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23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群发消息]【时清海宴】:本尊有要事需闭关多天,归期不定,诸君大事电话,中事留言,小事烧纸。静待本尊归来。

    【五爷】:……

    【请叫我利女王】:时清要去哪,终于要开始闭关双修了吗?

    【超胖汉在此】:仙尊不用归来了,离开前记得把账号密码留下就好~

    【夜猫癌cc】:妖孽休走,先把欠我的五两银子还来!

    【零零发就要发】:老板有言,七日不归者。斩!立!决!

    [您的好友【时清海晏】已经下线]

    ……

    时间过的很快,眨眼便是一个星期。

    101大楼。

    地处于整个h市数一数一二的黄金地段,每平方米以十万计,用比较文艺的一句话来形容——非常人所能及也。

    时清所在的公司,荣盛集团就在这样寸土寸金的大楼里有着一席之地。

    作为一个小小的员工,照理来说应该是与有荣焉的。再加上公司福利又好,假期多加班少,还有不少看的顺眼的帅哥,只要是个性取向正常的姑娘,都应该对此公司死心塌地。

    然而现在时清同志愁眉苦脸的如同一只被暴风雨侵蚀过的黄瓜,全身都蔫了。看了眼四周如同城墙一样叠的高高的,把她包围起来的数不清的文件夹。

    “唉……”幽幽的一声叹息,道不尽离愁。

    就在此时,她右手边的高墙突然产生了松动。

    下一刻,一颗毛茸茸的头顶破了“城墙”出现在眼前。

    此头也不知几天没洗了,长长的头发毛毛躁躁的随便用一根铅笔挽在脑后,勉强把脑袋轮廓表露了出来。但是铅笔到底不是正统的簪子,还是有许多碎发从中露出。

    其中以它上面的刘海尤其严重,再加上侧脸的几缕,散落下来,几乎遮盖住了大半张脸,只露出一个肤色苍白的下巴勉强可见。

    然后这个脑袋开口说话了:“时同志,这是你今天第四十三次叹气。”嗓音沙哑,应该是喉咙许久没有得到滋润的原因。

    听着这声音,时清忍不住咽了一下喉咙。

    “陛下,您老可以稍稍给微臣透露下,晚上能不加班否?”说罢将桌上唯一一瓶矿泉水恭敬递上,满脸谄媚之色。

    简直难以直视。

    司扶冬接过水瓶,慢条斯理的喝了口。斜睨了眼,面前这个同样满头乱发,眼下两个黑眼圈的女人,嘲讽道:“怎么,想要回去玩游戏啊?”

    “陛下明鉴呐。”时清抹了一把莫须有的眼泪,哽咽道:“微臣为了这江山社稷,已经废寝忘食的奋斗了一个星期了,刚刚有赏金老板发来圣谕,说是再不上工,就免了微臣的职位。陛下您老行行好,便赦了微臣回去罢。”

    “是这样吗?难道不是因为游戏里面那个野男人?”司扶冬继续斜视。

    时清本来就大的圆眼顿时变成了龙眼,惊讶道:“什么野男人,微臣只是为了蹭他的‘家园’资财,微臣的真爱是陛下您呐,此情日月可鉴!”

    无论是表情还是语气,其内的感情听起来都十分的真挚。

    许是被这样深切的感情感动到了,司扶冬轻叹一声,语气沉重的说:“朕也不想这样,奈何明天新boss就要来了,我们要在今晚之前把需要统计的数据统计出来。”

    把矿泉水瓶从洞口扔回去,她又轻笑道:“而且你不是说对朕是真爱吗。那就陪朕继续战斗下去吧。”哼,死也拉个垫背,她不能回去玩游戏,怎么可能放时清同志一个人去和那个野男人独处!

    朕的后宫,岂容他人染指!

    看到自己的发小兼任部门主管司扶冬陛下又重新低头打开了一份新文件,明显是不打算再搭理她了。

    “吾命休矣!”时清满面痛苦。

    就在此时,乳白色的办公桌上,刚用半个月工资买的梨子5突然亮了起来,光滑的镜面闪现出了一条短信息——【发锅】:“时清同志,严肃提醒你,今天是最后一天了。老板发话了,你要是再不回来,直接拖出午门砍了。”

    “嗷。”看见这条信息,时清顿时就像被啥玩意儿咬了一样,直接从椅子上蹦了起来。

    “叫魂呐。”司扶冬满脸不悦的从文件夹里把头抬起来。

    “陛下息怒!”时清连忙把手机递给司扶冬。

    “哟,这不是游戏里面老在你身边见到的那个……叫什么来的?老板?口气挺大啊,竟然敢动朕的人!”

    有人撑腰的感觉真好,时清感动的泪流满面。

    【发锅】是何人?

    要是认真解释起来,就要从时清现在玩的这个游戏开始说起。

    《幽魂ol》是近年来新出的一款键盘游戏,3d操作系统,但是内存需求不大,能够满足玩家的多开问题。而它有趣的pvp对战、同时各具特色的副本和漂亮的人物造型外观设定也吸引了很多对这方面很有要求的汉子妹子。

    时清和司扶冬就是这芸芸众生中的一份子。

    然而两人虽然是一起开始的游戏,一起练的级,最终玩法却是完全不一样。

    作为半个土豪,司扶冬玩什么都图的一个“爽”字,游戏里怎么开心怎么来,挂件装备只要喜欢那就买买买。而作为一个平民,时清同志却自发自强的走上了半职业玩家的道路。

    代练升级打金带本,什么都干,简直十项全能。

    可是不管是半职业还是职业玩家,最后都是要找到组织的,也就是传说中的各类工作室。加入工作室不仅在游戏中的角色安全能得到保证,还能接收到各种“货源”,表现良好的,月末老板还会给发奖金。

    属于居家旅行必备选择。

    而【发锅】就是时清在《幽魂ol》里加入的工作室的一员,游戏id:【零零发就要发】。

    “好司司,我的那份都做完了。今天你就放我回去吧。”时清做可怜状。

    司扶冬抬头看了眼发小,突然冷笑道:“放你回去啊,可以。但是我接下来一个月的早午晚餐就得你负责了。”

    “一个月?!”时清顿时就炸了,她平时上班再加上玩游戏,忙的连自己吃饭时间都能忘了,怎么可能去负责另一个人的早午晚餐。

    “怎么,不愿意?”司扶冬嘴角微翘,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既然不满意,那就留下来陪我继续干吧。我今天估计得加班到两三点钟呢。”

    荣盛集团的规定上班时间是早上9点,而从公司到家的路程就算开车,来回也要两个小时,再加上其中的零碎事情。

    也就是说如果时清真的要留下来陪司扶冬加班的话,那今晚她就不用回去了,不然明天铁定迟到。

    迟到可是要扣全勤奖金的!

    时清试着打个商量,减少一点时间:“半个月好不好。”

    “一个月,谢绝还价。不答应就给朕乖乖留下。”

    “……成交。”简直就是丧权辱国。

    司陛下满意了,大手一挥,示意她赶紧滚蛋。

    “回去把你这头面给我收拾收拾,好歹也是我们公司一朵花,弄得垃圾堆里刚刨出来一样。明天新boss来了,争取用你的美貌吸引住她。”

    时清满头黑线的收拾完手头的东西,赶紧逃之夭夭。

    公司一朵花什么的,纯粹是胡扯。时清自认为她的脸最多就是正常水准,身材更是一般,说是飞机场都属于客气了。公司里能超过她的比比皆是。

    所以她也没有把司扶冬这句话放在心里。

    此时已经晚上9点多了,公交车肯定是没有了,时清难得奢侈一把,直接打了个的士。

    “我回来了。”打开家门,迎面而来的冰冷的黑暗。

    然而时清却没有受到丝毫影响,依旧热情的喊着,就好像家里真的有人迎接她回来一般。

    把手中的杂物全都扔到了客厅的沙发上,连脸都没洗一把,火急火燎的回到房间,第一时间就是去打开电脑。

    熟悉的开机声。

    对于家里这台电脑,时清可是下了大价钱的,差不多1w块,各项配置都力求高级,虽然不能做到顶级,但只在普通家庭使用已经十分高大上了。

    开机只用了10秒,然后鼠标毫无卡顿的直接点在桌面上唯一一个游戏图标。

    《幽魂ol》。

    熟练的输入密码,几个过场动画后,叮咚一声,跳转至游戏界面。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片紫色。时清将视距拉远,便能看出这紫色是某种布料上面的色彩。

    布料的数据做的十分精细,甚至能看清上面绣着的祥云花朵。

    再拉远。

    这次更加清晰了,是一个女性角色。

    头顶上悬空浮着绿色的id名:【时清海宴】,其下是清晰的五官,白皙的皮肤、淡紫色的瞳孔和樱桃小嘴,修长的四肢,再搭配上身上不断发出紫色光晕银色镶边的广袖千层衣。

    飘飘御仙之感。

    这人物的游戏形象的出现可谓是历经波折。

    刚进游戏之时,时清就兴致勃勃的开始捏脸。然而用了两个小时,在经历了绿巨人小矮人皮卡丘等神奇生物之后,她不得不终于放弃了捏脸这种需要审美的操作。

    最后是拜托司陛下参造着时清自己的脸捏了一个。

    司扶冬不愧是书香世家出来的,艺术细胞那是杠杠的。事后时清看着镜子对比了一下她和游戏人物的脸,不得不承认,这个名叫【时清海晏】的女性角色绝对是自己亲生的。

    时清操作鼠标右键点了一下,游戏里的“亲生女儿”就从背后抽出了一根半人高的法杖,这是标准的战斗姿态。

    但是角色现在所在的位置是安全区内,并没有可以战斗的角色。

    时清也没有想要战斗的意思,她之所以点了一下鼠标,纯粹是因为卡了。

    是的,一万多块钱的电脑竟然卡了。

    在游戏界面的最下面一排,是角色信息等按钮,此时中间的好友消息按钮上已经发出了堪称刺目的光芒,上面的数字也在不断递增。

    这是有多少留言呐!

    让电脑缓了一会儿,时清才敢点上去。

    一个个聊天框瞬间就把游戏界面给全部霸占了。

    极快的扫描了一下,先略过一些闲谈,时清总算是找到了她想要看到的信息——【零零发就要发】:时清,你总算上来了。

    时间显示10点32分,显然是时清一上线对方就发过来了。

    时清:“我付出了好大的代价才能回来的。老板怎么说?”

    零零发就要发:“老板知道你上线了,交待了两个任务给你,其他的没多说。”

    时清:“\(”▔□▔)/吓死本尊了。”

    零零发幸灾乐祸了一番,这才把老板交待的任务发了过来。

    不是很复杂,一个是在市面上收购材料,一个是带小号练级两小时。

    “简单吧,这都是你发哥的功劳,我和老板说你最近工作辛苦,所以特地找了两个最简单的任务。”

    “是是是,下次请你吃饭。”时清连忙道谢。

    零零发满意的点头,片刻后才反应过来现在这是隔着网络。两人现实根本不认识,吃饭什么的根本就不可能实现。他正想再发消息去谴责一番,却看到【时清海晏】的头像上显示着忙碌。无奈之下只能作罢。

    下次一定要把好处讨回来!

    然而时清这边却不是真的很忙碌,她正在处理一件很……狗血的事情。

    [群发消息]【夜阑卧听风吹雨】:今天我结婚,认识的朋友都来三生石凑个热闹,红包多多。

    【夜阑卧听风吹雨】:清清,我要娶小虞了。能来把婚离了吗?

    上面一条是群发消息,下面一条是好友私聊。

    什么情况?时清摸了摸下巴,有些茫然。

    这【夜阑卧听风吹雨】就是她在《幽魂ol》里面的“老公”,也就是被司扶冬称为野男人的存在。虽然时清对这人没什么感情,之所以结婚也是为了蹭他的“家园”,但是这说离就离了,还是因为另一个人,怎么让人感觉那么奇怪呢?

    还有,“小虞”又是谁?

    不过离开游戏一个星期,怎么就出现了那么多未知的情况。不是她不明白,是这游戏更新换代太快。

    时清回了一条信息:“这么突然,小虞是你的真爱妹子?”

    估计是很忙,半天了对方才回了一句。

    【夜阑卧听风吹雨】:你别问了,快来离了吧。

    这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时清抓了抓后脑勺的发髻,回:“我在三生石等你。”

    是的,《幽魂ol》和大多数游戏一样。结婚是在三生石,离婚也必须在三生石,就好像现实里的民政局,也不怕离婚的单身狗看见新婚新人心理不平衡再打起来。

    在键盘上按了f键,这是呼唤坐骑的按钮。

    然而出来的坐骑并不如时清想象中的那么威武高大帅气。

    “我去,本尊的天龙马呢?!”

    一匹白色的骏马安稳的出现在【时清海晏】身前,身形高大,毛色雪白,要是在现实中,那也可以算是马中翘楚了。

    问题是现在是在游戏中。

    这白马再盘亮条顺,那也只是最普通的新手坐骑。要是玩家不小心丢了,花五两银子就能在杂货铺里面重新买上一匹。

    和同样是马的“天龙马”根本不可比对。

    毕竟人家是会飞的!

    时清在包裹里翻找了半天,总算是找到了已经打上了过期标志的“天龙马”。

    鼠标点到上面,“天龙马”上鲜艳的标识:已过期。

    “真是日了狗,忙了一周,竟然忘了续费!”

    《幽魂ol》的坐骑和时装在购买之后是可以续费使用的,并且因为续费比重新购买要便宜不少而深受广大人民群众的好评。

    但是一旦在有效使用时间之内没有续费的话,那么系统就会很无情的直接判定它失效,要想再使用,那就只能重新去商城购买完整的。

    在商城贩卖的所有物品中,坐骑一向是里面最贵的。

    当初时清也是为了方便完成任务才咬咬牙买的,结果这还没用一个月呢,竟然因为一个疏忽而过期了。

    真是时运不济!

    抱着对逝去的“天龙马”的缅怀,【时清海晏】骑上只值五两银子的小白马往三生石去。

    《幽魂ol》里一共有三个主城,分别是金陵,杭州和洛阳,三生石就处于其中的洛阳。

    因为是主城之一,杭州城平日里也是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的。只是今日好像比以往更加的热闹了,时清站在三生石不远处,看着对面熙熙攘攘的id和角色,愣神中。

    就在这时,她的好友栏处突然开始闪烁起来,提示有新的消息到来。

    点开。

    【暮雨晨光】:清清,你怎么来了。夜阑不是说和你讲清楚了吗?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时清顿时更加困惑,回了一句:“和我说清楚什么?”

    暮雨是她的初中同学,现实名字夏晨。本来在毕业之后就没怎么联系了,结果一次□□上聊起,发现两人竟然都在玩《幽魂ol》,而且还是同一个服务器。

    司扶冬现实工作比较忙,一般只在大型战场刷新的时候才出现,平时里那些小型任务都是不刷的。这就导致时清只能大号拉上小号自己一个人组上一整队去刷。

    有了夏晨后就好很多了,两人经常一起组小队刷副本,玩的久了认识的人越发的多,时清就把队伍里的小号剔除掉,把认识的人加进来,一只固定队就出现了。

    曾经【夜阑卧听风吹雨】也是固定队里的一员。

    不过友情虽重要,爱情价更高嘛。作为一直单身多年的单身狗,时清表示深深的理解。

    这时【暮雨晨光】的信息也回来了。

    “既然来了就算了,小虞是真的喜欢夜阑,夜阑也很喜欢小虞,你不要捣乱哦。”

    就算是对事情发生经过一头雾水,在看到暮遇这句话后,时清也是大概的了解了她话里的意思了。

    竟然担心她是来抢亲的?!

    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时清不屑扯了扯嘴角,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快速的敲动,聊天框里很快就出现了一句话。

    【时清海晏】:本尊是来离婚的,你想多了。

    对面迟迟没有再回答。

    不管是游戏里,还是现实里。按理来说夏晨都应该是和时清亲密一点的,结果时清就离开了这一个星期,这厮也不知道被灌了什么*汤,竟然就这么站到她对立面去了。

    还有现在三生石附近的这群道喜的人里,有不少是她以前一起刷过副本。而之前固定队剩余的几个人也悉数到齐。

    看着那几个熟悉的id名,时清回想了一下之前在游戏里的所作所为,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在无意识的时候做了什么伤天害理之事。

    这和众叛亲离也没啥区别了吧。

    时清想了想,还是先给【夜阑卧听风吹雨】发了个信息:“夜阑,你在哪里,我到了。”

    “等。”很简洁,估计是忙的不行。

    时清百无聊赖的下马蹲在三生石旁,一边打坐,一边无聊的查看附近人的装备。

    片刻后,她的视野突然被一片蓝色所覆盖,蓝色上面绣着繁复的花纹。时清开的画质是最高档,甚至能看到蓝色布料上面的丝线纹路。

    【夜阑卧听风吹雨】邀请您加入其队伍,是否加入?

    确定。

    “人太多,直接交易我。”

    时清操作角色结束打坐,“亲女儿”瞬间从盘膝而坐的姿势恢复站立姿势。

    “交易你什么,八字庚贴我已经买好了。”

    《幽魂ol》里面结婚需要去找npc合八字,等离婚的时候,也需要出示八字庚贴。

    夜阑卧听风吹雨:“不是说那个,交易我,你当初和我结婚不就是为了蹭‘家园’吗,我把‘家园’送你,算是离婚补偿。”

    所谓的“家园”其实就相当于一件特殊装备,拥有“家园”的玩家,可以拥有一些额外的属性。

    “家园”等级越高,所能获得的额外属性越多。

    但是高等级的“家园”非常的贵,普通玩家不话费rmb根本就提升不起来。

    结婚却可以两个人拥有一个“家园”,并且夫妻双方一起拥有属性,所以就有很多人选择结婚,相互分担减少提升家园等级的压力。

    作为穷苦大众的一份子,时清也加入了这个潮流,和夜阑卧听风吹雨结婚了。

    家园是夜阑买的,但是买来后的提升却是时清一个人做的。总体来说,两人的付出是对半分,就好险现实里的“夫妻共有财产”一样,真要分也是对半分。

    “我不需要,你留着吧。”时清有点不高兴。这话简直是□□裸的说她是因为金钱才和他结婚。

    [队伍]【夜阑卧听风吹雨】:“留着吧,对我来说九级的家园无所谓,但是你应该需要攒很久的钱才能买到吧。”

    对于一直秉持着“网络就是虚拟”这一准则的时清来说,把rmb换成游戏币的行为根本就是极度的浪费,所以虽然她存折里面的数字都快达到七位数了,在游戏里却依旧低调的和每月只靠微薄生活费存活的贫苦大学生一样。

    除了司扶冬,其余认识时清的人无不认为她家里十分的困苦,其中也包括夏晨。

    果然是低调过头了。

    时清抓了抓头发,手指在键盘上快速敲击着,“我真的不需要,留着给你真爱吧。咱们赶紧把事情办了,我这边还有事情呢。”她已经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了。

    都快11点了,还要在12点前搞定老板交待的那两个任务。

    [队伍]【夜阑卧听风吹雨】:小虞想要自己再重新提升一个家园,既然你不要,那我明天把它卖了。

    时清顿时恍然大悟,按理说九级家园虽然不是天价,但是也值个几百块钱,夜阑虽然看起来也是个土豪,但也不像是会把几百块钱的东西随便送给她的人。

    原来是因为人家真爱想要和他重新建造一个“爱巢”。

    这弯弯绕绕的,没想到下了班还要在游戏里面体验一遍。

    “随便您老怎么玩,咱赶紧的吧。”时清很心累,直想赶紧“离婚”,然后离开这个纷扰的地方,去找静静。

    不要问她静静是谁!

    这次夜阑总算没有再废话,两人点开npc交换八字庚贴。

    [系统消息]:你的好友【时清海晏】已经与其伴侣解除婚约,从此天涯已远,形同陌路。

    [系统消息]:你的好友【夜阑卧听风吹雨】已经与其伴侣解除婚约,从此天涯已远,形同陌路。

    两人的好友分别收到了一条信息,当然其中不乏两条都收到的,例如暮雨晨光。

    《幽魂ol》十分“不人道”的地方之一。

    离婚了会通知离婚双方的好友家属,要是离婚双方里有全服务器综合实力排行榜前十的id的话,还会进行世界公告。

    好像“离婚”是什么很光荣的事情一样。又或者只是提醒其他人,“土豪”已经单身了,大家要好好把握住机会?

    时清骑在小白马上,心里充满恶意的考量系统这个设定。

    这时系统提示有新的好友消息。

    【零零发就要发】:矮油,果然离了。

    “什么玩意儿?”时清茫然。

    零零发:“我说你和那个夜阑卧听风吹雨啊,终于离婚了,我就知道会这样。”

    时清:“卧槽,你这是有八卦啊,快跟本尊说说。”

    和她这样的半职业玩家不一样,零零发同志是全职业的,整天泡在游戏里面,各种小号遍天下,各种八卦基本都是第一手资料。

    《幽魂ol》里是没有百晓生的称号,不然非他莫属。

    零零发:“你这真是一点都没有当事人的自觉感。话得从头说起,你不在这一个星期,可是发生了很多有趣的事情啊,待老夫给你一一讲来。”

    原来从时清发出了那个要暂时离开的消息之前。夜阑卧听风吹雨和暮雨晨光就已经认识那个“小虞”了。

    时清回想了一下那时的情况。发现在她离开前的一段时间里,不管是夜阑卧听风吹雨还是暮雨,确实已经很少和她一起刷副本了。

    难怪她离开时群发信息,这两人都没有回复。

    “本来我知道的没有这么多的,毕竟他们也挺低调的。不过有一次我帮独唱大神代练的时候,他们固定队正好缺人,我就加了进入。当时以老夫敏锐的观察力就发现了那个夜阑和虞兮的□□。”

    时清:“虞兮?”

    零零发:“虞兮虞兮奈若何,就是那几个人口中的小虞嘛,这名字取的,每次喊都一身鸡皮疙瘩,好像见了鬼。”

    可不是吗,不知道的还以为虞姬复活了。

    时清:“咳,忽略小细节,继续说八卦。”

    零零发:“之后也没啥八卦了,我也就加了那一次队伍。不过从他们的对话中,好像挺怀疑你到底是不是妹子的。江湖谣言,那个夜阑是和虞兮开过视频的,虞兮还是个大美人。”

    对于虞兮虞兮奈若何是不是大美人,时清无动于衷,她笔直笔直的又不百合,对这点没兴趣。唯一让她悲伤的是继被怀疑存款之后,她又被怀疑了性别。

    可是暮雨晨光不是知道她真实情况的吗,怎么没给解释解释?

    时清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能说:“算了,他们觉得我是男的就是男的吧,我也无所谓。去做任务了,晚上要早点睡。”

    毕竟一些需要yy的活动,时清从来不开口说话,也不给夜阑发照片,被怀疑也是很正常的事。

    零零发答应了一声,他是和时清通过电话的,很确定她就是个妹子,对于夜阑那群人的猜测也就当个笑话听。

    ……

    除了三大主城之外,《幽魂ol》里面还有一个特殊的场景,是用来专门用来进行各项交易的,大部分玩家在闲暇之余都会来这里淘掏装备和各种材料。

    骑着小白马,时清来到了这里——“商市”。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商市”好像比以往要空旷很多。不仅是买东西的人,连摊位的都少了很多,只有寥寥几个挂机的和工作室的小号。

    大家都是工作室的,恶性竞争要不得。

    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是不管哪个工作室的,在收购东西的时候都不能去其他工作室小号那里购买,进而哄抬或者降低物价。

    只是今天摊位这么少,除了工作室的小号以外,剩下的都是一些卖零碎的小摊子,根本就没有老板交待要收购的那种材料。

    昆吾石。

    十分稀有且昂贵的材料。

    昂贵倒是没什么关系,老板会报销,问题是“稀有”这个属性。

    入目之处几十个摊子上都没有。

    没办法,时清只能喊世界收购。

    [世界]【时清海晏】:收购昆吾石,有的带价来,黑人奏凯。

    世界频道的信息刷的很快,多是收购和贩卖物品的消息,时清这一条很快就被刷不见了,她也不气馁,每隔一分钟就发一次。

    就这么连续发了十几分钟,总算有一个人密她了。

    【冰霜之血】:你收昆吾石?一口价五百万,只有一颗了。

    昆吾石的市价差不多是五百万两,这个人显然是个老玩家了,很懂行情。

    时清也没有和他磨蹭,问他在哪,想要直接交易。

    【冰霜之血】:今天不行了,还有一分钟我们寝室就要断电了,明天中午12点左右交易吧,那时候我有空。

    山洪暴发,火山爆炸,地震突起还有寝室断电,被玩家们成为玩游戏时四大不可抗力因素。冰霜之血显然是个学生,还要经受这个最常见的不可抗力因素。

    时清无奈,只能回复:“好吧,加个好友,明天联系你。”

    [系统消息]:冰霜之血对方已成为你的好友。

    时清打开好友栏,刚想再提醒一句,就眼睁睁的看着对方的头像暗了。

    说是一分钟还真是一分钟,果然准时。

    不过这个任务也算是完成了。

    骑着小白马,时清开启“商市”的传送阵,前往了新手村。

    这是老板交待的第二个任务——带小号练级。

    看了看钟表,已经11点半了,看来等会只能挂机刷怪了,也幸亏她是个召唤师。

    又开了一个游戏界面,时清把零零发打过来的帐号密码输了进去,进入游戏。

    一个穿着白色新手布衣的1级小号,id:月下琉璃仙,职业医师,俗称奶妈。

    熟练的把两个号组上队,时清随便找了个小怪密集的地方,然后开始吟唱召唤。

    召唤师的召唤物是有存在时间的,最长的可以存活三个小时,短的只有一个小时。

    时间越长越低级,一共可以召唤五个。现在周围的怪物不过是10级小怪,所以时清召唤出的召唤物都是最低级的那种。

    五个骷髅。

    设定为主动攻击,又把小号放在安全的又可以吃到经验的地方。

    时清就放心的离开电脑去睡觉了,她已经一个星期没有睡好觉了。

    但就在她离开不过两分钟后,游戏屏幕突然出现了一束炸开的烟花。

    与此同时,系统也发布了一条世界信息。

    [系统]:就恭喜【夜阑卧听风吹雨】与【虞兮虞兮奈若何】喜结连理,从此患难与共,不离不弃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