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在等待警察先生到来前,方白难得的没有再见到剧情人物,而是来了一个普通的客人,一个显然整容失败,以至于面目全非的女人,来的时候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但听她的声音可以确定,她的年纪其实并不大。

    要知道系统也是个嫌贫爱富的家伙,剧情人物一般是移动的能量点,很容易就会被系统伪装出来的各种外在建筑吸引注意力,但是没有油水的普通人其实是很难注意到今天走过的地方,和原本的有什么不同的,所以能敲响门的普通人,大概就是某种执念太深,可以为之付出一切,以致于会被系统吸引住的人。

    当客人犹豫了很久,露出自己那张惨不忍睹的脸,并表现得竭嘶底里的时候,方白觉得她大概用掉全部身家,也想要变回正常人的样子,所以他也没有替她省钱的意思,直接让她签了一张契约协议。

    普通人并不携带多少能量点,但方白也不会做亏本买卖,作为一个年轻的女人,他象征性的取走了一格的生命力。一般量化来看,一个成人的生命力是十格,一格可以维持十年左右的消耗,但具体的情况没有这么精确化,因为人还会出各种意外。

    一格生命力并不会让寿命缩短,因为寿命本来就是不确定的,只是会没那么健康了而已,影响的是恢复能力,免疫力之类的,感觉不会很明显,最多会更容易疲倦,所以能很容易就打动人,在某种鼓动下,轻易就交易掉一格生命力。

    拿着生命力聚成的一小团绿色发光物,方白有一种自己是魔鬼的错觉,当然他自认为比魔鬼要厚道多了,他只求财不求命。

    不过除了一格生命力,协议的内容还包括了金钱和后续义务,比如做方白的代理人。按照客人的说法,她还有一些小小的势力,弄到一点违禁品都不是很难,方白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有时候现代社会产出的一小盒抗生素,在比较落后的地方,就是一条人命,方白觉得人命的价格,应当是能换取很多东西的。

    看着客人在契约上写下自己的名字,方白突然觉得自己还是有一些做商人的天赋的。

    “就这个东西,真的能……”客人签下契约后,情绪更加的不稳定,看到方白拿出的东西,眼睛瞬间充血,简直有一种她会扑到方白脖子上咬上一口的感觉。

    方白手里的是那个感觉已经不能称之为食物的墨西哥卷,卖相差得流浪汉都不屑于看上一眼,但他的表情非常的真诚。

    “请相信我!”方白把东西呈到了客人的面前,语气说不出的诱惑。

    客人有些将信将疑,但最终还是伸出了手,无法闭合的眼脸动了动,直接大口地吃了起来,酱汁和碎屑让她变得更加不堪。

    刚做了一个吞咽动作,客人手上的墨西哥卷就掉到了地上,她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直接倒在地上打起了滚,双手不停的在脸上抓挠着,声音也越来越凄厉,听得人毛骨悚然。

    方白坐在一边,看着客人身上渐渐满是血污,像是离水濒死的鱼儿一样挣扎着,恐怕她此时就像遭受着这世上最可怕的酷刑,但是方白并没有花费能量点去减轻她的痛苦,因为他们在执行交易,内容并不包括止痛,系统有时候就是这么的严格。

    方白其实也不知道会这么的痛,客人简直像是要用手,把自己的脸挖掉一样,而这个过程整整持续了一个小时,正好是墨西哥卷百分之两百恢复能力起作用的时间。一个小时后,客人趴在地上喘|息着,又过了大约十分钟,她才慢慢坐了起来,却呆呆地不知道要干什么。

    方白让地毯上的血污都瞬间消失,包括客人身上的一切污迹,然后向她伸出了手。客人迟疑着把手放在方白手上,被他拉了起来,露出了被头发掩盖住的脸,那毫无疑问是一个美人的脸,如果硬要找出什么缺点,大概就是五官略显硬朗,可这并未变成缺点,反而让这张脸脱颖而出,魅力十足。

    方白想不明白有着这样一张脸的人,为什么要去医院动刀,而且显然是大动干戈的那种动刀法。

    “你真美!”在客人表情变得怯弱而卑微前,方白笑着道。

    “真……真的吗?”客人蠕动着嘴唇,半天才鼓起勇气道。

    “要自己看看吗?”

    “不……不要。”

    “借你一样东西,不过你一天之后就得还给我知道吗,不然就视作交易失败了。”方白拿出了福尔摩斯的洞察,“回去以后换一身你之前最讨厌穿的衣服,然后把它戴在身上,你会发现新天地的。”

    客人迟疑地接过了小小的放大镜,目光在方白脸上停留了一会,终于点了点头。

    “那么,明天见。”

    “明天见……谢谢你。”

    方白打开门,发现那位警察先生刚好到了门外,手里拿着一个不小的盒子。客人有些畏缩的看了他一眼,连忙拨了拨额前的头发,低着头匆匆走掉了。

    “那位女士是……”

    “一位客人。”方白接过了他手中的盒子,发现果然很有份量,完全显示了警察先生的责任心。

    把盒子放到一边,方白打量了一眼警察先生,发现他果然也在观察着这个地方的一切,只是看不出有那么刻意。

    “佛列克先生……”

    “叫我佛列克就可以了,介意我叫你方吗?”佛列克笑得很真诚。

    “当然不。”方白点了点头,直接道,“很抱歉只见过一面就这样麻烦你,因为想到了你的职业,应该可以给我带来一些东西。”

    “可以详细一点吗?”佛列克坐直了身体。

    方白正要开口,却若有所觉的扭过头,外面的风景再次有了改变,显得很有异国风情,可能是到达了阿拉伯地区。门自动打开,门外站着一个明显旅客打扮的人,背后背着一个大包,看起来有些风尘仆仆,也显得很疲倦,打着卷的半长头发和浓密胡须足以显示他很久没有好好休息过了。

    看到室内的模样,他显然愣了愣。

    “抱歉,我以为这里是一间旅馆。”

    “没关系,你显然需要休息了,要进来歇一会吗,我这里的热水和食物。”方白热情地道。

    那个人显然动摇了,他盯着方白看了很久,那目光显得有些无辜,可又像能洞穿人心一样,许久,他点了点头:“打扰了。”

    他有些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显得有些局促,目光也时不时落在佛列克身上,让佛列克也有些紧张起来,手移到了后腰的地方。

    “抱歉,我叫威尔·格雷厄姆,非常感谢您的慷慨。”

    方白和他交换了名字,并给他指出了能够淋浴的地方,显然他需要好好洗个澡,然后吃点东西了。

    格雷厄姆离开后,佛列克看向了方白,道:“那个人很危险,我确定他还有些眼熟,你不担心他是某个通缉犯吗?”

    “我不害怕危险,我只在意收益,我可是一个商人。”

    “你的身份很值得探究。”佛列克的目光再次扫过了窗外的景色,脸颊微微抽动着,压低了声音道,“我根本查不到你的身份,神秘先生,甚至这处房产也是不存在的,在纽约,黄金地段,一处不存在的房产,不是很有趣吗?”

    方白笑得十分无辜,和刚才格雷厄姆的表情如出一辙。

    两个人一时之间都沉默了下来,佛列克看向窗外的次数越来越多,显得有些焦躁起来,还时不时就掏出手机看上一眼,显然在这个地方,再强悍的手机也是收不到信号的。

    “所以你到底是谁,想要我做什么?”佛列克显然有些失去了耐心,微微逼近了方白。

    “一个商人。”

    “所以交易的是什么,人命?”佛列克再一次逼近了一些。

    方白微微后仰,有些抱怨白种人身上的气息果然浓烈得多。

    “啊,抱歉!”

    佛列克赶紧和方白拉开了距离,两人都看向了洗完澡出来的格雷厄姆,打理过头发和刮掉胡子之后的格雷厄姆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看起来忧郁而无害,身上的衣服也换成了一身西装,每一处细节都显得讲究,让人完全区别于他之前极为随意的穿着。

    “威尔·格雷厄姆,格雷厄姆……”佛列克显然想起了什么,看向格雷厄姆的目光突然锐利起来,语气也变得低沉,配|枪已经滑落到了手上,“你是那个和食人魔同归于尽,已经殉职的联邦探员?”

    “想不到在这遥远的地方,也有人认识我。”格雷厄姆明明畏缩了一下,却又微出了一丝微笑,那笑容奇异的有些动人,“是的,我从地狱爬回来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