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历史穿越 > 圈里有只干脆面[娱乐圈] > 第32章 恶女(三十一)

第32章 恶女(三十一)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明荣愤然站起来,披肩掉在地上,被她重重踩过,向走廊深处走去。``

    程凌云替她捡起来,心里觉得有点莫名其妙。

    活了二十多年,这是头一回遇到一个犯了事比受害人还嚣张的,嚣张起来,还这么——诱惑。

    程凌云打开手里的披肩,格纹撞色披肩出自巴宝莉,角落上绣着mr两个字母。这样明艳矜贵的美人,品味好,家世好,可惜做些事情却不上台面。程凌云只有感叹一句,卿本佳人,奈何为贼。

    她决定等二十分钟。明荣藏得深,若和贝拉的经纪公司勾结,这几天必然会露出狐狸尾巴。萧声声那边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事情需要解决,这两天她必须和萧声声去一趟贝拉的经纪公司,找到那个生基的位置。

    然而等了二十分钟,明荣迟迟没有出来。程凌云穿过走廊,走到书厅,书厅一厕还有一道小门,大概门后是明荣住的地方。程凌云走过去,敲了敲门,里面没有任何声音,明荣也没有过来开门的意思。

    程凌云早已预料到会这样,她把披肩整整齐齐折好放在书厅的桌上,从包里拿出张名片来。

    小小的纸片在被程凌云夹在指尖,她在明荣的门前转了一圈,寻了个位置站定,左手伸到后颈处闭上双眼。待她再次睁眼之时,整个房间突然被一层朦胧的白光笼罩,一道凌厉的剑气自后背跃出,裹挟着右手指尖上的名片,将它死死钉在了门上。

    此刻,明荣正在屋内化妆,她的右手边摆着一盆长得茂盛的白茅,白茅边立着一架木杆,杆上倾斜着放着一盏朱泥壶,不时有清水从壶嘴中滴下来,顺着白茅叶子,溅在一张红纸上。红纸被水浸湿,隐隐透出一个部首来。

    这几日,明荣正是在此通过这茅符和筮法来观察程凌云的动静,可惜程凌云身有符箓护体,已经好几天时间了,才卜出一个部首,明荣正考虑要不要再下一道符,程凌云却突然找上门来,还发现她拜了天道。

    不甘的怒火在明荣心里蒸腾,程凌云在门外敲门,她心里就越发焦躁。然而她知道自己的弱点所在,出去硬抗,只有被压制的份,便憋着火气,把壶嘴又向下按了一分。水珠一滴滴坠落下来,溅花了红纸,让字的部首又加了一画。

    应该不是很难的字,明荣合上口红盖,准备拿起来看看。就在此刻,木架突然晃动一下,明荣连忙扶住朱泥壶,还没来得及稳住,那盆白茅却迅速变黄枯死,长长的叶子垂落下来,让刚刚滴落的水珠尽数倾落在红纸上,好不容易卜出的部首被水打湿,顿时糊作一团。

    明荣慌忙拿起那张红纸,用袖子擦去水渍,可惜除了弄脏的袖口,她依旧没能挽救这个辛苦卜到的字,待她环视周围,这才发现发现不仅是这盆白茅,这屋里所有的带有灵物都一一枯萎,连用来扶乩的沙土都洒了一地。她转头看向大门,一枚法印深深刻在木门上,程凌云竟然封死了她的房子!

    “该死的程凌云!”

    明荣火冒三丈,大步走到门前拉开大门,只见门外的书厅空荡荡的,却没有没有一个人。

    程凌云已经走了。

    一张名片从门上掉落下来,明荣捡了起来,上面写着程凌云的电话和邮箱。

    “还想我给你打电话?以为封了我的房子,我就拿你没辙?”明荣把那张名片撕成碎片扔进垃圾桶里,走到茶台边,看到叠的整整齐齐的披肩,又是一股无名火起。

    她打开窗子,把那条昂贵的披肩扔了出去。

    “我们走着瞧!”

    “程总,七月七日书店那边有什么动静了吗?”

    程凌云算半个公众人物,不便在洪小晚面前露面,便先行叫手下过来,把洪小晚接走安置在了安全的地方。

    “她什么都不说。”

    程凌云还没吃早餐,萧声声一并把她的份也做了,蛋饼摆上餐桌,浣熊蹲在桌上,直楞楞的盯着程凌云,程凌云夹起一块饼,看到钟沁盯着自己,又放了回去。

    “有什么事吗?”

    钟沁的毛病就是这么多,萧声声把钟沁从桌上抱下去:“程总是客人,哪有让客人下桌子的道理,你这破毛病就不能改改吗?”

    “不行!你会当着她的面洗澡吗?”

    “你搞笑吧,洗蛋饼和洗澡能相提并论吗?”

    萧声声拧着钟沁的颈皮把她仍在沙发上,又拿了一套儿童餐具出来:“程总你先吃,我去给她倒水。”

    浣熊趴在沙发座上,生气道:“萧声声,你敢给我用儿童餐具试试!”

    萧声声说:“行啊,给你用成人用的杯子碟子,用完你来擦地洗沙发套?”

    浣熊不吭声了,从沙发座上滑了下来,开始看电视。

    程凌云问:“要不要帮你们请位阿姨过来打扫?”

    萧声声偷偷对程凌云说:“其实也不会弄得太乱,不过觉得可爱而已,她是不肯用猫碗,我才给她换的儿童餐具。”

    “……”

    这两人的生活过得还真是充满乐趣,程凌云暗自好笑。

    两人一熊吃过了饭,程凌云打开萧声声的电脑,从自己的u盘里调了份图纸出来。

    “我弄到一份当时那栋烂尾楼的图纸,如果按照洪小晚所说,那个生基肯定安置在负层里。不过这栋烂尾楼有两层负层,目前看来都没有对外开放过,暂时还不知道,到底是哪一层。”

    “所以现在没有办法了吗?”这类公司为了防狗仔,门禁相当严,想混是绝对混不进去的。

    “要直接去找生基,只有钟沁一个人去了。不过我听到个消息,说那位种生基础的术士,在他们请路过之后突然暴毙了,我想那里的东西并不好的对付。”

    钟沁说:“怕什么,不就是小鬼吗?一个个吞了。”

    程凌云说:“还是小心一些比较好,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懂生基,又认识泰国那边做路过的阿赞,还不知道这个董事长能有些什么别的能耐。”

    程凌云又调出来一个人的资料:“所以我想,能不能从他这里入手。”

    电脑上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照片,他带着眼镜,体型微胖,看起来和一般商人差别无二。

    萧声声有点失望:“我还以为看起来会比那个姓钱的经理更邪门一点,没想到看起来就是个普通人。钟沁,你能看出什么来吗?”

    钟沁摇摇头:“他看起来精神很好,眼神也不颓废,感觉连养小鬼的样子都不像。”

    程凌云说:“他根本不养小鬼,但他是这几个请路过的人中,最关键的一环。”

    钟沁问:“以鬼养鬼?”

    程凌云说:“没错,他在炼鬼。路过简单,花钱花精力就能弄到,但是被路过反噬的主人,却是比路过怨气更大的怨鬼。他们这一个阵看似互相加持,其实是一个很危险的养鬼阵,自己养的路过力量减弱一点,就会别的路过反噬自身。等他们一一被反噬最后替代了生基上的路过,这个生基就变成一个完美的鬼坟,到时候求什么没有?”

    萧声声听得毛骨悚然:“他就是个普通人,用这么逆天方法养鬼,这么做不会折福报吗?”

    程凌云说:“这就是他的聪明之处,路过的主人被反噬,憎恨的是其他路过的主人,他们的怨气只会越来越强,如果没有意外,他们会永远困在那个地下室里。”

    萧声声有点担心:“那贝拉……”

    程凌云说:“所以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如果你能见到贝拉,她可能再也不是你认识的那个人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