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历史穿越 > 白首谣 >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十七章

    明明是夏日,地窖甬道却潮湿寒凉,好在他的脊背熨得她心口温热。

    寂流辉走了一阵,把她往上掂了掂,百里汐由衷地说:“小道长,你真是个温柔的人啊。”

    寂流辉道:“我松手了。”

    少女连忙哎哎叫唤,将他脖子抱紧了,“别松,我脚疼,脚疼,胸口也疼!”

    她一说胸口痛,少年肩膀一滞,又默默朝前走去。

    深深长长的甬道只有他们的声音,仿佛世界分崩离析切割成黑暗的点。

    百里汐不晓得寂流辉背她走了多久,在背他上趴一会儿又睡去了,迷糊觉得自己这段时日怎甚爱瞌睡。一觉醒来靠在墙上,说来也奇怪,这次病伤去得尤其快,身子利索了许多,倒是能走路了。

    耳边有细碎的流水声,旁边竟有一条地河,不禁暗暗起疑这又是到了哪里。她喝了点水,神清气爽在原地乖乖坐了一阵,白夜的光辉便在拐角出现,慢慢靠拢过来。

    百里汐见寂流辉依旧绷着的脸,心里很高兴,故意说:“我以为你这一走就不回来了。”

    寂流辉懒得理她,坐下打坐。百里汐挪过去,“如果你不在,我会在原地等你的。”

    少年依旧不理她,甚至教白夜入鞘,浓墨般的黑重新将两人覆盖。

    寂流辉闭眸调息一阵,忽听见落水的声音,蓦地睁眼望。他眼睛比寻常修道人更加敏锐,竟见到少女洁白光滑的脊背!

    “百里汐!”

    他这一声喊得气急败坏。

    她竟然脱光了衣裳,在河中洗澡!

    百里汐十分模糊地发现寂流辉猛地转过身,整个人简直是面壁打坐,直邦邦的,笑道:“这而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你又瞧不见,怕甚?”

    那头少年低声肃道:“孤男寡女,你可有分寸?”

    百里汐泡在清澈冰凉的河水中,双手趴在岸边,歪着脑袋:“可咱们进来都有几日了吧,我看你也挺讲究的,怎么不来洗洗……”她恍然大悟,一拍手道,“是不是在我之前睡的时候你已经洗了?那你还不是当着我的面洗澡,不害臊。”

    少年差点儿一口气背过去,一下子站起来。

    百里汐眼看他走到很远的地方坐下,黑乎乎的她也看不清是多远,总之是不愿理她的,咯咯笑上一会儿,才对着那头喊话:“你刚才是不是叫我名字?你第一次叫我名字啦,那我以后也叫你寂流辉,好不好?”

    那边自然没声。

    她笑了笑,“我刚记事的时候,爹娘把我放在一座山里,与我说要我原地等着,他们不久就回来接我。”

    “我在原地等啊等,等了很久,山里刮风打雷又下雨,可吓人了,晚上还有狼,好在我是会爬树的。爹娘再也没有出现,我也不记得是过了几长时间,只晓得自己头发又长了许多,可以让娘亲扎好看的小辫子了,那个时候,有人来接我了,是炎伯伯。”

    她不大回想得起父母的模样,炎羽骅出现在她眼前时的样子倒是深刻,他穿着紫色衣袍,眉目挺凶,身后是安总管,安总管手里牵着个男娃娃,那男娃娃明明可爱的不得了,却也是凶巴巴的样子。

    有人站在岸边,不知何时走过来的,百里汐窝在水里抬起脸,是寂流辉。

    他站在岸边,闭着眼把白夜插在土里,等他走远了,白夜突然自己出鞘,照亮了她搁在岸边的衣裙。

    “莫把衣裳穿错了。”

    他说。

    两人又在地窖中走着,不知日夜。百里汐在心中估算,自打杏花楼掉下来,已过上七日。拿八卦指南盘一看,已经不晓得在哪里了,时空是扭曲的,无法正常丈量,似是南方一片陌生山群中。

    两人身体并不乐观,每每百里汐瞌睡时寂流辉都会先去探路,百里汐能走路后,便强行跟在后头调笑,好歹拉住他一块儿歇息。但此番数日下来,白夜出鞘又多少耗些精力,少年脸上疲惫渐渐瞒不住。

    百里汐早已躺尸,垂死挣扎唠叨:“这地道不知何人修建,如此害人。炎伯伯还没给我婚配夫君呢,我就要死了,我竟然无声无息死在这样的地方,起码也要轰轰烈烈死在哪个大魔头手上啊。”

    “……你闭嘴。”

    百里汐刚想还嘴,人都要死了还不叫人抓紧机会多说两句,突然感觉到灵压。

    隔着一堵墙,有什么妖兽靠近了,百里汐敲了敲,走了这么远这么久的路,第一次发现了一堵空墙。于是她不等寂流辉开口,一个鱼打挺蹦起来,直接把破烂烂的红伞对准岩石,一句“急急如律令”把墙给轰了。

    伞是破了,力道尚可。

    飞石烟尘中,夕阳阳光倾泻灌入,寂流辉的脸色冷得如同冻上十年的冰块。

    百里汐手舞足蹈,“寂流辉你看,我们出来了,我们出来了!”

    寂流辉捂住她的嘴,一把将她带到旁边,只见下一瞬大团熊熊红火扑面而来,直直贯进地道,热浪逼得她闭上眼连连退后。火焰刚喷完,他拽着百里汐的衣领跳出大洞,来到外面。

    寂流辉说:“你打到人家的窝了。”

    这是一个天然形成的山洞,洞外山群的天光照耀进来,落在面前异兽的背上,这是一只二人多高的犬型妖兽,头顶弯角,毛发是油亮的黑色,腹部鳞甲,尾巴分成两大把,四爪钢铁尖利,獠牙涎水滴落。它低低压下前身,对百里奚二人呲牙。

    少年出剑,惊雷白炎破空砸去,只见那黑色犬兽一仰头,竟将焰火生生吞了去,咕咚咽进肚。

    寂流辉眯眼,“祸斗?”

    百里汐道:“《山海经》里面那个?……等等那不是……”

    吞食火焰,还能翻个几番吐出来的那个?

    不待她说完,面前异兽一声低吼,口中果真喷出苍白烈火,铺天盖地。

    百里汐拔腿往洞外跑,身后祸斗吼声震天,洞外密林间竟窜出数十只同样大小的祸斗来,横在面前团团围住。

    “这山当真奇怪,哪里有这么多妖兽的……”她正嘀咕,仔细朝山群望去,山林葱郁茂密,却呈现出一种诡异紫色,心中一怔。

    好浓的瘴气。

    黄昏渐近,天边一抹红霞如血,那紫气便愈发浓郁,好似腾飞到空中,阴翳暗影中,似乎有千千万万蛰伏的东西,睁开了眼睛。

    变故屡屡,她这才感受到,这从土地深处窜入脚底的妖气粘稠的不同寻常。背后少年面色如霜,提着剑,瞬息劈开了迎面扑来的一只妖兽。

    他取出怀中白色面具戴在面庞上,淡淡答:“我们到唤妖谷了。”

    “……啥?”

    百里汐一手握紧伞,一手捂住额头,哭丧脸道:“我还能回那个地道么?我就当我没来这儿成吗?”

    于是整个晚上,半个唤妖谷群魔乱舞,鸡飞狗跳。

    两个活生生的人跑进唤妖谷里头无异于羊入狼群,里头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爬的,洞里钻的妖物们十年二十年未吃过鲜活人肉,闻到人息一时间躁动得不行,四面八方惊嚷鬼叫。

    即便御剑而行,空中瘴气不散,又有鸟妖停驻,飞上去立刻被打下来,两人只能硬闯。

    百里汐早觉寂流辉与妖魔有仇,却未想到厌恶到这般赶尽杀绝。一路奔走,半山横尸,夜里的“白夜”引唤的天雷闪烁刺目的白光,苍焰耀如虹光,烧的寸草荒芜焦黑,硝烟屡屡。

    灼灼火光映照他沾染血迹的白色面具上,魑魅魍魉,莫能逢之。

    唤妖谷里头什么都有,随便提一个出来搁城里都能闹得天翻地覆,连削几个大妖百里汐半张脸都糊上血,面前有一整座楼那么高大的九头鸟妖被寂流辉劈砍得浑身冒烟,嘶叫声音直冲天际,将将刺破耳膜。

    百里汐嗓子嘶哑,手上攻击未停,喘气儿笑道:“也罢,就算死在这儿,也是死在大名鼎鼎的唤妖谷里,我也算是个壮士,风萧萧兮易水寒。”

    寂流辉:“……你闭嘴。”

    那鸟怪叫到一半,便朝寂流辉扑来,少年举剑便挡,哪知它半路折了方向,一爪抓向百里汐,百里汐早已累到虚脱,没防住,利爪嵌进她肩膀,飞向空中。

    寂流辉一凛,御剑要追,却呕出一口血来。

    百里汐肩膀被穿透,疼痛得厉害,隐约听见寂流辉喊了她一声,眼见一只浑身冒瘴气的妖兽从他背后袭去,伸手扯掉伞面,收起伞骨,对准附咒笔直射过去。

    遥遥见穿透妖兽胸膛,才吐出一口气,迷糊闭上了眼。

    耳边风很大。

    一觉醒来,却在炎暝山庄,窗外阳光正好,鸟鸣啁啾。

    炎景生坐在旁边,眼眸如炬,百里汐眨巴眨巴眼睛,举手,弯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来:“唷。”

    炎景生凶巴巴一击暴栗打过去,骂道:“唷个屁!”百里汐捂住额头哀哀叫唤,这么一动,莫说伤口,全身骨头疼的劈啪作响,一时间疼得脸皱成苦瓜。

    “知道痛就好!”他气冲冲地吼,“你又在招惹事儿,你说你跑到唤妖谷去干吗,能不能消停点儿?!”

    百里汐嘶嘶嘶抽上好一阵子气,才说:“寂流辉呢?”

    “当然在寂月宗!不晓得死活!”

    “……哦。”

    “我方才离开唤妖谷不到半日,发觉谷中异动,刚赶回山脚,就见他扛着你浑身血地从唤妖谷里走出来,脚下一个个血印子。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提头去寂月宗谢罪!”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