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赠送娇妻,总裁不要白不要 > 006睡错男神,痛心疾首(5000+)

006睡错男神,痛心疾首(5000+)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乔路一将脑袋蒙在被窝里,妈呀!自己和男神两人都是赤身果体的,好害羞———呜呜,捂脸。

    男神知道自己是初次,这么清白干净美丽动人的小美人,把自己最美好的一次给了他,男神一定会很感动,会喜欢上她,并且爱上她,然后她在给男神生两个小球童,比赛时就抱着孩子坐在观众席上,看男神比赛,给他呐喊助威,乔路一越幻想越幸福,捂着脸笑的很激动很幸福很羞涩。

    乔路一正处于羞涩不已又窃喜不已的状态下时,累了一夜的盛明战要醒了,他动了动自己的身子,两条大长腿伸出了被窝,乔路一的一双透亮的眸子巴巴的看着男神的一双修长笔直的大长腿。

    越看乔路一的眼睛瞪得越大,男神左小腿上那酷炫叼炸天的欧冠奖杯纹身呢?

    还有男神右小腿那朵开的绚烂的大片牡丹花呢?

    乔路一感觉自己有些懵逼,男神是什么时候把纹身给洗掉的,可是,上周的欧冠小组赛上,她还在电视上看到了男神腿上的纹身啊!怎么这才一个星期的时间,纹身就没了。

    乔路一越想越觉得发蒙,更多的是恐惧,难道这床上的男人不是她男神——盛明光。

    她注意看了下皮肤,盛明光常年踢球风吹日晒的,皮肤有些偏黑,这两条小麦色的大长腿,根本就不是男神的肤色。

    想到这里,乔路一有种天塌地裂的感觉。

    她乔路一百分之九十九可能睡错了人。

    最后,百分百一的希望,她寄托在男神的脸上,乔路一颤抖着双手去将男人埋在枕头里的脑袋掰正。

    天崩地裂头晕目眩

    天啦噜!痛心疾首啊!

    真的不是他男神!!

    “啊————!!”

    乔路一捂着自己的脸大声儿的尖叫。

    盛明战被惊醒过来,脑袋还是有些懵,昨天他生日,在生日宴会上,他也喝了不少酒,酒醉之人又做了好几场场酣畅淋漓的运动。

    这时候被吵醒,盛明战的脑袋正处于当机空白状态,看着面前裸露着白希肩膀捂着的脸的女人,有些不知所云。

    他揉着脑袋,回想起昨天发生的事情,猛然想起发生了什么。

    昨晚乔氏集团总裁乔镇生,送了他一份神秘大礼,就是乔家的私生女乔路一,给他做三十岁的生日礼物,对于这个礼物,他欣然接受。

    也可以说是梦寐以求。

    乔路一的尖叫声儿还在持续,对于经常踢球的运动少女乔路一来说,她的肺活量那是杠杠的的,可是盛明战的耳朵要受不了了,在他的耳膜再被震破之前,他拉下乔路一的手,看着一脸惊恐的少女,面带微笑很冷静的开口:“乔乔,早上好”。

    乔路一面对着面前的裸男,有些欲哭无泪不知所措:“你是——谁!!”

    眼前的这个男人,长得有几分相似盛明光,但乔路一百分之一百的确定不是盛明光,很有可能是好友梅白的男神,财经杂志封面的常客——盛氏集团总裁盛明战,也就是盛明光的哥哥。

    呜呜————天呐!这都是造的什么虐啊!!

    盛明战有些懵逼,看着一脸生不如死,又勉强自己坚强的活下去的元气少女:“你说我是谁。”

    霸道强势的质问。

    此时乔路一赶紧拉起被子,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只剩下一个脑袋出来,她嘤嘤的哭出声儿:“我知道——你是谁,你是我男神的哥哥,你不是盛明光,你是他哥哥,呜呜,我睡错了人,天呐!我不想活了,我的清白啊!天呐!不要拦我,我要分分钟赶快死掉才好。”

    乔路一紧紧的抓着被子,语无伦次的哭诉道。

    她的语无伦次对于高智商的盛明战来说,他还是听明白了具体缘由。

    感情这姑娘的男神不是他,是他弟弟盛明光,昨天她应该被人骗了,这是他的公寓,他弟弟的公寓在楼上。

    想到这儿,盛明战的脸都绿了,自己心爱的女人,喜欢的竟然是自己的弟弟,昨天自己心爱的女人,把自己当成了自己的弟弟,所以才那么热情似火,恨不得榨干他,原来她想榨干的是他弟弟,何其讽刺啊!

    盛明战的脸色很难看,他长臂一伸将乔路一连人带着被子,一把抱在自己的怀里,他们脸贴脸,他眼里的戾气,吓到了乔路一。

    乔路一害怕的问道:“你——你想干什么,昨晚我——我也不是故意的”。

    桥路一这话一说,盛明战,转了一念头,紧瞪着他:“你昨晚对我霸王硬上弓,你可知道。”

    盛明战这架势明显就是一副你昨晚强迫了我,这事儿你想怎么着吧!

    可怜了乔路一不过就是个大三的学生而已,还没有出身社会,面对盛明战这个社会的老油条,除了不知所措就是手足无措,呜呜呜,总之就是,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明明是自己丢了身子,结果,别人倒是先她一步倒打一耙。

    “盛先生,我——我——这都是个误会,我没有想睡你,其实,其实,我只是想睡你的弟弟盛明光而已,未曾想怎么就把你睡了,真的对不起。”

    乔路一越是提她想睡的是盛明光,盛明战就火大的不得了。

    还有什么比自己心爱的女人,想睡的不是自己,却是自己的弟弟,还要让人喷火的事情呢?

    盛明战三十年的良好的绅士风度教养,在这一刻全盘崩塌。

    他将乔路一从被子里剥出来,少女光溜溜嫩滑滑的身子,迎着朝阳,让盛明站全身的血液都往下身的某个地方汇集。

    “乔路一,我不管你心里喜欢的是谁,从这一刻开始,你喜欢的男人只能是我,我已经被你糟蹋了,你必须对我负责,听清楚了吗?”

    盛明战将乔路一压在身下,手指捏着她圆润的小下巴,霸道强势像在发布命令一样,命令着乔路一。

    乔路一现在一个头两个大,她自己还没有从*的痛苦中出来,某个男人已经强行的将她从那里生拉硬拽的给拽出来了。

    乔路一不知道怎么就是自己糟蹋了盛明战,这种事儿吃亏的不都是姑娘家吗?

    她自己清清白白的身子,就这样白白的给了他,她都还没有说什么,他到先说她把他给糟蹋了,一个大男人还能要点脸吗?

    桥路一躺在盛明战身下,身上也没有个可以遮挡的东西,没办法,她只能用两只小手勉强遮住自己的高耸。

    乔路一真的对的起,天使的脸蛋,魔鬼的身材,这十个大字,脸出彩,身材更出彩,盛明战看着就蠢蠢欲动,不动都配不上男人二字。

    “乔路一,你说我这清清白白的身子,被你给糟蹋了,你说吧!该怎么办,怎么补偿我”。

    这还真是恶人先告状,乔路一被盛明战吓的都要哭了出来。

    她咬着自己的唇瓣,努力的镇定下来,她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乔路一。

    不要想权贵低头。

    “盛——盛先生,你——想怎么办”乔路一高高仰着的下巴是,佯装自己很淡定的样子,倒是取悦了盛明战。

    盛明战的手指抚着乔路一光滑的身子,语气极其的暧昧:“昨晚,你坐在我的神腰上,怎么都不愿意下去,我一遍一遍的求饶,你怎么都不肯放过我,我的嗓子都喊哑了,你还是不肯放过我,我真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啊,可怜了我这良家好男,就这样,一点一点的被你给吞入腹中不留分毫,乔路一看不出来,昨晚你竟然那么饥渴”。

    不留分毫吗??他说这话,让乔路一忍不住看向了他的下面,他家的老二。

    长长的一条,好恶心的感觉!!

    盛明战的大手掰开乔路一护着匈的小手,转而自己揉上,乔路一忍不住申银出声儿。

    “你胡说,那不是我,那怎么可能是我,我一点都不饥渴,你才饥渴呢?”

    乔路一死都不能承认,盛明战说的那是自己,可是脑袋里一闪而过的画面,又让她的否认变的心虚起来。

    她怎么能做出那样不要皮不要脸不要尊严的事儿。

    “我胡说吗,我的房间安装的有高清摄像头,不信是吧!我现在就带你去看看”。

    盛明战说完将乔路一抱起,往他的书房走去,乔路一赤身果体的在他怀里挣扎:“是你不要脸,我不可能,你放开我,我要穿衣服”。

    两人都没有穿衣服,身挨身的,她的身子摩擦着他的身子,就这样一路她被盛明战抱到了书房,简直是颠覆了乔路一这二十年的人生观价值观道德观。

    毁三观啊!毁三观啊!

    盛明战抱着乔路一坐在了书房的老板椅上,一只大手点着鼠标,一只大手还继续为自己谋着福利,继续在乔路一身上为非作歹。

    盛明战给乔路一看的只是其中一段录像,那些不堪的画面跟乔路一脑袋里的完全重合。

    她赤身果体的坐在盛明战紧实的腰上,不停的动啊动,狂耍着头发,嘴里叫着,好舒服,好爽,还要还要————

    乔路一看着视频里的自己,她此时此刻想死的心都有了。

    这么贱这么不堪入目的自己,她简直难以想象。

    如果这要是睡对了人,她也就不说什么了,可是这睡错了人,这该如何收场。

    她真希望昨天不是她生日,她也没有喝酒,更没有做出什么非要睡男神的蠢事。

    这下好了,男神没有睡到,还把自己给卖了,不是清清白白的她,在也配不上她的男神了,呜呜,苍天啊!大地啊!救救她这个失足少女吧!!。

    盛明战将视频关掉,“昨天,我求你不要这样对我,你说我就是叫破了喉咙也没有用”。

    日后,乔路一想到这一幕,她跟盛明战道,论世界上最无耻的男人有谁,你盛明战绝对是名列榜首啊!

    “你不要说了,你把这些视频全部删掉,删掉,盛先生,我们都是成年人了,不过就是一ye情而已,我不追求你的责任,你也不要在咬着这事儿不放好吗,我们就当这一切没有发生过,好不好”

    顾承光捻着乔路一圆润润的耳垂,轻飘飘的口气:“哦,我还不知道乔家大小姐,这么开放,随随便便什么男人都能发生一也情,我可不像你乔小姐这般随便,我出生世家,家教良好,轻易不跟女人上chuang,就是上chuang也是跟自己的妻子,乔小姐你说这事儿就这样算了,你随便不代表我就随便啊!”。

    盛明战这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做贼的喊捉贼。

    乔路一是又气又怒又难过,她这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怎么就摊上这么倒霉的事儿。

    “那你说该怎么办!”乔路一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盛明战身子后仰靠在椅背上,看着坐在自己腿上的美人儿,血液都在颤抖:“我还是第一次见着女人的身子,不得不说乔小姐的身子可真美,我本是一个薄情寡欲之人,见到乔小姐这么美丽的身子,也忍不住心生荡漾。”

    盛明战说着,俊脸就不断的逼近乔路一的脸,眼瞅着就要吻上了。

    乔路一推开盛明战的俊脸横眉怒目的问道:“盛明战,你想干什么——”。

    乔路一的话还没有说完,盛明战已经将乔路一抱到了书桌三,咬着她的嫩嫩的小脸蛋:“你说呢,乔路一你撩拨了我一早上了,火气都被你给撩拨上来了,你不给我灭了这把火,你认为我会放过你吗?”

    乔路一半躺在硬硬的书桌上,看着不断压向她的盛明战,惊恐的大叫:“盛明战,你想干嘛,你不能这样对我,你这是犯法的。”

    盛明战一把开乔路一的两腿,就着昨天的丝滑,一入到底。

    啊————

    乔路一尖叫出声儿,眼里也随之掉了下来。

    “犯法吗?乔路一,那你昨天也是在犯法,我不过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随之,盛明战奋力撞击,乔路一又痛又爽,她紧紧的咬住自己的唇瓣,不让自己哼出声儿来。

    盛明战看着身下强忍的女人,眼泪流满了倾城的容颜,他心里是气愤的,他不知道自己悉心呵护的小姑娘,心里早已经有了别的男人,而那个男人还是自己的弟弟。

    在她心里,她应该很喜欢他弟弟吧,不然也不会做出这种离谱的事情。

    还好乔镇生让人把她引到他的家门口,这要是带到了楼上他那个风流成性的弟弟的家门口,他还不得哭死。

    乔路一这一上午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饿着肚子,流着泪,喊哑了的嗓子,做着激烈的运动。

    起初,她还在他的身下挣扎几下,后来又饿又累,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就老实的躺在盛明战的身下,任由他折腾。

    到了最后她像是个死鱼一样,没有任何反应,连眼泪都流不出来了。

    将近中午,盛明战才放过她,将她抱到卫生间洗了个澡。

    又将她抱回床上,面对满身都是紫痕密布,脸上又是一副心如死灰的乔路一,盛明战多多少少有些愧疚。

    昨天是她初次承欢,他们就做了不少次,今天早上又做了不少次,他刚才给她洗澡时,注意到了,她那里都破了皮了。

    他说不心疼,那都是假的,可是他就是要让她疼,让她刻苦铭心的记着谁才是他真正的男人。

    “你也别用这种苦大仇深的眼神看着我,我们竟然已经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会对你负责的,晚上,我就陪你回乔家,向你父母提亲,跟了我,你有享不尽的福,你就偷着乐吧!”

    盛明战说完还忍不住亲亲她的小脸。

    乔路一愤恨的瞪着盛明战:“谁要嫁给你,这福,谁爱享谁享,我乔路一不稀罕”。

    上一秒脸上还算好看的男人,随着乔路一的话音落地,下一秒男人的脸色异常的难看。

    他捏着乔路一的下巴,与她四目相对,嗤笑道:“呵呵,乔路一,你不稀罕是吧,你稀罕谁,我弟弟盛明光吗?我告诉你乔路一,你心里以后胆敢在装着别的男人,我就把你的心脏给挖出来喂狗”。

    说着还做出一个要挖心的手势,乔路一看着这个时而温和时而冷冽的男人,害怕的捂着自己的心脏,她真怕,她会bt的把她的心脏给挖出来喂狗。

    “你有病,盛明战!!”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