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屋子中的气氛很古怪,太古怪了。

    方白站在佛列克和格雷厄姆中间,以防他们之间出现什么过激行为,这场面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特别是一个警察和一个明显有问题的家伙。

    “坐下来谈谈?”方白试图让他们之间缓和一下。

    佛列克收回了枪,带着威胁的语气道:“我会报告上去的。”

    “虽然我不该这么说。”格雷厄姆依然微笑道,“但我想要提醒你的是,汉尼拔可能会不太高兴,我认为任何人都不该惹他不高兴,除了我。”

    “不要提那个名字。”佛列克脱口而出道,但这句示弱一样的话并没有减弱他的丝毫气势,“他的存在简直是一种亵渎。”

    “我赞同你。”格雷厄姆点了点头,又转向了方白,“感谢你的帮助,但看来我并不适合呆在这里,也许我该说再见了,很高兴认识你。”

    方白有些可惜,但还是替他打开了门。

    佛列克眉头狠狠地皱在了一起,他甚至手指微动,看起来想要来根烟,这让他透出了一些烦燥。

    看着格雷厄姆离开,方白看向佛列克:“我刚才是不是听到汉尼拔这个名字,汉尼拔.莱克特?”

    “没错,那个……”佛列克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一个……伟大的犯罪份子,虽然一个罪犯不该冠以伟大这个形容词。

    方白了然地点了点头,作为一个虚构的人物,汉尼拔显然有超出影视剧的影响力,而和这样一个人生活在一个世界,显然受到的冲击会更大。

    “也许你该回去休息了,欢迎你随时到访。”方白非常体贴地道,他让外面的景色回到了繁荣的商业街上。

    熟悉景色的回归显然让佛列克放松了一些,他揉了揉额头,拿起茶杯一口全喝了下去,才长长出了一口气:“我会再来的,方,不过我还是想最后问你一次,你到底是什么人?”

    “商人!”方白的语气极为坚定。

    送走了佛列克,方白嘴里哼着歌,舒服地倒在了躺椅上,不得不说做为位面商人,实在是一件让人愉快的工作,他都有些期待之后会遇到什么样的世界了。随手在眼前拉开一个列表,方白对能量点的积攒速度很不满意,他现在越发有些按捺不住,想要走出这个地方出去看看,这些连接到的世界真的十分有趣。在他看来像是很多影视作品杂糅的世界,说不定刚刚相反,只是因为这个世界发生的事情太多姿多彩,才在映射到别的世界的时候,分成了好几种作品出现在世人眼前,这个世界的人一定都有十分坚强的神经。

    再扒拉了一下他现在的库存,还是太少太少,完全不能体现出一个位面商人的强大和无所不能,想想看他以前看过的有关位面交易的作品,谁能否认那可能是真实发生着的呢,那些同行可就显得拉风多了。

    不过想到这里,方白花了两秒钟考虑了一个问题,他现在的经历是否也在某一个世界以某种方式呈现出来了呢,而且会是从什么角度来描述,如果是像那些多少号当铺一样,还算得上神秘,如果是以他现在的角度进行讲述,位面商人的逼格简直是掉了一地。

    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再次传来的敲门声让方白振奋起来,而外面的景色也变成了大雪纷飞的雪景,看得出来外面会非常的寒冷,看不到一丝生命存在的气息,只能感叹空间之门果然会开在任何可以开门的地方。

    方白打开了门,看到了一个简直要冻僵了的小女孩,他赶紧让她走进屋子里,把风雪都关在了门外。他背后出现了一个壁炉,里面的火焰散发着让人舒适的温度,让小女孩的脸慢慢红润了起来。

    喝着热腾腾的浓汤,小女孩说出了自己的名字,格达尔。

    方白记得自己听说过这个名字,他从书架上拿下了一本安徒生童话,这本童话书显然一直存在在他的记忆里,但包括他的父母都以为他并不喜欢这种幼稚的故事。

    《雪女王》是一篇典型的童话故事,方白也并不需要这个千辛万苦去寻找失踪伙伴的小女孩和他交易什么,他感兴趣的是里面提到的魔鬼和冰雪女王。这种超出常规的存在和剧情人物又有所区别,他们可以拿出本身就蕴含着能量的东西,但前提是方白自己有东西能打动他们。

    在格达尔向他表达谢意的时候,方白提出了自己的要求,他希望格达尔能向冰雪女王提到他在这里,刷一刷他的存在感,他的名字虽然已经在这个世界流传,但显然难以流入居住在冰天雪地的女王耳朵里。

    格达尔当然同意了方白的要求,她原本就是一个足够善良的女孩子。

    送走了格达尔,方白看着外面的飞雪,伸出手去,可惜那些纯白的雪花只会从他手上穿过,继续向地上落下去。

    所以当某个雇佣兵发誓自己完全是静悄悄的弄出一条裂缝,从里面钻出来的时候,立即就被暴风和雪花糊了一脸。

    而方白还是躺在他最舒服的躺椅上,右手上拿着大杯的加冰可乐,左手则抓起爆米花塞进嘴里,他的前方是一块巨大的屏幕,上面正有一个穿着红色制服的家伙,被人一枪爆了菊花。

    “哦,我可怜的屁股,真是感同身受,不过这其实不算什么,不会比某些人的老二更糟了,想要听我说说吗。”死侍抢过了爆米花,坚定地和方白挤在了一起。

    方白要被他身上腐臭味和血腥味混杂的味道熏吐了。

    “你能不来窜门吗,就不能忙着去赚钱?”方白直接把死侍扔了出去,就像扔出去一只蟑螂一样,他和他可不熟。

    死侍大头朝下被糊在了墙角,可他显然并不在意这一点,他手上甚至还稳稳地抱着那份加大桶的爆米花。

    “这个视角其实还不错,我确定非常愿意呆在这里,我是说死侍能够呆在任何地方,然后看着自己的电影,这真不错。嘿,伙计,谁把屏幕倒过来了,有人能够倒着看电影吗,我可想认识一下那样的家伙,但我可不会忍受被这样不尊重的对待,我得让它调整过来。”死侍伸出手像是按住了什么,然后转了个半圈,方白就眼睁睁地看着巨大的屏幕转了一百八十度。

    “我需要解释系统。”方白简直怒火中烧。

    “死侍的设定就是能够进入脑内世界,这个空间从某种意义上,也是宿主的脑洞,所以能被死侍影响,但并不会影响能量构成的稳定。”系统回答得一本正经。

    白侍在那里吹了一声口哨。

    [超级无故至尊死侍在此,也许该来点鲜花,bingo!]

    [小可爱要用眼神杀死你了,真可怕,简直太可怕了,我都要吓死了。]

    方白一手拍在脸上,他讨厌这个家伙。

    “我就喜欢看你讨厌我但拿我没办法的样子,嘿,这句话真不错,我要记下来,来嘛宝贝,和伟大的死侍一起欣赏本世纪最伟大的死侍电影,哦,这个女朋友真带劲,我真想也和她上床,我绝定讨厌那个娘娘腔的家伙,他的老二都没有我的大,太丢脸了。”

    [得了吧,你得说实话,你想让那娘们爆你的爆花,那一定爽爆了。]

    [你们真是太讨厌了,嘤嘤,小可爱会不再理咱们的。]

    [你刚才说了咱们,不不不,我和那个混蛋恶棍烂透了的家伙是两个人,我得给自己取一个名字。]

    [不是吗,那我是谁,你又是谁,也许你是对的,我都要糊涂了,我得思考一下,嘿,我有大脑那个东西吗,哈哈哈……]

    ……

    死侍赶紧挥手弄掉了头上不停冒出的对话框,好像有些不好意思,急急忙忙地向方白道:“小可爱,你得相信我,我也不知道那些家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我一直想干掉他们,他让我变得疯疯颠颠了,哦,死侍不再伟大了,这可真是一个让人伤心的故事,我需要安慰。”

    死侍比方白高大健壮得多的身体扑到了方白的胸前,嘤嘤哭泣着。

    “啊,抱歉,我是不是来得不是时候。”门自动打开了,已经恢复了美丽也好像恢复了自信的女人很抱歉地道,可她一点都没有退出去的意思,目光简直是兴奋的。

    方白直接把死侍的头按进了地底下,又清咳了一声:“欢迎回来女士,这一次我能知道你的名字了吗?”

    “你可以叫我茜茜,我爱这个名字。”茜茜把那个小小的放大镜还给了方白,看得出来她有点不舍,“这真是一个神奇的小东西,让我完全明白了那些碧池的真面目,她们都嫉妒我,嫉妒得都要发疯了,所以一个劲的告诉我我这样的长相太难看了,哈哈,我以前真是太蠢了,真的非常谢谢你,神奇的方。”

    茜茜给了他一个飞吻。

    “我简直想要狠狠地亲吻你,方,可我得到的嫉妒太多了,可不想再来一份了。”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