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历史穿越 > 白首谣 > 第五十二章

第五十二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五十二章

    炎锦小姑娘泪花儿都要出来,忿忿道:“你……你为何要如此心狠手辣,这么小的女孩都要下毒手。”

    “我一没下毒二没下手,妹妹是不是脑补了什么?”

    原本炎锦还想瞅着机会暗杀百里汐一回,待头回看过百里汐跟人干架,就再也打消了这个念头。

    百里汐还好心建议道:“你可以对我下毒试试。”

    炎锦眉目一瞪,秀气小脸气冲冲怒道:“我身为炎暝山庄的弟子,怎可以做这般苟且的事!”

    刚说着,又来了一波冲赏金来找她干架。

    这三天来炎锦学会十分熟稔地抱起炎长椿躲在一边,观战,心里惦记赶紧来个高手把这女魔头打死,莫让她肩头监视的血蝶坑害她,百里汐说了,离她三丈远,这血蝶就会咬她脖子。

    这场打完,百里汐打着红伞回去时,炎长椿开口说了话,她先是对炎锦道:“姐姐抱,姐姐抱。”

    等炎锦将她抱起来了,她又用短短的小手指着百里汐,奶声奶气地叫唤:“奶奶,婆婆,奶奶,婆婆。”

    百里汐将一头白毛撸到脑后,擦掉脸上的血迹,不堪在意道:“说起来,这地儿我认识个人口贩子……”

    “喂等等!”

    当天夜里住客栈,客栈不大,但有个后院,种了许多杏花,开得颇好。

    小女娃睡得早,不一会儿甜滋滋地软下去,像个糯米团子,嘴巴还咿咿呀呀。炎锦与她睡一床,先是守着,脑袋不知为何渐渐昏沉,迷迷糊糊也睡去了。

    等她浅浅醒来已是深夜,窗外的杏花树影在微微摇曳,飘来隐约淡雅的香气。

    炎锦听见脚步声,很轻,很近,就在隔壁。

    有人!

    她猛地坐起来,一阵天旋地转,眼睛发黑。竟然浑身没有力气,她摸黑去抱身边的女娃儿,将小长椿抱在怀里,突然只听砰一声巨响,两个人影砸穿墙壁,从隔壁飞进来,一个撞到墙角,一个撞到房梁,摔下来。

    木板烟尘四散,炎锦定睛看去,两人身穿夜行衣,歪歪扭扭,已然断气。

    红衣女子踏着滚滚烟尘大步走进来,手里提一把血红的长剑,她四下一扫,瞅眼炎锦怀中的小女孩,对炎锦道:“走。”

    夜色与烟幕中,女人眼神结了一层阴霾的霜。

    炎锦呆呆地尚未明白,“什、什么?”

    百里汐将炎锦后领一提,径直扔出窗外。

    滋啦滋啦,滋啦滋啦,墙角的两具尸体突然自燃,冒出诡异的烟雾,像是被人撒了一把化尸粉,渐渐化为一滩稀泥。

    轰——

    整个客栈二楼忽而爆炸,掀开滚滚热浪,熊熊烈火将庭院照耀得亮如白昼,遮掩了月色。浓郁沸腾的黑烟之中高高跃出一窈窕纤细的红色黑影,手执红伞,稳稳落地。

    炎锦简直吓傻了,火光里被焦糊气味儿熏的眼泪掉下来,怀中小女孩惊醒过来,哇要哭,情急之下炎锦一手点住小长椿睡穴,缩到一边。

    俄顷之间,庭内出现数道黑影,将百里汐团团包围,一数之下共九名,身着黑衣,手持明杖,森森而立。

    沉钝的内息如一把雪亮的大刀,悬在百里汐头顶。

    她缓缓一笑,对远处炎锦道:“把长椿小妹妹的眼睛蒙住。”

    咚。

    九名黑衣人明杖跺地。

    咚、咚、咚。

    杖声越发不齐,越发凌乱,像一只失明的雁鸟在漆黑的铁匣子内横中直撞,每一声击打在人的心上。

    咚。

    一举攻上,紧紧相扣,连环夺命。

    炎锦分明看不清这九名黑衣人的动作,却也分明听得那交织的乐声,叫人发慌发胀,头脑昏沉,黑衣人的步伐如乱舞一般,步步相逼,像一张织好的网步步紧逼。

    网中之鱼,束手待毙。

    红衣女人的剑光也快得无从辨认,炎锦明明离得很远,却被这阵势惊得手脚胆寒,不自觉开始发抖。

    “这是……什么?”

    耳边一声音道:“九绝沉雁阵。”

    她一惊,差点叫出来,旁边小树丛窸窸窣窣窜出一个少年,竟是炎年,炎景道:“你怎么来了?”

    “那是炎庄主请来的帮手,我来救炎锦师妹啊。”炎年看一眼远处厮杀围剿的阵群,嗤笑道:“这阵法天下难出一二,百年来未有一人逃脱,一只苍蝇也飞不出去,都要打成肉泥在阵里,那女魔头就乖乖受死好了。”

    说着炎年双手就朝炎长椿伸去,“辛苦师妹了,大小姐我来抱就好。”

    “等等,”炎锦一把摁住炎年的手,蹙眉疑惑道,“这当真是炎大庄主请来的帮手?”

    “自然。”

    “连我这般年纪,都看得出这个阵法诡谲得狠,弥漫阴邪戾气,不是名门正派,炎庄主光明磊落,怎么会请这样的帮手?师兄看不出来吗?”

    “师妹这是什么混账话,师兄还骗你不成,即便是个邪门阵法,对付那离经叛道、恶毒狠辣的白首魔女还不是以邪对邪?还是说……”炎年目光一暗,陌生的心绪浮出眼眸,“原来师妹果真如炎庄主所言……”

    炎锦还要讲话,脑袋又是一阵眩晕,不住捂住额头,心道:“这……我是中毒了,究竟是何时中的毒?”

    炎年缓缓抽出背后佩剑,“事已至此,师妹休要怪师兄,要怪就怪那女魔头擅长蛊惑人心——”

    炎锦反应压根跟不上来,眼见着面前的师兄举起佩剑对准她,火光下他的脸陌生得难以置信,竟是毫不犹豫砍下来!

    电光火石之间,炎锦肩头的血蝶飘起来,压缩成一根血红的针——嗖地穿透了少年的太阳穴!

    少女惊恐地睁大了眼睛,眼睁睁看着他在她面前晃了一晃,方才扭曲的面庞凝固起来,倒在她脚边。炎锦脑袋一阵空白,呼哧呼哧喘气,一点点将头转向相斗交战正是激烈的九绝沉雁阵那边。

    黑衣人人头耸动缝隙间,她看见红衣女人也正望着她,缓缓收回朝向她的手。

    炎锦脸瞬间惨白下来。

    此时百里汐与九位黑衣高手已过手不少时刻,险象环生,放出一声大笑:“能领教这天下第二的阵法,小女子真真受宠若惊了!”

    说罢,她浑身散发出毫不掩饰的血光灵气,炎锦没有看清她做了什么,只见那九名黑衣人被爆裂激荡的厉气逼退,手中明杖震飞,烧得焦黑的二楼整个地在身后塌下来,轰隆作响。

    黑衣人们支撑不住,跪在地上,捂住胸膛,呕出一口口血。

    黑夜火光之中,女人裙摆飞扬,银发雪光,血蝶扑闪,张狂的笑容宛如修罗睁开的眼睛。

    百里汐架着伞,一步步走过黑衣人,来到炎锦身边。

    炎锦泪流满面,再也不管小长椿,捡起炎年的剑朝她刺去,哭喊着:“你杀了他,你杀了我师兄!”

    百里汐此时胸口一团内伤,痛如撕裂,闷得喘不过气来,她一手将少女的剑打开,少女扑个空,抓起手边一块儿大石朝百里汐的脸砸去,“我恨你,恶魔,妖女!我恨你,我恨你!”

    五脏六腑都在烧,她唇边淌出血,躲过了炎锦扔来的石头:“你的师兄要杀你。”

    “他不可能杀我,他为什么杀我?你什么都不知道,你什么都不懂,这其中定有误会!”

    百里汐低头注视炎锦的脸,她眼底的仇恨,眼底的厌恶,都是真实的。

    不再是名门正派的冠冕堂皇、道貌岸然,不再是道听途说的义愤填膺、随波逐流。

    “我要杀了你!”

    一支细光从背后射来,正中少女心脏。

    百里汐刚一抬头,又是一箭,自黑暗中来,□□她肩头。

    少女从她身上滑下去,眼中泪水与空洞交织得枯萎。百里汐微微弯下腰,半个身子麻木了,眼前开始晃动地模糊起来。

    她手指一点一点朝肩头摸去,要去拔那支箭。

    “不要碰,手会烂的。”

    明灭的火星在空中漂浮,地上是少年少女死亡的脸。

    杏花花瓣点点,在土壤里。

    有一个人慢慢正面走过来,越来越近,她已经看不见了,虚晃地向前走两步,迎面栽进这个人怀里。

    他伸出双手将她深深拥住,血污焦糊沾上他干净的衣袍。

    百里汐动弹不得,脸贴在他胸口,莲阳香丹清雅的味道扑鼻而来。

    银发在男子指缝间流泻,他低下头,眼睛如水注视她肩头的箭,温柔地说:“这是穿肠箭,只有射箭者才能碰,师姐的手很漂亮,没了不好。”

    “你……对……炎年……说了什么……”

    “没什么。”

    “……呵……”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过分,炎锦和炎年不该死?”炎景旗抚摸她的长发,好似在触碰一件稀世珍宝,“和师姐相处过的人,是不能留在身边的,未来些许有一天和我作对呢。”他声音一点一滴低下去,“因为师姐你啊,从以前开始就是魔女呢。”

    “会迷人心智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