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历史穿越 > 白首谣 > 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八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四十八章

    百里汐听罢,立刻坐回去,坐到钟毓身边,寂流辉点头道:“早点休息。”便领着寂黎去楼上了。

    天花板的灯笼点着,晕黄的光照下来,小二靠在柜台前拢着袖子一点一点儿打盹。

    钟毓泡了一壶茶,灯光下她的脸是温润的玉色。坐得这么近,百里汐能感觉到钟毓身上若有若无的仙气,她托着腮道:“仙子找我,可有何事?”

    钟毓沉吟片刻,给自己斟了一杯茶,浅浅啜着:“明日,我会和你们一并启程去寂月宗。”

    百里汐心知定是正事,也不做多问,“你将这些讲给我是作甚?”

    “日后许多天,我都会待在寂月宗,与百里姑娘抬头不见低头见。你我都是姑娘家,你的心思,我从一开头就瞧得出来。”

    百里汐眨巴眨巴眼,“心思,啥心思?”

    钟毓捂住胸口,“百里姑娘是个爽快的直性子,钟毓也不喜欢躲藏,便开门见山地说给百里姑娘听。钟毓的心很小,只能装得下一个人,钟毓与寂宗主相识十多年,也只装过这个人。”

    这这这,果然是开门见山。

    百里汐甚觉老天爷暴殄天物,这是人间,而非九重天,道上见到的仙子些许独钟毓一位,长得美,打扮纯,做事多,废话少,多好一姑娘,她去招惹也不生气,还笑眯眯的。

    虽然寂流辉是个高富帅,但他那个脑子是石头身子是石头心是石头的性格,真的很难讨女孩子欢心的。相较之下寂明曦就美好许多,这位钟毓仙子说恋慕寂明曦,她都恨不得加上几把柴火助人家一臂之力,可轮到寂流辉,她只想好生劝解仙子一般,人活在世上不容易,不要想不开。

    这头钟毓还在低低说话,声音如泉水唱歌一般好听,“钟毓晓得他对待百里姑娘与旁人不一样……这么多人里,他只对你不一样。我和他的婚事,他以前推过,可我心有不甘,是想再试一试的,我把你留下来,是想问问你,你们可有相互许下心意?如果没有,我到寂月宗去,我和你公平竞争,望不要得罪了百里姑娘,和你闹僵了关系……”

    “等等等等。”

    百里汐一手打住。

    “仙子,你是不是有误会?”

    她哭笑不得,“我和他,互相许心意?你和我,公平竞争?仙子您真是单纯的可爱啊。”

    钟毓的胸口装了她喜欢的人,百里汐摸摸自己的胸口,这里被那个人捅了一剑。

    说是灵昆派怜悯众人,心怀仁慈,可面前这位钟毓仙子大抵一直在深山中修行,不问世事,不知八年前的天下是个什么模样,是一朵名副其实的白莲花,不然也不将这番与她好生说话了。

    百里汐指指自己,“我是谁,我是白首魔女,离笑宫左护法,他是谁,寂月宗宗主,我是魔道,他是正道。我若是欢喜上一个人,一点也不在乎人家是谁,上至玉皇大帝天王老子,下至阎罗王爷地狱恶鬼,我照样喜欢。”

    此时夜渐渐深了,屋外已经没有风雪的声音,只有冬季的寒冷从地板缝儿里滋滋冒出来,饭堂就剩寥寥的人坐着,喝酒聊天,她笑一笑,“可寂流辉呢?”

    她生前和寂流辉是什么关系。

    寂流辉从头到脚都是一个明事理的人,是非分得清楚,之前在灵印寺,寂白先前并不知寂淑仪死在白首魔女手上,由此可见寂月宗名义上并未有把这份血债整整记在她身上。

    寂月宗之外,他只有一个朋友,叫做炎景生,然后炎景生死了。在他眼里,她是什么呢?

    炎景生的姐姐,一个不算很熟的厚脸皮朋友,还有其他的么。

    见面前钟毓惊讶得说不话来,水汪汪的眸子扑闪扑闪,百里汐语重心长地道:“你大可以去追求他,谁说这世道必须男追女?你叫他看到你的好,他自然会把心放在你身上……”

    红衣女人眨眨眼睛,掩住眼底一闪而过的光,恍惚似飞蛾扑上的火,“他没有喜欢我,仙子,他不会喜欢我,”

    钟毓仙子嘴巴微微张开,犹豫不定好一阵后,才放下茶杯,两片绯红飞上脸,她一下子站起来,抱拳道:“方才多有得罪,是钟毓说了僭越无礼的话,请钟毓向百里姑娘赔个不是。”

    百里汐摆摆手,大大咧咧打个哈欠,“没事没事,上楼睡觉啦。”

    过一个时辰,又刮起风雪。

    隐隐听见客栈掌柜在楼下唉声叹气,“这雪,哪里出的了门!”

    百里汐躺在床上,听得风雪吹得房梁屋檐微微震动,隐隐约约,如天边含糊的雷声。很久很久以前,她带炎景生去边关时,也有许多个这样的夜晚,炎景生有时候会发病,在屋里砸东西,声嘶力竭地大喊,见人就咬,独独不会动她,他也会缩在墙角里成一团,瑟瑟发抖。

    她去抱住他时,他的身体无比冰凉。

    变成别人这样的幻术,不止璇玑菱花镜一家。炎景生死后一些年,她青丝变白发,有一次从江湖回离笑宫时,南柯给她开了一个玩笑。

    南柯养了许多灵怪妖兽,其中有一只妖怪,叫做画皮。

    意如其名,披上一张皮,变成别人的样子。

    她一回宫,就看见青袍莲纹的黑发男人站在大殿内,殿堂晶莹剔透,他的面庞也虚幻起来,长长的黑色睫毛像蝴蝶飞过沧海的梦境。

    她在原地站了站,便走上前,寂流辉缓缓地转过脸,唇角弯起,对她清浅一笑,“汐。”他轻轻念她的名字,是初春晨曦嫩梨咬开的汁水。

    他向她走去,“汐,你回来了。”

    她身体微微一僵,便撑开伞,伞头对准他,轰地开了炮。

    画皮四脚并用上跳下窜,吱吱呀呀尖叫着,冒着烟儿落荒而逃。

    南柯双手负后从殿堂一根柱子后面步出来,摇首叹息道:“小汐儿,画皮可是很难抓的,你把它打死了我会哭的。”

    百里汐冷哼,甩手就走,“无聊。”

    南柯亦步亦趋跟在后面,“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你不心悦吗?”

    百里汐猛地停住,回头冷冷瞥他一眼,“我为何要心悦?”

    南柯嗔怪说:“正邪殊途,可惜他永远不会对你笑,也不会这般亲昵喊你名字。就算刚才对你笑的男人是假的,可你至少晓得他笑的时候是什么模样了。”

    “……我没有这样想过。”

    “可你一直喜欢他,不是吗。”

    *

    铃——

    十年前。

    琮山正武盟,灵印寺。

    皎白的桐花映衬着月光,春日的夜滋润宁静。

    寺庙小院内,两位身材壮士的男子在讲话,一名稍显年轻,眉目很精神,身穿盟主衣裳。一名戴着一只黑色眼罩,背后背着把六尺长的大刀,正是刀见笑。

    “徐盟主,嫂子身子如何了?”

    徐川摇摇头,“阿裳今晚偏偏叫我陪她,怎的也不许回盟里,近日好几家门派都有人离奇死亡,你看铁手门寸金,越女门赵慧,丐帮鹰目阿志,这都算是派门中高手,死的悄无声息,谁也没有看见,都不知谁来寻仇。门主们都怕面子上过不去,将风声盖住,不叫外头知晓,我们想帮,是也帮不上,有什么比找出真凶惩处奸恶更为重要,真是糊涂!”

    说着徐川满眼怒色,拳手握拳,看了看这灵印寺满院桐花,才重重叹气,“我数日不见阿裳,她心头不开心,今天专来找我。正武盟那边,麻烦副盟主多照看。”

    刀见笑道:“你我之间谈何客气,再有变故,我来通知盟主。那在下告辞了。”

    “请。”

    徐川穿过灵印寺,来到庭院,敲门道:“阿裳,我来了。”

    徐夫人坐在屋内,绣眉微蹙,前所未有的凝重浮现在美丽的面庞上,指尖一丝丝黑气,慢慢飘出窗外,在灵印寺周边萦绕,形成一道屏障。

    她抬眼瞥着窗棂,桐花枝桠随夜风摇曳,切割出剪影,她低声嗟道:“哼,妖魔。”

    刀见笑回到正武盟卧房内,进门唤道:“阿甘,可有水喝?”

    屋子黑黢黢的,一点声音也没有,不见仆人阿甘的身影。

    “阿甘?”

    刀见笑双眸一眯,收紧手臂,压下气息缓缓走进屋内,猛地拉开内房的帘子,正看见一具尸体躺在绒花呢地板上,四肢歪折到怪异的角度,眼珠暴突,全身瘦削得不成人形,骸骨凸显,好像全身血肉都被恶鬼吸食干净。

    这干尸身上是早晨他走时阿甘穿的衣裳,刀见笑一震,不由得捏住刀柄。

    铃——

    铃——

    铃——

    铃铛的声音不知从哪方传来,千千万万,密集撞耳,如佛音,如鬼号。

    寒冰似的冷意从脚底往上渗,非比寻常,散布在他四肢百骸,那铃声像是千万人在他耳边说话,窸窸窣窣,窸窸窣窣,刀见笑猛地将六尺大刀拔////出来,一道精光,刀片上六只大环咚咚作响,驱散那鬼魅的铃音。

    “谁!”

    黑暗中,他猛地转身,看见屋内不远处站着一名红衣女子,敞开大门的月光正正好落到她身上,照得红衣鲜艳夺目,生生要淌出一地鲜血。

    明明身在屋内,她却打一把伞,伞也是刺眼如血的红,伞的边缘吊坠一只小小的金色铃铛,六十四骨伞,六十四只铃铛。

    她静静立在那里,如一抹鬼魅。

    刀见笑压眉,江湖间无几人能敌的厚重锐利杀气蹦出,“你是谁,我与你可有仇怨!”

    女子轻轻抬起伞,铃声摇曳,露出一双妩媚冰冷的眼睛,艳丽的红唇挽出笑容。

    “你好,刀见笑前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