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当威尔.格雷厄姆再次踏足那个神秘的地方的时候,他看到莱克特正和一个阴沉的中年男人以及自称商人的方在那里……也许是喝下午茶,虽然桌子中间放着的是一团红通通的奇怪东西,还长了一个小凸起。

    “嘿,又来了一个新人,我能打个招呼吗,我保证不说超过一个词……”

    格雷厄姆被突然说话的东西吓了一跳,那表情简直就像受到了惊吓的土拨鼠,都有那分几分可爱的感觉。

    “这是死侍。”直接给死侍嘴的位置贴上了封条,方白一脸平静地介绍道,就好像那并非只有一个人头在那里,“一般来说,你不用答理他。”

    “……我没有眼花吗?”格雷厄姆怔怔的看着那个裹着奇怪布料的人头,看起来正在怀疑他的眼睛出了什么问题,或者是自己脑袋,他从上衣口袋里取出眼镜戴了起来,然后沉默了下来。

    “你看到的一切当然都是真实的,威尔,我想我们进入了一个……非人的世界。”莱克特对这件事情看起来十分愉悦。

    格雷厄姆看向莱克特的表情非常复杂,他不自在似地拉了拉衣领,微头微皱道:“看来这里并不需要我,抱歉,我要先离开了。”

    “威尔,我们好久没见了,我以为我们至少能坐在一起喝上一杯。”莱克特走向格雷厄姆温和地道,伸出手像是要和来一个拥抱,但被格雷厄姆避开了,动作虽然有所迟疑,但还是坚决地远离了莱克特。

    方白表示自己好像看到了一个修罗场。

    “那么……”

    “我想我该离开了。”斯内普站了起来,他的目光有些恋恋不舍一样的离开死侍的脑袋,又扫了莱克特一眼,大步走了出去。

    “所以两位是?”

    “我想和你做一个交易。”莱克特先于格雷厄姆开口道。

    格雷厄姆豁然扭头看向了莱克特。

    方白倒是很有兴趣,他很好奇这个高智商变态会想和他交换什么,他略微猜想了一下,发现自己完全找不到思路。

    “这里,我想弄掉点什么,能让我不那么的……危险,这是一个有趣的设想和尝试,就像圣经中圣人与恶人的救赎故事一样,我希望你能为我办到,商人。”莱克特指了指自己的心脏部位。

    方白点一点头:“当然没问题。”

    一边的格雷厄姆像是被什么击中了一样,他踉跄着后退了两步,跌坐在了椅子上,双手捂住了脸:“你一定是疯了,这简直是荒谬。”

    “你不相信我是为了你,威尔,即使你是最贴近我的人,你也不愿意去相信,这让我非常……痛苦。是的,我感觉到了痛苦,无比美妙的滋味,但我愿意去尝试一种可能,一种更让人心动的可能,就像你所说的,it'sbeautiful。”莱克特露出一丝微笑,然后向方白道,“可以给我一杯酒吗?”

    方白默默想了一会,递了一杯高脚杯装着的茅台上去,抱歉这是他喝过的最贵的酒了。

    莱克特拿着酒杯的模样十分优雅而有魅力,他一步步走近了格雷厄姆,把酒递了上去:“你可能需要这个。”

    格雷厄姆伸出了手,他的手有些神精质的抖动着,然后狠狠地抓住了莱克特,把他拉得不得不勾下腰,又要小心酒不会洒出去。

    “我对你的信任早已经千疮百孔,你知道,你一直知道这一点,但你一直在逼迫着我的底限,现在也同样如此,你已经骗不了我了,莱克特教授。”格雷厄姆的表情带上了嘲弄,吐出的最后一个音节简直就是为了激怒一个人而发出的。

    方白发现他的眼睛蓝得像最透彻的水晶,但又在转瞬间暗沉得如同夜幕降临的大海一样,诡谲但又充满了吸引力。

    莱克特依然微笑着,他另一只手覆上了格雷厄姆一头四处乱翘的卷毛,轻轻抚摸着就像在安抚他一样。

    格雷厄姆拿过酒杯,直接向后滑动椅子,离开了莱克特可以掌控的范围,然后大口喝了一口酒。

    “咳,咳咳……”格雷厄姆显然低估了白酒的冲击力,一口下去就咳了起来,脸上涌起了一片晕红。

    莱克特失笑地再次走到了他的身边,轻轻地拍着他的背部。

    “对不起,我的失误,看来你喝得不太习惯。”方白的表情毫无歉意,他拿着死侍的脑袋在手中抛了抛,看着莱克特道,“看来你们之间充满了故事,很抱歉我并不了解前情提要,你想要交易的,是你心中那只怪物?”

    “没错。”莱克特点了点头。

    已经平复下来的格雷厄姆又喝了一口酒,然后又一口,酒精的刺激让他看起来好了一些,但他并没有再开口。

    作为一个成年人的决定,方白并没有去再三确定,他直接让系统开始剥离人心上的怪物,但让人有些意外的是,系统最终只撕了一半下来,一团红色的阴影投入了方白的手中。

    方白得到了两块透明的碎片,一个是“暴食”碎片,一个是“傲慢”碎片,看起来他又有了新的收集对象。

    而剥离下来的东西,让方白抽取了一度多的能量,作为一个普通人,他不得不说汉尼拔让他感到惊讶。

    他看了看那两个不规则的碎片,有些惊叹于这居然是人心中长了来的东西。

    东西取出后,莱克特发出了一声低沉地呻|吟,捂着胸口半跪在了地上,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格雷厄姆皱着眉,似乎想靠近他,又在踏出那一步前收回了脚,看向了方白。

    “我们的交易完成的不算完美,不过我很欢迎他下次再来,那种东西会反复滋长,很难根除,可以定期来这里找我,什么时候都会欢迎你们的。”方白带着商人的热情道。

    “因为他是汉尼拔不是吗!”格雷厄姆看起来意料之中,他这时才走过去把手放在莱克特的背上,轻声询问着什么,表情已经变得非常平和。

    方白对这两人的关系有些猜不透,他们看起来像是爱人,友人,也像是敌人,这两人之间大概有一个沉重的过去和还一片晦暗的未来,不过就像他们之前让人不解的对话一样,那是旁人插不进去的世界。

    再次颠了颠手中的脑袋,方白又坐回了自己的躺椅,随手就把死侍放在了一边,看着格雷厄姆回头向他做了一个手势,然后架着还有些行走不稳的莱克特离开了这里。

    两个人的背影居然异常的和谐。

    只是死神的阴影也如影随行。

    “总觉得被秀了恩爱。”方白喃喃自语,只是想到其中那一位的身份,他就敬谢不敏的打断了自己的思绪。

    “系统,人心之鬼魅也能成为交易品,我以为那都是无形的东西?”

    “可以,对有些生命来说,它们就是有形的,只是能真正出产这种东西的生命并不多。”

    “这世界真是奇妙。”方白笑着道。

    “唔唔唔……”

    看了一眼死侍,方白原本不想搭理他,却惊奇地发现他被斩断的颈部好像长出了点什么东西,无数的肉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加着,那画面其实极其的恶心可怖。

    想了想,方白取掉了死侍嘴上的封条,而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水缸,里面装满了微绿的液体,然后死侍就被方白扔了进去。

    “哦,谢谢,我喜欢这地方。”

    “你喜欢就好。”方白抽了抽嘴角,不知道为什么又开始后悔自己的一时心软,他干嘛要去想这个疯子会不会觉得疼,“如果你愿意付点报酬我就更好了。”

    死侍在那里装死。

    抱着双手,方白看着吐着泡泡,在水里游来荡去的死侍,还是忍不住问道:“声带都没粘在脑袋上,你到底是怎么说话的?”

    死侍顿了一下,整个沉到了水底,然后又像炮弹一样冲出了水面,浮在了方白面前,脑袋摇晃着:“当然是因为我是死侍,独一无二!”

    “我宁愿相信是作者忘了让你闭嘴。”

    “反正她就是一个傻瓜,你如果明白了这一点,就不会问出那样的傻问题了。”

    [你不能吐槽你的老板,虽然她的确是个傻瓜,但你不能说出来,你这个混蛋,蠢货!!]

    [哦,我的脑袋里一定只有一团屎!]

    方白觉得死侍大概是用老二思考的,所以留了一个脑袋根本没什么用。

    死侍的身体完全长出来,足足花费了五个小时的时间——虽然从一个脑袋重新长成完整的身体已经够让人吃惊了——这让方白觉得死侍现在还能在外面活蹦乱跳的,实在是个奇迹,他一个多么完美的实验品,或者是他是那种地方逃出来的地方经验太过丰富了。

    而这一次也让方白把死侍的全身看了个清清楚楚,虽然那就是一个疤痕和脓疮的结合体。

    方白试着询问如果要把死侍的身体恢复原样——也就是让他恢复到韦德.威尔逊的样子,哦,又一个威尔逊——要花费多少能量点,结果系统告诉给了他一个天文数字。

    不仅是自愈因子和癌症的冲突问题,作为一个剧情人物,他身上有着某种惯性,而为了抵消这种惯性,代价是惊人的。

    还好他只是一时好奇。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