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历史穿越 > 白首谣 >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七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四十七章

    徐夫人目光幽幽望来,落到百里汐面庞上,“这二十多年前的事儿,如今竟还有记得她的人,她死的时候,比你大几岁。”

    百里汐盘腿坐在软垫上,应了一声,算是告诉她有在听,徐夫人漫不经心地理理黑发,“所以,你过来找我是有什么事?”

    红衣女子眼睛弯弯,笑得露出一排洁白牙齿,“我想和你做个交易,我想借你力量一用。”

    “说来听听。”

    “我要你把这个做出来……“她比划一下,徐夫人眨眨眼睛,有点惊讶、有点可笑地望着她,“这杂碎玩意儿,遍地都是,为何折煞心力?”

    “现在是冬天嘛,没有办法。”百里汐抬起手,一只燕尾蝶如一簇小小火焰,在她手背上飘出,往徐夫人飞去,“作为交换,夜幕降临时,你起码可以自行逃离这里,一千五百年后又是一面好镜子。”

    徐夫人冷笑:“你要放我走?”

    百里汐嗔怪望着她,“你这是什么表情,我又不是什么好人,我是女魔头哎。”

    一炷香时间将至,百里汐走出祭堂时,回头看了一眼,黑气重新腾起,弥漫在祭堂内,白衣女人的身影渐渐模糊,玉台上又是一张古镜了。

    她把面具摸出来。

    这是方才徐夫人扔给她的,之前徐夫人遮住半张脸的银白面具,细细浮花暗纹。百里汐捏在手里,摸了一摸,重新揣入怀中。

    果然和寂流辉那张面具材质一模一样。

    *

    灵印寺,夜。

    寺院内积一地白雪,月光照耀下,好似桐花开放凋零,铺洒满满的花瓣。

    她穿好美丽精致的衣裳,盘起长发,明眸朱唇,在寺庙内点起了莲阳丹的香,小小的镂空香炉内,香气静谧,心旷神怡,她又沏了一壶茶,茶也是香的。

    她坐在寺内一把椅子上,手握着茶杯,慢慢地饮。

    山下喧闹嘈杂隐隐传来,奔波呐喊。

    忽地,门被一把推开,一个高大的人影出现在门口,气喘吁吁。

    “你来啦。”她慢慢地笑了,男人一步一步走过来,走到月光下,露出坚毅刚烈的五官,他肩头发梢落了雪,又极快地融了。

    他走到离她五尺远时停下,一边呼吸,一边沉默地盯住她,一双复杂的眼睛被阴翳和雪光掩埋。

    “你还记不记得这座寺庙,是你为我建的。”她仰起头,望着寺庙繁华描金的天顶,“阿川,我嫁给你这十五年,我要什么,你总是给我什么。”

    “我刚遇见你的时候,你说你要仗剑做个大英雄,叫天下人都听你的。你看,你变成这副模样,胡子都长起来了,可我还是原来的样子,再过一些时候,你就变成老爷爷,我还是这个样子。”

    “你什么都给了我,我给不了你任何东西。”

    徐川走到她面前,“我要的天下,是人人安康、知足快乐,不是教他们沦为恶鬼走狗,刀剑奴隶。”

    她端着茶,仰起脸笑了,睫毛微微颤动。

    他闭上眼,手里握着一把精光闪闪的大刀,“一切都结束了,阿裳。”

    翌日正武盟传来消息,说是那璇玑菱花镜不知怎的挣破封印,跑掉了。

    百里汐听得见怪不怪,“哦,跑了。”

    她躺在正武盟山下最近的郑州城内,昨夜回寂月宗的时候,好不容易休养将近两个的月伤口真裂了。

    其实只是裂了一点点而已,可百里汐一点都不想回寂月宗,就故意嗷嗷叫,装作疼得走不动路的模样,小脸皱成一团,嘶嘶地抽气儿,抓着寂流辉的衣襟,一边被自己出神入化的演技迷倒一边哭啼啼地说:“我是不是要死了,我是不是要死了?”

    “……你闭嘴。”

    寂流辉的脸冷成冰刀子,恨不得将她皮扒下来。

    寂黎站在一边,噤若寒蝉,生怕百里汐有个三长两短,他作为把她带出来的人,回去罚抄经书五十遍。

    雪又落得大了,只能就近择了郑州城的一家客栈住下。

    第二天刚醒,就听闻这件事儿。

    百里汐趴在桌子上吃早点,郑州炸酱面条撒上葱花香喷喷可好吃,寂黎叹口气:“可是镜子又碎了。”

    百里汐以为听错了,“碎了?”

    寂黎吧嗒吧嗒点头,“是啊,昨晚镜魔跑出来后,大家都在满山找,结果灵印寺那突然火光冲天,跑过去一看,徐川盟主就站在寺庙前面,手里拿着火把,那火烧了大半夜呢。今早去在烧焦的废墟里清查时,看到了菱花镜的碎片,估计是真的死透了。”

    ……死了?

    百里汐眼珠儿一转,这是她的抉择吗。

    难怪今早寂流辉又不见了,估计是去正武盟了。

    百里汐问:“那徐盟主呢?”

    寂黎一听不得了,连忙道:“这才是重点啊,徐川盟主现在要卸任啊,不当这个盟主了!正武盟今早都炸成一锅啦。”

    他说着叹口气,“哎,大人的世界真麻烦,大伙都受害的事儿,偏偏扯出个冤有头债有主。徐川盟主娶了一只魔,又自己杀掉了她,到底是对还是错呢?”

    百里汐没想到屹立不倒多年的徐川竟然当真不当盟主了,心中感慨。想起那个挥舞大刀嚷嚷的莽汉,只觉这时运可谓奇妙非常,孰是孰非,生死无常,呜呼哀哉。

    夫妇十五年,他到底晓不晓得徐夫人是一只魔呢。

    这可算是件武林大事,江湖四大世家,如今到底是哪四大,正武盟又会走向何方,谁能盖棺定论。

    “百里前辈,人啊魔啊都这么难以理解吗。”寂白摸着下巴使劲地想,“你说那只魔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害人,想称霸武林吗?”

    “唔,为什么呢。”百里汐望着客栈窗外的雪,沉甸甸压弯了枝丫,寒风吹着招旗不断抖动。

    “大概是因为寂寞吧。”

    寂流辉去正武盟一整日没回来,外面风雪不小,索性就窝在客栈里头,百里汐借着寂月宗宗主的名头把这郑州小吃点了个遍,洋洋洒洒摆满一桌,吃到一半,天色暗下来时,雪下得小了,寂流辉也回来了,一身冰雪。

    小二一看是位人物,连忙点头哈腰迎上来。百里汐噎着半口饭三下五除二把桌子上一盘盘肉往桌子底下藏,还不停地捅寂黎叫他帮忙。

    当寂流辉走过来时,百里汐面前全是素菜,小白菜大白菜莴苣丝儿绿豆角,一点油星儿有没有。寂黎面前全是荤菜,酸辣鱼羹司马怀府鸡二鲜铁锅蛋炸紫酥肉清汤东坡肉,油贯满盈。

    百里汐端坐在桌前,特别淑女地用手帕点了点嘴角,娇羞笑道:“寂宗主,您来啦,人家都吃不动呢,最近不知怎的,吃几口就饱了,寂黎这孩子真是,点了这么多。”

    寂黎瞪大了眼睛,刚要辩解,百里汐一脚踩上寂黎脚趾头,他那张小脸就扭曲起来。

    寂流辉道:“百里。”

    “嗯哼?”

    “你嘴上全是油。”

    “……”

    百里汐将他往凳子上一摁,“吃菜,吃菜,哈哈。”

    “饭后喝药。”

    “好好好,我喝我喝,先吃饭。”

    百里汐先使眼色叫小二把桌底之下的肉一盘一盘收起来,再点了几样清粥小菜,桌面上便很是素雅清淡了,百里汐见寂流辉迟迟不动筷子,道:“虽然辟谷了,这家客栈手艺不错的。”

    寂流辉道:“有客。”

    刚说没一会儿,客栈的门又被推开,一位白袍女子款款走进来,片雪不沾身,从头到脚干干净净,仙气萦绕,如一朵白莲。

    寂流辉颔首道:“毓姑娘。”

    钟毓大大方方一笑,走到桌前,“宗主您客气了,是钟毓不好意思,叫宗主您久等了。”她对百里汐和寂黎抱了抱拳,“百里姑娘,小兄弟,你们好。”

    对方是仙子,寂流辉又在场,百里汐硬生生忍住嘴边放炮的俏皮话,万一惹得仙子不开心,回去又是汤药伺候,乖乖回礼,“仙子好。”

    钟毓笑道:“切莫这般唤,我心里腼腆得慌,叫我钟毓便好。”

    坐下来,四人开饭。

    百里汐开始不安分了。

    “钟毓你真漂亮。”

    “百里姑娘言重了,百里姑娘容颜国色之姿,才是令我等眼前一亮,为之一振呢。”

    “你们灵昆派的女子都这么漂亮吗?”

    “灵昆派弟子甚少,以女子居多,”钟毓失笑摇摇头,“我等以修仙修心为任,从未在乎过相貌之类,待我等而言,这皆无用皮囊。”

    “钟毓你吃不吃肉啊?这里有盘清炖狮子头。”

    “灵昆派怜悯众生,自然也不吃荤。”

    “那这你方才吃过的小白菜是用猪油炒的,这是算荤还是素?小白菜也是生灵啊,也有自己的生命,花花草草就不算众生了吗?”

    “百里。”寂流辉微微蹙眉,出声。

    钟毓仙子细细笑了,轻掩着嘴唇,很是美丽,“无妨,百里姑娘果真是无拘无束随心性子,问的事情也挺有意思,钟毓倒是羡慕的。”

    百里汐厚脸皮哈哈笑两声,一边把手偷偷摸摸伸向清炖狮子头,“过奖过奖。”

    啪。

    寂流辉直接一筷子敲上去,百里汐吃痛又发作不得,就只得狠狠瞪着他。

    男人默默吃饭,他背坐得很直,用筷子的模样俊雅清攫,像个贵族。

    一顿饭下来,各回各房,见钟毓依旧坐在桌前,寂流辉等她,钟毓抬头道:“寂宗主您先歇息罢,我与百里姑娘有些女子家的话要说,再坐一会儿。”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