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恶女(七)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这比进一个贼更让萧声声感到惊愕,她愣了一会儿,接着意识到了什么,马上起身想用衣服包起小浣熊,没想到刚手一碰到小浣熊,小浣熊竟然醒了,它坐起来缓了会儿劲,萧声声想用衣服罩住它,小浣熊飞快踹了萧声声一脚,肥肥的身子灵活无比,在萧声声再次准备抓它的时候,狂奔到窗边,跳上窗台跑走了。

    “……”

    萧声声默默看着自己被抓破的睡衣袖子,这玩意儿长得可爱,可真心凶残,这一抓,抓破了她大几千的睡衣。

    经过这一闹,萧再也没法睡了。去换了新睡衣,洗完手,她躺回床上,打开了手机浏览器,想搜搜小浣熊。

    百科上说,这是一种产自北美洲的动物,因为喜欢在水中洗食物,所以叫浣熊。这小东西长得可爱,却是十足的害兽,偷东西打洞无恶不作。

    真的蛮可爱的,萧声声放下手机。是从动物园来的吗?看来她明早得给动物园打个电话。

    这时,窗户处突然传来飒飒的风声,萧声声抬头一看,一个毛茸茸的尾巴尖从窗帘处探出来,原来这小家伙还没走。

    萧声声装作没看见,又拿起手机,用余光扫着窗外。

    接着,一只尖尖的耳朵也露了出来,小家伙躲在窗帘后,偷偷看着她。

    它为什么想进来?萧声声心里有些奇怪,她扫了一眼房间,突然看到角落的零食,顿时恍然大悟——

    这小浣熊是来找东西吃的!

    萧声声下了床穿上拖鞋,走到零食袋边,拿出一袋饼干撕开,小浣熊这时已经跳下了窗户,蹲在角落处,警惕地看着她。

    “过来。”

    萧声声拿出一袋饼干,用上自己最温柔的声音:“这里有饼干,你吃不吃?”

    小浣熊扭过头不看它。

    “真不吃?”萧声声发现这小东西似乎听得懂人话。

    小浣熊还是不理她。

    “那我放回去了。”

    萧声声作势要把饼干放回去,小浣熊顿时急了,奔过来在她脚边蹲了下来。它圆溜溜的眼睛盯着萧声声,不伸爪子,也不叫。

    萧声声半蹲了下来,把饼干喂到它嘴边。小浣熊这才勉为其难地伸出前爪把饼干抱在怀里。

    “吃吧。”

    这么晚跑到她的房间来,这小东西应该是饿坏了。萧声声又拆了一块饼干,准备等小浣熊吃完喂给它,谁知小浣熊抱着饼干也不往嘴里喂,左右张望的不知道在找什么。

    “不吃吗?那吃别的?”

    萧声声拆了袋格力高,抽出一根递给小浣熊,小浣熊还是不接,而是叼起那块饼干跳上床头柜。

    床头柜上除了灯之外,还放着萧声声的水杯,萧声声抬头看过去,顿时明白了——这小浣熊是想洗饼干。

    原来真会洗啊,萧声声从零食袋里翻出一盒奶茶,拿出里面的奶茶包和调料,把自己水杯里的水倒了进去,小浣熊果然拿着饼干,和人吃火锅似得,在水里涮了涮。

    萧声声被逗笑了,小浣熊收回爪子,瞪了她一眼。

    “你涮了饼干怎么不吃?”

    小浣熊涮好了饼干,也没打算吃,叼在嘴里,和萧声声大眼瞪小眼。

    两人互瞪快一分钟,萧声声以为它不爱吃这块饼干,又把刚刚那根格力高递过去:“要不吃这个?“

    小浣熊还是瞪着她。

    它要做什么?萧声声有些费解,难道连格力高也不喜欢?萧声声只能这么想。她从床边站起来,准备把那袋零食都提过来。

    就在她转过身后,她听到身后传来嚼饼干的声音。

    原来是不想让我看到它吃东西,萧声声觉得有点搞笑,也许这是野生动物的习性,可她莫名就想起以前在网上看过的一个词——傲娇。

    萧声声等小浣熊吃完才坐回床上,又塞了它一块,小浣熊却推开那块饼干,叼走萧声声拿着的那根格力高,依旧是洗洗涮涮,然后盯着萧声声,萧声声抬头两眼看天,小浣熊嘎嘣嘎嘣把巧克力棒吃完。

    萧声声用余光盯着小浣熊的一举一动,突然起了坏心眼。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突然想捉弄一下这小家伙,大概是它太可爱了,看着它憨态可掬的样子,萧声声忍不住就想逗逗它。

    她从包里取出一盒泡腾片,拿出一颗递给小浣熊,小浣熊毫不犹豫,拿起就往奶茶杯里涮,只听嘶嘶嘶嘶几声,水杯里突然冒出大量气泡,吓得小浣熊赶紧把爪子抽出来,接着,一大片泡腾片在小浣熊眼皮子下,消失了。

    消失了??

    小浣熊不相信,两爪子伸进杯子里捞,萧声声在一边笑得滚倒了床上。

    “哈哈哈哈哈哈,太可爱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她笑出了眼泪,好不容易才撑起身子,抽了张纸巾想帮小浣熊擦爪子,没想到她刚坐起来,一杯带着甜橙味的水迎面泼来,淋了她一脸一身。

    杯子乓的一声掉在了地上,小浣熊气呼呼地跳下了床头柜,从窗台逃走了,萧声声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她用纸巾擦干自己的脸,突然想起白天被泼的那件事——

    这小浣熊泼水的手法和佟秋辰简直如出一辙,也不知道是不是佟秋辰偷偷带来的宠物。

    这晚没法睡了,萧声声又去洗了澡,换上第三套睡衣,把弄湿的床单用毛巾擦干净后吹干,等她打理完毕,天都亮了。

    萧声声准备先问问工作人员和村民,如果不是村里哪家养的浣熊或是工作人员带来的宠物,她便给林业部门打个电话或者联系动物园。

    早上吃早餐的时候,萧声声问王奶奶,村里有没有人养浣熊。

    “浣熊?”王奶奶年纪大了,除了猫狗鸡鸭,认识的东西并不多。

    “就是这种动物。”萧声声掏出手机搜索出浣熊的图片,递给王奶奶,王奶奶接过来,皱着眉头仔细地瞧。

    “这不是动物园里的小熊猫吗?怎么可能有人养。”

    “不是小熊猫,是浣熊。”萧声声把昨晚的经历说给王奶奶听。王奶奶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你确定不是黄皮子吗?就是你们说的黄鼠狼,这玩意儿可邪门了。”

    “不是,我看得很清楚,就是浣熊。”

    王奶奶说:“没有,我们这里都是看家护院的土猫子土狗,你说的什么浣熊是没有的。要不晚上今晚我让我儿子去守守,看能不能捉到。”

    萧声声说:“这个倒不必了,我去问问别人吧。”

    这只浣熊这么亲人,肯定不是野生的,萧声声又问了一圈工作人员,都说没见过,最后她特地去找了佟秋辰,佟秋辰看着她,欲言又止。

    萧声声看他这幅表情,以为真是他养的,说:“秋辰,你要是不想说也没关系,我只是过来问问情况,顺便想给你说一声,要按时喂它,昨晚看到它时,大概是饿坏了。”

    佟秋辰说:“浣熊不是我养的。”

    这小哥憋了这么久才憋出这样一句话出来,萧声声有些无语:“好吧,那我去打电话给林业局和动物园。”

    佟秋辰连忙叫住萧声声:“声声,你等一下。”

    “什么事?”

    萧声声急着去打电话,佟秋辰突然拽住萧声声,他力气有点大,萧声声被他一拉,差点摔地上。

    “对不起。”

    佟秋辰连忙扶起萧声声,萧声声抬头,正对上佟秋辰的脸。

    佟秋辰和他一母同胞的兄弟佟秋明长得很像,不过他的皮肤白净一些,还有气质比较安静一些。

    还有……

    第一次见面,萧声声就觉得他肯定还有什么东西和佟秋明不一样,这时离得近,她才发现,他们在面容上有一个相当大的差别——佟秋辰眉心之处,蓝色的静脉特别明显,就像有人在他的眉心用笔画下了什么符号一般。

    “你这里怎么有东西?”理智告诉萧声声不该问,她却像鬼迷心窍一般,指着自己的眉心问佟秋辰。

    佟秋辰脸色一变,手一松,萧声声本来就没站稳,这下栽在地上,结结实实摔了一跤。

    佟秋辰赶紧弯下身再次把她扶起来:“对不起声声。”

    萧声声叹了口气:“从前天来,我在这里听到的最多的话,就是对不起。不过也要给你说声对不起,我不该随便问。”

    “也没什么可说的。”佟秋辰把萧声声扶到沙发上坐下,“就是静脉曲张而已,有的人腿上手臂上也有。不过平常别人都看不出来,今天竟然被你发现了。”

    “大概我视力比较好吧。”

    萧声声揉了揉小腿,佟秋辰有点紧张:“你要不要去看医生?”

    “不用,我坐会儿就行。”

    “我去给你倒杯水。”

    佟秋辰给萧声声倒了杯水后回了卧室,没过一会儿走出来,手里拿着一个黄色的八角形布袋。

    “我听说你过来什么都没带,刚好我这里多了一个护身符,你拿着用吧。”

    “符?”

    萧声声接过来一看,竟然是个八卦符。

    佟秋辰也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也不是说什么封建迷信,敬鬼神而远之,这话总归没错的。你就当我送这个给你道歉吧,为我刚刚没扶好你。”

    “……”

    送符给人道歉?萧声声交际不多,但她也知道,把护身符送人当做道歉赔礼,这大概十年遇不上一出。可佟秋辰言词陈恳,萧声声只有硬着头皮收了下来。

    “谢谢。”

    “借花献佛而已,我这也是表姐送的。”

    “嗯。”

    两人都不是话多的人,说完正事就开始发呆,萧声声忍着一屋子的尴尬,等休息好了,第一时间道别,回了居住的王师傅家。

    走得太匆匆,她没有看到佟秋辰目送她离开时,有些担忧的眼神。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