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十二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方白和华生边吃点心边用中文聊天,显得非常和谐。

    “很少有说到中文的机会,我都有点……说得不太好了。”对于方白放慢语速的迁就,华生显得有些抱歉。

    “没关系,有人陪我聊天就很不错了。”

    “其实我还是……你知道,不可思议,你是怎么做到的,不,我没有探听秘密或者*的意思,只是一切都那么的不真实……”华生似乎还在期待着方白告诉她,现在的一切其实是一场超逼真的逗你玩真人秀节目。

    “只能说……一切都是天意。”方白用天意概括了他的经历。

    华生轻轻地忽出了一口气:“好吧,我要开始说服自己这一切不是在做梦了,很高兴能因为这天意而认识你。”

    方白拿着陶瓷茶杯和她碰了碰杯。

    “s***!”好像魔咒失效了,夏洛克直挺挺的摔到了地上,在那里呻|吟着半天没能爬起来,让他不断的诅咒了起来。

    最终华生还是去帮了一把,把他拉了起来。

    “我会找到他们的,我发誓,我要和那个狗娘养的决斗!”夏洛克看起来还是怒气冲冲地,直接向门口冲去,猛地打开了门,然后和门口的人撞在了一起。

    “oh,f***!”夏洛克简直像要抓狂,不过下一瞬间他又冷静了下来,打量了一眼门口的两个人,“看来你们在为一桩连环杀人犯苦恼,那真是太好了,我会是你们需要的那个人。华生,华生,我们该走了,终于有点有趣的事情了。”

    “不,等等,我们不是……”佛列克警官显然没有弄清楚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嘿,你到底把我带到了什么地方……”跟着他一起的人显然也一头雾水。

    “唔,独居,复杂的出生背景,看来你得到了来自上司的信任,你早餐吃的是牛肉汉堡加可乐,哦,天啊,你和你的邻居上床了,你对她有愧疚感,这实在是耐人寻味……”

    那个人直接给了夏洛克一拳,然后两个男人就扭打在了一起,佛列克甚至都拉不开他们。

    “天啊,你们在干什么,快住手,夏洛克。”华生也想要分开在地上滚来滚去,抠鼻撞头的两个人,但显然很难找到下手的时机。

    “很抱歉,我的同事可能心情不是太好。”佛列克干巴巴地解释道,一边努力的想分开他们,还被误伤了两脚。

    “我来!”华生突然拿出了一根单棍,摆出巴顿术的起手势,然后猛地就抽了下去,每一击都位置精准,地上的两个人立刻就痛得条件反射地松开了手,赶紧利索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华生!”

    “都冷静下来了吗,先生们!”华生单手拿着单棍,冷冷地扫了两人一眼。

    “啪啪!”方白在一边鼓起了掌,华生的行动实在是直接有效,令人赞赏。

    “都是这个混蛋的错!”和夏洛克打架的那个人擦了擦嘴角的瘀伤,还显得有些愤愤不平。

    “冷静点丹尼,我想我听说过这位先生。”佛列克整整了衣领,向夏洛克伸出手,“纽约警局重案组探员唐.佛列克,久仰大名,福尔摩斯先生。”

    夏克洛一脸勉为其难的和佛列克握了一下手,然后向华生抱怨道:“现在的人实在是太粗鲁了,华生,而且我教你这个不是用来对付我的,嘶,我现在还觉得痛,你不觉得太过份了吗!”

    “哦,福尔摩斯先生是吗,也许我该让你知道一下什么是更过份的。”

    “各位,我想你们现在都是我的客人,能不能……保持一下起码的尊重。”方白这个时候才出场干预了起来。

    “抱歉,方,我原本只是……”

    “时间紧急,我们得走了,我需要你在车上告诉我相关的资料,天啊,看我错过了什么,我得弥补起来,在那个杀手杀死下一个之前。”夏洛克一把揽住佛列克就往外走去,佛列克只来得及向方白挥了挥手。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和夏洛克打了一架的丹尼实在有些摸不着头脑。

    “现在……刑事案件顾问,我们最好跟上去。”华生耸了耸肩,向方白道别,“看来我得走了,非常感谢你的招待。”

    丹尼抓了抓头发,也一头雾水的道了别,然后和华生一起向已经离开了一段的两个人追了过去。

    “希望他们能合作愉快。”方白微笑着喝了一口茶,然后若有所觉地回过头,系统提醒也在这时候响起,果然看到死侍已经躺在了沙发上,抱着装有点心的盘子在那里吃得两颊鼓起。

    “很高兴见到你死侍先生,能告诉你可怜的房东,这一次你要住多久吗?”

    “我需要安静,我刚刚给自己的脑袋来了一枪,好像脑花溅出去得太多了,我觉得脑袋里好像有几百只可爱的小蜜蜂在嗡嗡叫,s***,我要再来一枪。”

    方白差点没适应死侍这突转的情绪,他在最后一刻才把死侍手上的枪弄了下来,子弹贴着死侍的脑门飞了出去,撞到高处的墙角后激射向了方白自己,被方白停在了离自己脑门一厘米的地方。

    “哦,上帝。”死侍双手捂住了眼睛,好像害怕看到方白脑门开花的那一刻,可是他的指缝又开得老大,看到方白阻止了那颗子弹后,还一副泄气的样子。

    [你在期待什么,你这个混蛋,是血吗,血吗,哦,的确会让人兴奋得都要**了!]

    [我讨厌屏蔽词,简直让我们失去了存在的意义,我要抗议,看到了吗,我抗议!!]

    “不要在自己的住所尝试危险品这种事,我以为不需要加入我们的协议了。”方白逼近了死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面无表情地说道。

    死侍迅速的抱住自己,缩小,再缩小,简直都要掉进沙发缝里去了,背后还打上了浓重的阴影。

    方白被娱乐到了,死侍的脑洞简直清奇,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有趣的人:“好吧,下不为例,我给你准备了一个房间,随便你怎么……”

    他话还没说完,就发现死侍恢复原状,然而已经秒睡了,鼻子上还挂了一个鼻泡,头顶对话框里则跑着小剧场,大概就是一个穿着红色制服的卡通小人到处砍人飙血或者艳遇美女之类的剧情,居然还挺有意思的,方白不小心看了好几集。

    “这家伙到底搞什么啊!”

    揉了揉额头,方白给死侍身上扔了一张毯子,然后找了个地毯坐了下来,被他草草扫进仓库的那堆礼物又到了他面前,再次让他心情指数上扬了起来。

    拿起斯内普的那一份,果然是毫无新意的魔药,只是这次居然是镇定剂和生死水各十瓶,这让他怀疑他是否有所针对。

    收起魔药,之后最引人注意的当然是海女巫和卡拉波斯的礼物,包装足够华丽也足够的大,但方白保持着一定的警惕之心,他即不愿意系统来破坏拆礼物的惊喜,又不得不防备这些童话女巫诡异的手段。

    略加权衡之后,方白先打开了海女巫的那一份,就像拆炸弹一样小心翼翼,结果发现里面是一块边长有半米的正方体透明水晶,里面是中空的,装满了海水,还有着微缩的海底布景,而最引人注意的,是正中央那色彩艳丽的贝壳。

    敲了敲水晶壁,那贝壳就打开了,一个手掌大的小美人鱼游了出来,围着内壁游了一圈后,坐在了贝壳上,小嘴一张就唱起了歌。

    让人迷醉的人鱼的歌声。

    “哈……呼……哈……呼……”

    随着天籁一样的歌声,另一种声音和谐地插入了进来,让方白一个激灵就从那声音中惊醒了过来,看向了抱着毯子,打呼打得非常欢快,头顶小人砍人也砍得很欢快的死侍。

    老祖宗很早以前就已经用一个词形容了现在的状态。

    焚鹤煮琴!

    “看来我得提高房租了。”方白自言自语道,给那个水晶盖上了一块布,歌声立即就停了下来。

    女巫的海景音乐盒,巧夺天工的音乐盒,但如果你不是海女巫,请一定要小心,美妙的歌声带来的也可能是死亡。

    方白对巫师的品味实在有些不敢苟同,也实在怀疑她送这个礼物的动机,但他还是收进了仓库,谁知道会不会遇上品味独特的人呢。

    有了海女巫的前车之鉴,当发现卡拉波斯在礼物盒子里塞了一个活物的时候,方白非常的淡定,把那抱着尾巴睡觉的小东西拎了起来,谁来告诉他,这吐泡泡都吐出硫磺味的玩意,是不是就是巨龙。

    幼年巨龙,作为声名远扬的恶龙预备役,出生才一百天,不过它可以成为你拉风的宠物,但要注意,因为幼崽的丢失,母龙已经在发疯了。

    呵呵,这真不是惹了麻烦之后,就把麻烦直接扔给了他吗?

    好样的,卡拉波斯。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