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历史穿越 > 白首谣 >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十四章

    青天白日,学堂授课漫长而无聊。

    近月来,学堂里弟子们听说一桩趣事,多日来心中的疑问也有了眉目。

    不知寂明曦与炎景生说了甚,午膳后学堂后山,有人瞅见炎景生揪着百里汐耳朵吼,“你招惹他干什么”“抓个鬼还抓到杏花楼里跑去学坏”“寂月宗的弟子你也敢调戏”“被厉鬼咬死算了”之类云云,炎景生本就生一副英气逼人的面孔,传言加身,旁边偷看的同辈们吓得不轻,以为他下一刻就要抽剑砍人。

    那个叫百里汐的女弟子也不生气,他一吼她就抱头到处窜,跟小猫似的,炎景生在后头追的满山跑。

    场面格外的……别开生面。

    “那位叫百里汐的姑娘比炎少爷年长两岁,是炎庄主的义女,我起初还以为是兄妹呢。”正直课间,寂明曦将书卷收好,转头说:“阿辉你记不记得,炎公子明明未对我们做什么,还专门找我俩郑重道歉一番,说是初见时不晓得是百里姑娘胡闹你,使得他误会你,心中愧疚,意外是个直肠子的人呢。”

    白衣少年低头看书,窗外传来少女的笑闹声。

    “我看你与炎少爷处得挺好,碰见百里姑娘掉头就走,真是和大伙反过来了,我倒听说几家男弟子对她都有几分心思。”

    寂流辉将书卷翻到下一页,“师兄近日甚爱打听?”

    “四面八方来,哪里需要打听,师兄关心于你。”

    “谢过师兄。”

    “不谢不谢。”

    百里汐虽被一部分女弟子看轻冷眼相待,但活蹦乱跳的热情性子倒是与另些童心未泯小少女玩起来,不出几日她就跟姑娘家们玩得亲热。此时带头和一群女弟子在放风筝,放着放着风一刮,失了方向,飘乎乎溜进窗内,正巧不巧、不偏不倚地落在寂流辉摊开的卷轴上。

    寂流辉看见风筝上是用绘咒的朱砂笔描出一只蝴蝶。百里汐跑来上半身搁在窗棂上,讶道:“这不是寂二公子……哎你要走啦?”

    寂明曦苦笑摇摇头,对百里汐行过一礼,也随寂流辉着去了。

    身后少女们叫唤:“小汐,你又在招惹寂家二公子啦?你看堂堂暮云真人弟子,什么妖魔鬼怪都不怕,偏偏见着你绕道!”

    一香妃色衣裳的少女道:“二公子长得俊,但老是皱着眉头一点都不好说话。大公子多好啊,每天笑眯眯的。”

    百里汐手里捏着风筝走回来,“是呀,老是皱眉头呢。苏梅你是不是喜欢寂明曦公子呀,我帮你问问他好不好?”

    苏梅小脸一红,声音小小的、怯怯的,辩不出如何情绪,道:“小汐你莫乱讲,我是有婚配的,寂月宗大公子小小苏家哪里高攀得起。”

    百里汐心道:“大家年纪这般小,喜欢与否和家族高低有什么关系,只是喜欢而已,还了不得了?”

    她百里氏遗孤,又为炎暝山庄义女,本就易人指指点点。现说出这种话来会引起大家不快,毕竟对一般门派小辈而言,能在灵枢学堂听学是极大的不易,哪是她能晓得的,于是说:“是我不该多此一句,先前不晓得你有良人,日后我不再调笑了。”

    话虽如此,每天遇见寂流辉,百里汐远远热情打上招呼,叫的旁边所有人都张望他俩最好,常常惹得姑娘们哄笑。毕竟男女弟子听学论剑都是分开的,难得能碰上照面,时间久了,那白衣小少年见她掉头就走,连瞬步轻功都得用上,如此如此日日也只能瞅见那一抹白影,洁白衣袖上滚着青色莲花纹。

    “小汐是不是瞧上二公子啦?”

    “他是最最好看的呀,”百里汐回答得十分诚实,“为什么我就不能去认识他呢,难道一定要喜欢他才能打招呼吗?”

    寂流辉躲得太紧,她只能求助炎景生,后者对此嫌弃十分。

    “你还要招惹他,寂氏条规严苛,你是不是皮肉痒痒?”炎景生眼睛里将要喷火,百里汐委屈道,“景生你就让你的朋友讨厌你姐姐吗,我会很难过的嘤。”

    紫衫少年开始翻白眼,百里汐瞅见他手中的竹简,愣道:“《燎阳六十四心法》……这是书库里的,这么生冷的谁会看?”她又了然,“你借出来带给寂流辉?”

    不等炎景生答话,少女已经抢过他手中竹简一溜烟跑远。

    除了天天练剑看书打坐的寂老人家,她想不出谁还看生僻如此的古书。

    寂氏客房坐落的僻静,庭院里开着洁白梨花,百里汐走到时远远见一白衣少年站在山崖间,肩膀的线条利落如一阵断风。

    他的衣衫和黑发猎猎被吹得扬起,身边一只洁白仙鹤,半人来高,他摸摸鹤鸟,将纸条塞进鹤鸟脚踝上的小竹筒里。

    百里汐心道:“早就晓得寂月宗鹤多,只听过飞鸽传书,飞鹤传书头回见,这修剑门宗不愧走时代最前沿,送个信都如此卓尔不群。”

    仙鹤温顺低下袖长优雅的脖颈,头顶一簇红趁得格外鲜亮美丽。

    山间断崖,少年与鹤。

    百里汐走过去,少年转过脸,露出清俊凉薄的眉目,眼中寂冷,果然是寂流辉。

    他见红伞紫裙的少女走来,脸色微变,百里汐见他要走,赶紧举起竹简道:“景生叫我来送书!”

    她眼睁睁见到少年板着脸足足迟疑好一阵,才勉勉强强靠过来,心中哀叹,如果能看见,他一定对她设了三十六道结界。

    她原地不动他走来,然后伸手把竹简递过去,“这么冷僻的书,想想也只有你会看了。”又盯住白鹤笑笑,“这鸟你养的?……养得挺肥,平时吃的蛮多吧。”

    白鹤感受到她灼烈的目光,爪子提起后退一步,默默一抖。

    白衣少年淡淡道谢,折身便走,百里汐下意识哎地唤他一声,跑到他面前。

    寂流辉道:“何事?”

    百里汐也不晓得叫住他是作甚,于是从怀里拿出青色莲纹钱袋,上头绣着的“辉”刺得少年原本冷清的神色沉得更厉害,她厚脸皮笑两声说:“钱我用完了,钱袋还你。”

    “不必。”他压根不想接。

    “那你是留给我?”少女眼眸一亮,立刻娇羞起来,捂住双颊扭捏道:“这是小道长给我的定情信物吗?我会好好珍惜哒……”

    “……”

    “原来小道长早就暗恋于我,为何不早点说?喜欢我的男孩子那么多,可小道长如此美貌,我可以让你排在前面呀。”

    “……”

    寂流辉脸黑成锅底,径直咚咚咚走回来,伸手一挥,百里汐怀中的钱袋眨眼落到他手上,然后抓着钱袋咚咚咚地回屋,啪地关上门,还锁上了。

    百里汐在外面笑得前仰后翻,捂住肚子指着门上气不接下气,“你这个人真是太有意思啦,今晚我就跟景生说去,寂月宗的弟子竟然会抢东西!直接抢哎,旷古烁今!”

    寂流辉在屋里打坐、练功、参禅,如此反复,就只差被气得一口鲜血喷出,走火入魔。等外头讨厌鬼不笑了,他方才吐纳一口静心气诀,窗外猛地传来鹤鸟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他周身一震,放下书简冲出门,只见紫裙少女已经不见,那仙气袅袅的白鹤扑腾着翅膀爬起来,美丽皎白的长长脖子上一抹鲜红——

    一个用发带系出的,大大的红色蝴蝶结,可爱十足,喜庆非凡。

    蝴蝶结下面还挂个小木板,上书“我叫小红”。

    “……”

    百里汐晚膳回主宅的那座山峰,未见着炎景生,倒是稀奇地见到炎羽骅,一副风尘仆仆方才归来的模样,不禁侧脸对一旁恭敬立着的中年女人道:“安总管,我这是眼花了吗?”

    炎羽骅道:“丫头你又在瞎说,是不是皮痒了?”

    百里汐上前笑嘻嘻道:“汐儿这才觉奇怪,总算见着炎伯伯,却又变年轻了,容光焕发的,是不是背着汐儿修炼长生之术啦?”

    炎羽骅道:“汐儿真会说话,伯伯都一把老骨头糊涂听得你这些?你且坐下,伯伯有话要问你。”

    百里汐连忙把桌上最大、最香的酱蹄髈夹到炎羽骅碗里,又斟好酒与他,只听男人慢条斯理道:“前日安总管说,你一个人去明州坟园驱魔,把一作乱僵尸绑着游街示众,闹得全城鸡飞狗跳、人心惶惶?正武盟都告到我这儿来了。”

    百里汐心中咯噔一响,暗暗骂安管家消息太灵通,半口饭来不及咽下肚,搁下筷子窜到炎羽骅身后,不知从哪摸出一把海棠花折扇忙不迭给炎羽骅扇风讨好,“活人犯了大罪都要游街示众,让别个晓得当坏人落得这幅下场,僵尸所作所为与此人生前品行有关,我效仿此法,还不是可以告诉大家要一心向善莫心存阴暗,免得日后化为走尸被我等打压。”

    炎羽骅叹口气:“汐儿你哪里听来的歪理,人心生死哪里如此简单。”

    百里汐捶肩又揉背又说上一番好话,炎羽骅总算不再追究。两人膳毕又坐了一阵,炎羽骅招来安总管道:“此番下江南,我探查一番,景旗虽然只有十七,但将山庄的江南分部一直打理的极好,比同辈岁的稳重熟练数分,我心觉他有出息,也该是回庄住着。你安排下去,明日夜里他便入庄。”

    安总管低头应去,看眼一旁朝她瞪眼睛的百里汐,道:“跟某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野丫头比起来,是挺稳重。”

    百里汐吐吐舌头。此时门被推开,是炎景生。

    厅内人声戛然而止,炎羽骅缓缓沉下脸。炎景生见到父亲微微一怔,整个人都挺直了,甚至往后退了点儿。

    片刻后,他低头行礼,“父亲。”

    安总管道:“嵩山有异,炎少爷去猎魔了。”她对炎景生低头行礼,“少爷吃过没有?”

    炎景生眼睛看着自己的父亲,绷着脸道:“在外头吃过了。”

    炎羽骅沉声道:“唤妖谷天边隐现红霞,你收拾一下,待明日你弟弟回来再走也不迟。”

    紫衫少年肩膀微僵,他沉默须臾,低头道:“是。”

    深夜,百里汐下了一大碗木耳肉丝面,敲开炎景生的房门。

    月光极亮,春末,院落里的梨花稀稀拉拉落一地,少年英气的眉眼在柔和银光下朦胧几分,他脸黑道:“这是什么?”

    百里汐将碗塞给炎景生,探头瞅瞅屋内,原来他现在就开始收拾打点行装,“我就晓得你没吃,炎伯伯面前你大气不敢出一个。”

    炎景生脸黑得更厉害,“你把你的嘴巴闭上。”

    他就坐在门口庭廊呼哧呼哧吃面,她在旁边双手托腮看,心里回忆着,炎羽骅有没有夸过炎景生一次,哪怕是一句。

    唤妖谷天边红霞,是荧惑守星征兆之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