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恶女(五)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是……是因为旱魃吗?”

    刘徽徽是北方来的姑娘,对旱魃略知一二。她本身怕鬼,听到司机说这里风水不好,整个人几乎是发着抖说出这句话。

    “我怎么知道呢?不过以前土葬管理没有这么严的时候,这里确实很多坟。”司机开着车,大拇指比了比窗外,“那边山上就有,看到没?”

    众人齐齐朝窗外看过去,只见不远处的山丘上,一个个土包错落排列着,有些土包前还有残缺不堪的石碑,也不知道这些坟在这里有多少年了。

    “说了这里风水不好后,家里有能力迁坟的,都迁走了,剩下的,都是些孤魂野鬼咯……”

    司机方向盘一打,车一转弯,远处一个黑点逐渐的清晰起来。

    车里所有人都沉默了。此刻,他们才意识到,这不是城里的鬼屋,也不是某些商家为了噱头造出来的凶宅,迎接他们的,将是一个方圆五里荒无人烟的古宅。

    导演李真诚也没想到这里竟然有这么多故事,为了安慰嘉宾,他说:“我们人多,到时候摄影会跟拍,大家别有什么顾虑。”

    一听人多,小咪胆子也大了:“是啊,最怕的不是恶鬼而是人心。人都不怕,怕什么鬼。”

    “是啊,实在不行,还有黯哥的降魔杖哈哈哈哈哈哈。”

    陈黯是武替,人高马大一个大男人,好面子把自己的降魔杖说成甩棍,大家心知肚明不过没明说,这回却被另一个叫佟秋明的小鲜肉道破,脸顿时胀红起来。

    “这个没问题!我的甩棍当降魔杖使保证把鬼打得魂飞魄散。”

    这种时候,陈黯还要嘴硬,大家心里都明白,顺着他的话闹了一会儿,没过多久,车队便到了古宅门前。

    这是一栋仿园林式建筑,在c市十分少见。古宅门楼的瓦片零零落落掉了不少,却仍看得出当年的气派。红漆大门被当年还丰盛的雨水冲刷的只剩两块门板,门板中间的铺首被人挖了去,只留下两个黑洞洞的窟窿,多盯一下,便觉遍体生寒。

    “这门上两个洞……”

    女嘉宾中有一个特别专注的,没和其他人一样看一眼就移开,一直盯着那两个窟窿看,这一看,突然发现一个绿悠悠的东西在其中一个窟窿里晃动。开始她还以为是眼花,等她眨眨眼,再仔细看,不由退后两步,紧紧抓住身边李真诚的胳膊,力气之大,让李导痛得嗷嗷叫。

    “门后面……门后面有东西!”

    “有东西!哪里?”

    所有嘉宾和工作人员不约而同抬头看向那两个窟窿,却发现依旧是黑幽幽一片,没有任何光亮。

    “语菲,你别吓人啊。”小咪拍了拍胸口,不禁爆了句粗口,“妈的,你一说那两个眼睛后面有东西,我一瞬间就想起来那个猫眼的故事了,吓死我了。“

    “真的,真的有东西。”

    李真诚安慰她:“别害怕,这里面没东西,我们事先都进去过好几次,把里面的垃圾都清理了。要不我们先进去,你在外面休息一会儿再进去?”

    陈语菲求之不得,连连点头,李导便让司机留下来陪着陈语菲,自己上前去,推开了大门。

    突然间,他听到了门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他愣了一下,想仔细再听听,后面的小咪推了他一下:“李导,打头阵啊。”

    李真诚回过神来:“哦,好。”

    那声音顿然消失。

    他心里有点发毛。踏进古宅的那一刹那,鬼使神差地抬头看了眼门上的匾额,匾额上书着四个繁体大字:行邀天宠。可那个宠字烂了上边,一眼看去,却像行邀天鬼,吓得他不敢再多看,低头走了进去。

    大门之后,是一片残垣断壁。因为干旱的缘故,一进门,所有人都捂住了鼻子以免吸入扑面而来的灰尘。萧声声走在最后,她本身就有些过敏,也就多吸了两口空气,马上连打了七八个喷嚏。

    这喷嚏一出,有如洪钟,和正午的太阳一起,驱散了所有人心头的阴霾。

    “哎哟声声,你这喷嚏打得真好,我突然觉得这里有点人情味了。”小鲜肉佟秋明总是爱开玩笑,“大家说不是不是?”

    小咪说:“在夸声声之前,你得先问下她身边的贝拉,有没有被喷上。”

    萧声声转头,这才发现贝拉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一直跟着自己走。

    听到这话,贝拉笑了一下,点了点头。

    点头什么意思?真喷上了?萧声声不由仔细打量她,她今天穿着一身软牛仔连衣裙,背着香奈儿荔枝纹包,简单的打扮却是精心打理过的,项链和墨镜都很打眼。萧声声却没注意到她身上价值不菲的配饰和包,刚刚她担心自己真喷到贝拉的时候,低头看了眼她的手臂,发现她带着一串很有特色的手链。

    那个手链是金属的,式样有些民族风格,再仔细一瞧,是几个瓶子一样的东西手尾相连串成一串。

    “贝拉,你这条手链挺有趣的。”萧声声随口夸了一句,“刚刚没有喷到你吧?”

    “没有。”贝拉不着痕迹的把袖子向下拉了拉,遮住了手腕。

    “没有就好,不好意思。”

    贝拉的动作被萧声声看见了,她不是个爱追问的性子,道歉后跟上了队伍。前面的几位嘉宾叽叽喳喳的,后面的萧声声和贝拉,还有小鲜肉佟秋明那个文静的兄弟佟秋辰,默默跟在后面。

    这处古宅很大,整个宅子说是仿明清园林建筑,却是方方正正一个日字型,就布局来说,是实打实的阳宅。中间那道垂花门之前,有石山花园茶室客厅,垂花门后是内宅,这户人家的卧室书房都在垂花门后。

    “我们今天主要在外宅活动。”李真诚在石山边停了下来,“这宅子大得很,后面还没收拾,等后面要拍摄的时候再用。”

    小咪环顾四周,这宅子风吹日晒,又经过战争洗礼,就算收拾过,一路上满是石块沙土,路也不大好走,想仔细瞧瞧,这么一大群人蜂拥而上,也瞧不出个所以然,问:“我们就这么一间间看?”

    “当然不了。各位嘉宾、各位工作伙伴请注意!”李真诚接过助理递来的扩音器,“从踏进这处古宅开始,我们的征途就开始了!”

    工作人员抱来一个箱子,摄影早已准备就位,李真诚说:“请八位嘉宾过来抽号,单号为一组,双号为一组,单双号分开活动,抽到9号的当双号。”

    “为什么9要当双号?”

    李真诚说:“因为没有4啊。”

    主播刘徽徽看到那个大红箱子,越看越瘆得慌:“抽号的话要是一组全是女孩子怎么办?”

    她最近和陈黯交往频繁,两人早私下说过了,要分一组。陈黯人高马大又是武替,看起来比较有安全感。

    小咪抱着胳膊冷哼一声。

    “没事的徽徽,女同胞也是半边天,你看声声和贝拉,从走进这里开始,我就没看到她们白过一次脸。”

    “……”

    萧声声正在发呆,听到这话有点懵。贝拉依旧站在一边,淡淡笑着。

    “来来来,贝拉和声声你们先抽。”

    导演把箱子拿到她们面前,贝拉问:“我先来?”

    萧声声说:“嗯。”

    贝拉伸出手一抽拿出来一看,脸色腾然变了。萧声声离她最近,看得最清楚。她视力最好,看到那个兵乓球上,写的是两个伍。

    “嗨,单数!”李真诚凑过来一看。

    贝拉却仿佛没听到一般,喃喃道:“有两个伍。”

    李真诚说;“多写一个看得清,声声你来。”

    萧声声走过去,掏出一个球,上面是一个玖。

    李真诚说:“九五至尊,好好好好!开门红!”

    “……”生拼硬凑的九五至尊,萧声声没多大兴趣。她把球塞进口袋里,贝拉却拉住了她,“声声,你的球上有几个数字。”

    萧声声拿出来一看:“一个。”

    她仿佛看到贝拉露出一个惨淡的笑容。

    “你不喜欢这个?要不我和你换?”

    “有什么用?该来的还是要来。”贝拉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转身走到一边,等待着她的队友。

    在李真诚热情地张罗中,7位嘉宾很快分成了两组,姗姗来迟的陈语菲,也迅速抽完了号。单号是贝拉,小咪,刘徽徽,佟秋辰,双号是萧声声,陈语菲,陈黯,佟秋明。

    这结果在大部分人看来糟糕透了,单号那组小咪一个大嗓门带三个闷油瓶,陈黯和刘徽徽这对有点苗头要发展对象的单双相隔,佟秋明佟秋辰两兄弟也没法在一组展现兄弟情,还有小咪这火爆性子和怕鬼娇弱女主播刘徽徽在一组,到时候有得闹了。

    李真诚偷偷给贝拉说话:“贝拉,你嗓子这么好听,多说说话啊,你的粉丝都看着呢。”

    贝拉说:“我知道的。”

    李真诚又说:“我特担心小咪和刘徽徽闹不合,如果她们有了争执,还要麻烦你斡旋一下。”

    贝拉说:“好的。”

    李真诚非常放心贝拉,在交代了双方的领队工作人员后,节目组分为两组,开始参观这处古宅的外宅。

    萧声声这组两男两女,陈黯年纪最大,外表看起来也最可靠,被组里推选为队长。四人商讨一下,决定先去参观客厅茶室等地方,那里没有灯,得靠白天把大致布局看一下。

    因为萧声声入圈时间最长也参加过其他真人秀,陈黯还特意问了她的意见,萧声声说:“黯哥您做主,我没意见。”

    她话音一落便来了短信,打开一看是李真诚发来的,李真诚发了几个喇叭,后面跟了一句话:“声声,记得多尖叫啊!”

    “……”萧声声默默把手机放回口袋里。

    “声声,我两一起走吧。”

    陈语菲被吓过一次,这时脸还有些白。两位男嘉宾她还没了解,镜头前不敢太亲近,只有找到萧声声。萧声声点点头,表示可以,陈语菲连忙挽住她的胳膊。

    萧声声有点尴尬,想挣脱开来,陈语菲却把她抓得越来越紧。

    “声声,我没看错,真的。”

    陈语菲说起刚刚的见闻,还在发抖:“那个窟窿里真的有绿光,我在想,这里就算没有什么鬼,会不会是什么狐狸之类的野兽……”

    “不会的。”萧声声安慰她,“李导他们来过好多次了,要真有野兽,肯定自己跑了。”

    “是幻觉吗?不可能的,真的不可能的,你听小咪说过那个猫眼的故事没,你通过那个窟窿在看它,它也在那个窟窿面前看你……”

    “……”

    陈语菲用嘤嘤带着哭腔的声音说出这句话时,萧声声感觉到手臂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不是因为那个猫眼的故事,而是因为她突然想到了昨晚!

    那个小鬼会不会也是一边吃东西一边趴在床头看着她!

    这个念头一出,萧声声便发现自己不对劲了,她一个唯物主义论的支持者,怎么能这么迷信。她心里把二十四字核心价值观念了一遍,发现汗毛孔舒展开来,便把这二十四字,又复述给了陈语菲。

    “告诉你一个特别有用的办法。”

    “什么?”

    “跟着我念——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陈语菲一听,果然忘了刚刚的事,一脸惊愕地看着萧声声。

    “声声,你哪个年代来的?为什么还会背这种东西?”

    “多看几次新闻联播就会了。你想想新闻联播,那些播音员长得多么周正,播音多么字正腔圆,连音乐都自带浩然之气。“

    陈语菲有点傻了。这年头竟然还有年轻人这么认真的看新闻联播?

    “还怕吗?”

    “不怕了。”

    陈语菲真不怕了,她想笑。想笑又不能笑,她憋着憋着,就特别想上厕所。

    刚好这时双号组走到茶室前,门一打开,又是一片灰土。萧声声向后退了两步,捂住鼻子。

    这茶室坐北朝南,光线充足,分为前中后三室,因为光线通透,陈黯等人便大胆进去了。萧声声不想进去,站在外面咳了几声。陈语菲也不想进去,她想上厕所。

    陈语菲问带队的工作人员:“我们上卫生间怎么办?”

    这一问,工作人员有些不好回答了。

    “这个……我们本来准备要采购一个移动卫生间,可是手续出了点问题。所以可能要麻烦你们先用这里原来的厕所。”

    “这里的厕所??这里有厕所吗?”这可是民国时期的建筑!

    “有的。”工作人员有点尴尬,“或者你们回大巴上上卫生间。”

    “回大巴吧。”

    陈语菲才不想用这快百年历史说都不定都成了精的茅厕,决定回一趟大巴。她不想一个人找路,便叫上萧声声,两人找工作人员要了份地图,去找卫生间。

    下午三点的古宅,安静得没有一点声音。这里没有鸟虫,没有绿树红花,只有满地的沙土枯木,偶尔风吹来,才有一点沙沙的声音。

    “声声,我们走石山这边吧。”

    按照地图所示,她们从西北角到大门,还要走刚刚经过的阴暗的回廊,绕整整半圈。陈语菲想从外宅中间的石山穿过去,一来快,二来阳光下,她比较有安全感。

    萧声声用纸巾捂住鼻子,算是默许了。

    两人踩着碎石,小心翼翼走进石山入口,这处石山她们刚刚从外面走了一圈,直径不过30米,穿出来,大概只要半分钟。

    “我看看,刚刚我们是从北向南直行,然后向左转弯直行5米向右转弯,那我们应该还是向南啊,怎么不对呢?”

    走了大概两分钟,陈语菲发现不对劲了。她拿着地图,又开了手机导航,可是手机导航却指示她向回走。

    “错了吗?”

    “我也记得和你一样。”

    萧声声拿过地图,她掏出手机开了导航,也指示她们往回走。

    萧声声思考片刻,说:“语菲,你相信现代科技还是相信这份地图加上我们的记忆力?”

    陈语菲说:“容我说一句,这些导航有时候真的很垃圾。”

    萧声声说:“那继续顺着路走吧。”

    两人又走了快十分钟,终于看到了一面白粉墙,陈语菲快忍不住了,连忙向外冲去,接着,萧声声听到她高兴的声音:“声声,我看到门了!我就说走石山比较快吧!”

    萧声声一听终于找到门了,心里也有点开心,她加快步子,跟上了萧声声的步伐,而当她刚走出石山时,却听到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陈语菲背对着她,指着大门上那两个黑窟窿,全身如抖糠筛一般剧烈的抖动着——

    “它,它又在那儿——在那儿——那个绿色的眼睛——”

    大概是核心价值观给了萧声声勇气,她飞快冲了上前去推开门:“在哪里!”

    这时,只听一声憨憨的:“叫个屁啊!”

    一盆冷水迎面泼来,把萧声声浇成了落汤鸡。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