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历史穿越 > 白首谣 >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八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三十八章

    屋外点点星光,夜半铜漏仿佛冻结了滴答光阴。

    屋内灰暗,女人手中的短刃晃出雪白残忍的光线。

    她刚哭过,鼻子红红的,布满灰尘的脸颊却是苍白的,像一朵被暴风雷雨劈打的芙蓉,只有眼睛极亮,如同死寂漆黑中一线宁静启明。

    炎景旗先是看她一阵,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过了会儿才摇摇头:“是我确然下令杀了兄长,可师姐你太过伤心,有了胡瞎这般心思,这让我很难过。”他低声说,“你怎么能这样想我呢?”

    “炎伯伯死去的那晚,目击听闻者数十人也是被你杀的吧,然后和景生一并放到后山,放消息与各大世家,让他们清早出现当场撞见那一幕。”

    炎景旗脸上没有一丝恼怒,只是轻声辩解道:“师姐,那些人的伤口皆是昆仑扇所为啊,那些下人与我朝夕相处,他们死了,我心里也是不好受的。”

    “你既然能劝服炎伯伯接触旁门左道,教他暗地里教授你昆仑鹤啼扇的功法也不足奇怪。”百里汐定定注视面前男子的脸,仿佛企图从他神色间瞧出蛛丝马迹,“景旗,你从什么时候开始谋划的呢,两年前,三年前,亦或更早?”

    多么滴水不漏的计划啊。

    赢得炎羽骅偏袒喜爱,教他倾囊相授,再借炎景生之手将他除掉。

    炎景生是多么直接的人,一眼就能被看透,发现自己父亲犯下的杀业与不可挽回的堕魔,出手将自己的父亲弑杀。

    他一定会这么做,为了父亲,为了炎氏,炎景旗知道。

    炎景生确实杀了炎羽骅,这是不争的事实,不可推翻,之后连带发生的一切,自然而然,不可阻挠,将现实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他自己的手上,一滴血都没沾过。

    “为什么是你,”百里汐闭上眼,身子与呼吸再也支撑不住,她不停咽着喉咙,压制着翻涌上来的颤抖与抽吸,陡然提高声音,“为什么偏偏是你!”

    为什么偏偏是炎景生最放不下的你。

    她握紧手中的短刃,脸颊苍百,压抑而无措地喊着。

    “——他是你哥哥啊!——宁愿蒙受平白的罪孽自己回家赴死,也不愿看到你受到一点委屈的哥哥啊!”

    这世上还有没有人为炎景生的死感到悲伤与不甘?

    还有没有人记得炎景生为这天下苍生、为炎暝山庄所留下的血与痛,所付出的一切?

    他那么好的一个人,一生都在斩妖除魔,保护大家,一生都在努力将炎暝山庄发扬光大,为什么这一生会如此短,短得她还没懂事,还没真正长大。

    所有人都为他的死叫好,赞扬炎景旗挑起大梁,大义灭亲,其气度与决心令人佩服。

    可他呢。

    她不断地抽气,只觉整个人被重重碾压,全身上下都在疼,疼得她抖如筛糠。

    “师姐,你太累了,该好好睡一觉。”炎景旗面色担忧地望着他,上前一步,对她伸出手去,想理理她散乱的发丝,柔声道,“睡醒了,就不会说这些没有证据的胡话了。”

    百里汐反手一刀压住他的脖颈,一滴血从刀锋顺着脖子滑下。

    炎景旗不动了。

    她突然就笑了,如血洗练,花朵绽放。

    “是吗,”她咧着嘴角那个惨烈的笑,一个字一个字从压抑震颤的喉咙里挤出来,“这屋里的莲阳丹熏香——恶心的我都要吐了啊。”

    风寂了一寂。

    炎景旗手指停在半空中,慢慢收拢。他好像是虚空握住一朵花,呈在她面前。

    过了半晌,他才徐徐收回手。

    “……师姐,你总是这么聪明。”他轻轻巧巧地自言自语,无视脖子上的刀锋,转过身,梦呓一般念叨,“你为什么要回来呢,待在南疆不好吗,这又有什么意义呢,有人会相信你么,你会杀了我么?”

    他一句一句,这么漫不经心,好像不是在问百里汐。

    百里汐举着短刀,动也不动。

    他转回身,张开双臂,衣袍百鸟朝凤锦绣刺痛她的眼睛,他竟然在笑的,“你要毁掉兄长用英明与性命换回的炎暝山庄吗?”

    他脖颈间那一条血线细细渗着血,流淌上他衣襟上,流淌到她眼眸里。

    百里汐觉得,也许她从来没有懂过这些人。

    她不懂苏梅,不懂炎景生,不懂炎羽骅,也不懂炎景旗。

    寂明曦说的对,她不懂天道法明。

    何为炼狱魔道,何为人间正道,何为痴恨鬼道,人间一遭,浮沉荒凉。

    “会。”

    她自嘲笑了,“我和景生不一样,没有景生,没有炎伯伯,没有安总管的炎暝山庄不是我的炎暝山庄。”

    “我杀了你,落得与炎景生齐肩的污名,然后全天下的人又来追杀我,哈,这就是我百里汐的一生吗?”

    她笑得双肩微颤,目光渐渐冰寒,最后收了声,收了笑,“这倒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话音刚落,她一刀脱手,朝炎景旗飞过去,炎景旗动也不动,站在原地,那短刃破开冷风,刀光凛冽无比,冲向他。

    嚓。

    银光拂过他耳边的发梢,嗡嗡钉上身后墙壁,万宝架上一只黑玉玄武头颅掉下来,砸到地上,摔得粉碎。

    几乎在同时,她一步踏风而来,快如流星闪烁,一把将他摁住,掐住他光滑的脖颈狠狠擂道墙上。

    整座屋宇微微一震。

    内力震散,肝胆骤痛,炎景旗嘴角流出一丝血,面颊上也浮出一道血痕。

    他的耳边墙上,正插住方才那把短刀,百里汐紧紧压住他,一手握紧他的喉口要脉,一手拔起短刀,寒光照上她布满血丝的双眼。

    她紊乱撕裂的呼吸,他听得分明。

    百里汐身体里的血液在疯狂攒动,无数声音在嘶叫喧嚣,吐出的话语却无比清晰,她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炎景旗,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炎景旗不怒反笑,“理由这种东西很重要吗?”

    他瞳中星点亮光,像极了他年少时那偶尔流露的顽皮。

    “哈,你的一切都是假的么,装出来的么。”

    炎景旗目光飘到远方,他望向窗外宁静夜空,“谁知道呢?”

    百里汐漠然盯住他,陌生的东西在她眸里疯狂翻滚,末了,她松开了手。

    她站起来,将短刀丢在一边,铛啷脆响,她退了几步,看他的眼神宛如在看一具街边腐烂的尸体。

    她嘴角突兀地扯了扯,清清冷冷地说:“再会,炎庄主。”

    她掉头就走,衣袂荡起光辉,炎景旗一眨眼,她就消失不见了,只剩那把雪白的短刀插在墙壁上。

    屋里的莲阳熏香燃尽,缥缈地散开。

    炎景旗站了一会儿,才伸手碰触脸上的血痕,他垂眸用指腹摩娑这一抹血迹,如化开的一枚朱丹,渗进肌肤里。

    “不追过去可以么?”

    黑暗中,飘出一道沙哑的声音。

    “她哪里是对你下不了手,分明是察觉到我的存在,我看她想杀你想疯了,这个女人,必须除掉。”

    炎景旗抬起脸望着窗外漫天璀璨星光,“我答应过师兄不动她,仅此一次。”

    那声音枯哑苍厉,“疯狗也会咬人的。”

    “届时动手也不迟。”炎景旗淡淡笑了,一如当年刚来到这里时那个青涩少年,他望着茶几上那一杯接风茶,红豆叶釉纹,茶液已经冷了,他舔掉手指的血迹,拿起茶杯,翻过来,茶液娓娓倾倒在地板上,溅起细细水花,一杯茶倒空。

    “再会,师姐。”

    *

    春夜,后山桃花林中一朵一朵满满的桃花开在朦胧的星光里。

    竟然是全开了。

    如同万千朱玉的河流,滚滚红尘蒹葭断天涯。

    她从来没有觉得这些桃花能开的这样好,手里提一个沉甸甸的包袱,踩着满地的花瓣慢慢地走,最后走到一株桃花木前,这株桃花木生得崎岖弯折,与旁些浓密茂盛的桃花木不大一样。

    她记得炎景生在树下埋了一坛桃花酿,那天阳光灿烂,斑驳的树影随着风在莺燕粉红中游曳跳舞,如一只只小精灵。

    有什么东西从包袱缝隙间露出来,黑色的,在空中一荡一荡,那是人类的头发,被//干涸的血污凝结成干巴巴的一束一束。百里汐从怀里摸出最后一张三昧燃火符,点燃了包袱。

    包袱立刻被烈火包围,噼噼啪啪发出细碎的声音,明亮的火焰中黑烟腾起,飘向夜空。火光映照她的面庞,好似这一世流光灯火在她眼前款款淌过。

    不过多时,焰火殆尽,她的手上剩一抔尘灰。

    自今日起,她再也不是炎家人。

    一阵风吹过,桃花木窸窸窣窣地摇摆抖动,扬起女人的裙摆和黑发,卷起花瓣穿过树梢枝桠,随着她手中的齑灰匀散,一并飞起,如一支悠久流转的歌。

    百里汐将手中剩下的一点灰扬手撒向空中,然后出神站着,手指一根一根收拢,缓缓放下来,浅浅放在胸口。

    脊梁一下子被抽空,她在桃花树下跪下来,身子蜷缩着,战栗着,捂住心口,仰起脸,嚎啕大哭。

    桃之夭夭繁华缤纷在头顶盛开,落上她的发顶和肩头。

    她好像见到了炎景生朝她迎面走来,星目剑眉,趾高气昂,神采奕奕,腰板儿挺得笔直,身穿贵气富丽的炎暝紫衫,腰间配剑,一双眸子炯炯有神。

    他踏着灼热灿烂的阳光与春日清新的空气,穿过盛放的桃花林,来到她身边,俯下身。

    太阳在他身后,如此耀眼。

    他凶巴巴说,你靠在这儿干什么呢,还不快去好好练剑。

    梦境如斯,恍若隔世。

    不知过了多久,仿佛白昼来了又走,黑夜重新降临,喧嚣与落花归于寂静,眼前迷蒙混沌的颜色凋敝得干净,她听见了脚步声,由远及近。

    “嘿,小女孩。”

    她靠在树下,睁开红肿的泪眼,暗纹黑袍男子蹲在她面前,笑得轻佻又明艳,身后不远处站着一位白衣女童。

    他的腰间插一支玉笛,黄金流苏随着衣摆抖动闪闪发亮。

    “我心觉你很有意思,特地过来问问你。”

    南柯笑眯眯地说。

    “你对离笑宫有兴趣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