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七章

    寂月宗山麓荫绿,寂明曦站在莲花池边喂鱼,池水碧蓝幽幽,金黄的鲤鱼在水中逡巡,惹得洁白睡莲连连摇曳。远处云雾间有白鹤飞过飘来轻啼,他转头见寂流辉走来,身后跟着名抱伞的白衣女子。

    见“白夜”缠上黑布挂在寂流辉腰间,寂明曦道:“你要下山了。”

    寂流辉点头。

    寂明曦没问去哪,几时回来,做些什么,笑得温文尔雅:“除开罗刹之案,宗内恰也无事,你总算开窍出去走走也是好的。平日里你不是闭关就是在宗内窝着,我一个残废下山露脸都比你多,如今江湖中人年轻点儿的都不识你,小辉你看你这宗主当的多没劲。”

    寂流辉颔首:“宗内有劳师兄。”

    寂明曦瞧百里汐一眼,眼神莫测,继续折身喂鱼,“去吧。”

    路过广场望见寂白,他在白衣少年方阵中挥剑,剑花琳琅,衣带飘扬。百里汐停了停便离去,哪知走到蜿蜒到山下的石阶旁时,身后响起哒哒跑步声。

    回头一看,正见寂白,额上薄汗。他一路跑来,到两人面前依旧规规矩矩端端正正立好,先朝寂流辉行礼:“师叔。”再看向百里汐,抱了抱拳,“苏前辈要走了?”

    “青山绿水,后会有期,”百里汐忍不住调戏,“寂白小朋友是不是舍不得姐姐?那干脆不要这寂月宗和姐姐远走高飞嘛。”

    白衣少年耳尖微红,硬声道:“苏前辈这今天怎不打伞了?”

    她汐噗嗤一笑,晃晃手中收整的杏花伞,“你们寂月宗山高风大,我一撑伞就会变成扶摇仙子——哗啦啦被风带跑啦。”说着还甩甩手,摆出一个嫦娥奔月的造型。

    寂白想笑,可念寂宗主一旁只能硬憋住,嘴角扭了再扭。

    寂流辉低头看着百里汐,手脚那扭曲的姿势活脱脱将自个儿拧成麻花,发髻间一朵红色小花,没有说话。

    离开前哪知寂黎也追上来,朝寂流辉拜了一拜,也未多说甚,眼眶微红地道:“洺竹与我小时候就认识了,他胆子小容易害羞,不是那样的人,其中一定有他的苦衷,麻烦苏前辈查出真相。”

    百里汐说:“洺竹如何,我亲眼去瞧才晓得。”

    行至山脚后天中落些小雨,百里汐的伞用的名正言顺逞心如意。

    细细密密的山涧雨露潮湿而芬芳,白石村的灯火在纱纱雨幕中隐隐绰绰。她将杏花伞撑开举得高高,凑近身旁男人盖过他的发顶。

    只可惜寂流辉太高,她不得不踮脚,走得摇摇晃晃,溅起泥巴水花。

    寂流辉见了道:“不必。”

    她晓得他不必,莫说雨露,暴风雪也罢同样不近他身,却笑嘻嘻道:“别人都不晓得你是寂宗主,你想想我打伞,你淋着,还以为我欺负你。”

    寂流辉垂眸看她笑容,将伞抽出她掌心,举在她头顶。百里汐抬脸看去,伞间浅浅杏花在他深邃眉目下如坠进莲池,绽放又散落皎白。

    他执伞倒是适合,如同花开。

    苍白的手指离她很近很近,接伞那一瞬她目光敏捷地捕捉到他左手掌心的刀疤,于是说:“是我就想你共一把伞。”

    寂流辉淡淡道:“女孩子家日日说这些,你觉妥帖?”

    “我觉挺妥帖的,”百里汐答得飞快,“人人都欢喜美好的东西,我只是将其说出来,你们藏着掖着不说是你们的事,寂宗主不喜欢听,是寂宗主的事儿。”

    “寂白是个懂事好孩子,招人喜欢,我心里惦记他就会说于他,没有别的心思;譬如我又心觉寂宗主很是好看,定不会埋在心底,大大方方告诉你,寂宗主长得好看还不叫人说了吗?”

    雨水啪嗒啪嗒打在伞面,连男人的声音都变得缥缈起来,他只答了一句。

    “人生在世,姑娘若确然活得潇洒尽兴,坦坦荡荡,了无心结,寂某无话可说。”

    他平视远处白石村走了一阵。

    “但以姑娘行径,倘若一日有谁当真,岂不是误了他人的真心。”

    百里汐有些失笑,“这我就不知道了,我以前认识不少名门正派公子大侠,他们讨厌我讨厌得不得了啦,让我上哪去误人子弟错得真心?”

    正说着村口近在眼前,话头就此作罢。白石村村民不认得寂流辉却识得莲纹青袍,连连作揖,寂流辉道:“一个半时辰前,可有位衣着光鲜的男子路过?”

    村民说:“道长说的可是个绿衣裳的红脸男人?戴的玉扳指好大好大。”

    果然寂宗主下山是寻柳含光,百里汐起疑:“红脸?”

    “是呀,来村里吃了顿饭,来的时候好好地,穿的那么贵气,给钱也老阔气喽。看起来就是个有权有势的,结果吃到一半就变脸了,整个人跟蒸熟了似的红通通的吓人,大吼大叫还拿刀砍人,幸好老胡跑得快,唉,现在早不在村里了,在村里我们还能活?造孽啊。”村民摆摆手,指了指不远处的客栈,“砸一地的东西,小二都还在收拾呢。”

    百里汐跑去瞅瞅,寂流辉说:“那他朝哪个方向去了?”

    村民手一指西边,“跑到山里去了。”

    寂流辉谢过。

    一路西行未发觉柳含光身影,百里汐原以为寂宗主这回亲自下山目的明确:一是闲来无事查查意红菱案子,毕竟柳家被灭,连罗刹这类传奇故事都出来了,叫人不得不起疑;二是谨守本职铲奸除恶斩妖除魔,驱驱鬼辟辟邪;三是太久不出世来凡间游历一番。

    然而事实上寂流辉一点不急,柳含光断了线索也未主动寻觅,走走停停。至于斩妖除魔,寂宗主每到一个城镇,那些妖魔魑魅感应到他的气息撒腿就跑撤得干干净净,日子太平得不得了。

    百里汐自然觉这番更好,落得她潇洒自在,毕竟还魂至今没琢磨出想干点儿啥事。离笑宫里的人虽然大多脑洞清奇,人格多有障碍,性子多有怪癖,但一大准则她甚是认同:今生事今生毕,莫追悔,莫迟疑,莫留恋。

    复仇?跟她有仇的当年她都杀得干净。

    家人团聚?有机会她再去炎家灵堂看看罢。

    仅留一点,她是借病死的苏姊君身体返魂世间,也算欠苏姊君一份人情,苏姊君一家被杀,她也想扒出个所以然。只不过现今法力低微,随寂流辉一同行动查案是最好的,毕竟寂流辉虽然又生冷又不讲话,但战斗力妥妥的。

    寂宗主这几日不甚着急,于是她也只能把事儿搁在一边,吃喝玩乐。

    半个月后渐到怀州,这个地段儿不大不小,依山傍水风景旖旎,馄饨格外出名。饭馆里百里汐就一边扒拉着馄饨一边听说书人讲折子。

    “白首魔女手上那柄‘七骨寒梅’伞可了不得,伞上头画的血红蝴蝶能变成真的一只一只飞起来,见过蝴蝶飞的人啊都死成枯骨了。众门派围剿离笑宫那一夜,漫天的血蝶啊,死了多少人你说说?”

    “说那白首魔女多狠毒?嘿呦大伙,炎暝山庄庄主炎羽骅收养这百里家的遗孤做女儿可谓是养了只獠牙带毒的财狼!这女魔头自小便生得美艳异常,嘿呦喂,炎羽骅第一个儿子叫做炎景生,出生时天边七□□光闪耀白鹤仙飞,人家都说是仙人转世哦!天资卓绝一身功夫传得神乎其神。在当年炎家靠他真真是极负盛名啊,女魔头晓得打不过他,为拿得炎家权力蛊惑炎家长子使他走火入魔死于非命,后头入离笑宫愈发猖狂残忍,又弑杀炎羽骅第二个儿子炎景旗,闹得炎家断子绝孙啊啧啧……”

    大伙跟着啧啧啧,连连应和幸亏女魔头死得早死得好死得妙,不然如今哪来的安生好日子。

    “小二!”百里汐举碗大喊,“再来一碗馄饨!”

    那小二估摸是新来的,坐在门口抹布搭在肩头,正听说书听得出神,被叫唤道一个咯噔跳起来往百里汐桌边跑,恰恰撞上刚迈进客栈的女客。

    “你眼睛怎么长的,瞎了吗?这客栈还做不做生意了?”

    小二连忙打呵呵,点头哈腰道:“姑娘,对不起对不起小的没看见……”

    “待会伺候麻利点儿,小心本姑奶奶把你眼珠子剜下来!”

    “是、是。”

    女客声音清脆如珠玉,本是一副好听的嗓子,字句委实不太入耳。门口一闹腾客栈内大伙纷纷看去,正见梳麻花盘发髻的少女就近择一桌坐下,虽是江湖人的轻便行头,却也穿戴讲究精致,玉镯手环耳坠配成一套,身上紫裙明眼人一瞧便知价值不菲。

    少女生的明眸皓齿,面若桃花,叫人不忍多看几眼。

    百里汐正见着少女恶狠狠将看她的目光一一瞪回去,漂亮的眼睛恨不得飞出刀子来,目光落到她腰间的皮革软包上,眯了眯眼。

    片刻后她不禁对寂流辉笑道:“我以前也是这样,小时候比现在好看,谁看我,我看谁,看的比他还起劲,看到人家不好意思为止。”

    寂流辉喝茶:“你的‘以前’倒是丰富。”

    “女孩子都有小秘密的,你不懂。”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