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恶女(八)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声声,你回来了?”王奶奶去老姐妹家串门回来,刚好遇见萧声声,“你问了别人了吗?浣熊哪里跑来的?”

    萧声声说:“节目组的人都说没有,我刚给林业部门打了电话,那边给了我一个紧急号码,说今晚如果再遇到疑似动物入室,可以打这个电话。”

    “哦,这就好。”王奶奶准备去做饭,路过楼梯时,看到鞋柜上的鞋,“哟,贝拉也回来了。”

    “贝拉回来了?”萧声声走到楼梯口一看,果然看到贝拉的鞋,“那我上去收拾一下,昨晚房间被那只小浣熊弄得一团糟。”

    她换好鞋子上了楼,没想到卧室门紧闭着,萧声声以为贝拉在睡觉,蹑手蹑脚走到门边,手轻轻拧住门把手。

    门发出咔哒一声,可是门却没打开——贝拉把门锁住了。

    难道在换衣服?萧声声不疑有他,敲了敲门:“贝拉,你在吗?”

    里面没人做声。

    萧声声又加了些力气敲门:“贝拉!”

    好一会儿,门里才传来幽幽一声:“等一下,我换个衣服。”

    “哦,好。”

    说是一会儿,萧声声起码在客厅里等了快二十分钟,门才打开。

    贝拉穿着一件长款衬衫,没有化妆,看起来有点憔悴。

    萧声声一进屋就闻到一股淡淡的铁锈味,她不禁朝贝拉看了一眼。

    贝拉也奇怪地看了她一眼。

    例假来了?这是萧声声的疑问,而贝拉看向萧声声的眼神,则有些不可捉摸。

    萧声声不是多事的人,刚刚才吃了一亏,现在更不可能问,她问了一句“你吃了早餐吗”准备走到窗边去,把包挂架子上。

    “你站住!”

    贝拉突然发声,叫住了声声。

    “嗯?”

    萧声声回头,却看见贝拉一脸愠色地盯着自己,她的瞳孔犹如猫一般突然间放大,黑色的瞳仁占据了眼睛的大半部分,幽深得见不到底。

    萧声声没由来地打了个寒颤。

    “声声,你是不是去过什么佛寺或者道观?你身上有种好奇怪的味道。”

    “很奇怪?”萧声声抬起胳膊闻了一下,“没有味道啊,早上我就去串了个门。”

    “真的有。”

    贝拉看样子也想过来闻一下,却因为某些原因,坐在床上一动不动地盯着萧声声。

    萧声声觉得贝拉的一言一行都透着古怪:“贝拉,你是不是昨晚没睡好?”

    贝拉就像没听见一般,问:“你真的没去过?”

    “真没去过。”萧声声把包挂在架子上,突然间想起什么,“哦,我想起来了,我有这个东西。”

    她从包里摸出刚刚佟秋辰给她的那个护身符来:“是这个——”

    萧声声刚想问问是不是这个护身符里包了香料所有有东西,谁料贝拉却突然疯了一般的冲上来,夺过萧声声手里的护身符!

    “信这些鬼东西做什么!”

    “贝拉!”

    萧声声被贝拉歇斯底里的举动吓了一跳,她压根没看清贝拉是如何夺走她手里的护身符,又是如何从包里烦出打火机。火苗腾地从贝拉手里燃起,跳动的火焰中,贝拉的脸极尽疯狂之色。

    萧声声这才反应过来,她是不爱发火的脾气,这回却不知被什么点燃了,怒火蹭地一下冒出来:“你是不是有毛病?我的东西你问都不问一声抢过去就烧掉?”

    护身符的灰烬一块块掉在地上,火焰也渐渐熄灭,贝拉把烧得只剩红绳的护身符扔进垃圾桶里:“声声,我不喜欢这个味道。”

    刚刚疯狂的举动就像抽走了贝拉的魂,她疲倦地说:“我困了,要睡一会儿,你要休息就小点声音,要出去就快一点出去。”

    萧声声气不打一处来,亏她还想提醒贝拉梦游的事,现在就凭她这个态度,萧声声只想离她远一点。

    “行,你睡吧。”

    萧声声卷走自己的被子,惹不起她逃得起,她是来工作的,不是来惹上是非的。

    借口自己浅眠,萧声声向王奶奶另外借住了一间房。所有能睡的房间都安排了人,萧声声只有去了四楼,王奶奶带着媳妇和萧声声收拾了一晚上,阁楼间终于能住人了。

    “哎,委屈你了。”王奶奶看着四周脏脏的腻子墙,叹了口气:“你一个大明星,竟然住这种地方。”

    “您别这么说,这里挺好的。”萧声声本来就不爱热闹,一个人住反而自在,“节目后期天气再热点,弄个电扇就行,山里天气凉。”

    “我再去给你找个干净的蚊帐。”王奶奶让自己的媳妇继续招呼萧声声,“弄完了下来吃晚饭。”

    “麻烦您了。”

    萧声声继续收拾行李,王家媳妇过来替她打下手:“声声,我问个不该问的问题,你搬出来,是不是和那一位有关?”

    “哪一位?”萧声声知道王家媳妇说的是贝拉,只是她不想闹出麻烦,装作不知道。

    “就是李小姐啊,说真的,我觉得她古怪得很,我小孩从来不认生的,可是他看到李小姐就哭,刚刚我抱着她上三楼来找东西,走到你们住的那一间前,我小孩哭得撕心裂肺,手抓着我的肩膀,把我肩膀都抓红了。李小姐估计嫌吵,隔着门吼了一句,把我小孩吼得不敢哭了,蜷在我怀里发抖。”

    “可能是她看起来凶吧。”萧声声随便找了个借口,“我以前也不受小孩待见。”

    “怎么可能,我小孩可喜欢你了。”

    “要是他还大一点,估计会更喜欢我。”萧声声指了指行李箱边那一大袋零食,“等会儿带点下去吧,这是其他嘉宾给的,我吃不完。”

    “这怎么行。”王家媳妇客气道。

    “没事,拿着吧。”

    萧声声翻出一个塑料袋,给王家媳妇装了一些薯片软糖,王家媳妇连连道谢,帮她麻利地收拾好行李后,下楼去帮王奶奶了。

    萧声声全身酸痛地在硬板床上坐了下来,床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好多年没睡过木板床了,今天忆苦思甜。

    萧声声躺了下来,窗外夕阳渐渐沉了下去,不知不觉间,她竟然睡着了。

    她梦见三年前她拿下最佳歌手的那刻,奖杯接到手里确实却是毛茸茸一团,低头一看,却是昨晚那只小浣熊。萧声声惊喜又惊吓,想把小浣熊藏进礼服裙里,小浣熊却不干,满场撒欢,萧声声吓得奖也不敢领了,提起礼服下摆拧着小熊猫就往林业局跑,林业局的领导热心地接待了她,并感谢她提供野生动物情报,小浣熊被关进了铁笼子,它靠在锁链边,藏在黑眼圈里的双眼中,是生无可恋的表情。

    萧声声有点心软:“要不我带回去养着?”

    “不行,它成精了。”领导在批文上刷刷签字,“普通话三级的小浣熊精。”

    小浣熊嘤嘤嘤。

    “我不相信!”萧声声护犊子心起,听到领导这话,反驳道“上头都有文件了,建国后动物不能成精!它不会说话!”

    小浣熊爪子扒着铁栏杆叫她:“声声!声声!”

    萧声声想揍扁这拆她台的小东西,我这是在救你啊!还不闭嘴!

    可小浣熊就是一声声叫着她,萧声声的身子突然弹了一下,整个人都清醒了。

    原来是梦啊……

    萧声声坐了起来,门口是王奶奶的声音:“声声,吃饭了。”

    “哦,我起了。”

    萧声声拿出镜子,梳好头发,又补了个妆,这才下楼。走到三楼楼梯口的时候,王家媳妇提着一个黑色的垃圾袋,匆匆忙忙上楼来,差点和她撞上。

    “声声!”

    抬头看到萧声声,王家媳妇连忙左右环视一周,把萧声声拉到一边,“我就说吧,李小姐肯定有问题!”

    “嗯?你说什么?”

    萧声声完全摸不着头脑:“怎么了?”

    王家媳妇打开黑色垃圾袋:“你看!”

    垃圾袋里除了一些化妆棉洗脸巾外,还有几张写着奇怪文字的染血的纸条,一把一次性刀片,几只用掉的檀香,一个被拆得七零八落的玩具。“

    “吃晚饭前,李小姐突然叫住我,问我儿子有没有什么玩具,她要买几个,我正奇怪想问为什么,她突然扔给我好多钱,大概有两三千,说快点拿来,我就去给她找了几个玩具。吃晚饭的时候,我小孩开始闹,我拿玩具逗他,结果发现那个他最喜欢的不小心给李小姐了。我问李小姐能不能拿回来,她一副特别瞧不起人的样子问我是不是嫌钱少了。我当时气不过,准备偷偷进你们房间用钱把玩具放回去,结果找来找去没找到,后来打开垃圾桶的时候,我竟然发现玩具在这里!还有这些东西!”

    王家媳妇又气愤又有些害怕:“她竟然在我们结婚的房间里养小鬼!”

    养小鬼?

    这个词萧声声听过,但是绝对没遇上过,看王家媳妇这么笃定,更是一头雾水:“你怎么知道她在养……养这些玩意儿?”

    “我怎么不知道!我以前有个同事,她就爱看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看了还给我们讲!刚刚我又问了她,我没说是节目组的,然后我同事让我离李小姐远一点,说用血供奉的,不是一般的小鬼!我上来找你,是想让你带我去导演那里,我要反应给你们导演!虽然我们家也不大信这东西,但这血啊鬼啊,不是上门送晦气吗?”

    这情况有点复杂,萧声声有点懵,还好她脑子清醒,连忙安抚住王家媳妇:“这事我来解决,你把垃圾袋给我。”

    “你解决?声声,你要怎么解决?”

    “相信我,我认识她好几年了。”

    王家媳妇狐疑地看着萧声声,有些不相信她。萧声声说;“嫂子,这个圈子浮躁的很,有些人想一步登天可惜没天分又不想努力,所以经常整些歪门邪道,关起门来别人是不会管,可是影响工作,那就不行了。贝拉只是一时糊涂,加上最近可能工作忙睡不太好导致脾气古怪,我和她聊聊,让她把这些东西都弄回去。”

    “你确定你行?”萧声声的表情太陈恳,王家媳妇对她从怀疑到变成了将信将疑。

    “相信我,两天之内给你解决好,如果解决不了,你去找导演,我会我的自大付出代价,贝拉也会。”

    “行吧。”都说到这份上,王家媳妇只有点头同意,她把垃圾袋递给萧声声,说,“你小心点,万一碰上什么事,记得叫我和我老公。”

    “知道了,谢谢嫂子。”

    “我要谢你才对。”

    王家媳妇又看了一眼卧室,摇头说了两声晦气,下了楼。萧声声把垃圾袋系好放回房间,下楼先吃晚饭,贝拉吃得慢,萧声声吃了一半后,她才吃完,慢吞吞回了楼上。萧声声赶紧扒完碗里的饭,跟着她上了楼。

    “贝拉。”萧声声追上了贝拉,“我们聊聊?”

    “你要聊什么?”

    “聊聊我们没怎么交流的这几年吧,好久没和你聊天了。”

    “好。”

    贝拉推开门,萧声声去倒了两杯茶,跟在她后面进了房间。

    贝拉在床边坐了下来,萧声声坐在梳妆台边。其实萧声声也不知道该聊什么东西,但她想知道贝拉最近几年究竟发生了什么,才会沉迷这种奇怪的爱好。

    于是她斟酌很久,才能问一个问题,两人的聊天,竟然是沉默居多。

    “你有没有想过要红?”问出这个问题时,萧声声的心都跳到了嗓子口。明星那些拜佛养鬼的传闻多半基于名声利益,贝拉要是说了实话,她方便继续问。

    “红?你不想红?”贝拉仿佛听到了笑话,“会有明星不想红?”

    “可能吧。”

    “反正那个不想红的明星不是你。”今天的贝拉说话特别冲,“好歹是赢了总冠军拿到最佳女歌手的,爬到那么高摔下来,会不想爬回去?”

    贝拉的话,深深刺中萧声声,她突然站起来,怒道:“我想不想爬回去我不清楚,但是我知道,我不会和你一样迷信歪门邪道!”

    萧声声去了卫生间,把那袋垃圾提出来放在贝拉面前:“住别人家,就要遵守别人家的规矩。你要么在这里专心工作,要么回家专心养你的小鬼。”

    “小鬼??你说我养小鬼?”

    “你养什么都和我无关,不过我希望你拧清点,不要耽误我们所有人的拍摄进度。”

    “你懂什么!这不是小鬼!”贝拉根本不听萧声声的劝告,嘴里一直念着莫名其妙的话,萧声声不想在听,带着垃圾走出房间。

    “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连那些供奉小鬼的东西都扔掉。你有很严重的梦游问题,我想你该去检查一下了。”萧声声临走前关上了门,把空间留给贝拉。贝拉如果还有理智,聊了这么多,她应该会反思一下。

    但是直到睡觉前,萧声声没有看到贝拉出门,贝拉也没给他打电话或者发信息。萧声声准备明早再去看看情况,今天她累了,想早点休息。

    大概是因为和贝拉聊了很多过去的缘故,今晚她竟然梦到了几年前,那也是一个初夏,萧声声练完声回到酒店时,看到盖着一条空调毯,睡得十分香甜的贝拉。

    那时候的贝拉还带着一些孩子气,脸蛋肉嘟嘟的,和她的声音一样可爱。两人从海选到50强,一路过关斩将。从少女的友情到异样的情愫,萧声声把那份感情埋在心里很久了,直到现在看到睡着的贝拉,终于爆发了出来。

    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女孩呢?喜欢一个人,每天心里都是甜甜的,萧声声在贝拉床边蹲了下来,看着她熟睡的样子,恨不能一生一世就这样了。她在拇指上印了一个吻,偷偷贴在贝拉的眉头上。

    这是她们唯一的亲密接触。

    就在萧声声为这亲密接触窃喜的时候,贝拉突然睁开了眼。

    “声声?”

    萧声声尴尬地站了起来,没想到贝拉突然坐了起来,空调毯滑下,萧声声惊讶地发现,贝拉竟然真空上阵,穿着一件暴露的睡衣。

    “有什么事吗?”贝拉伸了个懒腰,“我们出去说吧。”

    这发展太快,萧声声有点跟不上,贝拉却不容她所想,拉着她要出去。

    出去?这里就是酒店房间,贝拉穿得这么暴露,她们要去哪里?

    潜意识告诉萧声声,有什么不对,可是贝拉紧紧拉住她,声音越来越诱惑,越来越缥缈。

    “出来,出来你就知道了。”

    门轰得一声关上,萧声声踏入一片黑暗。眼前贝拉的背影突然间缩小,扭曲,变得越来越狰狞,萧声声知道事情不对劲,想张大嘴呼叫,却发现自己什么都叫不出来。

    “救……”

    她冷汗涔涔,全身冰凉,就在贝拉周身发出咯咯咯笑声准备转头的时候,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凌空飞来,一屁股坐在她的脸上。

    萧声声被压得呼吸都有些困难,她捂着胸口在黑暗中醒来,只听叽叽两声,什么东西从她来脸上滚了下来,咕噜一下栽进了床边的零食袋里。

    随即,萧声声才意识到那是什么,她连忙拿过手机,打开电筒,一只小浣熊挣扎着从零食堆里爬出来,这回这小家伙没摔晕,可惜头上摔了个大包。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