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恶女(四)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萧声声的心,咯噔跳了一下。

    “声声,是我。”熟悉的声音传来,萧声声这才发现,身后站着的人是李贝拉。她站在屋檐下,自建房前头的那盏白炽灯打下来,刚好让屋檐的阴影落在了她脸上。萧声声是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论支持者,可还是被她形同鬼魅一般的行踪吓出了一身白毛汗。

    “你不去聊天?”

    萧声声记得贝拉是个爱凑热闹的性格,没想到她如今却比自己藏得还深,连招呼也不打,直接躲在了阴影处。

    贝拉笑得有点勉强:“坐了大半天的车有点累了,歇口气。”

    “哦。”

    萧声声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回了一个语气词后觉得不妥,又加上一句:“今晚早点休息。”

    “对了,声声。”贝拉犹豫片刻,说,“你带了什么驱邪的东西吗,我不知道该带什么……就一个也没带。”

    “没事,我也没带。”萧声声完全没把那佛牌放在心上,“哪有什么妖魔鬼怪,不都是人臆想的吗。”

    “我也觉得没有,看他们这么热火朝天的讨论,觉得自己就是个异类。”

    “信则有不信则无,没什么异类不异类的。”

    “总觉得和他们聊不到一起去……声声,我听说要合住,不如我们两个一起住?要不每天听他们念叨又搭不上话,多尴尬。”

    “嗯。”

    这是李导早就嘱咐过的,既然贝拉主动提了,萧声声便顺水推舟的答应下来。回头看看院子里,连导演和制片都去凑热闹聊天,萧声声知道今晚是没法做正事了,她去后勤那里打了个招呼,让后勤把自己和贝拉带到事先安排好的村民家里。

    这户村民姓王,家里是一栋自建的四层小楼,老两口和二儿子一家分别住在二楼三楼,一楼是厨房和储藏间,第四楼是阁楼间,堆着一些杂物。节目组要安排人进来,这家人便把三楼腾出来几间房,萧声声和李贝拉是女嘉宾,男嘉宾和工作人员礼貌地把带空调的房间让给了她们。

    这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王师傅一家人都睡下了,就老太太一人还等着她们,在告诉她们如何用热水,哪里晒衣服后,老人家就去睡下了。萧声声推开卧室,看到屋里只有一张大床时,顿时有点尴尬。

    她竟然忘了这茬!

    贝拉倒是比她大方多了,她把行李提进来,对萧声声说:“我困了,先去洗澡,你呢?是在房间里的卫生间里洗还是外面的卫生间里洗?”

    “我去外面洗吧。”

    贝拉的行李有两个大行李箱加一个黑旅行袋,自己只有两个行李箱,萧声声想贝拉可能得理下行李,便自己找出了换洗衣物去洗澡,等她洗完澡洗好衣服回来后,看到贝拉已经换好睡衣靠在床头玩手机了,床上是两床空调毯,中间隔着大概三十厘米的距离。

    其实还好。萧声声洗完澡后,尴尬也消弭不少。当年她对贝拉本来就是单恋,没说出口,也没有任何亲昵的举动。现在都过去了,她早放下这一切,又何必为这点小事拘谨。

    “你擦了什么东西吗?挺好闻的。”

    照例护肤完毕准备上床睡觉时,萧声声突然闻到一种异香,这香味不是香水,也不是沐浴露,有点像檀香,又没有檀香浓烈。萧声声本来并不准备问,可这香味着实勾人,她忍不住又用鼻子嗅了两下。

    贝拉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古怪,不过片刻之后,她就恢复了平静:“有吗?”

    “真的有,非常好闻。”

    “哦,大概是我这衣服染上衣柜里熏香的味道吧。”

    “这样啊。”

    萧声声本想问一句什么牌子的熏香,看到贝拉关上手机准备睡觉,便把话吞了回去。

    她躺上床,盖上空调毯,贝拉关上了灯,漫长的一夜,就这样开始了。

    萧声声也乏了,头一沾上枕头,没过一会儿,她的呼吸便缓慢下来。前半夜睡得倒踏实,后半夜开始,她便觉得有些吵了,门外一直有人在走动,开始她以为是那群话唠聊到了大半夜才回来,后来她听到一声妈妈,才意识到那不绝对不是节目组的人。那个小孩一直在门外跑来跑去,妈妈妈妈的叫着,吵得萧声声几次想起来,后来萧声声听到咔嚓咔嚓吃东西的声音,再然后,萧声声又睡了过去。

    她记起来这层楼有冰箱,心想大概是王奶奶的孙子半夜偷偷起来拿吃的。这年头的小孩一个比一个鬼机灵,连半夜起来偷偷吃零食都想得出来,真是厉害。

    好在这小鬼头没吃多久,萧声声第二天起床时,依然精神抖擞。王奶奶在楼下叫他们:“都起了吧?下来吃早饭。”

    家里来了明星,就算是十八线明星,对这些村民来说都是实打实的光荣。萧声声和贝拉等人一起吃早饭时,王奶奶掏了个本子出来:“我儿子媳妇昨天等了你们一天,就等着你们过来,结果你们晚上才来,他们都要上早班,所以昨晚先睡了。早上他们又要赶早把我孙子送亲家那里去,没来得及和你们要个签名。这签名的任务就落在我老婆子身上,我替我儿子媳妇谢谢你们啦。”

    “奶奶您客气了。”萧声声放下筷子,接过王奶奶手里的本子和笔签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把本子递给贝拉。

    “您孙子去外婆那儿了?今天没上幼儿园吗?”

    听那个小孩的脚步声,肯定有四五岁了,萧声声不准备戳破这个小鬼头的秘密,也就随口问了一句,没想到王奶奶笑道:“要是上幼儿园那就不用操心了,这才刚断奶呢。”

    萧声声刚拿起筷子,听到这话,脸刷得一下变得惨白。

    “您……您没有其他孙子?”

    王奶奶以为萧声声在和她客套:“我还有个孙女,在城里念小学呢,是我大儿子的女儿。”

    萧声声拿着筷子的手有点发抖。她怕了,真的怕了。本来以为自己心如止水,无所畏惧,可她这回是真的真的从心底感到发寒。

    她这才回想起来昨晚的的声音,隔着卧室的门,小孩跑动和吃东西的声音那么清晰,怎么可能是在门外——那分明就是在床边!

    “怎么了?”

    萧声声脸色的异样让所有人都察觉到了,王奶奶问:“你不爱吃面条吗?我给你做点别的?”

    “我的胃有点不舒服,可能昨天有点凉了,你们先吃。”萧声声放下筷子,她需要冷静一下。

    “声声,要不要去看下医生?”一位工作人员关切地问道,萧声声摇摇头,挤出一个微笑:“你们吃吧,等会儿还要开会呢。”

    她站起来,连脚步都有些不稳,那位工作人员想扶她,被萧声声谢绝了。等她走远了,工作人员对贝拉说:“能不能麻烦您去看一下?我们有点不太方便。”

    贝拉在发呆,听到这话才回过神来:“哦,好。”

    贝拉跟着萧声声去了一楼的卫生间,卫生间门紧闭着,里面传来哗哗的流水声,她却没有出声,也没敲门,默默靠在墙上抠着自己手腕上的一串手链。

    萧声声在卫生间里,打开水龙头,用水狠狠泼在自己的脸上,冰凉的水让她冷静了下来。

    子不语怪力乱神,子不语怪力乱神……

    她抽出纸巾擦干脸上的水,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字来——

    梦!

    对,这一定是梦。人在疲劳状态下睡眠很容易分不清梦和现实,她肯定是在做梦!

    如此安慰自己一番后,萧声声拉开卫生间的门,门对面的墙上靠着一个低垂着头的女人,长长的发披了下来,遮住半边脸。

    “贝——贝拉?”

    刚被吓过一次的萧声声,再次被贝拉吓了一大跳,贝拉抬起头来,殷红的唇仿佛被血抹过:“你怎么样了?”

    “没事了。”

    萧声声觉得有点怪,又说不出来哪里怪。贝拉“哦”了一声,说:“没事就好,我们吃早餐去吧。”

    没等萧声声回答,贝拉自己先走了,萧声声思考片刻,突然叫住了她。

    “贝拉,昨晚你有听到……听到什么声音吗?”

    “嗯?”

    贝拉回过头,一脸迷茫:“什么声音?”

    “没什么。”

    现在的贝拉比自己还少言寡语,萧声声不想自讨没趣,再次安慰了一下自己都是梦,跟着贝拉回了客厅。

    吃完了早餐,在村委会的群众活动中心,有一个节目组的动员大会,因为是灵异节目的关系,导演照例准备了开机仪式用的香和贡品。上过了香,也供上了贡品,李导说,等会儿下午的时候,要邀请几位嘉宾去古宅看看现场。

    今天艳阳高照,连影子都无处遁形,加上这么多人一起去探古宅,在场的大部分嘉宾都有些兴奋,可惜这其中不包括萧声声和贝拉,还有那个怕鬼的女主播。

    这是萧声声无数工作中的一项,顺利完成就好。中午回去的时候,萧声声特意换上一双好走的鞋子和长袖卫衣牛仔裤,那处古宅占地面积不小,这么多年没人居住,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虫蛇。

    下午在村口集合的时候,萧声声才发现自己没有一点身为明星的敏感,在场的除了她,所有嘉宾都悉心打扮过,老李举着大喇叭在车前喊着:“这次踩点,我们会剪进花絮里,作为各位送给粉丝的礼物。”

    “……”

    老李继续说:“里面都打扫干净了,不过也不知道会有些什么奇怪的东西,所以大家不要乱走,遇到危险了,记得叫啊啊啊啊啊————————”

    浑厚的男中音被喇叭放大了无数倍,萧声声只觉得头皮一炸,接着,听到老李举着喇叭朝着她说:“声声,你看看我这学的像不像你的花腔女高音哈哈哈……”

    “……”

    这笑话真够冷的,萧声声掏出口红来,给自己补了个妆,不是为了争芳夺艳,而是为了花絮放出来时,少听几句经纪人的唠叨。

    “声声,我有话给你说。”上了车后,老李挤到萧声声身边坐下,“你是不是觉得我刚刚是在说冷笑话?”

    “嗯?”萧声声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其实不是。”老李的神色异常严肃,“声声,我这人虽然没什么水平,可是真人秀我是研究了一遍又一遍,什么样的明星最容易通过真人秀火,我是知道的。你其实是一个很有个性的姑娘,平常一副老干部做派,如果这个节目能展现你另外一面,我觉得对于你和我们来说,都成功了。”

    “所以!”老李指了指自己的嗓子,“多展现一下你的嗓子,尖叫一下,会有惊喜!”

    “……”

    如果说第一句是让萧声声感动,第二句,则让她有种想殴打这草台班子班主的冲动。

    敢情邀请自己来,就是看中了自己的高音,让自己学那些灵异片女主吓得哇哇叫的?

    “相信我,真的。”老李做了个握拳加油的手势,“我邀请的每一位嘉宾,都是我最欣赏的。”

    是吗?

    萧声声心里翻了个白眼,决定等会儿就来一嗓子,以绝后患。

    车开出村子,驶上一条虽坑坑洼洼的土路。古宅离村子大概五公里左右,一路上只有通过这条土路出行,古宅据说是民国时期一位红顶商人退下后,在此处修宅养老,后来主人一家暴毙,家里佣人被遣散后,这处宅子就荒废了下来。

    车开了两公里后,萧声声便发现了这里的不同。c市虽然不如南方湿润,绿植也是郁郁葱葱的,而这里从某处开始,夹道之处尽是风化岩和碎石枯草,一眼望去,只有零星的绿色。

    这就是传说中的旱魃作祟?

    同行的其他嘉宾也发现了,问司机道:“师傅,您这里怎么不长植物啊?”

    司机就是村里请来的,听到这话,笑道:“就是不下雨呗,所以植物都枯死了。嗨,本来我们村连带着这块地都要被凌天地产买下开发的,结果凌天地产的老总千金来这里一看,计划就被撤销了。据说啊,是因为风水不好。房产商都信那一套,一句风水不好,我们就当不了拆二代啰。”

    “风水……不好?”

    除了房产商,就属娱乐界服务业人士最信风水了,小咪听到这话,好奇心大起:“怎么个风水不好?”

    “这个我们也不太清楚,不过说起来也挺怪,前些年这里是一滴雨都不下,那位老总千金一来,第二天就开始下雨了。我妈说,大概是因为那位千金名字里有云字的原因,云者,从雨也。而且听说,这位千金好像懂点门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