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历史穿越 > 白首谣 >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二十一章

    此话一出,众人哗然。

    “——地牢?”徐川睁圆了眼睛看向青竹衣袍的男人,“落音公子,这地牢是怎么回事儿?我怎么没听说过。”

    炎石军也盯住男子,嘴角竟拉出一丝隐隐笑来,“请公子告知,这些东西,是谁告诉诸位的?”

    被称为落音公子的男人不答,反道:“炎暝山庄自然名门正派,但炎羽骅已去,炎氏二位子嗣也死去多年。这旁支过来的新任庄主,在下确实不太熟悉为人。”

    炎锦再也忍不住,指着落音公子喊:“放肆!你是说炎庄主不够资格、心怀不轨于天下吗?”

    徐川道:“你是说的过火了点儿。”

    落音公子细细的眉毛挑起,声音不再轻慢柔和,压低道:“徐盟主,那人眼炼制的法器,各位道友中招可是祸害极大的。不可有一丝一毫的怠慢。”

    炎石军捋捋胡须,扫一眼这黑压压的持刀人群,“公子的意思,是柳门血案及各城鬼上身一系列皆为炎某所为?可有物证,可有人证?炎暝山庄的名号可由得你来涂抹乌黑?”

    落音道:“那炎庄主为何不矢口否认,说的这些来混淆我们?”

    百里汐心道,谁混淆谁,真是。

    “空口无凭,诸位似乎过于随性,恕炎某招待不周。”他折身摆手,“炎锦,炎瑟,送客。”

    身旁男女弟子炎锦炎瑟刚上前,庄后传来声音。

    “落音公子,找到了!”

    众人望去,竟见两名玉飞阁弟子,架着一昏厥的绿袍男人从宅子□□穿出来,不由得大吃一惊,纷纷吸气。

    “那是……”

    “……柳含光?!”

    人群哗然,落音公子弹弹衣袖,点头道:“做得好。”

    两名玉飞阁弟子一身漆黑劲装,显然干活的打扮,显然,早有蓄谋。

    炎锦气的浑身发抖,骂道:“好你个玉飞阁,使这般阴谋诡计拖住我们,却暗地里在庄内横行霸道,做些见不得光的事情坑害我庄!”

    众人连忙上前去查探柳含光如何。落音眯了眯细眸,轻笑道:“炎庄主可否解释一下,为何失踪的柳门主会出现在庄内,您是请他喝茶做客做到地牢里去了吗?”

    他声音虽然有气无力,却细致又好听,如同有人在耳边念一首古老唯美的诗,百里汐心想,且不论这玉飞阁的落音说话可否咄咄逼人,如今屎盆子是扣得利索。

    徐川眼睁睁瞪着炎石军,哗啦一下拔出刀来,大声道:“炎石军,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柳家灭门之事是不是你做的,黑雾鬼上身是不是你策划着想把我们全部杀了?你对得起炎氏列祖列宗?你对得起你堂兄?”

    他这一拔刀,院里数十号人刷刷刷全然亮出武器,刀光晃眼,天色将暗,入夜的浅黑徐徐在上空涂抹,森森冷光泛出阴凉的寒气。

    炎氏弟子已不多言,一个个亮出佩剑。

    气氛锐利极了,一触即发。

    落音公子此时倒反过来安慰徐川:“徐盟主您冷静一点。”

    炎石军目光分文不让地盯住头戴乌官的男子,面无表情,沉声道:“我只问你,谁告诉你这些,谁煽动你们来这里?”

    他一寸寸挪到百里汐继续无辜的脸上,“你?”

    百里汐:“冤枉啊大人。”

    徐川见炎石军未答他话,正思索什么,仿佛不将他放在眼里,怒得头发都竖起来,举着刀哇啦哇啦砍过去。

    炎锦、炎瑟即刻出手。

    场面登时炸开了。

    盟主一举刀,下头的跟着上,几方门派缠斗,刀剑兵戈在将沉的夜色中挥出锋利的冷光,噼噼搫搫撞出火花。

    抓百里汐和炎长椿的人斗得正欢,索性将她们甩在墙角,炎长椿见势抽出鞭子要拼命,百里汐一把将她扯回来。

    炎长椿急得跳脚,“我要去帮叔叔!”

    百里汐抬脚踹开砍过来的一人,道:“你叔叔万一真的需要帮忙,你也帮不上,还不如保护我。”

    “鬼才保护你!你算什么!”

    “那换我保护你呗。”百里汐继续踹,“你知不知道四大名门在每个城镇驿站都设有相互联系的暗号线人,暗号可是晓得?”

    她将暗号说给炎长椿:“金风玉露一相逢,胜却人间无数。”

    炎长椿瞪大了眼,“这算什么鬼信号,情诗啊?”

    “你去衡州站点发信号,通知寂月宗。”

    炎长椿狠狠道:“叫寂月宗有什么用,他们说不定也是正武盟和玉飞阁那边的!”

    百里汐眨眨眼,想起那个不苟言笑又爱蹙眉的男人,不由得露出微笑来,“乖,不会的,你信我。”

    炎长椿一走,夜色里庄内打打杀杀得愈发激烈,有几分血腥的意思了,混乱里剑光天花乱坠。徐川虽是个脑子简单的,但功夫十分了得,百里汐尚是记得当年炎羽骅都不愿与他单挑硬扛,见他正红眼揪着炎石军不放,刀锋迅猛如虎如狮,炎锦炎瑟中他掌风轻微负伤,只得落在一边与其他人相斗。

    炎石军面色肃穆,只守不攻,不出杀招,只有徐川逼得急了才拔剑格挡,接下徐川接连猛力几招后他察觉到什么,身体一滞,神色骤然严厉。

    只听他厉声道:“不好,撤!”

    众炎氏弟子一停,纷纷收剑抽身。

    几乎在同时,人群中爆发出惨叫声,叫声之凄厉不由得令众人停了一停。百里汐顺着望去,竟见到柳含光不知何时醒了过来,歪着脑袋站在那里,身边直愣愣倒下一圈鲜活尸体,各个胸口的心脏位置血肉模糊,滋滋冒烟。

    柳含光一点一点收回赤红的左手,手掌仿佛被热铁烙过似的,瞳中只剩下眼白。

    “火毒掌?!”

    柳含光走的一撅一拐,正武盟中一人迎面举剑砍来,他的脸是呆呆的,手臂却如游蛇灵活迅利,极快地避闪,果断挥掌劈去,气势万钧,一气呵成。那人长剑应声而断,而柳含光赤红的掌心实实在在拍在他胸口,宛如一块饱含剧毒的烙铁,只听一声极为痛苦的□□,那人变成尸体倒了下去。

    炎锦见状,手中拈诀,佩剑飞离她手心,闪电般引剑刺穿柳含光胸口,那柳含光动也不动,依旧一瘸一拐地靠近大家,胸口的窟窿淅淅沥沥落下腐朽的血滴子来。

    这柳含光如今是行尸走肉,披上一层活人的皮,这与鬼母尸王有何异?剩下的人各个倒抽着凉气,不禁后退。

    徐川骂道:“炎庄主,你又在做什么鬼把戏!”

    炎石军冷冷道:“炎某乃炎暝山庄之主,不曾立下功劳威名远扬,但绝不做伤天害理之事,更不会将五毒门门主变得这幅尸鬼模样,徐盟主休再误会,说些僭越过火的混账话,伤了和气。引得幕后恶人趁虚而入!”

    柳含光突然不动了。

    百里汐躲在原先的墙角内,眯起眼,看他站在院场正中心,脑袋仰得直直的,啪地张开嘴巴,张得大大的,脱臼一样,牙齿森然露在外面。

    蓦地,浓郁的黑气如同密密麻麻的黑蝗虫群,爆炸般从他的眼眶、嘴巴里喷涌而出,源源不断,极快地扩散开,像最深最浓的墨汁将天空一层一层掩盖。

    “糟糕!”

    众人脸色骤变,连忙四散,甚至有的要翻墙逃开,那黑雾仿佛有意识,嗖嗖地将整个炎暝别庄团团包围,再放缓了速度,一丝一缕地往庄内渗进。

    眼见那黑雾就要弥漫过来,躲也躲不得,年轻一点的都吓白了脸,惊恐无措地站在原地,面面相觑。

    炎锦忙打开房门,却见雾气已从窗户细细密密渗进屋内,不由得面色惨白。徐川气得跺脚,“这下可好,都成了瓮中之鳖,这稀奇古怪的黑雾能迷人心智自相残杀,咱们死活都等着变成恶鬼僵尸!”

    几个翻墙的年轻弟子被雾气熏到掉在地上,眼睛翻白,炎石军道:“将他们绑起来,封住口齿。”

    弟子赶紧行动。

    漆黑得发红的雾气里,仿佛隐藏血瞳狰狞的兽,眈眈地窥视,蔓延到脚边。

    大家颤抖的呼吸声里,落音正站在人群最前面,他平视着黑水潭一般的浓雾,静静出声。

    “兰亭。”

    身畔男童点头,解开琴套锦绳,将古琴摆出。

    落音席地而坐,衣袖如水,指尖抚琴。

    那男童面向大家抱拳,扬声道:“诸位大人切莫惊慌,听我家公子心诀号令,暂可不教这魔雾摄入心神,失去魄魂。”

    虽是个孩子,说话不卑不亢,吐字清楚,有人道:“这危急关头逃命要紧,谁晓得有没有用?!这黑雾可夺取不少厉害弟兄的性命,五毒门柳门主都已经中招,你们这玉飞阁弹琴的能有这本事?”

    落音自顾定弦,男童面色不快,“连京城玉飞阁——落音公子的名讳都不晓得,大人现在能逃到哪里去?”说罢他也不理会,恭敬盘腿坐在公子身侧。

    乌官男子指尖挑出第一个琴音,四周团团滚动的黑雾极轻地一抖。

    炎锦讨厌这落音公子的紧,不理不睬,却见炎石军依琴声而坐,勉勉强强听令坐下,闭眸调息。众人见状,心中一计量,一并盘腿坐下,纷纷依着落音口诀打坐运气,调息静心。

    “天地雄黄,颂雅无常……”

    男人字句清晰,珠玉在旁,琴声清澈悠长,如冰封雪山上淌下的泠泠水,如松山夜风峭壁上一朵盛开的花。

    落音一首音决徐徐念完,细长的手指依旧在琴弦间翻动跳跃,曲子一个音节一个音节在寂静别庄内拨落,空中摇曳。

    黑红的暮霭萦绕于每个人周身,如女人的手一遍遍轻拢慢捻,听着每个人急促紧凑的心跳,伺机侵入。

    活着的人虽清醒着,死了的尸体却在雾气中爬起来,睁着青白的眼,漫无目的地在黑雾里游荡。

    众人更大气不敢出一个,屏息运气打坐,须臾也不敢动弹放松。

    哒。

    不知过了多久,些许是一个时辰,些许是一炷香。

    哒哒。

    一个人的脚步声从大门外传来。

    哒哒哒。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