:“可是我请你带薛侧妃出门,让熙王不快了?”

    “没有,我出府时侧妃不在,就是想在王爷面前讨这个不快也没处讨。”吴玫轻轻抿了一口茶,“一点小事,不足挂齿。”

    “那就好。薛侧妃漂亮又乖巧,长不大的孩子似的,我见了都心生疼爱,熙王也应该很喜欢她吧?”

    吴玫笑了笑,没有接话。

    乔馨斜靠在椅背上,“不过啊,就我对熙王的了解来说,他野性难驯,不一定会有耐心一直宠爱一个孩子。”

    吴玫放下茶杯,“太子妃是不是听说了什么?”

    “还用听说吗?想一想就明白的事。我处在这个位置上,能真心交往的人不多,你与我脾气相投,处境相近,我是真心想结交你。不然,我何苦去管别人私事?”

    吴玫心想,原来想一想就能明白周君泽只喜欢薛嘉萝,她心里堵得厉害,又不好说什么,只好又笑:“是我小心眼了。”

    吴玫走后不久,周景黎一脸阴郁地走进来坐下。

    乔馨抬起眼睫,“都说了熙王回京后,他的侧妃不一定能来了,你非要试试……现在吴王妃八成觉得我是个喜欢招漂亮姑娘的怪人。”

    周景黎百爪挠心,薛嘉萝像是一块久久吃不到嘴里的肉,一想到都口水直流无法忍耐,他面色不善:“现在说这些废话有用吗?”

    乔馨知道他心情不好时说翻脸就翻脸,她收起随意的态度,像是有根线牵在她头顶,让她不由自主坐直了,“殿下息怒。”

    周景黎眉头紧皱喝了一口茶水,问:“刚才跟她都说什么了?有没有说起过那个傻子?”

    “我试探几次,看她表情言语,熙王应当很喜欢薛侧妃,想要绕开他把人带出府大概不可能。”

    周景黎想起薛嘉萝,表情放松了一些,“那样一个妙人,有谁能不喜欢……”

    他想起被他压在身下的薛嘉萝,娇憨懵懂地问他,为什么要亲她。

    为什么?因为她模样好看,因为她身段玲珑曼妙,因为她是熙王的女人。

    美人生来就比别的女人多享受到男人的宠爱,随之而来的,也会比别的女人碰到更多的危险。

    所以他日后要做出什么事情来,只能怪她太美又太傻,怪不得他。

    乔馨看他已经舒展的眉头又紧紧拢着,以为他依旧意难平,于是说道:“良辰美景姐妹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你了,不如今晚我让她们准备一下?”

    那一对美艳的双子姐妹,连乔馨都不如,更何况是薛嘉萝。

    周景黎半点兴趣也没有,似笑非笑道:“我今晚入宫侍疾,你歇歇吧。”

    他语气里的奚落显而易见,乔馨面色不改,笑着说:“是,我不胡乱安排了,日后……”

    “傻子那边你别插手了。”周景黎站起来,嘴角勾着笑,“我自己来。”

    乔馨一人坐着,手边的茶水已经冷了,脸上的笑意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彻底的冷然。

    过了一会,她忽然把桌上那套名贵茶具扫落到地上。

    她忍着周景黎粗暴的床事,忍着他喜怒无常的脾气,忍着他从来不把她当人看。

    她忍过一天,忍过一年,忍到如今,她不知道还要继续忍多久才能到头。

    她的陪嫁嬷嬷急匆匆进来,“怎么了?可是太子又发脾气了?”

    乔馨脸上滚落两串泪珠,“没什么……只是我想到我喝了那么多药还是没怀上……”

    嬷嬷安慰她:“缘分没到,谁有什么办法,太子也没有因为您没有孩子就冷落了您……”

    “我倒希望他冷落我,这样起码能说明他心里还把我看成是太子妃。”乔馨冷冷说:“可他从不提,也没有埋怨过,说明什么?说明我生不生孩子都无所谓……如果我不行,会有大把的女人给他生,我这个太子妃随时可以换人。”

    嬷嬷抚摸着乔馨头发,“不会的,不会的,太子找不到比我们小姐更漂亮的女人,他怎么会那么做。”

    乔馨抱着嬷嬷,脸贴在她侧腰,眼神幽幽平视着前方,“你这么说,父亲母亲也这么说,所有人都这样告诉我……可是,他找到了……”

    嬷嬷也知道太子惦记熙王侧妃的事情,她厚实的手掌轻轻拍着乔馨后背,“她空有美貌,威胁不到你的。”

    乔馨闭上眼睛:“我知道,我现在只想怀上孩子,他要如何,我已经不想理会了。”

    “阿嚏——”

    薛嘉萝举着**的手呆呆蹲在河边,没有反应上来自己刚才做了什么,为什么会发出那种声音。

    周君泽在一边远远看着,身边侍卫恭敬向他回报了他出府后吴玫做了什么去了哪里,他问:“又是东宫邀请?”

    “是。”

    “要带侧妃去东宫呢?”

    “也是太子妃的意思。”

    “知道了,你下去。”

    周君泽走下山坡,薛嘉萝听到动静回头,有些委屈似的举起手,“湿了……”

    周君泽撩着她裙子给她擦干手,“这天底下可能没有比你更邋遢的女人了。”

    薛嘉萝亲亲热热地贴着他:“你听你听……阿嚏——”她模仿自己刚才打喷嚏的声音,见周君泽无动于衷,踮起脚凑近他的脸重复:“阿——”

    周君泽迅速捂住她的嘴巴,“口水都喷到我脸上了,坏东西。”

    薛嘉萝在他手掌下模糊说了三个字,听着像是在回嘴说他“坏东西”。

    “玩够了吗?。”周君泽依然捂着她的嘴,“不说话我们就回家了。”

    薛嘉萝急的呜呜的,听着好像一口气说了很多话。

    周君泽突然想到,她初来熙王府时说话不利索,基本都是几个字几个字往外蹦,言语间颠三倒四的,现在她说话依旧傻里傻气,但能说完整一句话了。

    他松了手,“说吧,玩够了吗?”

    不捂嘴了她反倒一个字也不说了,周君泽瞪她,又捂着她,果然她又开始呜呜。

    周君泽简直被她气笑:“你还逗着我玩呢。”

    晚上回府后,周君泽听吴玫找了过来,他躺在浴池里懒洋洋的,“不见。”

    还没到时候,他打算继续晾着她,直到她露出马脚,或者她撑不住对他说了实话。

    洗漱完毕的薛嘉萝脚步轻盈走进来,跪坐在浴池边上,他一睁眼就看见她笑盈盈地低头看他。

    周君泽伸手捏着她下巴,将她拉下来亲吻,“下来陪我。”

    薛嘉萝之所以溜进来也是因为她玩水还没玩够就被月河捞出来了,她开开心心地坐在池边,双腿伸进水里朝周君泽伸出手。

    等周君泽过去,她伸手环住他脖子,被他轻巧地抱进水里。她身上亵衣湿透,透出**的颜色,头发丝绸一般在水中散开,睫毛上结着水珠。

    她想让周君泽松开她,可对方不但没有松手,反而搂得更紧。

    周君泽后退几步,靠着池子坐下,让薛嘉萝跨坐在他腿上,一只手撩起她衣摆,将她的腰臀按在自己身上。

    “知道我要做什么吗?”

    薛嘉萝感觉到了,她摸索着将抵着她的家伙握在手里,“这个。”

    周君泽轻轻哼了一声,声音低哑:“想要它吗?”

    薛嘉萝有很长时间没有说话,她人生中第一次出现这样的选择。她的记忆中,她因为这个吃过苦头,但也舒服开心过。往常,床帏合上后,只要周君泽忽然靠过来咬她,开始拽她的裤子,她就知道要做什么了,她习惯了由周君泽做决定。

    可是现在他问,她想不想。

    薛嘉萝紧紧抿着嘴,看一眼周君泽,又低头看一眼,热气蒸的她脸颊粉红,眼波盈盈。

    周君泽在她脖子上有一下没一下地亲,手上揉捏着她,并不催促。

    薛嘉萝脸上是一种从未有过的表情,超出了简单的喜怒哀乐,像是羞涩又假装无知,脆生生地说:“想要。”

    说完她自己先笑了,将嘴唇轻轻贴在周君泽下唇,用牙齿咬了一口。

    周君泽喉结滚动,“我教了那么多遍,你自己来。”

    作者有话要说:  嘤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