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历史穿越 > 白首谣 >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十五章

    书上说荧惑守星天象一出,不是皇帝驾崩、丞相罢职就是天下大灾。

    初夏将至,山林间一丝丝虫鸣。

    百里汐张张嘴巴,最后调笑说:“大多修道之人一生去不了一次唤妖谷,你倒好,顶上人家三辈子了。”

    这次还专门捡映红光的时候去,往死里磕。

    炎景生讥讽道:“大多修道之人一生都讲不了你这么多废话闯不了你这么多祸,你倒好,叽叽喳喳瞎闹折腾顶人家八辈子。”

    一个月间炎景生未有回来,学堂弟子于论剑台试剑。

    百里汐贪睡迟到,被女先生罚抄金刚经三遍,见人走光,她才抄上几篇便坐不住,可又苦恼女先生又被她偷懒气急,到时候朝炎羽骅告状,一时间趴在案几上唉声叹气,生无可恋地瞅着门帘上的银色兰花风铃,铃儿随风摇曳,细碎悦耳。

    “师姐,师姐。”

    她抬头一看,见炎景旗趴在窗外。

    炎景旗生得一张讨人喜欢的漂亮脸,下巴尖尖,眼眸细长,神情温和,似乎更像母亲,个头不高,瘦瘦的,身穿炎暝山庄寻常弟子的紫衫,他笑着说:“师姐想去论剑台看比剑罢?景旗现在无事,替师姐写就好,师姐快去罢。”

    百里汐立刻一个鱼打挺坐起来,“此话当真?”

    “师姐笔迹景旗会写,先生瞧不出来的。”

    她无暇想其它,例如炎羽骅正移交一部分庄中事务于他,他本应不可开交。对景旗道:“好弟弟,这份人情姐姐记住了。”连忙抄起红伞,管不住腿地往外溜。

    百里汐飞到论剑台就近的一方高楼上趴在屋檐边儿看热闹,正正好轮到寂明曦使剑。

    论剑台论剑除开弟子之间切磋,先生指点,还会放出抓来的妖魔实战训练,小杂碎有之,强大有之,凶狠有之。

    寂明曦的剑和他的人一样,行云流水,如沐清风,不留痕迹,众少年啧啧称赞,百里汐边看边唏嘘,这人真可怕,他要是当了坏人,人家都不晓得自己脑袋怎么掉的。

    下场寂流辉上台,论剑先生拿出一只红色锁妖囊,抽开金黄的细绳,对手现出型来,是一只九尺来高,被银色锁链绑住的,浑身赤红的恶鬼,长长的指甲宛如獠牙利刃。旁边少年们听它嗥叫的声音,脸色不禁青白,手忍不住摸向自己的佩剑。

    寂流辉盯住它,面无表情。

    那恶鬼站定,猛地挣断锁链,朝寂流辉扑去。

    百里汐眨个眼,白衫少年已在恶鬼身后三尺开外,手里提着一把出鞘的雪白长剑,如琉璃一般在天色下泛出光芒。

    一丝红色流过剑身,在剑尖滴落成一滴血淌下。

    那红鬼背对着他定在半路上,一边一半朝两边倒去,几乎在同时,苍利雷火从它脚底炸开似的窜出,瞬间将其熊熊包住,轰轰焚烧殆尽。

    论剑台一时间寂静,少年们目瞪口呆地望着寂流辉利落收剑,只有风掠过,将地上的恶鬼齑粉吹散。

    待四周小少年回过神,开始惊叹“不愧是‘白夜’啊”“这下手也忒狠了。”“赤鬼蛮少见得哎我是头回见,长相都还没看清楚就没了”“虽说是论剑比试,先生原本的意思是介绍恶鬼战斗习性,不是叫寂二公子一剑轰掉吧……”

    下场时寂明曦拍拍他肩膀开口,轻轻柔柔的:“师姐的事,你还在生气?”

    寂流辉不语。

    寂明曦笑说:“师姐平常虽有些温吞,但心里清楚,拿得起放得下,师父嘱咐过我们,你不要忘记了。”

    语毕,眼见论剑先生上前,面色不悦,将寂流辉说教一番,无非是身为寂月宗弟子,出手更应该顾及周围旁人,刚才险些伤及同窗,哇啦哇啦的。

    百里汐趴在远处屋檐上听不清晰,只心觉这位寂月宗弟子大概跟世间妖魔有血海深仇。

    后头论剑百里汐又瞧上一阵,心觉无聊,没看炎景生练剑有意思,看天色尚早便起了心思跑下山,心里琢磨趁还没研修辟谷之术修道,赶紧抓点儿好吃的。

    金陵城夜夜笙歌,灯火辉煌。

    包子摊旁两个大妈在谈近日稀奇新鲜事儿,

    “听说西街张家客栈里头诈尸了哦!”

    “这个我晓得,那家客栈半月前有人住房,来的时候四个人,第二早走的时候就三个人,张老板一问啊,说是还有一个昨晚儿就走了。结果等那客人给钱走了后,小二上楼一看,哎呦我的妈,那第四个人就直愣愣躺在客房床上头,身体硬邦邦的,死了!张老板吓得够呛,也是好心人,付钱给城郊义庄让他们收去,打算找个地儿埋了……结果第二天大早,那尸体又躺回客房床上,义庄明明说是把它埋了,还有个碑呢,大伙儿都看见了,也不晓得怎么回来的,你说吓不吓人!管张老板把那尸体弄哪去,第二天就出现在床上,可怜张老板做小生意的人,莫说开客栈,现在吓得一病不起哦!”

    “我倒是还听一个,东街的老寡妇你还记不记得,去年不就死了吗?就是前几日,东街的人说啊,晚上睡觉,感觉有人在他床前,对着他的脸吹气,是个女人,连着吹三口气!人家吓得半死,愣是屏住呼吸没吸进去,那女人走的时候他一看,背影活像老寡妇。过几天就听说街坊好几户人家都得了怪病,躺在床上面颊溃烂,呼吸不得,却还活着!”

    金陵城大,人来人往,华美迤逦,无数奇闻诡谲埋藏在光鲜热闹里。

    百里汐咬着鲜肉包子心道:“自从杏花楼厉鬼之后,这方面事儿便渐渐听的多来,杏花阁那位花魁姐姐化成凶狠厉鬼也是奇怪,难道当真如我所想,金陵城下头埋了什么玩意儿?”

    走着走着,不自觉在杏花楼面前停下。花楼还是数月前那个浮华旖旎模样,男客风流女客巧笑。

    她看见一个女人在杏花楼门口徘徊。

    那分明不是花娘。

    她模样在浓妆艳抹的花娘中不甚光彩,五官素净平和的,眉心一点朱砂,发髻盘起,应是有家室的妇人。百里汐看到这个女人时,想起一种灰色的鸟,有着长长的脖子和干净的羽毛,吃着很清澈水里面的游鱼,眼睛是浸水的黑珍珠——

    她是这样的鸟。

    女人在门口踟蹰,很是犹豫,百里汐脑补整整一出折子里写的狗血俗套戏,比如自家丈夫跑来偷腥被她发现当场捉奸上演一场撕逼大战一哭二闹三上吊之类,上前亲昵地挽住女人,笑道:“姐姐是想进去找人吗?我带你去罢。”

    女人眼里浮出惊讶,“……啊……?”

    “姐姐的相公在里头罢?生得什么模样,有什么特征?”

    “……等等,你是谁……?”

    百里汐嘿嘿一笑,道:“姐姐莫慌,咱们慢慢找。”

    不等女人答话,百里汐左手扛一把红伞,右手抓住女人的手腕大摇大摆走进杏花楼的香门。

    半柱香之后,杏花楼拿棍子的男丁护卫无一例外被踹翻,鼻青脸肿地飞出围墙。

    花娘们咿咿呀呀尖叫地跑出来。

    老鸨趴在杏花楼大厅的桌儿上,甩着花手绢儿哭嚎抢劫杀人犯罪。

    百里汐摆出遇神杀神的架势,拉着女人一间房一间房挨个儿地找,旁人唯恐避之不及。女人也满脸焦急,挣脱不开她的手,忙道:“姑娘莫这样误伤人家,别个也是被殃及的,与他们无关……”

    百里汐刚踹开一扇门,里头男的大叫女的尖叫,凳子花瓶镜子什么的全砸出来,百里汐复又把门关上说道:“姐姐话是在理,可我不爱听,捉奸就是要图个气势,免得到时反咬一口说女人心虚,男人啊,总把错误归结在女人身上。这青楼开着就不是省油的灯,姐姐要是好生生进来端上笑脸讲理,我保准她们把你轰出去还甩脸色。”

    下一扇门打开,床上赤///裸交缠的男女停下动作,齐齐转过脸。

    女人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找到了,百里汐心想。

    她站在原地,怔怔地注视着,动也不动。百里汐又看过去,花娘搂住被褥不住地往床脚缩,见是两个女人,眼中惊恐多一分轻蔑。

    男人面庞浮过惊讶,披衣下床,却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慢慢地饮,泰然自若。

    门口的女人仿佛被刺痛,浑身颤抖扭头要走,百里汐硬抓住她的手将她狠狠拽回来,眼睛盯住半裸的男人不动,嘴角一抹笑容:“姐姐,这是你相公?”

    男人却答给她:“我是她相公。”他说,“你是谁?”

    百里汐继续笑,“这个男人,姐姐是要杀是要剐?”

    “你是谁,你晓得我是什么人?”男人看向面色苍白的女人,眯眸道,“阿仪,你好有胆子过来,有外人撑腰了?没了我你能是什么?”

    “你发现我在这里又能如何,闹这么大的动静,没有颜面的是谁?是我吗,别人只会说你不好,不体谅不贤淑不够好,还这么胡闹,我才会找其它乐子。”

    “我温顺又听话的阿仪哪去了?”他说,一字一顿,“回去罢。”

    “是呀,姐姐生气作甚!”床头花娘约莫是常客,底气足足的,道,“姐姐莫生气了,男人哪个不是这样是这样的,他又不是不要你了,姐姐日后就会习惯的,说不准还有新的妹妹过门呢,姐姐气量这般小哪行啊,”她咯咯笑两声,“又待几年姐姐人老珠黄,就不晓得日后公子和姐姐在床上好时,心里想的是谁了——”

    百里汐直接跳上床甩了花娘一耳光,特别重。

    这名为“阿仪”的女人听到花娘的尖叫后身子晃了晃,好像从遥远虚浮的梦境中醒来,她呆呆看了看男人,又看了看百里汐。

    百里汐耸肩,“看我作甚,我本来是想划烂她的嘴的。女人混口饭吃不容易,但讲话尖酸刻薄把人往下踩我就不喜欢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