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三章

    明州向南走一日行程就是苏州,苏州小,江南水乡,午间阳光令人昏昏欲睡。

    “那百武盟盟主徐川抬头一看,正见日落山峰悬崖上立着名红衣女子,她一头白发无风自飘,手持一柄鲜血红的细骨长伞,那伞名为‘七骨寒梅’,遥遥望去令人胆战生寒……”

    “先生您这折子写的不对吧,就算是白首魔女,堂堂有名百武盟盟主哪里会怕?”

    茶馆说书先生摇摇扇子,望着桌子旁豆蔻年纪的孩子们,“邪教离笑宫的女魔头,白首魔女死了七年,七年前你们群小伢在干什么?哪里晓得白首魔女众叛亲离,杀了多少名门正派,甚至一夜屠城?不要打断老夫的话。”

    在茶馆角落里吃花生的百里汐心里骂道:放屁,老娘重生后顺手就救下两个寂月宗弟子,大大的行善积德好么。

    反正这些骂话,生前生后都没人听没人信。

    三日前,百里汐左一个寂白右一个寂黎扛出大山,安置在城门附近客栈内,趁着还没醒把他俩身上所有值钱宝贝和钱袋如数摸去,一边掏一边感慨寂家还是如此如此如此有钱。

    摸到一半,寂黎醒了,浑身上下疼得厉害,眼睛瞪得浑圆。

    百里汐继续摸,一边摸一边说:“你看好我的脸,我是你们的救命恩人,我这人心胸大度的狠,你们不必言谢。”

    寂黎被她点了哑穴,眼睛瞪得更大。

    “倘若真想报答,日后见到柳含光,便告诉他苏姊君和柳家其他人一并死了。”

    语毕,她直接把寂黎打晕。临走前放了寂月宗信号,大约不久,寂氏前辈们就能找到他俩。

    怀揣沉甸甸的钱袋,百里汐还没想好这么活过来后是要干嘛,先去衣裳店买一套白色裙衫,从寂月宗的事儿上能瞧出来,老百姓们都觉得白衣自带仙气属性,清纯骚包又美丽。

    又去伞店看伞,扫一圈道:“店家,有红伞吗?”

    老板道:“姑娘真是稀奇,这年头谁还使红伞,姑娘听说过白首魔女吗,红衣红伞的女魔头,她出世后哪家都不卖红伞了,不吉利。”

    她装作惊讶的模样:“白首魔女不是早早死了吗?”

    “死了还不是不吉利,不信你去问问,这苏州雨多,大大小小伞店二十多家,没一家肯卖红伞的,你看这把好看么?”

    她只好买一把烫花油纸伞,浅浅杏花,挺喜欢。

    此时茶馆里,有孩童疑惑问:“白首魔女是出生就在那个大明鼎鼎的魔教离笑宫吗,生来就是白发吗?娘亲说白头发的都是妖怪。”

    说书先生敲他脑袋,“呸,百里家族那在二十多年前可是江湖无人不晓,响当当的威风啊。就算后来被炎暝山庄的炎氏收养,那也是威震江湖的名门啊,都是老早的事儿了你们这些小伢不要打岔。”

    语毕说书先生又开始抑扬顿挫地将她往年事迹添油加醋津津乐道一番,百里汐懒得再听,旁桌两嗑瓜子的大汉在说明州惨案之事,说是五毒门门主回来已迟,门内惨案闹得人心惶惶,如今乱成一团,连带整个明州都不安定起来。

    她提伞刚踏出门,便见两道细光切破云层,有人立于光亮之上,如流星飞向远方,衣袂翻动,正是朝正武盟方向。

    苏州的夕阳暖柔,仿佛蒙上女子的浅浅的纱衣,百里汐停在客栈门口,阳光将她的影子拉的长长,她回头笑盈盈问道:“小二,刚才我见二位修士御剑飞行,好生稀罕,不知今日是什么日子?”

    离笑宫解散后只剩或可忽略的寥寥党羽,江湖大约太平,群英会一年四回渐渐减免一年一回。主要聚首正武盟、寂月宗、玉飞阁、炎暝山庄四大门主于一堂,在百里汐眼里就是各家一把手们带着得意弟子,另与些大小门派一块儿商讨杂七杂八事儿的地方,上回在寂月宗开,这回在正武盟开。大家开设宴席,串串门混个脸熟,再顺手组织一下斩妖除魔铲奸除恶之类的踏青活动。

    苏州到琮山正武盟约一日路程,百里汐多走一日。盟主夫人喜好佛修,盟内峰侧正好建一座寺庙名为灵印,灵印寺本身在于让百武盟主夫人好生清修,便建得隐蔽,鲜有人造访,山路更是难以寻摸。百里汐此番正是打算避开闲人耳目,从后山小路绕上去,好生凑凑热闹。

    正直春日,寺庙院落内开放朵朵雪白桐花,洺竹身穿素衣,认真地扫寺院门口的落花。

    “小师父,正武盟是往这个方向吗?”

    女声柔软,洺竹抬首见一名白衣女子停在院口,她手打一把素月黄的杏花伞,露出白皙的手腕。风吹过,桐花纷纷落下,沾染她的伞面和裙摆。

    她抬了抬伞檐,露出一张苍白秀致的小脸。洺竹身在正武盟见过比她美丽的女子不在少数,这位却莫名令他呆一呆。

    百里汐见面前小和尚傻乎乎看着她,又生的白白净净,笑眯眯地悠悠凑上前,“小和尚叫什么名字,今年几岁啦?”

    洺竹回过神来,“小僧洺竹。今年十、十四。”

    “洺竹小师父,姐姐有一事思虑多时,心中烦闷,百思不得其解,又羞于说给他人。姐姐见小师父是红尘外人,一定比姐姐看得清楚,看得明白,你可愿听姐姐说说,给姐姐指出一条明路?”

    洺竹连忙直起腰板,“女施主请讲。”

    百里汐靠近洺竹,洺竹只好一点点往后退,最后竟靠在桐花木上,白衣女子左手将伞压低了些罩住洺竹,右手撑在洺竹耳边,微笑低下头来,这般很近很近了。

    洺竹进退不得吓得双手扒住背后树木,缩起身子,百里汐轻车熟路地俯下身道:“姐姐我呀方才进门,见一人扫地,姐姐一看就喜欢上了,可那人是个吃斋念佛的小和尚,听不得我心意的,所以心中苦闷。小师父你说说我该怎么办,才能让那个小和尚欢喜姐姐呀?”

    女人声音软绵绵、轻飘飘,带着桐花的芬芳。见洺竹整张脸红成海边摊贩卖的煮熟虾子,百里汐心里十成十的满足,活着真好呀。

    “咳……”

    不远处清咳打断了她,她起身拿开伞转头一看,正见两位背剑的白衣滚青边少年目瞪口呆的尴尬模样。

    洺竹松下一口气顺着女人目光望去,欣喜道:“寂白,寂黎?你们也来群英会了,怎么从正武盟到这儿来了?”

    寂白朝洺竹挥挥手,寂黎继续对百里汐目瞪口呆:“啊,你……”

    “你怎么会在这里?!”

    百里汐说:“我为何不能在这?”

    寂黎失言捂住嘴,寂白之前已听说百里汐事迹,此时明白过来,拉住寂黎连忙上前作揖行礼:“晚辈失礼,多谢苏前辈当日相救,敢问前辈师出哪里,改日我与师弟一定登门道谢。”

    百里汐看到寂白窄袖中露出手腕上的纱布,不知他身上的伤可还好,被行尸咬可是很痛的,说:“甭谢,我要求不高,你以身相许就行。”

    “……啊?”

    “那换个谢礼吧,”百里汐生前生后都改不了满嘴跑马车的坏习惯,她似乎认真地想了想,“你这孩子吧喜欢皱眉头,特像以前我认识的一个人,年纪轻轻的,以后长皱纹不好。”

    说着她随意地伸出葱白指尖,往寂白眉心的皱褶那儿轻轻一抹,拂过朱砂痣,点到为止,酥酥麻麻,“答应我,不要皱眉头啦。”

    桐花树下她笑得满目春情,潋滟动人,寂白保持弯腰作揖的姿势直接石化,两朵浅粉飞云竟浮出双颊,倒是褪去佯装的老成,露出少年天性来。

    旁边洺竹和寂黎生生看傻。

    天啦噜寂白师兄脸红了。

    ……这位姐姐,有点厉害啊。

    百里汐撩汉撩爽了,这才发觉不远处还站着一个人。

    他立于寺庙院落内一棵古树下,身穿青衣,乌发束于身后,静如一抹夜色,至始至终对百里汐一番调戏闹腾未作言语。

    寂白回过神,自觉甚是失态,慢腾腾走到男人面前,低下头行礼:“师叔。”

    寂黎赶紧也跑过去行礼,寂月宗弟子皆穿白衣滚青莲纹,男人青袍衣摆间刺绣细细金边莲花纹,正是宗主纹饰。

    洺竹也上前,双手合十,果然听他道:“洺竹拜见寂宗主。”

    寂白又对寂月宗宗主说了些什么,直到他抬眸朝她看来,这一眼无波无澜,待她而言,隔岁月离死生。

    百里汐心里晓得,他只是在看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女人。她在原地定定站了半晌,才摆好微笑的表情撑伞上前。

    一边走一边心想,寂流辉你会不会还那么喜欢皱眉头。

    “苏前辈,这是我宗寂宗主。“寂白将百里汐救他之事说给宗主,百里汐学着寂白抱拳作揖,半天才挤出一句蹩脚客套话:“寂宗主好。”

    寂流辉注视她须臾,竟神色平淡答:“你好。”

    百里汐嘴贱憋不过第二句:“听闻寂宗主好看的不得了不得了,是个绝顶的美人,如今亲见名不虚传。”

    当年她头回见寂流辉,脑海里只有四个字:色如美玉。

    没料到七年后的寂流辉更是好看的上天。

    寂白脸瞬间青了,顾不得礼数直接把百里汐脑袋往下按,寂白一介少年长得高身体硬实,百里汐一下没挣开,只听寂白低头一本正经严肃道:“禀报师叔,苏前辈这是鬼上身。”

    “对对对,苏姑娘身上残魂牢固得很,尚未拔除干净,才说些胡话。”寂黎擦着冷汗连忙点头,“群英会快开始了,师父师哥肯定都在找您,师叔赶紧过去罢,弟子这便摆上阵法将她身上鬼祟拔除。”

    寂流辉眉尖都没挑,“既然如此,那便带她过来罢。”

    百里汐:“……啊?”

    寂流辉:“本座拔除就可。”

    百里汐:“……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