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八章

    说书先生看没事,继续唾沫横飞,旁桌一人问道:“都说炎家断子绝孙了,现在的炎暝山庄又是怎么回事儿?现任庄主炎石军不是炎羽骅的堂弟吗?”

    紫衣少女即刻抬头,细眉蹙起,眼睛瞪的大大的。

    “当年炎羽骅两个儿子一死,就剩个九岁不到的女娃儿,只能由远亲旁支改了名姓接下山庄打理。堂堂御剑名门炎暝山庄如今哪有当年盛名?就跟二十多年前百里家一样,江湖乱世,兴亡一时。”

    “那女娃儿现在也差不多该出世了,仙门望府的小辈们十七八岁开始下山游历打拼,指望早年名扬天下。自个儿兄长炎景生乃仙道百年一遇的天才,就不知她能有如何成就,让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开个眼界。”

    问话的人边吃菜便啧啧道:“这年纪女孩子能有什么成就,把杀亲仇人白首魔女从棺材里刨出来抽一顿?那白首魔女死状可怖连个全尸都不在,怕是她也不敢吧!”

    饭后谈资意外添上笑料,旁人窃窃笑开。

    寂流辉依旧喝茶,闭目养神。百里汐对问话的汉子投以同情的目光。

    “家里人都死了,亲爹亲娘兄长不在,旁支的亲戚能待她多好?巴不得除掉她这眼中钉罢!毕竟是炎氏千金,还不如找个好人家嫁了……”

    那汉子正得意洋洋说上一半,一道金影从旁侧凌厉甩来。“飒”一声破空拂耳凌厉至极,只见他突然身体飞起来砸上墙壁,整整地砸透一个大洞,砖石粉碎,从高处摔到外面。

    百里汐托腮瞧着紫衣少女收回手中金蛇鞭,站起来又气冲冲甩向说书先生,从嘴到脚啪啪啪地将其捆了个严实。

    “是谁叫你们瞎说的!炎暝山庄如何能叫你们这等闲杂乱说?看姑奶奶我不撕烂你这张脏嘴!”

    她一手握着鞭子,一手攥起说书先生的衣领大叫,手上使力,教书先生发出呜呜声音,一丝丝血从鞭子缝隙间渗出来。旁边人大惊失色,顿做鸟兽散惊慌跑开。

    啪啪啪。

    角落里有人鼓掌。

    她回过头,百里汐一边鼓掌一边走近,一边满面笑容地说:“说的太好了!”

    “天天讲白首女魔头就罢了。修道之人时时为民除害扫天下之不平,生生死死沦为谈资笑柄,你们可有半点感恩一丝良心?”

    说书先生嘴巴被封住,只剩一双眼睛惊恐讨饶地睁大。

    百里汐对紫衣少女道:“妹妹模样沉鱼落雁、花容月貌,连姐姐看了心中情不自禁连连荡漾。又看妹妹身着紫衣手持金鞭,身手如此了得,想必一定是大名鼎鼎炎暝山庄的大小姐炎长椿罢。”她作揖颔首,“炎暝山庄以御剑之术著名,姐姐仰慕已久,久仰大名。”

    紫衣少女轻哼。

    百里汐说话轻声轻气,“长椿妹妹也莫多跟这番俗人见识,这说书先生有老有小,又身无所长,不过是混一口饭吃。那被妹妹精妙绝伦、啧啧称奇、宛若仙女下凡的身手打飞的汉子也是早早听说炎暝山庄千金容貌倾城,心中猥琐垂涎才说出嫁人之类混账话。妹妹若真要给这街坊小人一点颜色,不如就地绞断他们舌根,剜去他们双眼,叫他们再说不得话,见不得年轻姑娘,让他们家里父母妻子边哭边拖回去。”

    白衣女人说话又柔又缓,软得可化作棉絮,她星星一样的眼睛一动不动注视少女,笑盈盈道:“长椿妹妹觉得如何?”

    炎长椿白玉似的小脸上变了又变,末了狠狠甩开鞭子刷啦啦收回腰包中。

    说书先生唉叫地摔在地上,满嘴鲜血,她轻蔑扫上一眼,道:“我又不是白首魔女,怎会做这般卑劣暴虐之事?”

    百里汐道:“那是自然。”

    待炎长椿大步走出客栈,百里汐望着她细瘦的肩膀和高高抬起的下巴,回到茶桌前喝茶邀功,“寂宗主,若不是我出面那先生和汉子都免不了一顿皮肉苦,我是个好善良、好淳朴、好不做作的女孩子,你有没有一点点暗恋我?”

    寂流辉静静望窗外,懒得理她。

    自己茶杯里没水了,晓得寂流辉有洁癖,她心觉好玩抢过他茶杯作势要喝,见一点反应也没有,又只好将水倒到自己杯中无聊地还回去。

    一杯茶尚未喝完,寂流辉起身,青袍的金边在下午阳光下泛出丝丝如缕光泽,“走了。”

    百里汐起身撑伞随他出门,穿过市集,正是朝南门靠去。寂宗主气质斐然不食烟火,人流中格外打眼,路人见他俩纷纷侧目。百里汐将伞檐压下遮住刺目太阳与行人目光,“你放不下炎长椿小公主?”

    寂流辉对小公主三字“……”了一阵答:“怀州山水养灵,她不应孤身一人。”

    “我也觉得正跟说书先生话中一样,她这番远行大抵是要干票大的,在道中扬名站稳跟脚。毕竟她这小公主脾气在同辈中能不结梁子都不错了。”

    她正嘀咕,眼前一暗,寂流辉走到她前面些,修长肩背将阳光扎实挡下,仿佛漆黑的礁石。

    十四岁生日那年,炎羽骅送给她一把火红火红的伞,宛如枫叶在头顶燃烧,炎羽骅说:“你长大了,不可像景生一样外头乱闯,女孩子娇气些。”她心头喜欢天天撑着,几年后一场除魔相斗红伞破损得不成型,回家当日正是夏日炎炎,火辣辣的太阳几乎能让人烤干。

    从唤妖谷出来大路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炎景生提议御剑飞回去。

    百里汐在大树下热得躺尸,寂流辉一边打坐,她懒洋洋说:“天上飞太阳更大,我不走。”

    炎景生道:“你闹什么脾气,一把伞丢了就是丢了,父亲叫我们早早回去复命,晒一天你还死了不成?”

    她睁圆了眼道:“明明是你偏要扔我的伞,谁叫你扔我的伞了,我就还不走了,炎少爷你自便。”

    结果大吵一架,炎景生气的脸都黑了,负气御剑离开,百里汐默默瞧着炎景生化为天边一个小黑点,阳光依旧灼目,从唤妖谷出来她全身都在痛,索性翻个身趴在草地上打瞌睡。

    有人坐在她身后,视线暗下,百里汐回头,见寂流辉坐在她身前继续盘腿打坐,“你没跟他走啊?”

    寂流辉说:“你又跟他吵架。”

    百里汐说:“姐姐我脾气不是总那么好的。”

    少年心静,这么一坐如同尊白石佛像,将树外太阳尽数挡去。百里汐得了阴凉心安理得窝在他背后打瞌睡,唤妖谷出来本应一身妖魔腥臭,他身上还是干干净净味道,仿佛家门口院子里的梨花木。

    一觉醒来已是入夜,天边星星闪烁。她从草地上爬起来,“你该不会一直就坐在这儿吧,怎的不叫醒我?”

    少年敛去周身功力睁开眼,正见她绕到他面前凑上来,头发上满是草片儿。

    百里汐仔仔细细将他看上一通,眼里的星星也是忽闪忽闪的,“噗嗤!”她捂住嘴笑出声,“你的脸晒得通红啦,害羞一样!”

    寂流辉额角轻微地一抽,将水壶递给她,“喝水。”

    少女笑嘻嘻地接过,抬头看空中星光,夜风吹起她的长发。

    他坐在一旁,伸手轻轻拈下少女发间的一片草叶儿。

    市集人声鼎沸,百里汐跟得紧了些,好像生怕被人一撞慢下脚步,他就会消失在人群中。

    怀州以南山间一处湖泊,名为怀湖。炎长椿出城门后与数位炎暝山庄弟子会和后即刻前往,前后走了半日。

    湖水偌大碧绿如镜,四周山林茂密,幽僻无声。

    怀湖之说道上怀湖传言屡屡,说法玄乎其神:怀湖于上古之时乃一方神海瑞养通灵神兽,如今沧海沧田变迁虽说神兽早已成为传说,但有位樵夫去年在湖边看到一尾青龙,龙身泛出青光不可直视,从天际行云蹿入湖里。

    炎长椿此行正是收捕青龙,虽然这条所谓的青龙定不是什么上古仙瑞祥龙,但龙筋是做长鞭的极品材料,做出来的神鞭灵活迅猛,威力无边,堪比上古兵器。

    百里汐远远见炎长椿将一片绿叶抛向湖中,树叶悠悠跌落,触到湖水时沉了下去,仿佛被野兽吞并一般,再也没有浮起来,心道:“落叶沉湖,有意思。”

    见她从摸出只绣满咒文的锦囊,从其中取出一枚食指大小的黑色丹药扔入湖中,百里汐有点惊讶:“炎石军还真舍得,为引妖龙现身连唤妖丹都备好。”

    炎长椿立于湖边喃喃念咒,不过半柱香湖面泛起丝丝波纹,缕缕白烟从水中腾起,雾气渐渐弥漫一时间将密林掩埋看不真切。

    百里汐从一旁树林里走出来,炎暝山庄弟子见状一惊,纷纷拔剑,“谁?”

    炎长椿睁大了美眸,“你是客栈里的女人,你怎么会在这里?”

    百里汐拍拍粘在裙摆上的落叶,“妹妹这样唤不出东西的。”

    炎长椿冷哼一声,纤纤白指搭在扣好长鞭的腰包上,傲然道:“这条龙是我的,你最好不要和我抢。”

    百里汐望向她身后的炎暝山庄弟子,是些她未见过的生面孔,“我问你们,去年有樵夫在这儿撞见青龙是什么时候?那时你们在干什么?”

    “当时西边百年一遇大地震,接连数个城镇受累,我们这些道中子弟自然奋身前往救人于水火,无暇□□。不然那樵夫遇见的青龙我们怎么会留到今日?”

    “对,怀州一带山水秀丽天灾极少百姓大多平安喜乐,想必这块土地一直没怎么死人,又有山群抱绕,上午姐姐穿过市集时屠宰摊两侧皆挂不少新鲜野味,是不少人进山打猎砍柴吧?西边突发百年地震受害极多,到怀州顶多便是些深山中的泥石流,但将些樵夫猎人卷入湖水之中并非不可能。千年才化一龙,不然你们觉为何百年来怀州相安无事,偏偏去年震灾跑出一条龙?”

    “要见怀湖湖主,明显需要人祭。”百里汐走到湖边饶有兴趣地眺望,“不过有唤妖丹在手,你们谁放放血估摸就够了——”

    她没说完,有人在她背后猛力一推。

    或者说,被打了一掌,力道之大将她拍飞,整个地噗通栽进湖里——如同跌进漆黑浓郁的深渊泥淖,连水花都没见着,碧绿如玉的水面只漾开轻轻一丝波纹便重归于明镜。

    炎长椿眼睁睁看她掉下去,一格格转头看向身旁的炎暝女弟子,正是之前朝百里汐答话的那位。

    “阿嬛你……”她满脸惊愕与不可置信,女弟子收回手,胸口剧烈起伏地喘气,白着脸说:“她自己说要人祭,她自己站在湖边,又形迹可疑……怪不得我们。”

    嚓。

    炎长椿身心一震立刻看回湖边,一个青袍黑发的男人背对她立着,低头注视湖面,静默如石。

    稀疏白雾中他的脸见不清晰,只瞧衣袖上描金莲纹栩栩如生。

    方才一路上百里汐的气息她隐隐察觉一些,误以为是其他生灵便不作查看,可这个人完全是凭空出现的,靠近至此没有半点气息,仿佛一团空气。

    等等,方才百里汐走出来时……这个男人好像就在不远处树下。可她为何一直没有发觉?

    炎长椿心中涌出陌生的害怕。

    “你是谁?”身旁弟子拔剑道。

    寂流辉没有回头,抬手,白夜出鞘,剑气震得四周树木簌簌飞叶,虹光乍现冲向空中。

    炎长椿忽然听到很远很远的地方,有什么轰轰震了一下,震到她心底,震得她不得不跪下来。眼见雪白长剑一个回旋重新入鞘,青袍男人徐徐走进湖里,眨眼消失不见。

    雾渐渐散了,湖边一行人坐在地上惊魂未定。

    “小姐,小姐,我们现在怎么办?”身边跟着的女弟子终于说出一句话来,都快哭了。

    “找个高处空地休息,试试信号能不能放出去。”

    “我们、我们不回城吗?”

    “回不去,”炎长椿咬咬牙,用劲握紧长鞭,“他封山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