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阿萝 > 第33章 没有心

第33章 没有心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薛嘉萝捂着肚子,像只吃饱的猫一样在床上打滚,她仰躺在被子上自言自语,忽然又侧过身蜷缩起来笑,接着钻进了被子。

    等周君泽过来,她从被子里伸出两只胳膊,“抱……”

    周君泽俯身,把被子掀开一点钻进去亲了一下,“怎么还没睡?”

    薛嘉萝躲在被子深处,“你也没有睡。”

    周君泽脱了鞋上床,薛嘉萝滚了一圈,滚进他怀里仰着脸叫他:“熙熙……”

    “嗯?”

    “为什么,别人不对我那样呢?”

    “哪样?”

    “这样……”薛嘉萝的手从他胸膛摸下去,隔着裤子抓住了他,“我没有……别人也没有吗?”

    方才那一场,周君泽全程只伺候了薛嘉萝,让她软在怀里,连声音都出不来,结束后她喝醉了一样发飘,眼睛亮的惊人。

    周君泽捏着她下巴笑着问:“你先告诉我,你还想让谁对你那样呢?”

    薛嘉萝竟然真的在想,一副苦苦思索的样子。

    周君泽脸上的表情随着她沉思慢慢阴冷了起来,直到最后眼中半点笑意也没有了,直直盯着她看。

    薛嘉萝脑中只有最近见过的人印象深刻,她找不出另一个,很遗憾地摇头,“不知道。”

    周君泽觉得像是忽然被泼了一盆冷水,什么柔情蜜意也没有了,只想下床离开。

    只是他刚刚一动,薛嘉萝就搂住他,浑然忘了自己刚才有多伤人,热情又淘气地说:“明天,我们还要那样,好不好?”

    见周君泽没有回应,她嘟嘴撒娇亲了亲他,“先给你奖励。”

    周君泽闭了闭眼,“睡吧。”

    周君泽想要冷落薛嘉萝一阵。

    他从未与女人这样朝夕相对过,他寂寞太久,好不容易碰上一个绝对安全的就不由自主想捆在身边,也日渐对她用心,却没有想到,薛嘉萝是没有心的。

    她现在依赖他,喜欢他,一副没有他就活不了的样子,但只要有人代替了他,她不会记得自己半点,会欢欢喜喜对另一个人卖蠢撒娇。

    他投入再多也只是一场空。

    他还是孤身一人。

    如同六岁那年,偷听到母后与下人的谈话一样,周君泽受了不能为外人道的打击,让他这么心思深沉的人都控制不住显现出了心灰意冷的迹象。

    他心里这么想的,可一天回府后,他习惯性地往凉风院走去,走到一半才发觉自己在做什么。

    一想起薛嘉萝,那晚失望的心情又浮现在心头,他再也走不下去,只能回头。

    可回头走了没几步,他又想,何苦跟一个傻子计较呢?

    她没有心,他也不需要她的心。

    如果她敢对别人做什么,那个时候再杀了她不就好了?

    他脚下又换了方向,越走越快。

    薛嘉萝一如既往的热情,他说话时眼神专注看着他,喂她吃饭也乖顺听话,时时刻刻都要黏着他,像是小孩依赖父母,也像是痴情女子依恋着情郎。

    本来刻意忘了薛嘉萝那天说过什么,不知为何突然又回到他脑海里,他深深呼吸了几下,黑色的恶意翻涌在胸口,他根本控制不住。

    刚刚喝完一口汤的薛嘉萝,被他忽然抱起,几步走到床边压了下去。

    这次对薛嘉萝来说是吃苦,她哭哑了嗓子,咬破了嘴唇,结束后很久还在发抖。

    周君泽额头抵着她,看着她的眼睛:“不要让我生气,不许再说那种话。”

    薛嘉萝想动一动,但她连合拢双腿的力气都没有,眼泪几乎把枕头打湿,哽咽着说:“不喜欢……不喜欢这样……”

    周君泽直起身解开她双手,握着她的手腕轻轻吻着手腕上捆绑的痕迹:“往后你不会见到除我之外的任何男人,下一次我再问起,你应该不会犹豫了。”

    薛嘉萝早就忘了那天短短几句话,她很久没有吃过这种苦头,一边哭一边顺着他说:“呜……我不见……”

    周君泽紧绷的表情放松,“你只能看着我,对不对?”

    “对……”

    “说起别的男人,就是你的错,知道吗?”

    “嗯……”

    “我如果再这样对你,也是因为你犯错了,所以我才惩罚你,记好了?”

    周君泽的眼神让她恐惧,她声音颤抖回答:“记好了。”

    他满意了。

    可是他的满意只延续了两三天。

    一天晚上,他差一点杀了薛嘉萝。

    那时薛嘉萝已经忘了他带给她的疼痛,又恢复了往日的没头没脑。

    刚从薛家出来时的薛嘉萝在一些方面很固执,像是被严厉教导过的,比如说不是她碟子里的东西不吃,别人不理她就不说话,不是她的东西不会碰,在熙王府这么久,她有些习惯慢慢的被改变了。

    吃饭时要人喂纯粹是因为撒娇,周君泽不理她,她能一直吵到他受不了,放在书桌上的信,她先拿起来瞧。

    周君泽从她手里拿走信封,拆开铺平,她从他胳膊下面钻进去一同看。

    周君泽一边看信一边问:“识字吗你。”

    薛嘉萝头也不抬:“认识的。”

    “哪个字认识?指出来瞧瞧?”

    薛嘉萝看了半天,指着一个字中的“口”说:“圈圈。”

    “也算识字了。”周君泽赶她走,“自己玩,我要忙。”

    在周君泽写回信时,薛嘉萝在他书房转了好几圈,左翻右翻,最后站在那副苍松水墨图下久久凝望。

    周君泽写完信后也盯着看了一阵,那副画后面贴着一张纸,是先皇写给他的那张圣旨,移出宫后一直挂在这里没有换过地方。

    薛嘉萝回头见他忙完了,开心地扑过来牵他,“可以吃饭了吗?”说完还让他用手摸自己肚子,表示自己饿了。

    她最近似乎明白了周君泽喜欢她什么样、她做什么他会高兴,他夸过她、亲过她后就牢牢记住,下次还会这么做,好让他更喜欢自己。

    果然周君泽亲了她,在她平坦的小腹上摸了几下,“走吧。”

    晚上,周君泽躺在榻上看书,洗漱过的薛嘉萝被月河送进来,爬上榻,从他怀里钻进去挡住他的书。

    周君泽把书举高继续看,一只手从她裙子下伸进去,手中直接是一片幼嫩肌肤,“怎么没穿裤子?”

    薛嘉萝趴在他胸口,皱着鼻子说:“因为你要脱掉,所以不穿了。”

    周君泽心中一跳,从书中将视线转向她,薛嘉萝神情坦荡自然,眼神纯净无辜,仿佛她不知道自己刚才说出那句话有什么深层含义。

    周君泽本来也以为她是无心,没想到她凑过来在他下巴上亲了亲,“你的,不脱掉吗?”

    这样的邀请,大概没有男人能拒绝。

    薛嘉萝泪水涟涟,手脚却紧紧缠在他身上,在激烈的冲击中她半眯着眼睛,一边喘息一边叫他:“熙、熙熙……”

    周君泽堵住她的嘴,最后用力。

    薛嘉萝软了手脚,歇了好久才回神,湿漉漉的眼睛弯了起来,吃饱东西很满足的样子,“喜欢……”

    周君泽左肩上留着薛嘉萝的牙印,他侧头看了一眼自己肩膀,“你这个蠢东西,说了不要咬我。”

    薛嘉萝一下不高兴了:“我不是蠢东西!”

    “你不是我是?傻子。”

    “你才是傻子!”

    周君泽继续说:“这个房间里有一个傻子,那个人不是……”

    薛嘉萝抢着他的话头:“不是我,是你!”

    周君泽刚要笑,想说她变机灵了,居然能猜到他要说什么,忽然间整个人怔住。

    他胳膊后背上肉眼可见的迅速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面色青白,迅速转头看着薛嘉萝。

    薛嘉萝没有注意到,还在说:“房间里有一个傻子,是你。”

    周君泽下床几步跨到自己衣服旁边,摸了一圈没有找到自己常常带在身上的鞭子或者剑,他胸口剧烈起伏,表情比任何时候都要可怕,强行压抑着什么的样子,胡乱穿上衣服出门了。

    一出门,他对自己的侍女说道:“叫张管事来见我,锁住凉风院,不许任何人出入,一只蚊子也不要放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  嘤嘤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