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我不嫁(2000+)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乔路一被盛明战连拖带拽的拉上了他的迈巴赫,往乔家大宅驶去。

    乔家住在城西的裕华园高级别墅群里,但是这里乔路一年也来不了几趟,她对于乔家来说,是个上不了台面的私生女,她的母亲是乔镇生在外面养的外室,十年前乔镇生的正妻病逝,乔镇生才将他们母女从江南小镇里接到了a城。

    但是乔镇生并没有娶了她母亲,她母亲到现在都还是乔镇生的养的一个老情人罢了。

    成为真正的乔夫人,这是乔路一的母亲王婉这一生的愿望。

    王婉人如其名,是个宛如清水的女人,她活了大半辈子没有活出什么本事来,把自己整个人整个心都放在一个男人身上,这种女人没有人格没有尊严没有思想,是乔路一最瞧不起的一种女人。

    她的父亲乔镇生在他的眼里,就是个唯利是图的小人,乔路一很清楚,盛明战想娶她,乔镇生一定会将她卖一个好价钱的。

    到了乔家。

    乔镇生像是知道她被盛明战压着回来似得。

    乔路一远远大家就看见自己的父亲像个奴才一般带着一家老小,守在别墅的门口等着盛明战的大驾光临。

    她突然心里什么都明白了,他父亲应该已经盘算着将她卖个好价钱了。

    可是,她乔路一不是她的母亲王婉,她的人生她做主,她从上大学就没有在拿过乔家一分钱,她没有义务为了乔家的利益,委屈自己嫁给一个她不爱的男人。

    乔路一已经做好了跟乔家决裂的决定了。

    盛明战下车前,看到坐在副驾驶的乔路一眼睛闪过决绝的神色,他伸手解开她的安全带:“想什么呢?快下车”。

    哼————

    乔路一把推开盛明战的伸过来的手,自己解开了安全带:“盛明战我告诉你,别想要拿什么强迫我嫁给你,没戏”。

    乔路一说完冷冷的看了眼盛明战,下车将车们啪的一声儿甩上。

    盛明战从另一扇车们下车,看着乔路一怒气冲天的模样,嗤笑了声儿:“小孩子一样,幼稚”。

    乔镇生见盛明战下车,赶紧迎接上去:“哎呀,真是没有想到盛总光临寒舍,真是蓬荜生辉啊!”

    乔镇生,一脸的狗腿子相,乔路一向来很讨厌这个父亲,跟他也没什么感情。

    站在乔镇生后面的是她的母亲王婉,和她同父异母的哥哥乔锦承,乔锦承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待见乔路一,即使盛明战就在这儿,他看着乔路一的眼神一如既往的厌恶。

    盛明战伸出手握上乔镇生的手:“乔伯父,无需这般客气,叫我明战就好。”

    乔镇生听到这话,一张老脸,笑出了满脸的褶子:“明战,那伯父就这样叫您好了”。

    盛明战点点头看向乔镇生旁边站着的女人:“想必这就是乔伯母了,看着跟路一有几分相像。”

    乔镇生忙将王婉拉到前面:“是是是,明战这是路一的妈妈”。

    王婉赶紧跟着乔镇生一样对着盛明战点头哈腰的,乔路一看着自己的母亲这样,心里很不舒服。

    盛明战主动上前拉住王碗的手道:“伯母,不用这样我是晚辈,您对我随意一点就好了”

    站在一旁的乔锦承,冷眼旁观这一切。

    乔镇生又指着乔锦承:“这个是路一的哥哥,锦承,昨天在您的生日宴会,您见过的”。

    即使盛明战已经尊称乔镇生一声儿伯父了,乔镇生依然改不了他爱阿谀奉承的习惯。

    盛明战对乔锦承点了下头,算是打招呼。

    乔镇生点头哈腰的将盛明战迎到了别墅的客厅里。

    乔路一挨着自己的母亲坐在一张沙发上。

    佣人上了咖啡和糕点。

    盛明战举止优雅的端起瓷白花纹的咖啡杯抿了一口咖啡,看向乔镇生道:“乔伯父,想必您应该收到了我下的聘礼了吧!”

    乔镇生高兴的点头:“收到了,收到了,明战您能看中路一这野丫头我们乔家的福气,更是这丫头的福气,只是我这含辛茹苦养大的女儿,还想让她多陪陪我们二老两年,太早嫁出去,我还真是舍不得啊!”

    乔路一听罢,嗤之以鼻露出鄙夷的神色,呵呵,好一个含辛茹苦好一个舍不得,估计是盛明战给的聘礼没到位吧!

    盛明战脸上并无其他神色,他久经商场十几年了,这点小风小浪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了。

    他将咖啡杯轻轻的一放,看向坐在王婉身边的乔路一:“确实,这么可人的小女儿,哪家父母都不想早早的给嫁出去,我能理解,不过,晚辈我是带着诚意和真心来向伯父您求得这门亲事儿的,这样吧伯父,乔氏欠瑞生银行的那笔账,我帮您还了吧!你看这样能表达我的诚意吗?如果您还觉得不能,那您是真舍不得女儿,我也不能强人所难不是。”

    乔氏欠了瑞生银行将近十个亿,乔镇生没有想到,盛明战会这么大方,随便一开口就答应将他还这十个亿。

    乔路一和乔锦承一直都冷冷的看着,盛明战和乔镇生两个人之间买和卖的故事。

    “哈哈,诚意足够诚意”,乔镇生虽然是个唯利是图的小人,但是他也知道跟盛明战这种精商打交道,不能太贪,否则,什么都得不到。

    王婉见乔镇生这么高兴,心里也跟着开心,女儿给她家族带来了利益,乔镇生也能对她好一点。

    乔路一看着自己母亲也跟着高兴,只觉得可悲讽刺,她是她的母亲啊,她怎么能跟乔镇生一样,见她卖了一个好价钱,高兴呢?

    接下来,盛明战就说了婚期的事儿,乔镇生这边完没问题,立马嘱咐王婉去把乔路一的户口簿拿给盛明战。

    待一切盛明战跟乔镇生都商讨好后。

    一直未发言的乔路一,冷冷的开口:“谁说我要嫁给他了,父亲大人,我恐怕会让您失望了,您要的东西,他一样都不会给,因为,我不嫁”。

    “你——胡说什么,当着明战的面儿,怎么这么不懂事儿”,乔镇生儿儿恶狠狠的瞪着乔路一,转头又一脸谄媚的笑:“明战啊,路一这丫头平时被我给惯坏了,小孩子不会说话,您不要往心里去啊!您这么优秀的人,愿意娶她,那是她几世修来的福分。”

    乔镇生说着一把夺过王婉拿过来的户口簿,双手奉上:“这事路一的户口簿,您收好”。

    盛明战伸出修长的大手,接过,打开,看了看乔路一,又看了下乔镇生,玩味儿的说:“乔伯父,我刚才答应要给的都算作是聘礼,所谓聘礼是什么,您应该明白,我是个做事有些急性子的人,不喜欢慢火熬汤,我把路一安全的送到家了,我就先走了。”盛明战说着起身,走到将手里的户口簿塞到乔路一手里:“明天早上九点,我准时来乔宅,接你去民政局登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