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历史穿越 > 白首谣 >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二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三十二章

    她记得很小很小的时候,她蹲在一座山脚下的小小徒弟龛旁,浑身上下脏兮兮臭烘烘,直到她听见了罕见的脚步声。

    炎羽骅一身锦袍格外亮眼,他慢慢走到她面前,蹲下来。身后跟了个年轻女人,女人眉目很淡,微微笑着,怀里抱着个奶声奶气的男娃娃。

    ……

    “师姐。”

    耳边人来人往,有人哭,有人叫,嘈杂的,很乱。

    百里汐慢慢回神,自己躺在竹林外,天空中没有月亮,极黑的,一位紫衫少年蹲在她身边,面目白净,尖下巴,眼角上挑似桃花,正是炎景旗。她张开嘴巴,只能挤出吱吱呀呀的残破音节。

    “师姐吸到了魔气,我已经念过清心诀,待会儿才能讲出话。”

    “你……”

    炎景旗晓得她的意思,柔声接道:“兄长没有事。”

    他没有说剩下的。

    百里汐闭上眼睛,嘴唇苍白。

    他稳稳地扶住她的肩膀,一位下人过来,“二少爷,方才从竹林跑出来的,还有两个没找到,似乎惊吓过度往后山跑去了,要离开庄子。”

    “追,看见的人,听到的人,全部抓回来。今晚之事,半点风声不可走漏。”炎景旗沉声道,“事情因果尚未查清,决不可让他们散布谣言。”

    “二少爷,可大少爷……”

    “按我的话去做。”

    那下人退去了。

    百里汐挣扎着去抓炎景旗的袖子,炎景旗见状,伸手摸摸她满是冷汗的额头,轻声道:“没事的,师姐……还有我,没事的。”

    他低下头,眼角泪光一晃而过。

    “还有我。”

    百里汐一直浑浑噩噩的,缓过神来时在自己房间里,她坐在床上,眼睛定定望着房间一角,心里不知在想什么。

    直到天色微明。

    窗外白光浅浅落进来,她推门而出,不知是否为她的错觉,庄内空荡荡的,走到半路路过一个扫地的下人,道:“其他人在哪?”

    下人听罢脸色微变,道:“回大小姐,不好了呀,好一帮子人堵在山庄大门口,听弟子们说是其他几大家族大代表和其他门派都来了,二少爷和庄中弟子们都过去了,到底是发生了啥事?”

    百里汐立刻赶过去。

    炎暝山庄第一二道门之间,三千级石阶蜿蜒而上,路旁苍松劲翠,随着秋日瑟瑟凉风,荡起绵绵波涛。

    炎景旗身后随着几位炎暝山庄弟子,穿戴整齐,他沉着脸扫望面前黑压压的人群,识得出正武盟,寂月宗,玉飞阁,甚还有镇魂馆等几家,连道中几位年过百岁的长老也出现在一旁,神情十分凝重。

    炎景旗抱拳作了礼道,“各位前辈突然到访,有失远迎,想必路途奔波,这么早的时间,请为何事?”

    玉飞阁代表是位身着青竹衣袍的年轻男子,头戴乌纱帽,眼角泪痣,皮肤是病态的白,左右一望,竟有几分玩味道:“怎是炎家少爷出面,炎庄主呢?”

    炎景旗面不改色,只是眯了眯眼,身后弟子已经站不稳,强撑着咬住嘴唇。

    正武盟代表名为徐川,方才坐上盟主之位,有点不满地望了玉飞阁一眼,转头对炎景旗凝重道:“炎二公子,昨日深夜我们收到了一些消息,事态紧急,如果是真的,这大概不只是炎家自己的事儿了吧?”

    “我们大老远跑过来,不请我们进屋坐坐?”

    炎景旗迟疑半晌,转身道:“诸位前辈请。”

    百里汐跑到山庄主峰的大殿时,人们已经在那里聚集了。

    金碧辉煌的炎龙殿内,两具尸身蒙上白布摆在众人面前,有大夫模样的人在检查尸体。

    气氛凝重。

    百里汐望着那白布,远远地站住,脚下灌铅。

    几人检查完后相互耳低语一阵,对众人道:“其伤口,确为昆仑鹤啼扇中暗藏的扇芯刀锋所创,一招致命。”

    此话一出,殿内哗然动容,有人已按耐不住。

    “请问二公子,是否当场,可还有他人。”

    “有家姐百里汐。”

    “她可会使这昆仑鹤啼扇?”

    “并不……”炎景旗摇摇头,旁人道,“昆仑鹤啼扇世间独有,仅此一把,不必多言了罢?”

    “这……这炎景生可还是人!”

    “炎暝山庄乃四大名门之一,斩灭妖魔,铲奸除恶,德高望重,声名远扬。炎庄主与安女侠昨夜横死,是不是该给我们道中人一个交代?炎公子走火入魔,弑杀亲父,连将他从小带大的孕妇都不放过,此乃魔火入心,六亲不认,理当诛之!哪里由得你们自己清理门户,还不快将他交出来,换世间一个公道?!”

    “不谈炎庄主,炎庄主手下那位姓安的女前辈当年也是一代女豪杰,一手金蛇鞭铲除多少恶霸,金蛇鞭法当年江湖里无人不晓,身手是多好的,我们门中不少弟子少年时都听闻过安前辈的事迹,不少人也被安前辈出手救过。安前辈虽然至今也退隐庄中不再过问江湖中事……听说怀上了身孕,这原本是多好的事儿……”

    炎龙殿内面对如此多双眼睛,怒气有之,惊愕有之,悲愤有之,同情有之,炎景生有点力不从心,强作镇定说:“诸位大人,以兄长的为人,此事仍需进一步查探。”

    旁边寂月宗代表乃当宗副宗主,道:“炎二公子,我们此次前来,正是来协助山庄处理此事,一是为这道中安宁,二是为横死之人安息,炎庄主与安前辈如今一死,日后影响是极大的。炎二公子如今想必很是伤心,二公子年纪轻轻,不知包庇的下场,若当真非炎大公子所做,更应让他站出来,以证清白,还是告诉大家炎公子在哪里吧。”

    “这……”

    “前两日炎家长子炎景生在镇魂馆内胡作非为,仗势欺人,害人性命,那道长的二弟子年纪轻轻死于非命,这些不知炎二公子可是晓得?“

    百里汐听罢心中一惊,那叫小六的镇魂馆二弟子死去了?他明明只是重伤而已,她瞧得清楚,绝不会致死的。

    炎景旗思忖片刻,对众人抱拳道:“晚辈不才,诸位前辈所言甚是,兄长身在禁闭室,晚辈这便将他叫来。”

    玉飞阁那边人咳嗽两声,道:“听闻当场也有不少目击者,二公子一并带来吧。”

    炎景旗正是应下,突然一位下人闯入大殿,急急地行了个礼,对炎景旗道:“二少爷,不好了,大少爷不见了!”

    炎景旗一惊,“你说什么,不见了?”

    “昨晚依二少爷的意思,那些在场撞见大少爷杀人……的下人们,也不见了!”

    ……

    炎景生睁开眼的时候,阳光透过枫黄的树叶落下来,一晃一晃耀人眼。

    入秋后,后山鸟鸣少了许多。

    几乎是一眼,他就晓得这是后山桃花林,春天的时候会开满烂漫的烟粉桃花,百里汐很喜欢这里,还埋了一坛桃花酿在一棵丑得清奇的桃花树下。

    炎景生坐起身,捏捏眉心,感觉到潮湿与腥气,便去看自己的手。

    半手鲜血。

    他站起来紫玉折扇从身上掉下来,落在枯叶上,扇里薄冰锋利的刀片一截一截露出扇沿,沾染的血迹也是明晃晃的。

    他退了几步,被什么绊住,回头一看,竟是一具男性尸体,脖颈切出一道血淋淋的伤口,眼睛惊恐的睁大,炎景生识得这个人,平日打理山庄花草的园丁。

    他慢慢抬眼,一路上尸体横七竖八,竟有十来具之多,倒在桃花木下,都是下人,伤口如出一辙。

    嗡——

    琴弦之声如一支巨大尖锐的铁箭,破空入耳,直直贯穿他的大脑,少年捂住脑袋,身子晃了一晃。

    无数的脚步声近了,一大群人从山头跑下来,望见这些尸体后惊骇不已,勃然大怒,抽出剑将他团团包围,却也不敢上前。

    “炎景生,这些下人何错之有,你还是不是人!”

    一位抱琴的男子出现在山头,头戴乌纱帽,眼角泪痣,正是玉飞阁派来的代表。他指尖在琴弦间轻轻一拨,半身血污的紫衫少年又捂住了脑袋。

    大伙一拥而上将他摁住,七八把剑搁在他脖子上。

    几位道中长老站在一边,“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炎景生硬邦邦地站着,眼眸与神情埋在血污和散发间,看不清晰,只有字句清楚吐出。

    他说:“这所有的事,与其他炎家人无关。”

    长老道:“带走,去无极殿。”

    众人听罢,纷纷抽气,竟是要带去金袍祖师所在的无极殿。

    一帮人架着炎景生离开,那玉飞阁的绿衣公子走到炎景旗身边,望着这位及冠不久的少年,是的,虽然长大,也只能称作是少年,他微微眯起眼眸,嗤笑道:“炎庄主若是晓得自己的儿子会变成这般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还不如出生时就将他杀了。”

    炎景旗默默斜了对方一眼,没有说出一个字,复又看回自己的兄长身上。

    他突然看到了什么,脸色微变,乌纱帽抱琴的男人还未出声,少年拔腿朝人群跑去,远远大喊:“——兄长!”

    炎景生回头。

    一把明晃晃的剑近在眼前,寒光雪白,直直刺向他心口。

    那一瞬间仿佛很慢很慢,他眨了眼,便有人闪到他面前,乌黑的发丝在他眼前飘扬。

    利器插入血肉身躯的声音,连他都听得见。

    *

    血汪汪地往嘴巴外面冒。

    百里汐咬牙咝咝抽着气儿,晃了晃身子,好一会儿才艰难地低头,去看肚腹上插着的剑。

    这模样丑炸了,她心想。

    中年男人穿着粗布衣裳,瑟缩地松开手,连着后退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是安总管的夫君。

    “不是我……”他的脸上布满泪痕,“不是我做的……是她、她自己自己跑出来的……!”

    他哭了起来,“——大小姐您为什么要挡——炎景生连她肚子里的孩子都不放过啊!”

    百里汐喘出一口满是腥甜的气,站不稳往下瘫,身后少年一把将她扶住,他的双手在抖,浑身上下都在抖。

    他只能将她扶住,她血流的太快太多,她甚至不敢再碰触她身上其他地方,不敢再用一丝一毫的力。

    “你们……”

    脚底余地寸寸龟裂,锋利强烈的杀意如同千万把淬毒的铁箭从他周身炸开。炎景生一手抱住百里汐,一手抽出紫玉折扇,熊熊烈火在锐利的双眸深处掀起滚烫灼烈的滔天巨浪。

    他抬眼的模样仿若恶鬼阎罗。

    百里汐失去意识前,依稀听见了炎景生的低吼。

    又看到昆仑鹤啼扇,扇芯隐藏的刀锋一格一格张开,冰冷锋利,白鹤悲鸣。

    鹤扇一开,紫气东来。

    这原本是很美好很华丽的意思吧,宛如朝阳,傲人耀眼。

    为什么变成了现在这个湛湛杀戮的模样。

    朦胧里,血腥气浓郁得令人窒息。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