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krobin?”

    “是我,麻雀说,”

    “用我的弓和箭,”

    “我杀了知更鸟……”

    “你到底什么毛病!”方白愤怒地摔下了手中的漫画。

    死侍立即在嘴边做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

    方白依然怒气冲冲地站了起来,肩膀上出现了一个单人火箭筒,直接抵在了死侍的脑袋上:“死或者滚,选一样。”

    死侍立即缩起了四肢,一副十分委屈的样子,他头上的对话框中甚至出现了一个q版死侍,在那里哇哇大哭。

    方白一手拍在了脸上,火箭筒随手一扔,和死侍挤在了一起,还给了他一个墨西哥鸡肉卷:“算我求你了,兄弟,你能换个地方去骚扰别人吗,你看我这破地方又没什么好玩的,何必浪费你赚钱的时间呢?”

    “你真好。”死侍大口咬了一口,一边鼓着腮帮子一边手舞足蹈,“但你有一点说错了,甜心,这里是个好地方,简直是脑洞大师的终极理想住所,不用洗衣服,不用叫外卖,不用清理脑浆,没有喋喋不休的可怕房东,没有没完没了的电话,这里就是天堂,哦,天堂那种满是光屁股的地方还是值得一去的,我要定居在这里,永远,这就是死侍宣言,天啊,天啊,我得在后脑勺上刻下来,我永远不会丢掉我的后脑勺……”

    “系统,驱逐这玩意要多少钱,我出!!”

    “宿主权限不足。”

    “深呼吸,深呼吸……”死侍突然穿上了一身的女式护式服,粉粉的颜色简直辣眼睛,他翘着屁股,直接往方白的胸口塞进去了一个听诊器,大惊小怪地叫道,“心跳,你的心跳过载了,哦,天啊,我就要失去你了吗,就像鸡妈妈失去了它的孩子,我得做点什么……”

    “放开我!”

    “这叫协同呼吸,放轻松,你会好起来的,拥抱可以治愈一切,除非我们两个都没有手哈哈。”死侍和方白来了个嘴对嘴,还把方白像个小朋友一样完全抱在了怀里,成功让方白炸掉了。

    “速冻!”方白从一座冰雕里挤了出来,他手上出现了一张卡片,而死侍除了脑袋,整个身体都被冻在了冰里,“看起来效果不错。”

    “我感觉有点难受。”死侍试图眼泪汪汪地看着方白。

    “是这里吗?”方白的视线开始下移,然后停在了死侍下三路的地方,那个被皮革紧紧缚束住的地方,出现了一个明显的凸起,勾勒出了一个男人都懂的形状。

    方白手里出现了一个小锤子,只是上面刻着一吨的字样。

    “不,不,不,放过我可怜的小死侍吧,它是我的命根子,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把它赎回来,我只是一个被抛弃的不得不出卖自己的身体的可怜妈妈……”

    “那真是太不幸了,也许我能换种方法。”

    “你人真好!”

    “记得那个看着你的目光蠢蠢欲动的英国人吗,一个巫师,一个伟大的魔药大师?”

    “f***,那个看起来想要扒我内裤的家伙……”

    “重点是魔药。”方白把锤子的一头放在了那个凸起上,“也许斯内普先生不介意卖我点让你的小死侍终生失去活力的小玩意,我会替他保密的。”

    “求你!”

    “约法三章。”方白竖起的三根手指头简直要戳进死侍的脑子里去。

    “为什么是三章,不是四章五章,不是一章两章,难道是三章强迫症吗,真是一个有价值的推测?”

    “一,我需要你交纳房租,按我的标准……”

    “看来我可以退房了——上帝知道我盼望了多久——你真是个天使……糟糕,我没有人民币,希望还来得及扩展业务,当然,当然,死侍是最棒的,轻而易举。”

    方白再次深吸了口气:“不收人民币,不收美金,不收津巴布韦币,你可以用你的自己的一部分做租金,但我希望能看到点有价值的东西。第二个,不许惊吓到我的客人,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懂?”

    死侍飞快地点着头,几乎出现了残影。

    “第三……你脑袋上面跑小剧场的时候,记得打点马赛克。”

    “没有禁止说话,没有禁止来个吻,我一定是哪里听错了。”

    [你这个蠢货,他禁止了我们,多么邪恶的想法。]

    [******看来自动马赛克功能开发得不错**天啊,我简直不敢相信你连**的都设成了敏感词,你这个白痴,狗屎,要下**的家伙……我受够了!!]

    方白扔掉了锤子:“我从来都不会管太宽,任何事都是。”

    “令人尊敬的品质,你简直应该成为世界之王,那一定会是个美好的世界。嘿,你不准备放我出去吧,我的老二都要冻掉了,还有我的脑子……”

    [*****]

    方白看起来心情愉快:“非常抱歉,没有解冻技能,就这样吧!”

    “嘿,伙计,你不能这样……”

    暂时搞定死侍让方白心情愉快,不过也就持续到一号门客人上门的时候,因为门外的家伙绝对是来者不善。

    当一个头上长角的家伙来到你的门前的时候,最好的动作是给他一枪,然后关上门,可惜方白来不及那样做了。

    “你可以称我为加洛斯,如你所见,我是一个魔鬼,或者之一,魔鬼的分|身无处不在。”魔鬼站在了屋子的中央,看上去彬彬有礼,而且非常完美,从头上的角到支撑身体的两只蹄子,连硫磺的味道都让人觉得非常合适。

    “我以为……你会出现得更委婉一点。”方白道,他并没有直视魔鬼,那让他觉得危险。

    “我只是认为,你是一个有理智的人,我们可以直接谈笔交易,这样更能节约时间。”魔鬼说道,他看起来非常的随意,一边说着一边打量着屋子里的一切,然后目光停驻在了包着大大的毛毯抱着一杯热牛奶,在那里瑟瑟发抖的死侍身上,语气一下子就拔高了起来,如同咏叹调一样,“真是腐臭又活泼的灵魂,难以想像这还是一个人类,啊,如此令人心动,你总是能吸引到特别的灵魂,如同一个上佳的狩猎场,也许我不该出现得这么早。”

    “我虽然对你们这种物种并不了解,但你这么肆无忌惮是对自己有绝对的信心吗?”方白有些不爽地问道。

    “我无处不在。”魔鬼又微微欠了欠身,却又像是在俯视着所有人。

    “我有一个问题!”

    “请说。”

    “你说你只是一个类似分|身的东西,那么你的见识并非是共享的吧,你只局限在你的世界。”

    “是的,但那又如何呢?”

    方白打了个响指:“我只是惊讶于你崩了设定,那么的不谨慎,直接踏进了我的地盘……”

    “没错,他们其实都是白痴。”死侍突然出现在了魔鬼的身后,两把武|士|刀交叉着插|进了魔鬼的胸膛,看着魔鬼扭曲的脸,他紧紧地贴在魔鬼的身后,笑得非常开心,“而且还是这么弱的家伙,我觉得我可以把他切成肉饼,墨西哥魔鬼卷,听起来酷毙了,我要给每一个好朋友都送上一份哈哈!”

    “你……你们……”魔鬼的身体开始出现虚影,有些像是信号接受不良一样闪烁了起来。

    方白直接把手放在了魔鬼的身上,那触感非常奇怪,有些像是实体,又有些像是虚幻,然而当他手上泛出白光后,魔鬼发出了一声让人生理不适的尖叫,一阵扭曲后像一团烟雾一样被吸到方白的手心,成了一个黑漆漆的雾球,再然后一张卡片从里面破了出来,落到了方白的手上,他也得到了高达八度的能量,杀人越货果然让人心动。

    “感觉像玩什么驱魔集卡的游戏,那什么樱?”方白总觉得这个场面有些即视感,他看了看手里的卡,魔鬼摆出了一张挣狞的脸,就像随时会破卡而出。

    魔鬼的愤怒,你可以诱惑到任何人,但要小心,这种能力的赋予是你抢夺而来,有一道目光注视着你。

    死侍跑过来邀功:“我觉得我的功劳可以占到百分之七十,你知道死侍设定上可以屠杀任何人,我爱作者!”

    “没问题,抵房租。”方白手里的卡片在手指间转了转,他笑眯眯地道,“亲爱的死侍,难道你不觉得呆在这里太久了吗,你那疯狂的细胞没有催促你去做点疯狂的事吗,想想看那美丽的芝加哥,热闹非凡的纽约,你的那群老朋友们,多么美好的事啊!”

    “你说得没错,我现在就迫不及待了,他们一定在想念我,啦啦啦,死侍就要来了……你以为我会这样说吗,太天真了,就像是小虫虫一样天真,我是谁……”

    “伟大的死侍!”一堆毛绒玩具挤满了所有的空间,一起大声喊道。

    “我是谁?”

    “无所不能的死侍!”

    “我是谁?”

    “死侍,死侍,你是死侍……”

    死侍摊了摊手:“独一无二。”

    [因为你就是一个疯子!]

    “我错了,叫你爸爸行了吧,闭嘴!”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