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恶女(十)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萧声声不由回想起刚刚那个噩梦,她不觉得害怕,倒觉得恶心,青春的回忆被硬抹上了诡秘的痕迹,白月光顿时成了馊掉的饭粒,让她大倒胃口。

    她准备再劝贝拉一次,如果贝拉还是不听,这件事必须交由导演处理了。王师傅一家都是好人,不管怎样,也不能在别人家做这样没礼貌的事情。

    想到这里,她便安心回了房间,小浣熊正窝在她的外套里睡觉,肥肥的身体一起一伏。萧声声看着那团毛球,心里叹了口气,多少年她没遇到过烦心事了,贝拉解决不了可以交给导演,这小浣熊要怎么办?她已经查询过,浣熊不是保护动物,在中国也没有宠物店,要是找不到它以前的主人,就得自己养着了。

    她能养宠物吗?

    萧声声躺上床,心里有点犹豫。她一个人过了太久,久到她根本没法想象自己的私人空间里,会多出另外一个生物。

    这令人头疼的问题折磨了萧声声很久,所以第二天她毫不意外得起晚了。早上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看看小浣熊还在不在,结果她走过去一看,外套扔在沙发上,小浣熊却没影了。

    跑了?

    萧声声连忙下楼,路上遇到前来叫她起床的张奶奶:“奶奶,您有没有看见一只浣熊……”

    王奶奶疑惑:“昨晚又来了?”

    萧声声说:“是的,昨晚又来了,结果早上就走了。”

    王奶奶说:“大概是怕人吧……白天我们这里进进出出的人多,动物都怕人呢。”

    萧声声嘀咕:“还准备带它去看医生……哎,算了,我去找贝拉。”

    王奶奶说:“你去找贝拉?那我就不去了,早饭都给你们两人留着,快点下来吃。”

    萧声声有点吃惊:“贝拉也没起床?”

    王奶奶说:“没起,我刚去敲了也没回应,还在睡吧。”

    昨晚萧声声路过贝拉房间的时候,里面就没有任何声音,现在听王奶奶这么一说,不免担心起来。她径直去了二楼,敲了敲贝拉的门。

    “贝拉,起了吗?”

    话还没说完,门突然打开,贝拉站在门前,两眼直直地盯着萧声声:“什么事?”

    过去贝拉的眼睛很漂亮,一颦一笑间,有种顾盼生姿的灵动,而如今她的眼神却是黑幽幽的,深不见底的,让人多看一眼,就冷到心里的空洞。

    萧声声说:“王奶奶让我叫你下来吃饭,我们顺便聊聊吧。”

    贝拉冷笑一声:“有什么可聊的?你还问我是不是养了东西,我问你呢?你又养了什么东西?”

    萧声声愣了一下:“我?我养了什么东西?”

    贝拉说:“别以为你做了什么事别人都不知道。当初红的时候,没少供养那些东西吧?现在不红了,又想借着那些东西再红一把?“

    萧声声无缘无故被骂了一通,有点恼火:“你这人怎么回事,我只是想和你聊聊而已,算了,我本来就是多管闲事。只想给你说一句,你在家里随便捣鼓什么都没问题,这里是别人家!既然你不听劝,这事只有交给节目组去解决了。”

    萧声声转身想走,贝拉突然拉住她,怒道:“你要把这事说出去?”

    萧声声说:“纸是保不住火的。”

    “萧声声,你会遭报应的!”

    贝拉尖利的声音穿透萧声声的身体,她突然觉得遍体发寒。

    “你们吵架最好小一点声音。”

    一个男声打断了两人的争吵,佟秋辰突然出现在门口,贝拉看到他,厌恶地向后退了两步,重重摔上了门。

    萧声声松了口气。

    佟秋辰说:“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老和她接触。”

    萧声声说:“几年前我们关系挺好的。”

    佟秋辰看到萧声声胳膊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问:“害怕她了?”

    萧声声说:“不是。”

    佟秋辰说:“你最好不要和她来往。实际上,如果可以,我建议你退出这个节目。”

    萧声声搓着手上的鸡皮疙瘩:“退出?为什么退出?”

    佟秋辰说:“没听过那句话吗?敬鬼神而远之——你可以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神的存在,但你也不要因为不相信去做一些惊扰他们,甚至亵渎他们的事情,人和自然,人和未知世界,都需要互相尊重。”

    萧声声不以为然:“你这么劝我,那你怎么不退出?”

    佟秋辰说:“因为我和来这里的大部分人一样,都是为了名气,而你志不在此,何必折腾。”

    萧声声说:“你怎么知道我不想红?”

    佟秋辰反问:“那你有什么想要的吗?”

    萧声声突然愣住了。

    佟秋辰笑了一下,说:“拿好我给你的护身符,千万别弄丢了。有了那个护身符,你完全不必担心刚刚贝拉说的那句话。”

    萧声声心想,难道这符还能保佑我不被贝拉在网上黑?

    以前她也不知道这种东西,经过经纪人方芳的介绍,她才知道明星之间的战争,有种武器叫做黑。今天你在微博发我的整容史,明天我在论坛刷你的陪酒上位史,这种无硝烟的战争,无孔不入,无处不在。

    萧声声下意识就以为,明天网上会爆出她的无数黑料来。所以她压根没在意佟秋辰说的话,说了一句谢谢。

    她也不好意思明说护身符被贝拉烧了,免得多生事端——她看得出来,佟秋辰对贝拉的印象并不好。

    这天贝拉并没有下来吃饭,萧声声也没把这件事告诉导演,明天晚上节目就要开拍了,节目组忙得脚不沾地,萧声声只有委婉地麻烦另几位女嘉宾去劝贝拉多下来和大家聊聊。结果无一例外,吃了闭门羹。

    开拍的当天,萧声声再次见到了贝拉。贝拉一脸冷漠地站在人群中,无意间扫过来的眼神,冷得仿佛浸在冰水里。

    萧声声回瞪了回去。

    可惜镜头没把这一幕拍摄进去,那边胆小女主播刘徽徽和陈黯早已经暗生情愫,在宅子面前咬着耳朵倾诉即将被分为两组的感伤。

    陈语菲想抢镜头,从摄像机前一闪而过,对着镜头做了一个被虐狗哭泣的动作。

    小咪站在萧声声身边,依然对刘徽徽敌意十足:“靠着男人的菟丝花。”说完又开始嫌弃陈语菲:“戏多。”

    小鲜肉佟秋明对兄弟佟秋辰说:“哥,我真想和你换一组,陈黯这人老是充大哥,看着烦。”

    佟秋辰没说话。

    萧声声看到这四分五裂的局面,叹了口气。

    李导还拿着大喇叭:“团结!各位队员!大家所在的组一定要团结!只有团结,才能顺利找到对方队伍里的鬼!”

    到底是演员,刚刚还暗流涌动,听到这话,纷纷找到自己的队员,手拉起手齐齐呼应:“我们一定会赢!”

    午夜12点,古宅破败的大门缓缓打开,一个低沉的男声从门里响起——

    “欢迎来到《捉迷藏》的世界,异世界的大门,正在为你开启。”

    哦,原来12点了。

    所有人都被男人缥缈低沉的声音吸引过去,只有萧声声在想,不知道今晚小浣熊会不会去找她。昨晚小浣熊夜晚来吃东西,白天离开,今晚萧声声要拍节目,只有给它留了门和食物清水。

    “各位嘉宾,第一个灵异道具由我们提供,但是需要你们自己进行操作。”

    《捉迷藏》世界里的引路人穿着一身黑衣,出现在门后的香桌上。香桌上放着两个碟子,两张白纸,两根笔,另有些香烛纸钱。

    “第一个道具,我们称之为开灵。”

    小咪看过不少鬼片,胆子也大,看到这些道具,立马恍然大悟道:“请碟仙?”

    引路人说:“是的,就是请碟仙。”

    刘徽徽害怕地看着四周:“在这里请啊?”

    引路人说:“你们可以自己挑一个安静的位置。”

    他递了两个信封过来,里面写着请碟仙的方式。陈语菲凑过来看,看完后翻了个白眼,小声说:“这是谁想出来的主意?答案都不偷偷给一个,我们怎么知道其他道具在哪个方向?难道猜不对我们就只要在这里吹一晚上冷风?”

    陈语菲也是不信鬼的,怕鬼不过是演技好。絮絮叨叨对着萧声声抱怨了一阵,然而对上了镜头后,却瑟瑟发抖地哭几下。

    “好吓人……万一那个绿色的东西又出来怎么办?”

    说完还回头偷偷给萧声声说了句:“剧情需要,对不起了。”

    “……”

    这姑娘肯定会大红大紫。萧声声把信封递给陈黯:“黯哥,你看怎么办吧。”

    陈黯说:“就门口避风处请一个吧。大家手电筒和对讲机都拿好,小心走散了。”

    因为节目需要,所有嘉宾手里的智能手机智能手表都上交了,每个人发了一个工具包,里面有手电筒,电池,对讲机,还有一些紧急救生物品和药品。

    萧声声这组的人都好说话,陈黯定好了位置,大家就聚在一起,把香烛点了,白纸上画上四个方向,四个人的手一起按在盘子上。

    佟秋明说:“哎,这碟仙灵不灵啊。”

    陈黯说:“试试不就知道了。”

    佟秋明和陈语菲想到一块儿去了:“我们必须得先试试,要是不灵,我们岂不是要在这里忙活一晚上?”

    陈语菲一听,连忙符合:“对对对,先问问。”

    佟秋明撑着头,眉头皱着:“我想想问个什么问题比较好。”

    “有了!”脑海里灵光一闪,打了个响指,“问问碟仙,高中生必做的书是五年高考,几年模拟!”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