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历史穿越 > 白首谣 > 第六十七章

第六十七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六十七章

    “唔……”

    寂流辉忽然捂住额头,单膝跪下来,喘出一口气。

    百里汐一惊,就要上前,竖眉瞪眼:“你们对他做了什么,这么多人还欺负他!”

    无言道:“只不过是之前在冰窖内的萧声起少许效果,无须在意,这萧声对无相来说,不过尔尔。”

    黑袍卷发的美丽异族女子忍不住吹出一声靓丽的口哨,“小姑娘,你要阻拦我们吗?”

    百里汐张开双臂,“是啊。”

    “凭你?”无佑望向寂流辉,失望道:“果真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看来你的小魔女也不过如此。”

    百里汐低头眺望湖底另一边的上古巴蛇尸身,幸好无佑将巴蛇折磨得这般惨。

    “寂宗主这么好看,全天下最好看,你们把他带走准没好事,万一弄坏了怎么办。”赤血骨蝶停留在她指节上,百里汐逗弄宠物一般,手指拂过柔软的蝶翼,“我确实连你们随便一个黑袍子的手下都打不过,这可并不妨碍我把寂宗主抢回来啊。”

    百里汐抬起手,红伞在夜里划出优美柔滑的轨迹,蝴蝶如流转长河飞向天空,“我可以开挂呀。”

    咯啦咯啦。

    咯啦咯啦。

    夜里这声响听得脊背发毛,众人闻声望去,远处湖底那具庞大的蛇骨尸身,全身骨骼忽而颤抖起来,发出令人惊悚的声响,惊起四周暗黑森林里飞鸟一片。

    那白骨蛇首仿佛被谁注入魂魄,空洞的眼眶中燃起两团绿火,慢慢地抬起,长长的脊椎骨一寸寸扭动弯曲,徐徐直起了上截身躯。

    她听见黑袍行者中有人倒吸口凉气。

    星光夜色里,蛇骨反射着莹莹白光,碾过湖底的白骨乱世与水草,隆隆地挪过来。

    蛇头张开嘴,绿色的烟幕如诡谲鬼火从它喉口间迸发狂射而出,天空中一时间降下斑斓绿火,落得火光四起,脚下银桥极快地被绿火酸化腐蚀,那骨蛇俯冲而来,张开大口发出难堪尖锐的喊声。

    十来名黑袍行者现身,手结法印,张开黑色结界抵御绿火。

    无言抽出腰间竹萧,搁于唇边,吹出了一个音,那纷然射下的绿火眨眼间停滞与空中,庞大足以遮天蔽日的骨蛇动作也滞了一滞。

    他双手顷刻换上霜花双剑,瞬息而上,快如一抹大风吹散的云烟。巴蛇无暇去追咬无佑等人,停下攻上的趋势与无言缠斗起来,蛇尾呼呼作响在空气中宛如金石迸裂。

    百里汐见无言忙于对付骨蛇,朝寂流辉奔去,无佑闪现在她面前,指着骨蛇有点惊喜道:“你还有这本事?”

    百里汐道:“你们带走寂流辉是要做什么?”

    无佑有点怜悯地望着她,“小魔女,何必如此心急,我们只不过带他回家呢。”

    “寂月宗才是他的家。”

    “哦呀,对于他,你知晓多少?”

    百里汐肩头蝴蝶扑闪着翅膀,散发森森血光,“他可以慢慢说给我,总有一天他会说给我。”

    夜里血腥寒凉的风拂过无佑美丽的面庞,她长而浓密的睫毛也如一只蝶,“赤血骨蝶原亡魂邪术,你纵然强行将巴蛇尸骨召唤也奈何不了我们,我们既然能轻而易举杀死上古凶兽,它们的尸骨,我们照样能再杀一次,何必浪费自己的寿命?”

    “你对无相一无所知,也不知是幸福还是伤悲啊。”

    此时又听一声萧音,闻声望去,无言不知何时已站在蛇骨头颅之巅,蛇头疯狂甩动发出嘶吼,而无言巍然不动,黑袍翻飞,眸中冰凉,脚下踩一把霜花短剑插在巴蛇头顶。

    他将萧搁在面庞边,又是一音,轰,余音扩散,密麻的裂纹以短剑为中心,在巴蛇头顶蔓延到整具尸骨,噼噼啪啪,碎裂全身!

    千万白骨碎片在夜幕中琳琅四溅,如流星炸光,如万剑之雨。

    百里汐突然将伞顶对准向不远处的寂流辉,一炮打掉射向他的尖骨。这个当儿一片碎骨划过她的脸颊,她站在湖岸,背后临崖,艳丽的血从她脸颊上淌下。

    无佑的红唇弯起,笑得魅惑:“小魔女,还有什么招儿么,姐姐还想瞧瞧呢。”

    红衣女子抹掉脸上的血,放到唇边轻舔,黑发迷离她的眼,“你们搞错了,我很惜命,才不会做折损性命的事。”

    曾有人对我说,活下去。

    她望向无佑身后,“万物皆有灵,尸骨眷恋魂,我召来的可不是骨蛇。”

    无佑回过头,她看到一双非人的金色眼睛。

    她看到黑暗,可以触碰的黑暗,黑暗在翻滚、扭曲、燃烧,她说不清楚是一个什么大东西匍匐在那里,只是黑暗,只有黑暗,有千万张面孔,黑暗中睁着一双金色的兽眼。

    她心神一震,这般威慑妖物灵压,倒是极为稀罕的,“这是……”

    “麒麟鬼母。”

    无言静静接话,将短剑入鞘,走上前去。

    风吹过满地泠泠白骨,发出咯啦咯啦声,吹过黑林与礁石,大地之间声如哭啸。

    无言道:“阁下不出来一见?”

    一名灰布衣袍的男子从麒麟鬼母身后徐徐度出,他长发随性披散,鬓发一缕斑白,腰间金穗玉笛。

    这个男人生有一张美得动人的年轻容颜,眉目张扬风华,衣衫却是松垮,露出一截白玉似的胸膛。

    他似是未睡醒,揉着自己脑后的长发,慵懒一笑,“夜安,在下南柯,见过罗生门二位。“

    此话一出,黑袍行者竟纷纷后退半步,手指结印,蓄势待发。

    无佑睁大了美眸,不可置信道:“……‘妖主’南柯?”

    她摇摇头,瞥百里汐一眼,“不可能,‘妖主’神隐多年,怎会如此率性随意出现在这里,定然是这小魔女搞的鬼。”

    无言盯住灰袍男子,“麒麟鬼母是真的。”

    “什……?”无佑又是微惊,惋惜道,“要是无佐在这儿,一定特高兴呢。”

    南柯失笑道:“时日漫长困倦,在下不过寻一处僻静幽地小憩,自娱自乐,哪里是神隐了?”他走到岸边,望着空荡荡湖底的满地碎骨,唉声叹息,“啊,啊,竟然都碎了,好心痛。”

    无佑道:“方才这骨蛇,可是你驱动为之?”

    “尸骨未寒,妖灵留存,自然可用。”南柯慢慢转过脸,眯眼道,“这么珍贵的古兽都被挫骨扬灰,罗生门还是一如既往的暴殄天物呢。”

    百里汐一步一步走上前,麒麟鬼母散发出的黑色妖气吹过她额前的发,“你来了。”

    她说:“南柯,好久不见。”

    南柯看了看她的脸,唇边浮起一抹玩味笑容,“我来了,小汐儿。”

    他伸出手,将她抱个满怀。

    南柯身上天生一股淡香,待平常人而言,似是水果淡香,隐一丝甜味,与他外表极不相符,若待妖魔而言,则是致命吸引力。

    百里汐满鼻子这般果香,好似回到生前离笑宫的那些日月,在他衣襟间说:“你这么美,还主动抱我,我诚惶诚恐、受宠若惊,定是没好事。”

    南柯笑眯眯像只狐狸,“你还是好生想想如何谢我罢。”说罢他松开百里汐,一手负后朝无言走来。

    那团巨大的漆黑妖物无声跟上。

    无佑不禁皱起眉头,手搭在腰间的武器上,无言见状一个手势叫她停下,折身对南柯抱了抱拳,算是简单一礼,“‘妖主’大人,我等不过清理门内事,勿需劳烦大人动手。”

    南柯走到距离无言七尺时停下,脸一歪,笑眯眯道:“若我偏要插手呢?”

    无言声音无一丝变化,沉稳低哑,“门主之命,我等属下不得不从,只得对大人道声得罪。”

    灰袍男子哈哈大笑起来:“看来罗生门不仅低调,还客气呢。”

    他笑完打了个呵欠,道:“在下不过一介俗子,平日只爱养养小动物,哪里敢与罗生门为敌。‘大人’这称谓委实虚了些,我可不是来打架的,即便出手,也是两败俱伤,累,我不喜。”

    无言道:“既然大人洞悉此事,即晓得我们不可放过他。”

    “我怎会叫你们平白放人,小汐儿这趟呼唤我过来,我来和你们做个交易。”

    “哦?”

    无佑双手怀胸,丰满的胸脯晃了晃:“妖主大人,你送一座城也没用呢。”

    “你身后那位寂月宗家主和小汐儿有点私人恩怨,你们不能带走。”大冷天的夜里,南柯从袖中抖出一把折扇,张开轻飘飘扇风,“我知道你们的规矩,作为交换——”

    他张开手指,掌心一粒指甲大小的珠子浮起,它仿佛上古神龙的眼眸,金辉流转。

    明明站得很远,也能感受到它散发开来的灼热温度。

    无言眼中拂过几分惊讶的影子。

    “麒麟鬼母之王的金火丹。”

    南柯笑眯眯地收回手,那金珠却停留在空中,南柯身后的麒麟鬼母哼出一口黑气,那黑气便包裹住金珠,慢慢朝无言飞去。

    “三十年来,世间相传唯一生擒麒麟鬼母的只有炎暝山庄当年的大公子炎景生,至于鬼母之王,无谁敢想,更莫提它的金火丹。金火丹必须在麒麟鬼母完全清醒并且妖力全开的条件下剖腹活取,完全清醒,妖力全开,谁能触及?”

    “很不错的条件罢,而且……”南柯目光越过众人,落在寂流辉身上,眉间一冷,“你们方才已经收取了一半代价,不是么。”

    言下之意,若再加纠缠,只得兵戈相见。

    气氛降到冰点。

    初春的寒风如细细的刀片,双方之间低回旋转,麒麟鬼母的金火丹在黑袍众人面前漂浮,朝阳一般的光晕如云烟缠绕,其间绚丽令人生生挪不开眼。

    无言沉吟须臾,伸手捏住金珠收入怀中,“大人盛情难却,我自会禀报门主。”

    南柯收起扇子,点点头,“有劳。”

    临走前,无言道:“‘妖主’这般慷慨大方,去救一个名门正道的家主,令我等委实惊讶。”

    灰袍男子拿折扇点点下巴,一笑倾城,“我南柯,从来不做亏本买卖。”

    黑袍众人化为黑烟消失踪迹后,怀湖彻底安静下来,星光隐约,冷风低吟,树影婆娑,白骨森森。

    南柯仰起脸望这片星空,中原的夜,他许多年未见过了。

    待他低头一看,红衣姑娘双腿一虚,软在地上。

    南柯道:“现在才晓得害怕?”

    “早就害怕了。”百里汐心有余悸拍着胸口。

    “小汐儿好本事,你可是第一个敢跟罗生门叫板的。”

    百里汐干巴巴笑两声道:“你别说,幸好你来了。”

    飞来寻他的血蝶虽携离笑宫之间特殊暗号,可灵力低微远不如白首魔女,但他晓得的。

    他晓得她是回来了,至于为何,如何,真假,并不重要。

    百里汐咽咽喉咙,“所以罗生门是个什么东西?即便在离笑宫我也未听说过。”

    南柯心道:“对于它,小汐儿知道的越少越好。”于是眼睛一转笑笑道:“小汐儿可是要做牛做马的,为了偿还我的金火丹,要替我做五十年苦工。”

    百里汐道:“当年麒麟鬼母之王本来就是我抓的,你忽悠我?”

    南柯道:“小汐儿你这般说我就很伤心了,又不是你一人抓来,是谁在旁罩你,是谁给你助攻,是谁去撕裂鬼母肚皮掏丹?”

    百里汐道:“那玩意儿肚皮太恶心了,恶心的事就应该交给男人去做,我只要貌美如花就好了。”

    南柯说不过她,摇头叹两声,一挥袖,身侧那团幽深鬼魅的黑暗妖物闭上金色的双瞳,身子飘散化为一只只漆黑的鸦飞向天际。

    他走到岸前又去瞧巴蛇尸骨的残片,唏嘘心疼一阵后,见百里汐终于支起身子跑在寂流辉身边,他靠在湖边焦岩上,神志昏迷。百里汐将他抱起来,喊他两声,没见回应。

    南柯持扇走过去,见青袍男子嘴唇苍白,道:“他们还回来找他的。”

    百里汐点点头,将他的头抱在怀里。

    南柯发现她抱寂流辉的手臂在抖,手指也在抖,略微惊讶,“小汐儿?”

    寂流辉的身子很热,大抵发烧了,他的呼吸紊乱,睫毛在颤抖,她第一次见到。

    更重要的是,她感觉不到。

    她再也感觉不到寂流辉那熟悉的灵息了。

    百里汐抬起脸,无措地看向南柯。

    南柯一怔,她竟然哭了,泪水涟涟淌下两行。

    “怎么办啊,白夜不见了……”

    他灵力被抽空,变成普通人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