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历史穿越 > 白首谣 > 第六十四章

第六十四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六十四章镇妖(三)

    翡翠活得长久,即便不屑人间种种,还是晓得海口道观那一夜将掀起不小的风波,道观废了,王爷死了,譬如人间朝廷出面,集纳天下方士道长,一并绞杀妖魔。

    戏折子里都是这么写的,它过了这么多个岁数,也见过。道上的妖都劝它不要去人间溜达了,到处都是会驱魔的,杀气重。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结果一时半会什么也没有。

    既没有被追杀,京城也没有传出招纳术士的消息。

    倒是灵昆派那边出了动静,京城的人似乎找过去了,如何动静它也懒得去理,毕竟正在气头上。它跑到唤妖谷去歇息,以前认识个三尾灵狐,天然钟乳洞穴是它的窝,翡翠懒洋洋跟三尾狐打了个招呼,跑到人家地盘里每日呼呼睡大觉。

    三尾灵狐不久前认个人做主子,谷里的妖怪说是个漂亮的少年,他大摇大摆地走进唤妖谷,又大摇大摆地走出去,他给灵狐取了一个名字,叫无垢。

    无垢会变成一个女童的模样,肌肤雪白,如琉璃娃娃。

    翡翠对此不屑一顾,“咱们妖活个千百年不痛快,你干嘛要去屁颠屁颠跟在人类后面?”

    无垢冷冷瞥翡翠一眼,嘲讽道:“那你这瞎了的左眼是怎么回事?”

    翡翠鼻子里呼出热气,哼哼道:“教训。”

    它道:“人类这种东西,一下子就没了。”

    无垢轻轻点一下头,望着山谷边下垂的血红夕阳,“是一下子就没了。”

    又过一段时间,翡翠出了唤妖谷,它怀念人肉的味道,它需要血液和惨叫来慰藉它与日俱增无聊的内心,刚走出谷,便见山下一棵大树下站着一个道者。

    这道者身着白衣道袍,身形壮实,胡子长长,步伐稳健,挥袖如风。

    翡翠停下脚步,“空蝉老头,你什么时候来的?”

    老道说:“刚到。”

    翡翠用爪子扒了扒布满妖气的土,“唤妖谷这地方,你也敢来?”

    老道说:“老夫尚未进去,不就等你来了么,缘分。”

    翡翠绿眸一眯,折身,脚下发力,利箭一般朝唤妖谷谷口飞奔而去。

    只要进了唤妖谷,谁也奈何不了它。

    眼见将穿过紫气弥漫的地界线,经过唤妖谷地碑,一道金光霎时将它后腿一缠,整个地扯回来。

    翡翠被抛在空中,看眼空蝉大师袖中的金蛇之光,獠牙一横咬去,那道者哈哈一笑,宛如流云一般消失无踪,教翡翠扑了空。

    云烟拂过翡翠的口鼻,看似渺渺青烟,待它妖身而言宛如至烈硫酸,烧得血肉溃烂,面目全非。

    翡翠眼前黑下去。

    浑浑噩噩,直到热醒。

    翡翠支起身子,世界漆黑无垠,目之所及,一片熊熊火海,将它团团包围。

    “这火……”

    连呼吸都变得焦灼滚烫。翡翠逼出妖力结界将周身包围,在火场中奋力奔跑,连跑上一百里,气喘吁吁,怎么也跑不出这个地方。

    头顶的暗黑一震,天空被揭开,露出一只放大的眼睛,是空蝉大师的眼睛。

    “勿需挣扎,你害老夫徒儿至于那般场地,这是你这妖孽应付出的代价。”

    翡翠在浓烟火海中扬起头咆哮:“空蝉老头,你要杀放马过来杀!折腾这些玩意儿作甚!”

    “青目茕狼如今数量稀少,杀你太可惜,听闻茕狼一族内丹精贵,有修道事半功倍之疗效,不如将你扔进我灵昆派炼丹炉,三昧真火焚烧个七天七夜,能剩下什么来。”

    翡翠讥诮道:“区区炼丹炉也想困住我?空蝉老头你也不过如此。”

    空蝉大师布满皱纹的眼睛微微眯起,“你以为老夫不晓得,青目茕狼的秘密都在它名字里,你族妖力皆然蕴藏于双眸之中,你如今只剩一只能掀起如何风浪?你化灰烬剩下的金丹老夫也不与他人,给我爱徒修道成仙,算是给他折损修为的一点补偿。”

    说罢他收回眼睛,将炉盖重新盖住。

    一日后,三昧真火终究融化了翡翠的护身结界。

    翡翠闻见自己皮毛被灼烧的焦糊气味,莫名想起许多不相干的东西,譬如青目茕狼一族发源于琉球国,祖先与莲阳教定下过契约,每一只青目茕狼都要帮助莲阳教圣女完成一个愿望。

    因为这个契约,它们不得不服侍莲阳教世世代代。

    日后不管它变成如何模样,只要莲阳教还在,莲阳圣女手持信物,它还是会被奴役,也好,也罢,它本喜欢在苍茫大草原上自由放浪地奔跑,被束缚奴隶不如在这里死掉的好。

    譬如在海口的清晨里,它刚刚走出客栈,空气里弥漫海口潮湿的味道,还有大朵红色扶桑花甜腻腻开得正好,人来人往里,它身边走着一个白袍男人,他很瘦很高,白白的,眉间柔柔的,会好脾气地笑,笑得有点傻。

    他说,你选择成姑娘较为妥帖。

    翡翠这个名字,听起来比较像女孩子。

    “——”

    隐约地,天空传来声音。

    “——”

    它竖起一只耳朵。

    “——翡翠!”

    它蓦地抬头,一个人影御剑从天而降,灵风将火焰扩开,开出一片空地。

    李知微身穿单薄的白衣,黑发披散,他伸手一挥佩剑,三昧真火又退上一分。

    翡翠已经有点看不清楚了,它冷冷地盯他,喉咙里挤出一声笑,“李道长,你来做什么?”

    它的嗓子被火烟熏得沙哑粗糙。

    李知微看了看它,将佩剑收起,右手手指屈成鹰钩,猛地戳向自己的左眼!

    翡翠瞪大了眼睛,血从男人眼眶里一股一股流下来,滴落在他白衣上。

    他的手指在动,他在亲手挖自己的眼珠!

    翡翠低吼扑上去将他摁倒在地,“李知微,你疯了!你他妈给我住手!”

    它刚张开嘴,李知微快如闪电,手臂伸进它喉口里。翡翠身心俱荡,腹部犹如燃烧,“你他妈给我喂了什么!”

    李知微躺在地上,黑发摊开如一抹潮湿的夜色,他半张脸鲜血淋漓,半张脸惨白如纸,他居然在笑,“我的眼睛。”

    他慢慢坐起来,声音因疼痛而虚弱地颤抖,“是不是很好吃?”

    翡翠浑身都在抖,左眼一阵血肉翻滚,渐渐可视物,它的牙齿咯啦咯啦作响。

    饱含灵力的鲜血味道散发在空气中,三昧真火重新燃烧过来,李知微摸了摸它完好如初的左眼,指尖拂过狼妖柔软的眼睑。

    “你替我报的仇,我还给你了。”

    烈火中李知微的脸如同泡沫虚幻。

    “翡翠,我们两不相欠。”

    那个时候,它不知屠杀道观与王爷的罪责被李知微一手揽下,折磨刑罚,法力几乎抽空,沦为凡人;它也不知他没有道法护体,三昧真火会烧进他心里。

    它混合灵气的妖力爆发将炼丹炉震个粉碎逃出后三天,李知微死在床榻上,化为一抔灰烬。

    李知微什么也没有告诉它。

    翡翠破开灵昆派结界,把一帮灵昆派弟子打趴奔到李知微灵前时,钟毓钟娥正哭得眼红,它看着灵牌上的字,看着灵牌旁那把佩剑,它记起他佩剑的名字,李知微从未提及的名字,镇妖。

    居然是镇妖。

    “妖气与灵力两者兼并,如空蝉所言,确然棘手。”

    身后老者声若洪钟。

    它回过头,一金袍老僧徐徐踏来,身后佛光五彩流泻。

    “妖孽,可悔?”

    翡翠哈哈笑道:“悔何,何悔?”灰紫色的妖气蓬勃炸裂开来,将天空掀搅得日月无光。

    老者垂眸望一眼灵牌旁侧镇妖剑,拨弄一颗指间的拈骨佛珠,“痴嗔贪恋,皆造恶果,俗尘轮回,何以断根?缘起缘灭不过唯心自问,阿弥陀佛,悲哉,悲哉。”

    *

    天谶寺寺下镇有许多妖魔,千年万年,不得超生,不得投胎。

    待天谶寺武僧而言,只不过近日新增了一只罢了,青目茕狼,听来些许稀罕,绿色的眼眸是它们妖力的全部来源。做印摆阵度法,金袍祖师亲手主持,那庞大的狼妖碾压在朱红砖墙间,熨成一张色泽鲜丽的彩绘。

    至于祖师哪里将它寻到,如何擒获,它犯下什么罪孽,又不得而知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