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五章

    寂月宗坐落在暮云山群间。因两百年前乃当朝皇室联系甚密,开国功高,建筑群格调与其他门派道观若干等拉开一个巨大的层次,屋宇楼阁鳞次栉比大气恢弘,虽非穷其奢华,却极尽雅致讲究,山间清正之风化为白雾,萦绕于屋檐飞榭间。

    寂流辉回来时,守门弟子请安问好,见他身后跟着寂白寂黎两位弟子,寂白稀奇地抱着一把杏花伞,寂流辉手上还亲自拎个白衣女人,不由得怔了一怔,但也不敢问出口,倒是一道男声从级级白石台阶上抛下,“咦,小辉你手里是什么?”

    百里汐本无精打采,听这声音浑身一个激灵抬头,见一名与寂流辉同样青袍莲纹的男子,眼角唇边皆含笑,神色如浅阳暖玉般柔和,如一盏火候恰好的清茶。

    他手里著一支乌木拐杖,正一瘸一拐地下楼,身后跟了名寂氏弟子,虽走得慢,声音却朗朗笑到耳边,“姑娘?我还以为是吃的呢。”

    寂流辉“……”了一阵才点头道,“师兄。”

    寂黎寂白低头行礼:“师父。”

    听这么一声唤,百里汐记起这是暮云真人大弟子寂明曦,如今大抵是副宗主。

    寂流辉道:“师兄下山?”

    寂明曦眼眸嘴角含笑:“买点菜,今天村脚下出了新鲜的笋子,正好又有熟客到访。”

    寂流辉道:“既然如此,师兄应坐于殿内待客才是。”

    寂明曦道:“小辉你能不能让我有点爱好?”

    百里汐心道:寂明曦七年不见,你变成一个会买菜做饭的好男人了吗,说好的辟谷呢?

    寂流辉晓得师兄这以买菜做饭为乐的毛病改不过来,未再多言,看了一眼寂黎,白衣少年便朝他请个安,随寂明曦一并下山去了。

    百里汐原以为寂宗主会把她扔到剑阵里、禁闭室里、辟邪寮之类,毕竟人家还以为她鬼上身,万万没想到寂宗主一路却将她拎到宗主室。

    说白是寂月宗宗主的寝室,里头一间外头一间,旁边一间别院。

    百里汐有点受宠若惊,看一眼传说中宗主大人的床榻,捂脸羞怯地说:“原来寂宗主你是如此热情如火的寂宗主……”

    话未说完,一道白光呼啸闪过,百里汐后颈衣领被穿透,双脚离地啪地被钉在床榻对面的白墙上。她抬头用余光望见脑袋正上方,一把雪光流转的通透长剑插在墙上,寒气凛人。

    佩剑“白夜”。

    寂流辉还是少年时,“白夜”每出一次鞘,门派上下都要哇啦哇啦叽叽喳喳好一阵子。

    于是她再次徒劳挣扎一下,发现被“白夜”钉住的衣领布料沾上法术一般无法撕开,只能如戏折子里说的,像把尚方宝剑那般被迫挂在墙上。

    百里汐就眼睁睁看着寂流辉转身躺在床上,躺的端端正正,还闭上眼睛。不由得大喊:“寂流辉,你的白夜是这么用的吗?把人挂在墙上吗?让我看着你睡好意思吗?”

    “……”

    寂流辉睡着了。

    挂在墙上远远看去,还能瞅见他白皙如玉的面庞和浅褚色薄唇。

    百里汐在一个时辰里深刻地反省生前她和寂流辉过去的种种,俗话说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可她和寂流辉的交情委实不算是惊心动魄,甚至可用乏善可陈蔽之……吧?

    起码在寂流辉那儿是这么看来的。

    毕竟寂流辉是个十足了无生趣的人,当年血气方刚少年时就摆出一张看淡红尘的老人脸,除开读书练剑打坐除魔就没一丁点儿刺激的爱好,还天天对她皱眉头。

    若定要说出种种,她和寂月宗约莫还算仇家。

    不作死就不会死,念此她对在灵印寺对寂流辉做出的调戏表以深深悔过。

    寂流辉睡一个时辰,不多不少,醒来后百里汐又是一阵哇啦哇啦地叫唤,他没听见似的,还一丝不苟地换好青袍出门。约莫一炷香时间后,“白夜”听到召令一般,忽而剧烈地一震。

    连宗主室里结实高大的房梁都颤了一颤,下一瞬它拔离墙壁飞出窗外,无从让人看清只留下一道刺目的凌厉白光。

    寂流辉这回是真的要用剑了,管它发生什么就算是天塌下来正是大好时机,百里汐跑出院落穿过回廊,正迎面碰见寂白,他身后背剑一身白衣,怀里揣着一大把新鲜雏菊。

    暮云山群脚下生长许多雏菊,花瓣间还吐着透明露珠,寂白显然是刚从山下回来:“苏前辈,寂宗主呢?”

    百里汐眼睛盯住雏菊不动了,停下脚步,“不知。”她先回答问题,停了一下才又问,“……你喜欢雏菊花?”

    寂白点头,没有遮掩,“家母一直喜欢,我这是采给她。”

    她似乎发现了什么,心砰砰跳着,目光上上下下扫视寂白的脸,寂白与其他寂氏弟子一样,生的眉目端正清秀。

    她企图能看出什么来。

    “你娘亲……”

    “家母葬于后山,我正要去那里,正巧有一条通往山下的路,看守不甚严密,”寂白笑了笑,百里汐这是第一次看他好好地笑,他说,“苏前辈从那里离开罢。”

    后山的路窄窄,路边有不少仙草仙木,春日高山寒意料峭,绿荫隐于云雾间。

    寂白母亲的墓在一株巨大的灵木下,枝桠丰盛,山风嚯嚯,寂白将雏菊放在墓碑前,又跪着说了一会儿话。

    百里汐站得很远很远,她望着寂白瘦削的身影,风吹动她乌黑的长发,好似它从未白华。

    “这里只生灵木,雏菊花长不起来的,所以我每每采一些回来。”寂白走回来时说,“苏前辈不必离这么远,家母是个温柔的人,不会介意别人来看她。”

    “不必,”百里汐道,她再大的脸面,也不敢去见记忆里那个淡淡微笑的女人,“麻烦你带路了。”

    下山的路虽然崎岖,但一路无人把手。

    寂白扫完墓后百里汐就没有再说话,寂白心觉奇怪,毕竟苏前辈的性子当真……鲜明非常,绝不是这般能闷着闭嘴的人。

    到山脚下寂白道:“南行走一个时辰就能见白石村,苏前辈要小心些。”

    如果寂淑仪还在——

    如果寂淑仪还在。

    “谢谢你。”

    百里汐沉默了一下,又说了一次,“谢谢你。”

    寂白怔了怔,“苏前辈太客气,是我多谢苏前辈在五毒门救了我和师弟。下回别被师叔抓到了,没人敢像苏前辈这么跟师叔说话的。”

    百里汐走到门口,又停下来,说:“寂白,你可有小名?”

    她深吸一口气,“你小名是不是……”

    “小石头,你在这里干什么?

    此声含笑,百里汐转头,正见青袍男人左手拄着乌木拐杖,右手提一篮翠绿欲滴的笋子,笑眯眯瞧着他俩。

    “师父。”寂白脸色微变,赶紧请安。

    “师弟的客人,这时便走了?为何不走堂堂大门走这条小道?”寂明曦慢慢上前,“小石头你肯把这条路告诉她呀。”

    他将篮子递给寂白,“为师腿脚不好,你先送上去。”

    寂白不敢再说一句,悄悄看百里汐一眼,接过篮子折返上山。

    等少年洁白的身影消失在山路拐角远处,寂明曦这才迈出脚步,“上山罢——”

    下句隔了一阵山涧的风,“百里姑娘。”

    寂明曦走得慢,百里汐走的更慢。

    毕竟是寂明曦,她懒得多做回旋,张了张嘴,心中千万,最后唇中只说出一句,“寂流辉他知道吗?”

    “这你得问他。”

    “我不知道寂白是寂淑仪的儿子,我以为——”

    “你以为小石头身阶会更高,更受吾等偏爱?”

    以寂氏教条,即便寂淑仪是暮云真人的女儿,也并不能代表什么。

    百里汐无话可答,走了一阵才低声说:“小石头现在是个好孩子,谢谢你。”

    寂明曦停下来,侧首看她,七年过去,他的容貌并非有多少改变,声音依旧温和:“寂家子弟教导如何,还不由得百里姑娘指责臧否。小石头这个名字,百里姑娘来叫似乎不大妥当。”

    这是她第二次看寂明曦生气,她知道这就是寂明曦的生气,她曾经以为寂月宗脾气最好的寂明曦永远不会生气。寂明曦教养了得,所有人都叫她白发女魔头的时候,他还在唤她百里姑娘。

    百里汐想知道他是怎么看出是她的,她死了七年,换了容颜和身体。

    “正邪势不两立,日后也请百里姑娘把握分寸,与小石头莫太过亲近。”

    她不走了,夕阳西下,身旁灵木浓郁的枝叶泛出点点金光,“寂明曦,你不杀了我吗?”

    寂明曦兀自上路,他拄着拐杖,却身姿稳稳,如飘一般,大家之风,毫无破绽。

    “你莫忘了对他母亲做过的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