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历史穿越 > 白首谣 >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十九章

    将将入夏,花朵落尽。炎暝别庄一处小院内,梨花木枝桠碧绿茂盛。

    客房里,炎锦的脸很臭。

    桌上早膳摆满,面前女人大快朵颐,满嘴满手酱料。

    炎锦嫌弃道:“你真的是柳家五毒门大小姐?”

    百里汐嘴里塞满虾饺叉烧,含糊地答:“是,地位还不如一介丫鬟。”她咀嚼下肚,满足地拍拍肚皮,道,“这位美丽的炎家姐姐,姊君昨晚差点儿在湖里丢了性命,疲惫的很,可否让姊君小憩一会儿再去拜谢炎庄主?”

    炎锦冷哼一声,甩袖离去。

    百里汐听脚步声远了,才长长舒一口气,松开了一直紧握的左手。

    一只血红的蝴蝶从她掌心飞出,悄然消逝。

    幸好炎石军问话时,她假装晕乎揉脑袋,将摄神术丝缕从她太阳穴中抽出攥在手心。人生如戏,全靠演技,阎罗花这个玩意儿,倒是有点意思。

    炎石军在打什么算盘,他手上又掌握什么,百里汐颇有兴趣。

    炎暝山庄和鲜少过问尘世的寂月宗最大一处不同便是,分部据点如星点在地图板块上分散,辽远如南疆都有线人支部,因此在江湖中炎暝山庄名气比寂月宗要来的火热响亮。

    既然炎石军哪个分部不去,偏偏来到江南这里,她虽是头回来,仔细一琢磨也当真有一处线索。

    当年炎景旗在江南支部里从一个打杂的慢慢上爬,在这儿做过一段时间二把手,曾将一事说与她。

    那天炎羽骅不知为何发了老大的脾气,狠狠惩罚了几个下人,还摔了东西,连安总管都安慰不住。那几个是跟着炎景旗从分部一并来的,连带着炎景旗也被难得的训斥一通,在她的记忆里,炎羽骅偏爱的二子炎景旗只挨过这一顿训,平白冤枉的。

    炎景旗素来平易近人,说话和气又灵光,一直被庄中子弟和下人喜欢,和炎景生的态度简直天差地别,百里汐回来时看到那几个随从被打的腰都直不起来,炎景旗蹲在一旁,和侍女一起给他们上药。

    百里汐上前问去,炎景旗先是支支吾吾敷衍,她脾性较真上来了,才说给她听。

    原因是炎景生。

    炎景生向来被称道中奇才,仙人转世,出生是白鹤齐飞彩霞云蒸,大家都晓得这番说法,哪里来的也无从知晓。

    而那些随从在庄中一次喝酒中,熏熏然地嚼口舌说,并非如此。

    当年炎景生的母亲炎夫人便是在江南分部难产而死的,炎景生血淋淋出生时,有一位仙人到访,说他乃灾星降世,日后江湖浩劫,流血漂橹,因他而起。

    这件事,只有江南分部的几位老前辈才晓得,口风极紧,这灾星说辞曾寥寥流传一阵,又被炎暝山庄压下,不晓得用什么方法,百年奇才之说取而代之。

    百里汐听罢道:“这决然是杜撰的,都说是老前辈了,若是当真,这般大事炎伯伯也不会让他们待在庄里头,这么多年过去,这些年轻随从又哪里听得,大抵是坊间瞎说陷害的。”

    炎景旗叹口气,道:“师姐有所不知,江南那庄里面有一处隐藏地牢,我有次下去查看犯人,里面关押的一位老人是二十年前庄内做事的,不晓得是犯了什么错,也曾说类似的话。”

    百里汐道:“隐藏地牢你还告诉我呀?”

    炎景旗道:“地牢瞒的是外人,你我都是炎家人,对吗?我晓得师姐心头最看重兄长,也不得将这些说给他的。”

    百里汐听得高兴,当时心觉炎景旗真是个会说话的,地牢的事儿便抛在脑后。如今细细一琢磨,心觉这地牢是必然观光一回的。

    心动不如行动,百里汐就地出发,抱着伞打开门看见门口守着位炎暝弟子,她小脸一红,用袖子掩住手指,浅浅捂住面颊小声道:“这位小弟弟,姐姐有个难处。”

    弟子见这庄主带来的女人弱不禁风、姿色动人,眼眸水光荡漾,不禁一愣,不知觉道:“何事请讲。”

    百里汐面有难色,扭扭捏捏:“姐姐我……想那个。”

    “……哪个?”

    “就是……那个呀~”百里汐低下脸,小声道,“姐姐我……想去个茅厕。”

    弟子咽咽口水,干巴巴答:“……姑娘,房里有夜壶。”

    百里汐一副要羞哭的模样,“我、我当然晓得,我就是想……上大的。”

    炎暝弟子忙不迭带她去了后院茅厕。

    百里汐忙不迭把他打晕了。

    晴日方好,百里汐撑开伞,在庄内偷偷摸摸、上蹿下跳。

    地下牢房在别庄书房,名为清心阁,正在庄主宅院旁侧,百里汐从窗户翻进去,书房里简约讲究,倒不如本部贵气。

    至于机关,百里汐走到书房物架上,物架上搁有金如意、绿翡翠、青瓷瓶等手玩古物,她四下一瞅,果真发现了一个蟠桃金童子的袖珍坐像,这金童子左手抱一个装满金币的大钱袋,右手高举一个金元宝,闪闪发亮。

    百里汐抓住那金元宝往后一摁,金童子嘎吱一声,胳膊朝外拐,直接骨折。

    一旁墙壁隆隆旋转,出现一道暗门。

    百里汐踩着小碎步儿轻快蹦跳进去,心道:“这么多年了,全天下的炎暝分部暗门机关都这个掰人家金童子的胳膊,炎伯伯这是有多懒。到炎石军这代也不晓得改改,都是心大的。”

    楼梯很窄,百里汐摸黑下楼前进,有点怀念自带打光效果的白夜。

    牢内墙壁上有火把,很暗,影影绰绰的。牢房一个守卫也没有,安静的不得了,弥漫着陈腐的味道。

    百里汐挨个朝牢房里头瞅着,关在里面的人大多不知死活,或者说是死的,如一团干棉絮弯弯曲曲地躺在那里,散发腐朽的臭味,看不清尸身。只能依稀瞧见脏得发黑的衣裳布片。

    走过一个牢笼时,里头飘出一个声音,嘶哑得漏风,如一片枯叶。

    “魔女……”

    百里汐脚步一滞,望进去,里面是个老人,盘腿坐着,瘦如一把失水的柴火,仿佛一碰就簌簌碎去。

    百里汐歪歪头,老人的脸埋在黑暗中,她睁着眼睛道:“你再说一遍?”

    “……那是灾星,早就该杀掉的,庄主不听劝,不听劝,不听劝,早就该杀掉的,不然炎家都得死,都得死,都得死……”

    女人笑笑,道:“您还活着呀,老前辈。”

    “……死……死……死……死……”

    “那个仙人说的未有错,如果没有景生,些许就不会死那么多人。可景生不是灾星,他的一生都奉献给炎暝山庄和他的父亲,”她说的轻描淡写,“我才是灾星呢。”

    女人脆脆地说完,朝前走去,老人胡言乱语喃喃的声音便远了。

    最后一间牢房外火光格外的亮,她看见牢门上贴满密密麻麻的符咒,里面却是黑的,只露出一角黛绿的衣衫。于是她对不远处墙壁上火把伸出手,指尖微挑。

    火焰一跳,一只火蝶从火把中分裂扑腾出来,扇动燃烧的翅膀在空中翩跹出明亮的弧线,落在百里汐指尖,火星四散。

    借着光,百里汐看到了倒在里面的男人,身材结实,将近不惑,黛绿的衣袍,手指间一个大大的玉扳指闪闪发亮。

    这是……

    “柳含光。”

    百里汐心中一跳,站在原地回过头,炎石军不知何时负手出现在她身后,眸中深谙,面目在火光下难以描摹。

    柳含光。

    连寂流辉在寻的柳含光都出现了,这可好。

    百里汐现在无暇去琢磨为何柳含光在炎石军的地牢里,眼下当务之急是如何教炎石军不砍死自己。

    她快速地将炎石军的战斗力和自个儿战斗力比较一番,心中一计量,啪地跪在牢前,怔怔望着牢内露出惊喜又悲伤的神色来,哇哇地声泪俱下,“爹爹啊!姊君找您找的好苦好累啊!”

    炎石军道:“他早就死了。”

    百里汐瞪过去,哭的十分入戏,“你骗人,爹爹这样子哪里是死的!”

    炎石军道:“所以别期待他醒来。”

    他眯着眸子,“苏姑娘出现在这里,想必不是巧合吧?”他迈进一步,腰间佩剑嗡嗡震动。

    死在这儿连毁尸灭迹都免了。

    她晓得这回糊弄不过去,毕竟跟人家炎庄主差着辈分,人家看过的事儿比自己吃过的米还多,何况自个儿死掉的七年划掉,只能算个未成亲的老丫头。索性一抹泪,从地上站起来道:“你要在这儿杀了我?”

    “你能出现在这里,炎某很有兴趣。”炎石军捋胡须,他扫了一眼牢房里的柳含光,“柳家灭了个满门,女眷被挖眼做法器,而柳门主变成……这副模样,长子下落不明,如今就剩你一个苏姊君好端端活着,你们柳家血脉怕是有点儿文章。”

    百里汐心中微惊,他竟想到这层。

    “活着,总不会比死了可惜。”炎石军折身,“走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