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历史穿越 > 白首谣 > 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三十章

    广场上气氛几分肃杀。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炎景生一脚踩在一个弟子的背上,腰板挺得笔直,大声喝道:“不过小小一方镇魂馆,连炎暝山庄的人也敢抓?!”

    脚下弟子咬牙叫道:“不就是个大门派吗,大门派就能随便闯进来打人?还讲不讲道理了!”

    炎景生脚下踩实了,弟子连连痛呼,炎景生冷笑,将他们扫望一圈:“讲道理?家姐一夜未归,寻不见踪迹,你们擅自扣押家姐关在馆中,我炎暝山庄上下未听闻半点通报消息,你们昨夜所作所为可讲半点道理?”

    百里汐心道:“我的妈呀,景生竟然唤我‘家姐’,谁来扶我一下。”

    镇魂馆弟子持剑将他远远地团团包围,馆长度步出身,道:“炎公子稍安勿躁,其中多有误会,镇魂馆未伤及百里姑娘半分,只不过馆内关押凶兽被人私自放生,落下一物,极似炎暝山庄之物,请百里姑娘协助探查,今日本也是要前往贵庄相告,以求清查犯人。”

    炎景生双手环胸,扬起下巴,“事关重大,更应径直与炎暝山庄相谈,而非大晚上抓庄主义女拷问罢?”

    馆长道:“梼杌凶猛,切早抓回为好,本馆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少年目光如炬,飞刀似的钉在馆长面庞上,“似乎以馆长的意思,这就是炎暝山庄所为?”

    “笑话。”他冷笑一声。

    “我炎暝山庄行事光明磊落,再则你这小小门派,谁有心打你们的主意?”

    此话一出,镇魂馆各个弟子怒火中烧。

    馆长面有不快,将拂尘抖了抖:“炎公子这话,说的未免太失分寸。”

    “师父跟他们讲道理作甚,这分明就是他们做的!我们就是要找他们讨个说法!这炎景生小辈哪里将您放在眼里?”昨日那个说话极冲的二弟子小六又冒出来,“他们吞了我们的梼杌,还反过来打我们——”

    炎景生一眼瞪过去,杀气雷霆,大弟子噤若寒蝉,紧紧抿住唇。

    百里汐心中哀嚎。

    炎景生本就是个骄傲性子,谁都说不得炎暝山庄半点不好。在他看来,这小小道馆是不将炎暝山庄放在眼里,莫说是抓她,就算绑一个山庄里做饭的厨子,他也会捏着扇子风风火火跑来。今早他定是压着怒气过来,而镇魂馆守门的又不放他进去,他一点就炸,一路就这么炸进来了。

    镇魂馆弟子们如今对炎暝山庄颇有微词,再这么下去,非得打得鸡飞狗跳不可。

    于是百里汐三下五除二把身边摁住她的弟子们掀翻,打着伞一蹦一跳跃出人群,伸手对炎景生打招呼:“景生,景生,早安啊。”

    说罢,少女身影如蝶飞,已落到紫衫少年身边。

    炎景生瞪大了眼睛,用力抓住她的肩膀,上上下下来来回回看上十遍,才气冲冲道:“他们有没有把你怎么样?”

    “他们馆里住着个盛世美男呀景生……”

    炎景生二话不说扣一个暴栗到她脑门儿上,“你能不能涨点儿脑子!”

    百里汐吃痛,揉着脑门,由得炎景生骂上几句,回身对馆长作个礼,“景生来接我,那我们先行告辞了,若有如何情况需炎暝山庄出面,请传信告知于庄内。馆长您看您馆未提前说给山庄就把我带走,我家里人都找来,他们也是心中担心,并未对镇魂馆心含偏见。”

    她拉了拉炎景生的袖子,“景生,你打伤了人家。”

    炎景生冷哼。

    百里汐又扯扯他袖子,推了一下,“你看,他们确然没有伤我半分。”

    少年才勉勉强强地转过身,低头抱了抱拳,“对不住。”

    他声音不大,不卑不吭不潦草,足以让在场所有人都听得清楚。

    馆长没有说话。

    炎景生收回手,攥住百里汐的手腕就往回走,才走上几步,一声笑凉薄的从背后抛来。

    “原来别人传的都是真的?”

    少年没有回头,一动不动,百里汐却转脸看去,是那位死了大师兄的二弟子,他懒懒站在那里,眯着眼,脸上写满了讥诮不屑。

    “早有听说,百里家孤女生的貌美,蛊惑迷媚之姿。”

    “……”

    二弟子扬起下巴,轻慢地道,“如今看去,原来传言都是真的,堂堂炎家长子,却和自己的姐姐有点出乎礼节的地方……”

    他再次嘲讽地笑出声。

    “这龌龊的不伦——你心里不觉自个儿恶心吗?”

    有一瞬间,百里汐感觉自己脚下结了冰。

    密密麻麻的寒冷使她指节一阵一阵发紧,心口皱缩,她想捏碎什么东西,来缓解身体深处汹涌而上的陌生的、尖锐的浪潮。

    她一格一格转过头,盯住不远处那个二弟子,盯住他那张还在说出肮脏不堪话语的嘴巴,手里的红伞伞骨发颤。

    别人怎么说她都无所谓。

    可说炎景生不可以,一个字也不可以。

    百里汐几乎要捏碎手中的伞柄,她刚要抬起手,仿佛有风刮过,那大殿上二弟子的讥笑凝固在脸上,整个人突然不见了。

    紧接着,一个身影飘在半空中,甩到一边高处的悬崖上,直直砸上峭壁,轰隆一响,烟尘四散。

    “二师兄!”旁边弟子大喊。

    百里汐回过头,看见炎景生举着紫玉折扇,他明明一直只将它插在腰间的,折扇一寸寸张开,昆仑风雪,白鹤鸣啼,紫气东来。

    他面色发青,眼中有火在烧。

    紫扇一提,那嵌进峭壁中的弟子被一只虚无的大手提出来,升到高处。

    扇面往下轻轻一抖,只见弟子的身体从高处重重坠下,这么远,她都能看见那溅起的血液。

    四周的人一时间呆住了,惨白着脸,广场死寂。

    山巅的风呼呼刮过,不知有谁喊了一声。

    “炎暝山庄杀人啊——!”

    “为二师兄复仇!”

    镇魂馆弟子们一个个红了眼,大喝着拔剑就朝炎景生劈砍刺去。

    紫衣少年冷笑,眸中傲气空无一物,紫气在扇间萦绕,出手与他们相斗,剑光如青天白浪,将他的身影淹没。

    紫扇在空气中撕裂出呜呜鸣啼之声,如白鹤悲鸣。掀起的雪粒风刃排山倒海在整座道馆间呼啸旋转,窗棂大门嗡嗡震动,大光明旗与香炉翻倒四处。

    天色暗了下来。

    闯祸了。

    结果最后是炎景生用扇子扇垮了人家房子,砸了人家旗子,还把人家弟子吹到山下去。

    一传十十传百,半路上旁人那口中的见闻已经变成炎家大公子怒气大发,在镇魂馆里打砸抢烧,甚是无理,落得口舌是相当恶劣。

    回去炎暝山庄的时候已经黄昏,百里汐一到家就去找安总管,安总管三个月前诊出怀上身孕,胎儿五个月大了,安总管家里人都很是高兴,夫君也在庄中做事,炎景旗替她接下不少活,如今就在庄内后山的屋内修养,百里汐敲开门哭哭啼啼地说:“安总管,闯大祸了嘤。”

    安总管道:“我知道。”

    百里汐继续哭哭啼啼:“闲言碎语就是传的快。”又道,“炎爹爹几时回来,我能打几遍腹稿?”

    “炎庄主已经回来,在书房等着炎少爷。”

    “……”百里汐一脸沉痛。

    安总管有了身孕,身子发福了些,看了看站在门口的炎景生,见少年黑着一张英气的脸,双手紧紧握拳,道:“庄主在等炎少爷,炎少爷早些去为好,倒是炎庄主说甚是甚,切莫顶撞。”

    炎景生点头。

    见炎景生出门,百里汐回头再安总管面前噗通跪下来,往女人圆鼓鼓的肚子上小心翼翼一趴。

    “啊~”

    百里汐惬意地叹口气,软乎乎,圆溜溜,甚好。

    安总管眉目的母性温柔水汪汪的,见百里汐还往她肚皮上蹭了蹭,笑道:“小姐这模样,倒是比我相公还欢喜。”

    “等里面的小东西出来了,我想扎风筝,做竹蜻,买小蹴鞠给他玩儿,再大一点,就让景生带着他御剑到处飞,哈哈。”

    安总管不禁对孩子的出生有点忧愁,“……小姐,这都是男孩儿玩的。”

    “我小时候不久玩这些嘛,还跟景生抢,可恶,我是女孩子他都不让着我。”

    安总管无奈,拍拍百里汐的背:“小姐日后也会做母亲的,时候不早,还是快去陪炎少爷过去吧。”

    百里汐努力而艰难地想了想,觉得那是很遥远很遥远的事情,连一丁点的轮廓都描摹不出,听安总管的话站起来,告了辞,转身去追炎景生。

    庄主书房回廊曲折深几许,坐落于竹林一方莲花池塘边,夏末初秋,道旁那些浓浓密密的竹林绿枝染上星点的枫黄,炎景生一路过去,百里汐跟上一路,走到书房前百里汐开口唤他:“景生。”

    她说:“谢谢你。”

    她又说:“镇魂馆那些人说话不大好听,不是所有的正派名门说话都好听的,毕竟铲奸除恶才算得上正派,说话好听可算不上的。我都不放在心上,你也不要放在心上,好不好?”

    “有些人呢,总是会从很好很好的事物中挑出不好的来说,这样才有意思,炎暝山庄很好,炎伯伯很好,你也很好,因为你们很好又厉害又有名气,才会有人喜欢八卦。如果真要让别个挑不出一点不好,那就是刻板又无趣的寂月宗了,条条框框的——说来寂月宗也被说不好啊,被同僚们都说不好亲近呢。”

    炎景生注视她半晌,最后丢给她一个大白眼,“你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作甚。”

    “你就当听我胡言乱语呗。”

    少年这时候才隐约地露出一丝笑,在嘴角浅浅的,眼里就仿佛点亮的星火,蒸发成晨曦的云霞。

    他转身叩响了房门。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