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历史穿越 > 白首谣 > 第五十七章

第五十七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五十七章

    月光下,院落里小小雏菊花铺了满地,花瓣沾染皎白的光辉,更显玲珑寂静。

    寂流辉静静注视她,清俊面庞逆着月色埋在阴翳里,半晌后只听见他冷淡的声音:“你对毓姑娘做了什么?”

    “什么做了什么?”百里汐装傻,“钟毓她找过你了?”

    那他现在杵在这儿又是何意,他见过仙子,仙子跳过舞,诉过情,在百里汐脑子里,他两现在应该花前月下你你我我才是。

    她说:“寂流辉,你为什么这么生气?”

    他又不吭声了,只是低头看住她,目光似是要把她切开瞧个通透的,最后他叹息一声,嗓音轻了,“……罢了。”

    百里汐他甩袖要走,上前将他一拦,笑道:“寂宗主,说话藏着掖着不好,有什么说清楚嘛。钟毓仙子现在在哪里?”

    “……”

    “你说话呀,你不说话,又跑到我屋前作甚?”

    男人默了须臾,“毓姑娘涉世未深,师自空蝉大师,宗内上下待她皆让出一分礼,日后与她相处请把捏分寸。”

    寂流辉很少这样说话,百里汐听着就像是被刺到,她更紧一步将他拦住,仰头迎着明亮月光呵呵笑道:“寂宗主的意思,是我把她带坏了?”

    “……”

    “钟毓仙子不是小孩子,是个长大的姑娘家,又是位仙子,心智慧洁,自有分寸,宗主是她什么人,是我什么人,对我和她指责臧否?”

    “你身在寂月宗,毓姑娘如何差池,皆乃我宗不妥。”

    寂流辉淡淡道,脸上还是清寂的。

    “百里,她和你不同。”

    百里汐双肩一滞。

    她居然退了一步,对他反而微笑起来,“是啊……不同,在你们眼里,我怎么能和她比。”

    话锋一转,“你这话说的在理,可她有什么差池。在你寂宗主眼里,她跳一支红尘艳//舞给你,就是差池?她喜欢一个人,就是差池?”

    寂流辉眼瞳里透出一线凉薄的光,他说:“我没有让她跳。”

    百里汐也不知自己怎么了,像是不受控制,胸口一团火闷得慌,从他们从道观回来钟毓陪在寂流辉身边起,从她被关在寂月宗内不让出山起,就闷得慌。

    “既然你来找我兴师问罪,反正我在这儿也是倒腾闯祸,你晓得我最爱闯祸,你还觉得我带坏你家仙子,不如你快让我走,我待在这里也是不乐意的!”

    她一手伸来,气冲冲道:“出山令牌给我!出了这山,我绝不想再回来!”

    寂流辉就跟一座大冰山似的,全身冷梆梆散发寒意,他抿住唇定定看住她凶巴巴的脸,道:“时辰不早,屋外冷寒,你去歇息罢。”

    百里汐望着寂流辉背影,心里晓得钟毓仙子定是吃下闭门羹,她出的主意反倒教这男人不悦,不悦就不悦,还生气,生气就生气,还不说话,钟毓甚至都不知她为何会被拒绝,不知自己是哪里不好,不知是不是招了寂流辉的厌恶。说不准在哪儿一个人偷偷掉眼泪,毕竟在大家心中,仙子是不可以伤心的。

    此时她竟然有点儿为钟毓仙子打抱不平起来,好端端一仙子,披星戴月,为何偏要喜欢这个人。

    为何偏要喜欢这个人。

    寂流辉刚走几步她提脚就追上去抓他的衣袖,“寂流辉,你这样待钟毓过分了,我看着不痛快……”

    她一碰到他的衣裳,手腕啪地被反手一把抓住,百里汐吃痛,火气蹭蹭冒起来,“寂——”

    男人蓦地转身,将她的手提起来捉得紧紧的,墨黑深谙的眼睛直直盯住她。

    他眼底在结冰,“百里,你教别人跳那支曲子。”

    他说得一字一顿,清清楚楚。

    “我不痛快。”

    *

    结果真出山了。

    第二日一开门,发现门口搁着一只木匣,匣内装寂月宗进出的玉质令牌。

    百里汐左手提一袋从寂月宗里捞来钱,右手提一袋从寂月宗里捞来的钱,站在人来人往的大道上,新年将至,屋宇街坊张灯结彩,人影忙碌。

    自由自在的感觉,真快活啊。

    她走进一家伞店,“小二,有红伞吗?”

    “哎呦姑娘,真是稀奇来问的,这年头还有谁买红伞呀,您晓不晓得传说中的白首魔女……”

    百里汐立刻出店,转身就折进隔壁。

    隔壁名唤“醉春楼”,顾名思义,卖酒的,卖笑的,卖一帘红梦的。

    只不过里面的,都是男人。

    楼内酒香芬芳,熏香迷人,黑木镂空花窗格与大红的暗纹帘帐相映衬,格局雅致中带一丝香艳。男倌各处,纤细可人有之,风骚迷离有之,俊丽苍雅有之,粗犷坚毅有之,可谓百般口味,面面俱到,任君挑选。

    正是青天白日,客人寥寥,单间厢房偶偶传来细碎性感的笑声,楼内点着暖暖融融的香炉,合着催人发情的香气,将空气熏的粘稠亲昵。

    一总管模样的男子上前道:“姑娘不是本地人吧,我们这醉春楼你有所不知,这可不是女孩子家来的地方。”

    百里汐心觉这醉春楼有点儿意思,花楼娇娘她见的多了,“男人可以好女色,男人可以好男色,那女人好男色就不可以吗?”

    总管道:“再过三日就是新年,不瞒姑娘,楼内生意也是冷清,有些个请假回家探亲,恐不好招待姑娘。”

    “无碍,清净点好,也没的客人跟我抢。”她把沉甸甸钱袋重重一搁,“老板,我要最好看的汉子,我就是要看唇红齿白的美少年!”

    总管见百里汐容貌娇艳,一袭红裙在干冽阴冷的冬日里牡丹一般正是张扬,揣摩不出身份,也不晓得对方路数,只得毕恭毕敬接了,将她请到上好的一间房内,房外一池结冰的湖泊,几株寒梅在雪中开得惊红。房内挂着字画,首映入眼帘的是不知何人题的字句,书法草草“当时年少春衫薄,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

    总管一口气招来四位美男子来伺候百里汐,绉丝花袍,眉目含情犹如一江春水。

    百里汐道:“你们这儿还有什么服务?”

    总管答:“姑娘,我们这儿有酒,花中牡丹,酒中黄泉,天下第一玉飞酒庄黄泉酒。”

    百里汐道:“玉飞酒庄,和玉飞阁可有关系?”

    总管答:“原来姑娘晓得,玉飞酒庄正隶属玉飞阁麾下,乃玉飞阁众多产业之一,我们这醉春楼也是玉飞阁的。”

    总管停了一下,“全国的男院,都是玉飞阁的。”

    百里汐默了一默,不愧是传闻中的土豪玉飞阁,也难怪这里的男倌姿色上乘。

    见美男们款款行礼,就要上来与她更衣,百里汐手一推,“别,我喜欢自己主动。”

    百里汐一整在醉春楼里住了两天,绘声绘色,酒池肉林,醉春楼的酒果真芬芳惑人,百里汐重生后就没好端端喝上一次酒,醉一阵醒一阵,美男们温柔体贴识抬举,她睡着了就把她抱到床上去在一旁候着。

    第三日夜里,百里汐醒的模模糊糊,床边美男柔情似水地递来一杯醒酒茶,“小姐,再过一个时辰就到了子时,城主就要带大伙放烟花啦,奴家陪您去看看?”

    百里汐张望一圈,醉春楼确实没什么人,大概都跑出去看烟花了,她捏一把美男子水灵灵的脸蛋,笑道:“再盛大的烟火,哪有你们好看。”

    美男掩唇而笑,“小姐真会说笑,既然小姐想在屋里,那奴家便陪在屋里,一步也不离开小姐。”

    百里汐心中很是爽快,“好。”

    美男问:“这新年将至,楼里清净许多,客人都回家去了,奴家一些亲朋同僚也回家去了,小姐在这儿,家人可会担心?”

    百里汐一杯酒下肚,笑嘻嘻地,“我只一人。”

    美男不再问,轻轻酌酒。

    微醺之中,不知多久,缓过神来,身边四位美男不见了,她一个人坐在屋里无聊得慌,脑子迟钝地想念不出其他来。

    有一个人出现在门口,这个人很高,肩膀宽宽的,穿着青色衣袍,挡住月光,百里汐以为是男倌,趴在茶几上软绵绵地招招手,“哎呀,你回来啦,来来,陪我喝酒。”

    他走到百里汐面前,百里汐脑袋一点一点地瞌睡,迷糊地抬起脸,眼前水汽氤氲蒙上一层酒液醉意,面前人的容颜便如镜花水月毫不真切。

    “百里。”

    他低声叫她的名字。

    茶几上酒壶里空荡荡,白瓷酒杯倒在一边,女人支起柔弱无骨的身子,脸颊酡红,她在笑,眼底忽闪忽闪像星空,每一句话都饱含芬芳迷离。

    “咦……画皮?”

    “……”

    她微微蹙眉,眯起莹莹双眸,“不对,你是新来的……长得到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

    “……”

    “他好喜欢皱眉头啊。”

    “……”

    “还冲我生气,拿我和一个仙子比,也不问问我乐不乐意比,凭什么我就要和别人比,我还拿他跟你们比呢……”

    “无人能和你比。”

    女人身子微微一震,她嘿嘿笑道:“你虽不是他,但我听着很开心。”

    “……”

    女人像撒娇的小孩,坐在凳子上,双手一抻,“抱。”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