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历史穿越 > 圈里有只干脆面[娱乐圈] > 第31章 恶女(三十)

第31章 恶女(三十)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白茅通神招神,司马家用之制成茅符,能有预测占卜作用,用在人的身上,能预知福祸,通晓近事,是司天的司马家最擅用的巫术之一。网值得您收藏 这不是厌胜祝咒之术,不害人性命,但是对于程凌云这类人,如果不能早点处理,会带来致命的打击。

    “我想起来了。”程凌云的脸色顿时有些不好看,“最近书市那边新开了家书店,那天去逛了逛,那时候就感觉书店的老板感觉有点猫腻。”

    “书市?你去书市做什么?又去陪你那个小女朋友?”程获对程凌云的感情生活相当不满,“年纪又小又爱闹,你到底是怎么看上她的?”

    “我们分手了,是陪其他朋友去买东西时无意间遇到的那个店主。”

    “又是哪个朋友?”

    程凌云和程获关系不太好的的另一个原因在于程获总是过多插手程凌云的私生活,既然提到了前女友,程凌云更不想和程获多说什么,她劝程获再去睡个回笼觉,自己径自回了书房,取了离母之草烧成灰,装进一个小瓶子里,用朱丝拴在身上。茅符根基在于通灵,离母之草能让鬼神不见,是暂时克制的法子,要长久去掉符咒,还得去一趟七月七日书店。

    做完这一切之后,她给萧声声发了条信息,告诉自己会晚一点过去,她必须再去会会明荣了。

    清晨的书市还是一片静谧,只有三三两两的店铺半开着铁卷门,几辆面包车停在路中央,工人们趁着太阳还不烈搬运着书本。程凌云并不想引起别人注意,把车停在书市外的停车场,一个人沿着书市的小道向书市深处走去。这次她是有备而来,贝拉的手链也好,茅符也好,她必然要明荣给自己一个交代。

    昨夜起了风,槐树花纷纷扬扬散了一地,看起来没有一点人走动的痕迹,程凌云叫住路过的一位书店老板:“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请问这家书店一般什么时候开始营业?”

    “你这也来得太早了。”那位中年女老板指了指太阳,“你大概是头一回来吧?这介绍人也太坑你了,这家店的老板不到下午,根本不会开门。”

    “但我上回来就是早晨。”

    “因为那是单数日,单数日日出开日落闭,其余的日子,那就随性了。”女老板用手挡住嘴,小声说,“这家店的老板规矩多得很,不满十岁小孩不能进,单身男人不能进,身上有伤口的不能进,也不知道是开门做生意还是故意开家店摆阔气。”

    女老板一聊起八卦就收不住,程凌云又不是爱说话的性格,道了声谢后,转身踩过一地的槐花,敲上七月七日书店的大门。

    “请问有人吗?”

    女老板还在不远处嚷嚷:“都给你说过了,不营业!”

    程凌云当做没听见,又敲了两声。

    门吱呀一声打开,门后,露出明荣明艳的脸庞。

    “哪位?”

    明荣这般慵懒的美人自然不肯早起。她的头发披了下来,身上还穿着睡裙,用一条大披肩堪堪遮住了光裸的手臂,应门的话听起来有礼貌,语气却不太客气。

    “是我。”

    “不好意思,还没营业。”明荣抬头一看是程凌云,毫不犹豫把门又关上了,被程凌云用手挡住了挤了进来。

    明荣向后退了两步,抱着胳膊上下打量程凌云:“怎么?想强闯民宅?”

    程凌云说:“我说过我会再来。”

    明荣唇角勾出一个明媚的笑容:“我好像记得上回你没有留下预约吧?”

    程凌云说:“别和我废话,我身上的茅符你到底是去还是不去?”

    明荣问:“什么茅符?”

    程凌云走进两步,将明荣逼到墙角:“难道你还需要我告诉你茅符是什么东西?”

    她撩起明荣的长发:“或者你要我以牙还牙?”

    明荣善厌胜之术,知道头发指甲这类东西,是绝对不能轻易落在有心人手里的东西。可程家向来司地,镇伏邪崇在行,厌胜之术则远远不是她的对手。所以明荣面对程凌云时分外的有底气,面对程凌云的逼迫,只微微扬起下巴,回以一个挑衅地笑容。

    “大清早的来这里,你就是为了威胁我?”

    “威胁?”程凌云向下一瞥,明荣的披肩已经滑下了肩膀,皓如霜雪的胳膊上,赫然有一个红点,乍然看起来像是红痣,对于程凌云来说,却一眼就看出那是什么东西。

    “原来你奉了天道。”

    明荣眉头一皱,把披肩拉了上来:“我这是书店,不是你胡言乱语威胁人的地方!”

    程凌云冷笑,她低下头,在手心里的长发上吻了一下:“既然奉了天道,能威胁你的地方,就多了。”

    “你神经病啊!”

    近身接触让明荣极为不适,她用尽全身的力推开程凌云,程凌云却抓住她的手腕,将她摁在了墙上。

    “滚!”

    明荣在程凌云的桎梏中拼命的挣扎着,连肩上的披肩滑落在地上都没有知觉,程凌云却纹丝不动,她一手摁住程凌云,另一手捏住明荣的下巴:“我再问你一次,你到底去不去茅符?”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她怒视着程凌云,一双杏眼瞪得大大的,看起来颇有气势,可是起伏不平的胸膛却暴露了她心里的恐惧——她感受到程凌云身上一种即将爆发的,暴烈的、强有力的攻击性。

    明荣奉了天道点了朱砂,按司马家的家规,一辈子只能独身,这种攻击,对她而言将是毁灭性的打击。她原本以为她要避开男人,没想到有一天,她在女人身上,也嗅到了这般强烈的侵占的气息。

    程凌云的手指冰凉,力气也很大,明荣的下巴被捏得生疼,她被迫仰起头仰起头,嘴唇微微张开,像干涸的河床里,一只即将被剥皮斩尾的鱼。

    程凌云盯着她翕张的唇,有些出神。

    “你到底滚不滚。”

    可惜从明荣嘴里吐出的字句却不如她的人一般美好,程凌云低头向下,却又看她被真丝睡衣裹住的浑//圆的胸//部,颤//巍巍的,勾引着人去触碰。

    程凌云突然放开明荣,移开了目光。

    “去换衣服,我等你。”

    明荣蹲下身想捡起披肩,程凌云担心她走光,想蹲下来帮她捡起来,没想到披肩被明荣抢了过来,劈头盖脸向程凌云脸上扔去:“滚出去,否则我报警了!”

    程凌云头一偏,躲过了这一击,带着橙花香味的披肩擦着她的脸而过,被她凭空一拦接在手里,再次扔回明荣身上。

    “你可以试试报警。”程凌云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就让来警察看看,你这里到底在做些什么勾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