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历史穿越 > 白首谣 >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二十三章壁中女(上)

    百里汐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很小很小的时候,毛都没长齐,爹娘把她带到一座山下,山脚下有一座小小的土地公公庙,积了一层灰,她就站在庙旁,娘亲的声音在梦里十分模糊。

    她记不清娘亲说了什么,自己很用力的点头,说:“小汐会在原地等你们的。”

    等毛长齐了,长长了,炎羽骅带着炎景生来接她。第一天炎景生特别讨厌她,叫她脏兮兮的野丫头,五短肥圆的小身子一个人横在炎暝山庄巍峨的大门口,叫嚣着不让她进去,安总管和其他弟子都哭笑不得。

    炎暝山庄的主峰很高,第一二道门之间隔三千级台阶。

    之后很多年,炎景生学会御剑之前,百里汐上山前时不时撒个娇,“景生,我走不动啦。”

    炎景生翻一个大大的白眼,叽叽哇哇把她骂一通,嫌弃得不得了,最后在她前面蹲下来,没好气道:“那你快上来啊,我等着吃饭,饿死了。”

    百里汐咯咯笑起来,像鸽子一样张开手臂,啪叽跳上去。

    “重死了。”

    “哎嘿嘿。”

    百里汐睁开眼,是一间干净整齐的客房,楼下熙熙攘攘的人声喧闹流进窗外。

    她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头有点儿晕,估计是贫血。

    在别庄,她光把一拨儿血蝶召出来,再亭亭玉立地端上架子,气血就已亏虚大半,五脏六腑绞痛。硬撑着将洺竹小和尚实在唬住半晌,好歹等到寂明曦那场雨。

    寂明曦还是寂明曦,他晓得她身份,一句暗号,心领神会。

    毕竟换了副身子,她也不能强求,只不过在心中哀叹,弱成这样,要是被随便个谁追杀一下,真得回地狱听阎王爷的意思镇守封印了。

    她揉着脑袋,看见男人坐在桌边看书,阳光穿过窗棂落在他肩头,黑发微微发亮,温暖了脖颈和耳根的颜色。他望过来,睫毛也缀上光线,衬得眸如黑曜。

    他叫她的名字:“百里。”

    百里汐莫名其妙地呆了呆,即使是寂月宗仙山之巅那闻名遐迩的云暮霞霭,也不及这个人一抬眼的颠倒众生。

    “这哪?”

    “苏州。”

    寂流辉一说,百里汐才晓得已过去三天。

    别庄一夜死伤大半,幸存下来的各回各家,暂时还未有动作,几家之间气氛不可言说。白发女魔头重生之说倒是在道中隐隐流传开来,其中描述外人诸多不信。

    百里汐心想,估摸她以后也不得逍遥自由了。

    她惊讶道:“你众目睽睽之下带我走,几家绝对会追到寂月宗,堵在大门口去问个子丑所以来,深觉你被魔女迷惑,你还堂而皇之坐在这儿干嘛?”

    寂流辉说:“师兄会处理。”

    百里汐:“……”

    她此时才想到重点来,“等等,洺竹呢?”

    “跑了。”

    黑雾未散,诸多不便使力。再则被鬼上身的大多弟兄做肉盾,大家一个踟蹰洺竹就不晓得跑到哪里去了。

    “二位门主,还有那个看起来挺有逼格的玉飞阁落音在场,也叫他跑了?”百里汐心目中洺竹的地位登时升上一个台阶,“没想到他还挺能跑。”

    三大门派定会一齐搜捕洺竹,这后头似乎也没她的事儿了。至于抓到洺竹后再怎么着,到时再说,百里汐也懒得去琢磨,洺竹身上谜团不少,现在空想也是徒劳,不如见机行事。

    话语间小二送来吃食,是苏州糕点,精致小巧,甜香软糯,配上一盏浅茶。

    她低头吃糕点,他沉默地看她吃,目光不深不浅。

    百里汐却如坐针毡,有点儿尴尬。

    几盘下来吃的干净,她也没想出,能再说点儿什么。她尤其想问他,是怎么把她认出来的,可就是说不出来,她生前天不怕地不怕脸皮厚,怎么就搞不明白干嘛不敢去问。

    寂流辉见她吃完,从袖中摸出一包药粉,兑水一碗递给她,“吃药。”

    “……哦。”有点儿苦。

    她思虑半天挤出话语说:“怀湖的时候,你为什么只废那只巴蛇妖的牙,没有杀了它?”

    以当年他赶尽杀绝的狠戾性子,她有点儿意外。

    寂流辉淡淡说:“它存于湖底数百年,早已成为自然山群的一部分,贸然杀死阴阳失衡,山中生灵也将遭变故。”

    百里汐笑眯眯说:“不愧是宗主,考虑越发周全了。要是放以前,你绝对会把那条蛇妖削成全蛇宴。”

    寂流辉静静注视她半晌,才垂眸饮茶,“是吗。”

    “是啊,真的已经很多次了啊……”服下药后她有点儿犯困,打了个呵欠。

    自从我们第一次认识,你已经救下我很多次了。

    百里汐忽然有点记不清第一次遇见寂流辉时那个冷漠少年的模样了,可好像又记得十分清楚,她记得少年手上白夜那耀眼凌厉的苍白焰火,记得被她气的吐血后面部抽搐眉头紧蹙的面庞,记得唤妖谷里面血液飞溅到他的面具上。

    她记得寂淑仪死在她面前时,少年惨白失神的脸。

    “寂流辉,”她捧着药碗脱口而出,“谢谢你。”

    “不必。”

    这药效力猛烈,百里汐床上脑袋一搁枕头就睡过去了。

    这次也很好,没有梦魇。

    迷迷糊糊里觉得有谁的手指轻轻拂过她的脸,这个人手很暖和,她觉得熟悉,隐约想着,没有七骨寒梅伞,没有一身术法,没有血蝶,也是挺好的。

    黄昏渐近,苏州小城那层叠的青瓦屋檐天际泛出浅红的烟霞。集市的人推车散场,不到一会儿,晚市的人声火光又热闹起来。

    女人睡在被窝里缩成一团,把自己抱着,手指攥紧被褥,不知梦见如何,药力发作出上一阵汗,喉咙里含糊地哼哼两声,寂流辉坐在床边,用手指拭了拭她的额头,她松散神色,好似安心许多,又睡熟了。

    一缕黑雾悄无声息从窗棂飘进屋内,鬼魅地藏在墙角的阴暗里。

    “白夜”卡啦卡啦地在鞘中轻响,墙角抛出一个声音,是女人的声音,妩媚多情:“她喜欢你吗?”

    “呵呵,我的出现让你不愉快了吗,你当真以为你当这个高风亮节身正风清的寂宗主,过往你做的那些血腥肮脏事儿就能皆入尘埃,被你置于身后?”

    “不如让我帮帮你,让她成为你的东西,毕竟我可是‘无幻’呢。”

    “……”

    “虽然之后她不能说话,不能笑,但起码——不会再次死在你眼前不是吗?”

    “——”

    苍炎突兀炸起,白光过隙,角落留一团焦黑秽迹。

    寂流辉抬眸,眼中寒凉。

    百里汐是被吵醒的。

    大清早的就有女人在外面哭,哭的梨花带雨死去活来,十分的大声,一边语无伦次地说话一边给寂流辉扣头,寂流辉站在走廊上把门虚掩着,百里汐从缝隙里瞧见他衣袖间熠熠散光的金纹。

    那女人说的是当地土语方言,她听不清晰,又哭得厉害,旁边小二怎么也扶不起来,简直是要地上打滚了,见得出寂流辉是拿她没辙,默着个脸站在一边。

    百里汐拉开门,直接上前把她劈晕了。

    寂流辉:“……”

    百里汐说:“让她冷静一下,喝口水。”

    于是店小二把她拖到百里汐方才睡过的床上,房内点了安神的熏香,待那妇人悠悠转醒,百里汐笑眯眯地递上一杯茶,怕是开口一顿哇啦哇啦,叫店小二坐在旁边当翻译。

    妇人暂且唤阿花,包个灰麻头巾,眼睛哭的通肿,扯着百里汐的衣袖,用撇脚的通俗话道:“道长,您可要救救我们啦,这苏州县里衙门都说拎不清,要不是碰到你们,我相公就一辈子回不开了啦!”

    这阿花妇人断断续续一讲,百里汐觉这事儿还有点意思。

    阿花和相公都是老实人,她相公叫张生,在苏州城隍庙附近卖杂货的。说是那日正逢吉日,一仗列人马簇拥着一顶金色垂红帘的轿子浩浩荡荡地游街而过,那轿子两侧下人衣着光鲜,手捧鲜花钵,花瓣满天飞舞。八位武僧左右各四赤脚走在前头,皮肤苍灰,脚踝金铃,角手持武棍。

    苏州城小,阵仗摆得又大又开,铃声阵阵,宛如佛音在前,吸引许多人。那日遍地花瓣芬芳,笛声锣鼓喧嚣。阵列慢慢行进到城隍庙前便停下来,轿子放下,走出一位身着金袍,头戴莲花冠的法师来。

    “那法师一看就是要成佛的哦,大家看到了都跪下来的呀,不晓得在庙里面干了什么,反正就是法事好事的啦,他一走大伙都心想高僧来的,求求佛拜拜观音更有用的啦。”

    “我相公也去的啦,他说要拜一去就没有回来的啦!呜呜,我找了好久的,就找不到的,主持说我相公看上庙殿里壁画上的仙子,跑去和仙子好好了,衙门说不管这个事的。”

    说着妇人又要哭,百里汐赶紧道:“事不宜迟,我们先去城隍庙吧。”

    画中妖画中仙并不稀奇,但从壁画里跑出来的玩意儿就有点特立独行了。若从壁画里跑出来,再把活生生的人带进去,那是相当的有创意。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