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恶女(三)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为了避免成为这位微商美人儿的客户,萧声声赶紧走掉。被拉着买三无就算了,就怕自己一朝不慎成为下线,那才叫跌进大坑,没法爬出来了。

    微商美人儿最终还是没放过她,萧声声敷完面膜准备上床睡觉时,电话来了。

    “声声啊,我是今晚那个一起喝酒的……”

    萧声声私下冷淡,对社交媒体也没什么兴趣,微博和直播还是在经纪人的指导下开始使用,和人聊天经常以三句半结束。奈何这位微商美人儿的嘴炮能力太强,脸皮太厚,萧声声完全不是对手,大半夜的,还是加上了她的微信。

    算了吧,她心想,为了赚钱这么晚还拉客户也挺可怜的,不如陪她聊聊。她的生活本身就是一潭死水,不介意再加点毒鸡汤。

    可惜微商美人儿的毒鸡汤和她的嘴炮能力一样强。

    “声声,你有没有男友?”

    “没有男友。”

    “声声,你有没什么愿望。”

    “没有愿望。”

    “声声,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没有喜欢的人。”

    “声声你有没有看过没有鱼丸没有粗面?”

    “没有看过没有鱼丸没有粗面。”

    微商美人儿发了条语音过来,笑得花枝乱颤:“可我觉得你真的好像麦兜的故事里那个校长。”

    “很像吗?”

    换做别人,早气得关手机了,微商美人儿为了伟大事业,依旧坚不可摧。

    “没有没关系,相信我,请个佛牌,什么都有了。”

    “最火的是哪种?”

    萧声声直接了当,开口就问买哪种,按照作息时间,她得睡觉了。

    “最好的啊,当然是求姻缘的九尾狐佛牌,我给你说……”

    “不说了,就这个吧,多少钱,我明天转你。”

    “你没有支付宝吗?”

    “没有。”

    “微信支付呢?”

    “也没有。”

    微信美人惊呼:“真的没有?”

    萧声声有点头痛,只想栽进枕头里好好睡一觉:“真没有,都用的我经纪人的,你要用支付宝转,我明天让我经纪人联系你。”

    “没事儿没事儿,怎么方便怎么来,你是老干部嘛,我们都理解。我发你一些注意事项,按照我这些注意事项,保准你几天就有男朋友。”

    男朋友?女朋友还差不多。萧声声发了个再见的表情,关了手机躺下。又是一天结束了,新的一天即将开始了。重复的通告,熟悉的人,流逝的光阴。朦胧间,萧声声突然想问自己,你为什么活着呢?你一个没有*没有梦想没有目标每天除了工作就是吃饭睡觉的人,到底为什么活着?

    为了养老。萧声声闭着眼睛嘀咕,老干部这个词是多么有迷惑性,有了这个词,她能掩饰一切失败的羞愧,掩饰自己浑浑噩噩的生活,掩饰自己几乎为0的朋友圈。

    她连自己都迷惑在其中,不能自拔。

    在出发的那天早上,萧声声收到了她请的佛牌。此时距离她和微商美人儿夜聊才不到半月,按照微商美人儿的说法,在这半个月里,泰国大师请了九尾狐入驻,给佛牌开了光,她闺蜜亲自去泰国一趟把佛牌请了回来,这可是正品九尾狐佛牌,佛牌里还有一撮九尾狐尾巴上的毛。

    萧声声拿起那块佛牌的时候,那撮毛就飘在佛牌下边,晃晃悠悠地,彰显着这佛牌和其他佛牌的不同。

    萧声声正在收拾衣柜,顺手拿着那佛牌和自己冬天大衣上的真狐狸毛领比照了一下,心里不由感叹,这年头义乌制造是越来越不行了,出口转内销这活计,迟早得被东南亚抢过去。

    只能说花钱买个安宁。萧声声顺手把佛牌往兜里一塞,她急着赶高铁。

    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拍摄地离c市市区还有些距离,草台班子没几辆车,萧声声不想等,拜托方芳的朋友来接送一趟自己。方芳的朋友在c市开着一家规模不错的茶馆,来往的人多,各种轶事奇闻也多。说到c市那处宅子,也有说不完的故事。

    可惜萧声声不怎么听,她在看第一期的台本。

    “那处宅子其实没什么稀奇的地方,要说稀奇的话,就是那块地特别旱,我家从爷爷辈起就是c市老土著了,我爷爷说从前那里也不旱,也就几年前起吧,那块地就开始旱得不行,我们这市区哗啦啦的下雨,那里竟然艳阳高照。那宅子附近的村民有北方嫁过来的,说这在他们家乡,是旱魃在作祟,要打旱魃。第一年还没人信,第二年这天气越来越怪,那附近村民就从北方请了人过来打旱魃,这打旱魃也不是个能见光的事儿,说是要找坟头不长草的新坟用木桩子把坟钉死,再放火烧掉。你说现在都是火葬,哪里来的新坟?所以这旱魃也没打着。倒是三年前,有个地产商想拿这块地,过来转了一圈,接着这地方竟然开始下雨了。到了现在,虽然还是旱着,每年总有几滴马尿,比几年前是好多了。”

    “所以声声你这回去,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那句话怎么说着?有钱能使鬼推磨,为什么打旱魃请天师都没用?地产商去就有用了?还不是因为地产商有钱呗。我就多嘴一句,你要是真遇上鬼,甩他一脸人民币,你看他服不服气。”

    “……服气。”

    这话引经据典,有理有据,萧声声完全无法反驳。可惜她没带多少现金,倒是有一个不少现金换来的佛牌,到时候用这大金牌子砸过去,也不知道能不能把鬼砸服气。

    除了这不知道是什么动物毛的佛牌外,萧声声只带了一肚子唯物主义理论,她念高中时成绩很好,至今还能背几句对立统一规律。其他人却不一样,萧声声到民居的时候,看到有带黄符的,有带四面佛的,还有带降魔杖的——有人问起时,那位叫陈黯的嘉宾还梗着脖子说这是甩棍,说大晚上这荒郊野外遇上野兽能扛一会儿。萧声声心想,这还不如说是降魔杖呢,这附近没什么野兽,派出所倒是好几个,到时候遇上警察,你这管制刀具和人家警棍试试,到底能抗几分钟。

    当然她没明说,只默默退到一边,避开聊得热火朝天的人群。她向后一退,没注意身后,只听到“啊”的一声轻呼,回头一看,却是一张笼罩着半边阴影的,惨白惨白的脸。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